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危機四伏   
  
危機四伏

此時的殷鳳軒,連氣帶急,連著頭發都快立起來了.話落,隨即抬眼看向張貴妃道

"母妃,不是我性急.那殷鳳寒是什麼人,不用兒臣,母妃也清楚.當初他和四哥水火不容,卻又事事不如四哥,而有父皇壓著,他也不敢做出什麼來!可如今,父皇不在了,他登了基,那還不整死四哥啊!"

"而他那邊朝堂上整四哥,他母後又在背後整母妃你,這一前一後的,母妃,你這樣我們還要忍下去嗎?!"

著,殷鳳軒抿了抿唇,這時玉珠上前倒了杯遞過來.隨即殷鳳軒一把抓過茶杯,一飲而盡,接著重重的將茶杯放到旁邊的桌上

"而且母妃不瞞您,兒臣今天過來找您之前,曾經找過四哥.可母妃您猜四哥怎麼,四哥也等!那我就不明白了,都到了這個時候了,究竟還要等什麼?!難道真要等到那殷鳳寒將刀架到我們頭上了,我們再想辦法不成?!"

殷鳳軒越越急躁.而看著他那氣憤又糾結的樣子,張貴妃卻是歎了口氣,然後動了動身子,接著緩聲道

"那軒兒你,你想怎麼做?"

張貴妃的臉上依舊安詳.可聞,剛剛還急的活蹦亂跳的殷鳳軒頓時一愣,隨即叫道

"母妃,我這不是不知道,所以才問您和四哥的嘛!結果您和四哥一個樣,都等!是不是母妃你和四哥都合計好了啊?!究竟我們要等什麼啊?!"

殷鳳軒越漸焦躁不安.隨後更是猛的從位置上蹦起來,然後沖到院子里叫道

"行了行了,都給我停下!收拾什麼東西?!都放下!千菏殿?!誰愛去誰去!"

扯嗓子喊了一句,隨後殷鳳軒又跑回來坐下.見他如此,張貴妃不禁和旁邊的玉珠對視了一眼,隨後張貴妃卻是不禁笑了,這時玉珠悄然走了出去,接著張貴妃卻是看向殷鳳軒道

"你這孩子,你以為你這一嗓子,不搬就不搬了嗎?!"

著,張貴妃微微一笑,但隨後卻朱唇一抿,然後緩聲歎了口氣

"軒兒,你心里急,母妃知道.可如今就真的只能等!畢竟,現在太子已然登基,是皇上了.難不成你還讓你四哥帶人造反不成?!還是,你是讓本宮我去和太後他們強出頭?!傻孩子,你別忘了,現在你父皇不在了,這宮里都捏在段皇後的手里!即便是她真的要對本宮不利,誰敢管她?誰又能管她?!"

"那……那怎麼辦?!難不成母妃,我們就這麼……就這麼……"

被張貴妃這麼一堵,殷鳳軒也越漸無力了起來.畢竟他心里清楚,張貴妃的都對.可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才更覺得氣憤和難受啊!

而看出了他的心思,張貴妃不禁抿嘴一笑,然後安撫的道

"軒兒不要急,你四哥不是也等嗎?!怎麼,難道你不聽母妃的,連你四哥的你也不聽嗎?!所以軒兒你要是聽母妃的話,現在就回府去,記住,從現在開始,軒兒盡量不要出府,不要惹事兒,有事兒能忍則忍,明白母妃的意思嗎?"

"呃……不能出府啊?"

"可以,母妃不是不讓出去,只是你要少出去……要知道軒兒,你不像你四哥,性沉穩.你的性子,不用母妃,你自己也知道.而就像你的,如今太子登基,最是想著要怎麼整治我們的時候,所以這個時候,更是不能讓他們抓到把柄,懂嗎?!"

"那如果殷鳳寒無中生有怎麼辦?就算我不出去,也這躲不過啊?"

"這個軒兒放心好了,如今太子剛剛登基,政局不穩,所以他為了長遠打算,自然不會豁然對你和你四哥動手,即便是母妃,那段皇後不也是只讓本宮去千菏殿,而不是直接做別的事兒嗎?!所以軒兒不要怕,也不要急,只管好生在府里待著.如果有什麼安排,不管是本宮,還是你四哥,自然會叫的你."

……

經過張貴妃的一番安撫,殷鳳軒終于老實了.隨後兩母子又是了一番話,殷鳳軒這才出了宮.而等著殷鳳軒一走,玉珠這時也從外面走了進來.見此形,剛剛坐回到軟榻上的張貴妃不禁看了她一眼

"都安排好了?"

"是的娘娘,都好了.能收拾的都收拾了.估摸著明天就能搬了."

"嗯,那就好!"

原來,之前玉珠出去,是親自安排眾宮人收拾東西去了.而眼下收拾好了,這才回來.所以此時一聽東西都收拾了,張貴妃也是點了點頭,這時,玉珠卻是上前聲道

"娘娘,難道我們真的要這樣一直忍下去嗎?奴婢剛剛可是聽了,那個高才庸,被從天牢里放出來了,聽是段皇後親自下的旨意,現在又恢複了皇宮總管的職位……這里面是有事兒啊!所以娘娘您看……"

眼下這般局勢,確實危機重重.皇宮大內,段皇後一手遮天,如今先皇順承帝的心腹高才庸也被放了出來,這顯然是段皇後和高才庸達成了某種協議啊!而這更加讓本就不妙的勢,平添了一抹凝重!

而此時,聽到這話,張貴妃只是微微眉頭一動,但隨後還是歎了口氣,然後道

"不管顯然況再如何的糟糕,我們都動彈不得!要知道,現在殷鳳寒剛剛登基,但實際上卻是段皇後掌權.而那段玉嬋心里想的什麼,本宮心里清楚,可就算她再如何,也不能馬上動我們!不管是本宮,還是湛兒他們!所以在如今這個勢下,不動,就是最好的對策.否則,定然被他們抓住把柄!"

著,張貴妃眼底不由得浮起一抹幽光,見此形,玉珠也神一凜

"那這麼,宸王殿下那邊……"

"呵呵~,宸王那邊放心好了.湛兒可比本宮心思遠,再,身邊還有瑾萱幫他,所以自然不用我們操心……現在本宮擔心的就是軒兒啊,不知道那孩子究竟有沒有聽進去本宮的話……"

張貴妃緩聲著.而一到這里,張貴妃卻是微微神一斂,然後轉頭看向玉珠

"對了玉珠,之前那件事兒,怎麼樣了?可否查清楚?"

"是的娘娘,都清楚了!"

"真的是她?!"

"是的,錯不了!那天晚上,我們的人親耳聽到她自己的,所以一定錯不了!"

一臉認真的點頭,玉珠很是肯定.而此時聽到這話,張貴妃不禁眼角一動,接著起身緩步走到窗前,看著窗外的滿園秀色,不禁低聲道

"真的是她……呵呵,沒想過竟然真的是她!本宮找了這麼多年,竟然真的沒有弄錯……好,很好,非常好……"

張貴妃一字一句的著,而話的同時,一雙手竟死死的抓著窗欞,連著指甲摳進了棱縫之中出了血,都沒有注意.接著眼底瞬間劃過一抹駭人的陰鷙……

……

太子殷鳳寒和宸王殷鳳湛兩人的矛盾,全東陵的人都知道.而如今太子登基,所以全東陵人的眼睛頓時都盯上了宸王府,並心想著宸王殷鳳湛要如何做!

只是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自打太子殷鳳寒登基後,殷鳳湛便始終閉門不出,連著早朝都推身體不適,一連著幾天沒有上.

外人看不出各中端倪.但各方暗藏的心思,卻蠢蠢欲動.而此時,宸王府的廂房里,看著眼前的殷鳳湛,聶瑾萱卻是不由得抿了下唇

"鳳湛,這都幾天了?你還不上朝!?難不成真想著讓殷鳳寒抓你把柄不是?"

對于眼下的勢,聶瑾萱也是暗自擔心.畢竟依著太子和段皇後的個性,是斷然不會饒了自己和殷鳳湛的.可眼下又不能妄動,聶瑾萱也是心里急.

可此時,聽到這話,坐在窗前看書的殷鳳湛卻是連頭都沒抬,便直接道

"不去!"

"為什麼?"

"不想見他!"

殷鳳湛嘴里的他,自然指的是殷鳳寒.而一聽這話,聶瑾萱頓時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你怎麼和孩子一樣?!再,這你不想見,就不要見嗎?!躲得了一時,卻躲不了一世.你總不上朝,也不是辦法呀!"

聶瑾萱依舊不死心的勸他.而這時,不知是不是殷鳳湛覺得煩了,隨即將手里的書往旁邊一放,然後起身大步來到聶瑾萱的旁邊,見此形,聶瑾萱不由得一愣,可隨後還不等聶瑾萱回過神來,便只見殷鳳湛一個旋身坐到她的身旁,然後伸手摸向她的肚子

"到時候再!反正現在我懶得看他!"

著,殷鳳湛收回手,然後轉眸看了聶瑾萱一眼

"你呢?你邊怎麼樣?還是沒有線索嗎?"

其實,這陣子聶瑾萱也沒閑著.雖然之前已經確定殺害順承帝的人,是一個武功高手,可之後的線索,卻是一直沒有找到.所以聶瑾萱雖然一直在追查,但卻一點兒進展都沒有!

上篇:等待何時    下篇:輕舉妄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