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新皇登基   
  
新皇登基

人貴在自知.這一點在麗妃的身上,尤其明顯.她不精明,但卻知道自己有多少斤兩,而也正是因為這樣,才能在這落片葉子都能砸死人的後宮中,活到現在.

而此時,聽著麗妃的話,云王殷鳳錦先是一愣,但隨後卻側身坐到了麗妃身旁

"母妃,那今天除了這些,聶瑾萱在德陽宮還和皇後了什麼?"

"呃……什麼,就沒什麼了!反正瞧著那架勢,聶瑾萱是捏了皇後的把柄……可究竟是什麼,娘就不知道了."

微微搖了搖頭,麗妃看著殷鳳錦著.而聽到這話,殷鳳錦隨即抬手安撫了麗妃一下,然後道

"行了母妃,事兒臣都知道了.之後兒臣會心里有數的.不過剛剛娘推頭暈回宮,兒臣看還是請太醫過來吧,省的皇後那邊知道了,倒是讓他們起疑,就不好了."

"哦……對,錦兒的對!"

恍然大悟的點頭,接著麗妃便揚聲叫來宮女去找太醫.隨後殷鳳錦再又和麗妃了幾句話後,然後等著太醫過來幫著麗妃把過脈後,才徑自離去.

可出了宮的殷鳳錦卻並沒有直接回自己的云王府.而是去了天牢.

……

天牢是殷鳳錦的管轄.這里的人自然也都是他的心腹.所以等著殷鳳錦一到,隨即便直接來到天牢最里面的一間牢房.

而此時站在牢房的欄杆前,殷鳳錦不由得濃眉一挑,然後徑自看向牢中的那抹佝僂的身影……

順著他的視線看去,竟然豁然發現,原來那人竟是高才庸!

這時,許是聽到了腳步聲,原本一直窩在角落的高才庸不禁抬頭,隨即一看是殷鳳錦,高才庸不由得一愣,但隨後卻不禁左右看看……可就在這時,卻只聽殷鳳錦忽然開口道

"不用看了,本王一個人來的!"

殷鳳錦的聲音低沉而有力.卻是多了分往日所沒有的陰沉.所以,此時一聽這話,高才庸微微一震,但隨後卻又恢複了之前的木然

"不知云王殿下今日獨自前來,找老奴有何事嗎?"

高才庸雙眼盯著眼前斑駁發黴的牆壁,低緩的開口.而聞,殷鳳錦卻徑自嘴角一動

"那天晚上,皇後找你何事?"

"沒什麼!"

"真的沒有?"

"沒有!"

高才庸的回答,沒有一絲猶豫.而聽到這話,殷鳳錦卻是頓時眉頭一動,但接著卻好半晌沒有話

一時間,晦暗潮濕的天牢里,一片安靜.只有不時傳來不遠處其他那些囚犯細碎的*……而殷鳳錦卻只是那麼靜靜的站在那里,一不發.

最後不知道過了多久,殷鳳錦終于動了一下,然後忽而道

"其實本王今天過來是想告訴你,對于本王來,現在只想知道誰是凶手!"

壓低了嗓音,殷鳳錦一字一句的開口.而此時一聽這話,原本木然不動的高才庸瞬間一怔,隨即轉頭看向殷鳳錦,而這時殷鳳錦卻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後直接邁步走了出去……

而看著他離開的背影,高才庸卻是不禁皺起了眉頭,隨即眼底精光一閃

……

一場明爭暗斗,聶瑾萱終于占了上風.

接著聶瑾萱便直接出宮回了宸王府!

一路上,聶瑾萱表面平靜,但心里卻焦急不已.而隨後等回到宸王府並聽孟顯的兒子孫子找到了,聶瑾萱這才松了口氣.

孟顯死了.而這時聶瑾萱如今唯一幫他做的,那就是讓孟家留後.

隨後聶瑾萱便讓鍾離將孟顯的兒子和孫子送回家,利落的先將孟顯的後世操辦了,接著讓鍾離親自送他們一家離開京城!

而等著一切都安排妥當了,聶瑾萱才去找殷鳳湛,而當殷鳳湛從聶瑾萱口中得知一切事之後,非但不高興,反倒臉色陰沉了起來

殷鳳湛不話,卻只是悶悶的坐在那里.見他如此,聶瑾萱不由得抿了下唇,然後嘟著嘴道

"我知道你生氣,可我這不是也心急嗎?"

"……"

"再,我心里有數的,皇後不能把我怎麼樣……"

"……"

"你……"

殷鳳湛始終不吭聲,頓時,聶瑾萱也火了.但同時一想起他的心思,聶瑾萱卻又軟了下來,然後上前拉住了他的手

"好了,我知道錯了!下次我會注意的!"

此時的聶瑾萱一臉討好,本來輕緩溫和的嗓音,卻是染上了一抹不出的嬌憨.而此時,等著聶瑾萱的話音一落,卻只見一直都沒動的殷鳳湛瞬間眸光一挑,然後直直的瞪了她一眼

"謊!"

殷鳳湛想也不想的直接戳破聶瑾萱的謊.因為殷鳳湛太了解她了,眼下的好聽,可之後如果遇到特殊況,定然還會再犯!

而眼看著殷鳳湛不給面子,並且一連幾句,都沒軟化的跡象,聶瑾萱頓時也火了.可就在這時,還不等聶瑾萱話呢,卻猛的被殷鳳湛抱在懷里

"以後要先告訴我!"

"……好."

感受到殷鳳湛的心意,聶瑾萱先是一愣,隨即瞬間靠在他的身上,接著輕輕的點了點

*************************************************

順承帝駕崩,東陵舉國哀痛.雖然真凶還沒有查明,但國不可一日無君,所以在順承帝駕崩一個月後,也就是順承二十八年九月,太子殷鳳寒繼位,改國號興順,東陵的興順元年就此開始!

接著便是登基大典,皇宮里又是一番忙碌.而就在登基大典結束後,勞累了一天的殷鳳寒卻是沒有立刻回自己的寢宮,卻是徑自來到了金鑾殿上.

此時天色已暗,偌大的金鑾殿上空曠的嚇人,幽暗的四周更是透出不出的詭異……但此時,站在門口的殷鳳寒卻只是靜靜的看著眼前的一切,然後徑自邁步走了進去……

一步一步

殷鳳寒的腳步很慢,但卻帶著一抹不出的得意.隨後更是穿過大殿,走上石階,來到最上方的龍椅前

這不是一把普通的椅子,而是無上皇權的象征.所以在靜靜的在黑暗中看著那龍椅好半晌後,殷鳳寒不禁伸手摸上了那龍椅的椅背,一點點的向上,接著在片刻之後順勢一個旋身坐在了那龍椅之上!

瞬間,殷鳳寒不由得閉上了眼睛,黑暗中那張俊秀的臉上頓時透出一股不出的滿足,隨即片刻之後,殷鳳寒終于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呵呵……呵呵呵……哈哈……"

從一開始的輕笑,到最後的狂笑,殷鳳寒笑的肆無忌憚!接著在足足笑了不知道多久後,才緩緩的平靜下來,然後看向眼前依舊空檔而晦暗的詭異的大殿

"眾卿平生!"

殷鳳寒忽而自自語的揚聲著,臉上隨即又是滿意的一笑……可就在這時,這邊殷鳳寒的話音剛落,卻只聽外面傳來了一道話聲

"陛下,太後娘娘有請."

來傳話的是一個太監.而他口中的太後,自然的是段皇後.而此時一聽這話,原本還在金鑾殿上自我滿足的殷鳳寒不由得一怔,隨即笑容一收

"朕……知道了!"

"是!"

那太監年紀不大,但卻是明顯知道分寸的.恭敬應聲,隨即便徑自走了.而這時,依舊坐在龍椅上的殷鳳寒卻是抿了抿唇,然後又靜靜的看了眼眼前的一切,接著隨手拍了下旁邊的椅背

"哼!老妖婆子,就知道管朕!不過放心好了,朕不會讓你猖狂多久!"

殷鳳寒抿唇著,隨後便徑自起身,然後大步走了出去……

……

當殷鳳寒來到德陽宮的時候,已經是半個時辰之後的事兒了.而隨後一進門,殷鳳寒便看到段皇後……哦,不,應該是段太後正依靠在軟榻上假寐.

段太後的姿態很是慵懶,閉著的雙眼,很是隨意.見此形,殷鳳寒不禁薄唇一抿,然後上前道

"兒臣見過母後."

殷鳳寒的聲音不大,但卻很清晰.可聲落之後好一會兒,段太後卻依舊沒有任何的反應!

見此形,殷鳳寒不由得一怔,接著不禁眉頭一皺,但接著便又低頭道

"母後深夜叫兒臣過來,不知有何事?"

這一次,殷鳳寒比剛剛聲音大一些,但隨後,段太後還是紋絲不動的躺在哪里,沒有絲毫要醒的意思……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而最後,就在殷鳳寒忍不住要第三次出聲的時候,段太後卻正好在這時緩緩睜開了眼睛,然後徑直看向眼前的殷鳳寒

"你來啦~?本宮合計著還要多等上一會兒呢,所以就睡著了……行了,坐吧!"

段太後的聲音讓人聽不出喜怒.可聞,殷鳳寒不由得眉頭一動,但隨後卻還是聽話的坐到一旁的位置上

房間里依舊安靜,而此時,看著他坐下了,段太後卻是微微揚眉撇了他一眼,然後忽然道

"其實哀家今天叫你來,是想問你,之後你要如何安排宸王他們?"

此時的房間里便只有段太後,香怡,以及殷鳳寒三人.所以一聽這話,殷鳳寒頓時渾身一怔,然後不由得抬眼看向段太後

上篇:宮心計二    下篇:母與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