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做足准備   
  
做足准備

聶瑾萱從來不覺得自己是一個善良的人,卻只願做一個無愧良心的人.但在經曆的這一切後,聶瑾萱忽然覺得,自己還是太善良了,善良到了軟弱,軟弱到了讓自己未出世的孩子差點兒丟掉了性命!

聶瑾萱感到了從未有過的憤怒.而聶瑾萱如此,水云又何嘗不是?!所以,等著這邊聶瑾萱的話音剛落,水云便瞬間神一凜,接著徑自上前一步

"郡主吩咐!"

水云的臉上透著顯而易見的煞氣.而這時,聶瑾萱卻是微微抬眸瞥了她一眼,然後道

"你不用緊張,現在這里是宮里,硬來顯然是不成的.而且依著眼下的勢看,即便甄曉蓮不動手,段太後也定然會將我軟禁在宮里!所以,現在我們只能從長計議!"

從前的聶瑾萱,只是見招拆招,可眼下她要做的卻是主動出擊.所以到這里,聶瑾萱卻是微微一頓,伸手將剛剛從龍景云哪里拿到的瓶打開,倒出一刻色的藥丸直接吞下,接著重新將瓶塞好後,放進懷里,然後道

"甄曉蓮這一招一箭雙雕,顯然是為了私怨.但不可否認,這件事兒一旦傳出去,定然會引起震蕩.而現在鳳湛剛剛奉旨出使南疆,所以耽誤之際,必須先將真實消息告訴鳳湛,否則一旦鳳湛知道我流產,定然會回京.這樣一來,便給了殷鳳寒動手的最大良機!"

殷鳳湛奉旨出使南疆,私自回京,輕則會他藐視皇上,而如果殷鳳寒趁機再弄出點兒別的事兒,弄大了搞不好就會扣他一個謀反的帽子!所以,聶瑾萱絕不會讓這樣的事發生.

"所以,水云一會兒便立刻秘密出宮,回府通知顧總管,讓顧總管暗中聯絡鳳湛."

聶瑾萱沉著的吩咐,可聞,水云卻是不禁皺了下眉

"郡主,奴婢出宮倒是可以,可如果奴婢出去了,那郡主您……"

"放心.我知道你擔心我的安慰.但水云你放心好了.我現在剛剛流產,並且因為龍神醫的幫忙,已然騙過的太醫他們.所以短時間內,不管是甄曉蓮還是段太後,都不會再對我動手,否則這事兒弄多了,定然會引來懷疑,所以她們不會這樣做的!"

聶瑾萱靈境的分析勢,聞,水云這才安心

"好,那之後郡主還有什麼吩咐?還是讓奴婢派人調查一下幫助我們的究竟是誰?"

"不用,先通知鳳湛要緊.其余的事兒,我之後自然會安排.至于那個幫我們的神秘人,既然對方不,那我們也不要查了,對方既然不想讓我們知道,顯然應該也是有自己的道理,待時機成熟的時候,對方自己會表明身份!"

"好,那奴婢這就走!"

明白聶瑾萱一切都做好了安排,隨即水云在恭敬應聲後,便一個縱身,瞬間消失了蹤影.而待水云一走,坐在*榻上的聶瑾萱卻是不禁眸光一冷,同時不禁低聲呢喃道

"甄曉蓮,這是你逼我的!"

************************************************

聶瑾萱參加宮里的賞菊宴產,而害她的人,竟然就是宸王府的側妃韓落雪的消息,不過一天的功夫,便傳遍了整個京城.

一時間,整個朝野震動.隨即,第二天一早,這邊聶瑾萱還沒起*,張貴妃,聶老相國,等人便紛紛過來看聶瑾萱,甚至連著段太後竟然也親自過來了.

頓時,原本還很大的房間里,便站滿了人.而此時,一進房間,看著躺在*榻上,臉色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神呆滯的聶瑾萱,剛剛病愈的聶老相國,頓時眼圈就了

"瑾萱啊……"

聶老相國的傷心溢于表,可這個時候,卻又不能發泄出來,一時間,那欲又止,強忍著心疼的模樣,不由得讓聶瑾萱也心頭揪了起來,甚至差點兒要告訴他,自己沒事兒.

但最後,聶瑾萱還是忍住了.隨即主動拉住聶老相國的手

"爹,瑾萱沒事兒,您不用擔心."

聶瑾萱語帶安撫,但那有氣無力的話,卻越發顯示出她的虛弱.所以一聽這話,聶老相國臉上差點兒繃不住了,最後只得用力的點了點頭.然後便徑自有些蹣跚的站起身

"皇後娘娘,女在宮中逢此劫難,不知皇後娘娘是否已經找到了凶手?"

韓落雪在賞菊宴上讓聶瑾萱產的消息已然不是秘密.但此時,聶老相國還是特意問一次,顯然是話中有話.

而此時的聶老相國雖然身形略顯佝僂連著動作都很蹣跚,但一雙帶著皺紋的眼,卻滿是凌厲.所以一聽這話,甄曉蓮頓時不由得一顫

甄曉蓮在三朝老臣的聶老相國面前露出了怯意.一時間,有些不知道該什麼些什麼好.而就在這時,一旁的段太後卻是上前一步,然後徑自道

"老相國,如今發生了這事兒,大家心里都難過.至于那凶手,昨天已經被皇後查出來了!就是那個宸王府的側妃……哎,所以這起來,也是讓人搞不懂,這原本好好的一個聚會,皇後也是看著之前和那側妃的誼,在加上如此宸王出使南疆,所以才特意將她們叫進宮來了,卻是不想,對方不但不感恩,反倒生了邪念!"

"不過老相國放心好了,如今那側妃已經被壓進了天牢,昨天下午哀家聽到這事兒後,也是十分生氣,所以已經下令將她處死了.畢竟,安國郡主肚子里的孩子總歸也是皇室血脈,那側妃不但心腸歹毒,還大膽的對皇室血脈下手,這般蛇蠍之人,哀家是斷不能留的!所以,還請老相國息怒,保重身體啊!"

段太後這一番話的倒是合合理.可聞,聶老相國卻不禁臉色一沉

"這麼,太後已然處置了那個側妃?但太後如何可以肯定,凶手就是她?莫不是這里面還有別的事吧!"

"老相國這話何意?!難不成老相國是懷疑,皇後或是哀家誣陷那個側妃,隨便找人來充數的不成?!"

"微臣只是想知道真相!"

"哀家的就是真相!"

段太後和聶老相國素來不和.之前聶瑾萱只是聽沒見過,但今日一見,兩人果然針鋒相對.而此時,看著兩人各不相讓,一旁的甄曉蓮,卻是忽然哭了起來

"老相國,賞菊宴是本宮安排的,那韓側妃在未出閣前,和本宮是閨中密友.所以如今本宮進宮成了皇後,也是不想讓她覺得,本宮已經忘記了她,所以才會念及舊將她叫過來……可是,本宮真的沒想到,她竟然趁著這個機會,傷害安國郡主,而眼下,她雖然被抓,三日後被處死,可對于安國郡主,本宮著實有愧,所以老相國要怪就怪本宮好了……嗚嗚……"

甄曉蓮越越傷心,隨後眼淚更是噼里啪啦的掉了下來.而被她這麼一,即便聶老相國再生氣,也不好再什麼.所以在抿了抿唇後,不禁冷聲道

"皇後誤會了,微臣自然沒有怨恨皇後的道理.不過眼下女產,需要靜養,所以微臣一會兒便將女接回去,還請皇後娘娘體諒."

"老相國,安國郡主產,大家都難過.不過如果是靜養的話,倒不如在宮里吧!"

聶老相國要將聶瑾萱帶走.可他這邊話音剛落,段太後便直接應聲反駁

"畢竟,這宮里有太醫,又有宮人侍候著,想必要比老相國的府上更穩妥一些.再,這女人產可是不能受風的,要是萬一在回聶府的路上,不心染上了什麼風寒,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當然,哀家知道如今除了這事兒,老相國也是對哀家有些懷疑,那既然這樣,就讓安國郡主到張太妃那邊修養吧!這樣,老相國應該放心了吧~!"

顯然,段太後是擺明了不想讓聶瑾萱出宮.而本來打定主意反對的聶老相國,一聽她,讓張貴妃來照顧聶瑾萱,這才不禁沉思了片刻,然後抬眼看向一直沒話的張貴妃,接著才徑自點了點頭

……

事就這麼定了.隨後聶老相國又是和聶瑾萱了些話後,便和段太後等人一起離開了.

接著隨後不久,便有太監過來,將聶瑾萱送到了張貴妃現在所在的千菏殿.

千菏殿雖然位置偏僻,挨著太廟和冷宮,但也還算清淨.而等著聶瑾萱被安置妥當,隨後張貴妃便徑自走了過來.

今天早上,張貴妃雖然去了鳳羽宮看聶瑾萱,但卻沒話.所以現在四下無人,張貴妃便也不再估計,一進門便走過來抓住了聶瑾萱的手

"瑾萱啊,苦了你了.不過你也不要太傷心,你和湛兒都還年輕,孩子之後總還會有的!"

張貴妃語帶安撫,但話落,卻是轉眸看了旁邊的玉珠一眼,隨即玉珠了然的點了下頭,接著便將房里的一眾宮人打發了出去

而等著宮人一走,這時張貴妃卻是神一斂,然後看著聶瑾萱低聲問道

"瑾萱,你和本宮,昨天究竟是怎麼回事兒?究竟是誰下的手!"

上篇:絕望之後    下篇:我會救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