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賞菊宴四   
  
賞菊宴四

陳燕兒的聲音不大,聲落,卻是眸光一轉,便將視線落在了旁邊韓落雪和秦玉霞身上!

而陳燕兒的沒錯,當時大家都在場,如果是隔著位置給聶瑾萱下毒,那別人自然會看到,便也只有坐在聶瑾萱身邊的人,最是有可能下手.而當時坐在聶瑾萱旁邊的,正是韓落雪和秦玉霞!

一時間,在場所有人的目光便都落在了兩人身上.而一看大家都在看著自己,秦玉霞頓時懵了,隨即想也不想的便直接叫道

"不……不……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什麼都不知道,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秦玉霞顯然是被嚇壞了,之前曉蓮的事兒便已然讓她心神不甯,而眼下又攤上聶瑾萱產,秦玉霞頓時便有些撐不住了!

而相對于秦玉霞,韓落雪顯然要比她強很多.所以面對著眾人懷疑的注視,韓落雪卻是不禁抿了下唇,接著徑自露出一抹無辜的快要哭出來的神道

"這……這怎麼可能呢?!當時落雪是坐在安國郡主旁邊不假,可落雪真的什麼也沒做啊!再,落雪也沒有理由害安國郡主啊……"

裝柔弱,從來都是韓落雪的拿手好戲.可此時,還不等她完,云王妃陳燕兒卻是不禁冷冷一笑

"韓側妃,這話你的就不對了吧!這全東陵的人都知道,安國郡主懷孕了,孩子是宸王爺的.而你是宸王府的側妃,並且還是個管事兒的側妃,實話,難道你心里真的就為了安國郡主高興嗎?!並且之前本王妃可是聽了,宸王爺有意重新娶安國郡主進門,所以便將韓側妃和後院的幾位妾室都打發了,結果你們是一哭二鬧三上吊,最後才算是留下來……所以,現在韓側妃你你沒有害安國郡主的理由,誰信啊?"

"云王妃,您怎麼能如此含血噴人?!不過,你的對,當初王爺是要將我等趕出去,實話那個時候,落雪也心里抱怨過,覺得安國郡主既然已經被王爺休了,現在怎麼能又做出這樣的事兒?!可云王妃想來不知道,當初王爺趕我等出府非常堅決,即便我等哭鬧也于事無補,最後可是安國郡主站出來強烈反對,並執意將我等留下……這等恩德,落雪感念于心,又怎能恩將仇報呢?!"

韓落雪一臉淒楚.可看著她那個樣子,瓊華郡主卻是也忍不住蹦出來道

"這可不定!這人心隔肚皮的,誰知道你心里是什麼想的?畢竟,如果沒有安國郡主的話,你就還是宸王府的側妃,將來保不准還會扶正,所以如今趁著皇後娘娘辦賞菊宴的機會,對安國郡主下毒,也未嘗不可!"

"瓊華郡主,您不要這麼!落雪真的沒有這麼做!不信你可以搜落雪的身!"

"哼!搜身自然是需要的,不過即便搜不出來,也是正常,畢竟既然已經想好了下毒,那自然會將證據銷毀掉!"

"可即便如此,落雪為何要在宮里下手?!落雪今天是第一次進宮,一切都不熟悉,豁然出手,要是弄個不好,不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再,當時落雪本是坐在對面的,是因為和云王妃換了座位,才到安國郡主身邊的!而如果當時不是皇後娘娘讓落雪和云王妃交換座位的話,落雪又要如何下手?"

韓落雪不是笨蛋,事到了這里,她已然看出了這里面的端倪!可這里是宮里,是甄曉蓮的地盤,所以她也只能側面提出質疑,進而引起大家的注意.可此時,這邊韓落雪的話音剛落,卻只見一旁始終沒有話的甄曉蓮,卻是忽而開口道

"夠了!落雪……落雪你……落雪你剛剛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是要,是本宮讓你和云王妃換了座位,所以才導致安國郡主中毒的嗎?還是,你想,是本宮故意陷害你?好,既然如此,那本宮也不想聽你多什麼了!"

從開始的顫抖,到最後的堅決,隨後甄曉蓮神一斂,接著唇一抿

"來人,將韓側妃和秦姑娘給本宮抓起來!"

此時的甄曉蓮一臉冰寒.聲落,便只見院子外離開走進來幾個侍衛.見此形,原本就嚇得已經不行了的秦玉霞頓時尖叫起來,而韓落雪也不禁一驚,隨即也忍不住揚聲喊道

"慢著!你們不能抓我!"

一反剛剛的故作可憐,此時的韓落雪,也露出了本來的冷凝模樣,接著抬眼看向甄曉蓮道

"皇後娘娘,您憑什麼抓落雪?!落雪有何過錯?!"

"過錯?安國郡主如今產,你這還不算過錯?"

"那是有人誣陷我!"

"誣陷?!韓落雪,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剛剛的證據還不夠嗎?毒是下在參茶里的,而當時坐在安國郡主身邊的,便只有你們兩人,那麼除了你們兩個,還會有誰?並且,安國郡主和宸王殿下感甚篤,而你本是宸王府側妃,那麼一旦安國郡主再次進府,你的地位自然會一落千丈,于于理你都有害安國郡主的嫌疑!"

當著所有人的面兒,甄曉蓮越發氣憤的著,而到這里,更是越發渾身顫抖了起來

"虧本宮一直拿你做自己的姐妹,卻是不想你竟然是這麼蛇蠍心腸之人!而你害安國郡主還嫌不夠,竟然還在本宮的賞菊宴上動手,怎麼?你這是已然設計好誣陷本宮不成?畢竟,這要是不知道的人,聽聞此事,定然以為是皇上和宸王殿下不和,所以才會特意派遣宸王出使南疆,然後讓本宮將安國郡主召進宮,並加以暗害……韓落雪,你真是好狠的心腸啊!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連著這般惡毒的伎倆都使得出來,虧得本宮白白相信了你!"

甄曉蓮義憤填膺.而此時一聽這話,韓落雪瞬間瞪大了眼睛,隨即想也不想的吼道

"甄曉蓮,你胡!是你設計陷害我!這一切都是你的詭計!"

眼看著甄曉蓮將事都扣在自己頭上,即便是韓落雪也再也忍不住了.而她不喊倒好,這一喊,反倒讓甄曉蓮更加抓住了把柄,隨即直接臉色一沉

"大膽!韓落雪,本宮念及和你往日交,今天才將你請來,可你非但不念恩,還如此口出穢語,誣陷本宮……你,你真是讓本宮太失望了!"

著,甄曉蓮眸光一轉,同時道

"當然,此時還為全然查明,所以不只是你,秦玉霞你也有嫌疑,所以來人,將她們兩人都帶下去,待他人真相查明時,再當定奪!"

一反往日的嬌柔,此時的甄曉蓮氣勢十足.聞,那已然走進院子的侍衛立刻上前,然後便立刻抓起韓落雪和秦玉霞,便往外走!可就在這時,卻只見之前還邊吼邊叫的秦玉霞卻是猛的一怔,隨即忽而大聲叫道

"等等!剛剛那個太醫什麼?!天芒草?南疆?"

秦玉霞的反應很反常,反常的讓院子里的眾人也不禁嚇了一跳,而被點名的王太醫更是一愣,但隨後還是點了點頭

"額……是的,是南疆的天芒草……"

王太醫不明所以.可此時一聽這話,秦玉霞卻瞬間瞪大了眼睛,然後指著韓落雪叫道

"是你!就是你!上次我中的三更散,也是南疆的!原來凶手是你!韓落雪,你太狠了,還什麼是有人害聶瑾萱,然後我只是誤食了,結果都是你一手做的好戲……韓落雪,你這個歹毒的女人,你和你拼了!"

猙獰的臉色,憤怒的神,此時的秦玉霞語無倫次的喊著,話落,更是還不等大家反映過了,便直接向著韓落雪撲去……

秦玉霞的這一舉動太過突然,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隨即就在所有人驚愕的同時,卻見秦玉霞已然來到韓落雪面前,接著伸手便是兩個巴掌,然後一把將韓落雪按在了地上,便是一頓厮打!

秦玉霞仿佛瘋了一般!之前自己中三更散時所受的苦難,剛剛曉蓮慘死的現實,連同當下被連累壓抑的心,竟是一起都發泄了出來!一下下打在韓落雪身上,同時邊打邊叫的破口大罵

"韓落雪,你這個踐人!你該死!你該死!"

打著罵著,而此時的韓落雪,被瘋了一般的秦玉霞壓在地上,卻是依然被打的頭暈眼花,想要反抗,卻如何也不是秦玉霞的對手,隨即不過轉眼的功夫,臉上便已然被秦玉霞那銳利的指甲抓花了!

鮮血流了出來,痛感越發劇烈的讓韓落雪忍不住叫聲尖叫.而直到這時,站在一旁的陳燕兒等人才猛的回過神來,接著連忙讓人將她們拉開

……

秦玉霞是下了狠手了.之後直到又是拉扯了好半晌,那幾名侍衛才將瘋了一樣的秦玉霞從韓落雪身上扯開,然後將韓落雪也扶了起來

院子里依舊吵鬧不斷.而這時,看著鬧得不成樣子,陳燕兒也是忍不住了,隨即大喊一聲

"夠了,都閉上嘴!"

陳燕兒出身雖然不高,但卻是武將世家,從練過一些功夫,所以這一嗓子喊下去,倒是很是響亮.瞬間,原本叫嚷不斷的院子里,頓時安靜了下來.而這時,陳燕兒卻是不禁皺眉,然後轉眸看向秦玉霞

"秦玉霞,你剛剛的什麼意思?什麼三更散?什麼韓落雪害你的?!你先解釋清楚?"

其實陳燕兒也是好奇.而此時一聽這話,剛剛還瘋了一樣的秦玉霞頓時嚎啕大哭了起來,接著一把甩開旁邊的侍衛,便徑自跪到了甄曉蓮和陳燕兒面前

"皇後娘娘,云王妃……嗚嗚,您們要給奴婢做主啊!其實早在幾個月前,奴婢曾中過一次毒,當時竟周太醫診斷是中了三更散.那三更散著實狠毒,平日無事,卻是每每夜半三更時發作,五髒六腑劇烈,痛苦難當.並由周太醫確認,那三更散是南疆特有的劇毒,之後王爺親自派人到南疆,才給奴婢拿到了解藥,進而使得奴婢保住了一命……"

"可奴婢的命雖然保住了,但心里卻氣憤難當.而奴婢當時這毒中的實在蹊蹺.可就在那時,韓落雪私下里和奴婢,奴婢之所以中毒,是因為有人要害聶瑾萱,只是聶瑾萱幸免于難,卻是讓奴婢誤食了!而當初奴婢在府里和別人也無仇怨,摒棄聶瑾萱當時因為查什麼案子,之前中過一次毒,所以奴婢便相信了韓落雪的話,並一直為此記恨聶瑾萱!"

"只是誰想到,今天聶瑾萱出事……皇後娘娘,云王妃,奴婢知道自己地位卑賤,而當初雖然記恨聶瑾萱,但卻從未有過歹毒的想法.今天能進宮,本義是戰戰兢兢,又怎會下毒害聶瑾萱?!並且,當初奴婢所中的毒,便是南疆的毒,今天那天芒草也是南疆的毒,所以這不是很明顯嗎?除了她韓落雪,還能有誰?!她這是想讓奴婢給她背黑鍋呀!嗚嗚……所以皇後娘娘,云王妃,請您們一定要給奴婢做主啊!"

秦玉霞哭的聲淚俱下.話落便開始碰碰的磕頭,轉眼的功夫,原本白希的額頭,便已然血跡斑斑!而此時,聽著秦玉霞的話,甄曉蓮更是臉色鐵青,隨即眸光一挑,看向不遠處一身狼狽的韓落雪道

"原來還有這樣的事兒?!看來本宮真是瞎了眼,怎麼會和你這種人當朋友?!來人,將韓落雪這惡婦打入天牢!帶事查清後,請皇上定奪!"

"是!"

甄曉蓮聲色俱厲.聞,那幾名侍衛立刻恭敬應聲,然後便將神怔忪的韓落雪拖了下去!

而此時,看著一身狼狽的韓落雪,就這樣被像狗一樣的拖下去,站在原地的甄曉蓮不由得眼底透出一抹詭異而得意的笑意!

賞菊宴終于結束了!

上篇:賞菊宴三    下篇:誰更歹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