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輕舉妄動   
  
輕舉妄動

所以此時聽到殷鳳湛的話,聶瑾萱不禁搖了搖頭

"沒什麼線索.秦王已經讓江湖的朋友幫忙找了,但一直沒有消息.至于其他的……"

抿著唇,聶瑾萱緩聲著.而到這里,聶瑾萱像是想起什麼一般,忽而眉頭一動,然後轉頭看向殷鳳湛

"哦,對了,起這個.我倒是得到一個消息.是一直被關在天牢里的高公公已經被太後放了?"

皺著眉,聶瑾萱一本正經的著.聞,殷鳳湛隨即點了點頭

"嗯,這個我聽了!並且,非但被放了,還被重新任命為後宮總管,顯然這里面有問題!"

顯然,相對于聶瑾萱,殷鳳湛雖然足不出府,但依舊眼觀六路耳聽八方.而此時一聽高才庸重新當上了後宮總管,聶瑾萱頓時一愣

"這……這是什麼回事?"

"具體不是很清楚.不過根據得到的准確消息是,這次是高才庸總動找的太後,接著不過兩天的功夫,他便被放了.所以,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高才庸應該是和段太後得成了某種交易!"

對于段太後,暗中斗了這麼多年,殷鳳湛自然很了解.而當初高才庸被關在天牢,雖然表面上是他有殺害順承帝的嫌疑.但事實上,很大一部分是因為段太後不想讓他出來!畢竟,高才庸曾是順承帝的心腹.段太後對他自然很是忌憚.可因為殷鳳湛聶瑾萱這邊盯得緊,所以又不能一下子殺了他,因此,才會一直將高才庸關在天牢里!

再加上自打出事兒後,高才庸始終不話.所以將他關在天牢里,讓云王殷鳳錦的人看著,就是最好的辦法!

只是,讓殷鳳湛沒有想到的是,就在殷鳳寒登基的同時,高才庸竟然主動找到段太後,接著他就出來了……所以,除了兩人達成了某種交易,殷鳳湛想不出第二種可能.

而此時聽到殷鳳湛這麼,聶瑾萱先是一愣,然後也神一斂

"嗯,是這麼回事兒.要不然依著段太後的性格,定然不會將高公公就這麼放出來……可是高公公究竟拿了什麼和段太後做交換呢?!如果只是普通的事,段太後怎麼可能放了他,可要是重要的,那麼又會是什麼重要的事兒呢?!"

"還有,高公公自打先皇出事兒後,便始終沒開口,甚至之前有人懷疑他,他都沒有為自己爭辯一句.難道當時他就不怕死嗎?可如果那個時候不怕死,那麼現在怎麼又忽然怕死,然後和段太後做起交易來了?!"

聶瑾萱想不透.一時間,房間里便又陷入一片安靜之中.而此時看著聶瑾萱愁眉緊皺的模樣,殷鳳湛卻是不禁抿了下唇,然後道

"行了,別想了.到時候答案自然會出來!"

著,殷鳳湛再次將手放在聶瑾萱那依舊平坦的腹上,隨即眸光忽而暗了下來

殷鳳湛不話了.見他如此,聶瑾萱忍不住抿嘴一笑

"好了,我知道你的心思.可眼下你父皇剛剛去世,這不也是沒有辦法嗎?!再了,怎麼?!不過門,你以後就不認這個孩子了?"

其實在殷鳳湛在自打知道聶瑾萱懷孕後,便一直想和聶瑾萱複合.這樣之後生孩子自然也是名正順.可誰想到就在知道聶瑾萱懷孕的同時,順承帝卻駕崩了.這樣一來,身為皇子的殷鳳湛自然要守孝.而守孝,短則一年,多則三年,那到時候聶瑾萱肚子里的孩子早就生下來了.所以這陣子,殷鳳湛一直覺得有些對不起聶瑾萱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而他的心思,聶瑾萱怎麼能不知道.所以才會故意這麼.而此時一聽這話,殷鳳湛果然眸光一凜,接著薄唇一抿

"不許再這話!"

"好好好,我知道了!那你別總是覺得虧欠不虧欠的!我看著也煩!"

應了聲,但隨後聶瑾萱也不忘嘟囔他一句,接著卻又笑了一出來.

一時間,房間里頓時彌漫著一抹不出的溫馨,隨後殷鳳湛更是低頭將腦袋靠在聶瑾萱的肚子上,見此形,聶瑾萱頓時覺得好笑,可隨後,就在聶瑾萱想要開口些什麼的時候,卻只聽外面忽而傳來一道傳話聲

"王爺,郡主,宮里來人了!"

……

來傳話的是顧洪.而此時一聽這話,房間里的殷鳳湛和聶瑾萱不由得同時一怔,接著殷鳳湛徑自坐直身子,然後臉色一沉

"什麼事兒?"

"是有聖旨!"

聖旨?!

聞,聶瑾萱猛的一驚,隨後抬頭看向殷鳳湛,而這時卻只見殷鳳湛微微眸光一動,接著便站起了身

"知道了!"

"是!"

恭敬應聲,隨後顧洪便走了.而此時,殷鳳湛也從位置上站起了起來.隨即聶瑾萱也跟著站起身道

"怎麼回事兒?這無緣無故的,宮里怎麼會來聖旨?!莫不是太後他們……"

聶瑾萱心里有些不出的緊張.總覺得這份聖旨來的太過古怪和蹊蹺.怕是來意不善.而此時,許是看出了聶瑾萱的擔心,殷鳳湛隨即轉眸看了她一眼

"沒事兒.我去去就來!"

著,殷鳳湛便直接邁步走了出去!

……

殷鳳湛出去接聖旨.而留在房間里的聶瑾萱卻始終焦躁不安.隨後過了一會兒,聶瑾萱便聽到外面傳來腳步聲,頓時聶瑾萱馬上站起身,然後把門打開,接著果然看到殷鳳湛正迎頭走進來.

"鳳湛,怎麼樣?究竟什麼事兒?"

站在門口,聶瑾萱想也不想的追口,而此時,一聽這話,殷鳳湛卻是斂眸看了她一眼,接著一把拉著她走進房間,同時反手將房門關上.

殷鳳湛沒話,見此形,聶瑾萱不由得心頭一沉.而隨後,等著兩人坐下,殷鳳湛這時便直接將手里的聖旨遞到了聶瑾萱面前

頓時,聶瑾萱微微一愣,但隨後馬上將聖旨接過來,並飛快的打開看了一眼,可就在看清上面的內容後,聶瑾萱卻猛的瞪大了眼睛

"讓你出使南疆?!"

……

南疆位于東陵西南,是一個不大的國.境內森林密布,居民大多生活在叢林之中,所以是由很多個部落組成.因此,在各方面都不如東陵富庶強大.以至于百余年來,南疆在各個方面都依附東陵,每年朝貢,兩國間相處還算和睦.

所以,聶瑾萱怎麼也沒想到,剛剛登基的殷鳳寒,竟然忽然下旨讓殷鳳湛出使南疆.雖然聖旨上寫的好聽,是新皇登基,撫慰鄰國,可南疆不過是一個依附國,殷鳳寒有必要派使臣去安撫嗎?!甚至還是讓身為皇族王爺的殷鳳湛親自過去?!

顯然,這里面的事並非這麼簡單.

而此時,看出了聶瑾萱的擔心和驚訝,坐在她旁邊的殷鳳湛卻是也不由得抿了下唇,然後眸光一冷

"調虎離山!"

殷鳳湛簡潔而干脆的出四個字.而一聽這話,聶瑾萱頓時心里一顫

"這麼,殷鳳寒這麼快就要對你下手了嗎?!……可是不對啊,那殷鳳寒才剛剛登基,難道他就不怕,貿然出手,朝堂大亂嗎?!還是,他已經有什麼計謀了?!"

"殷鳳寒恨我入骨,如今下手,也不見怪!只是你的不錯,他既然是想調虎離山,定然也是想好之後的謀劃……"

低聲著,而到這里,殷鳳湛卻是不禁雙眸一眯,接著暗自沉思了起來

殷鳳湛不話了,一時間,房間里頓時陷入了安靜之中.隨後過了好一會兒,卻見殷鳳湛忽而眸光一沉,接著安靜站起身,然後走到一旁的桌案上,隨即拿筆開始寫了起來!

殷鳳湛究竟寫了什麼,聶瑾萱不知道.隨後不過轉眼的功夫,便只見殷鳳湛徑自收起筆,然後將那封寫好的東西折起來,同時揚聲喚道

"鍾離!"

"是!"

聲落,守在門外的鍾離立刻走了進來.這時,殷鳳湛便將那封信直接交給了他.

"盡快送到!"

殷鳳湛只是簡單的了四個字,但重要性已然不自明.隨即鍾離立刻接過那封信,然後便身形一閃,消失了蹤影.

而等著這邊處理好了,殷鳳湛這才重新走到聶瑾萱身邊坐下,同時抿唇道

"聖旨下了,我不得不走.不過,之後我已經做好了安排.但你一定要萬事心."

殷鳳湛從來沒有什麼千萬語.但此時此刻,即便他不,聶瑾萱依舊感覺到了他對自己的關心.隨即之前還緊張不安的心頭,不由得劃過一抹暖流,接著聶瑾萱不禁抿嘴一笑

"知道了,你不用為我擔心.不過,你也要心.這趟南疆之行,保不准路上發生什麼,所以無論如何,一定要平安回來!"

"恩!"

***********************************************

殷鳳寒親下聖旨到宸王府.可就在聖旨送出宮的同時,這個消息便傳到了德陽宮段太後的耳朵里!

"什麼?!你再給本宮重新一遍!皇上下旨到宸王府干什麼?"

顯然,對于穿過了的消息,段太後有些難以置信.而此時,一聽這話,前來傳話的太監頓時嚇得渾身發軟,隨即'噗通’一聲便跪了下來

"回……回稟太,太後……皇上,皇上下旨……下旨,讓……讓宸王殿下……宸王殿下出使南疆……"

太監戰戰兢兢的著,渾身已然被嚇得抖成了篩子.而此時一聽殷鳳寒竟然背著自己動手了,段太後瞬間眼睛一瞪,接著一把將手里的茶杯摔在了地上

"蠢貨!真是個十足的蠢貨!"

段太後氣的渾身發抖.見此形,站在她旁邊的香怡不禁伸手撫了下她的背,讓她消消氣兒,同時將房間里的一眾宮人都打發了下來

接著等宮人都退下後,香怡這才抿了下唇,然後聲道

"娘娘,您先消消氣兒,現在這聖旨已經下了,卻也沒有辦法,您可別氣壞了身子啊!"

"哼!氣壞身子?!他是想氣死哀家!"

此時此刻,段太後的臉都青了.但隨後,卻不禁銀牙一咬,接著凌厲的雙眸一養

"香怡,去,讓人將那個蠢貨給哀家叫過來!"

"額……娘娘……"

"讓你去就去!快去!"

香怡本想著再勸兩句,哪知眼下的段太後已然快氣瘋了,隨即也不好再什麼,然後便徑自走了出去……

……

香怡親自到禦書房,將殷鳳寒找了過來.而隨後等著殷鳳寒一過來,靠坐在軟榻上的段太後便直接雙眸一挑,凌厲的看向殷鳳寒,然後也不等殷鳳寒見禮,便冷冷的道

"皇上剛剛下旨到宸王府了?"

此時段太後的聲音,冷的像冰一樣!聞,即便早有心理准備,但殷鳳寒還是不由得微微一顫.可轉眼的瞬間,殷鳳寒便徑自冷靜了下來.

"回母後的話,是的!"

"皇上讓宸王做什麼?"

"出使南疆."

"為什麼?"

"兒臣剛剛登基,為了鞏固我東陵,才派使臣出使鄰國,一來是加強兩國睦鄰,二來也是要向對方示好,證明……"

顯然,殷鳳寒是早已想好了辭.但讓殷鳳寒沒想到的是,這邊不等他把話話,段太後便直接冷冷一哼,隨即開口打斷了他

"可依著哀家看,皇上是想對宸王下手吧!"

段太後直接開門見山.聞,殷鳳寒不由得臉色一僵

"額……母後何來此話?!兒臣怎麼會對宸王下手呢?!再,之前母後早有明示,所以兒臣又怎敢忤逆母後呢?!"

"哼!你不敢?!還有你不敢的事嗎?!"

本就生氣的段太後,一聽殷鳳寒如此,剛剛還壓制的心,頓時爆發了出來.

"告訴你,別以為你的心思,哀家不知道.而之前哀家明明了不讓你輕舉妄動,可你卻還是這麼做了……寒兒,你還真是翅膀硬了,如今連著哀家過的話,都當成耳旁風了!"

*****************

一更上傳,之後還有一更.

上篇:危機四伏    下篇:因愛生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