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忠孝兩全   
  
忠孝兩全

原來,一切真的如同聶瑾萱所料,孟顯真的是被人威脅了.

就在順承帝駕崩的那天一大早,忽而有神秘黑衣人闖進孟家將孟顯的兒子和孫子一起綁架,同時威脅孟顯,必須按照他們的做,否則將血洗他全家!

孟顯不怕死,但兒子和孫子是他唯一的希望,所以最後他只能答應對方的要求!接著在進宮給順承帝驗尸後,出了違心的結果!

可正直了一生的孟顯,雖然事有因由,但卻始終熬不過內心的煎熬,隨即當天回家便一病不起!之後在聶瑾萱等人來過之後,第二天,便將所有的一切真相寫好,然後自殺而亡!

字條上,孟顯寫的清楚.而從顫抖的字體可以明顯的看出,孟顯在寫這份字條的時候,內心是多麼的懊悔和痛苦.因為在寫下這份字條的同時,孟顯除了將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之余,更是斷了自己兒子和孫子的性命!

這是孟顯用自己整個家族的性命,證明了自己的忠義,其中的感,是旁人無法想象的!

所以,看到這里,聶瑾萱不由得了眼眶.可隨後往下看,更是驚得目瞪口呆!

原來在記述了上面的一切後,孟顯也竟順承帝的真正死因,寫了出來——順承帝雖然是中毒而死,但卻並不是中了三時散,而是中了鶴頂!

鶴頂是劇毒,見血封喉.而孟顯更是,在順承帝的右側肩膀處,發現了一處被銳器刺破的傷口,但那傷口非常,但卻冒著黑血,顯然是那銳器上沾有劇毒!而從那細的傷口推斷,那銳器應該是一個極細如針,但又比一般的繡花針要長的東西!

……

事終于真相大白.而此時,當看過孟顯寫的字條後,已然淚流滿面.見她如此,旁邊的殷鳳湛不由得抿了下唇,然後伸手將她臉上的眼淚擦掉

殷鳳湛不話,動作卻意外的輕柔.所以感受到他的關心,聶瑾萱不由得吸了吸鼻子,然後抬手擦了把臉

"我沒事兒."

像是個殷鳳湛聽,卻又像是給自己聽.但話落之後,聶瑾萱果然止住了眼淚,同時一臉認真而凝重的看著殷鳳湛道

"鳳湛,那依著孟老先生的法,皇上應該是被人近身用奇怪如針般的凶器刺了肩膀,然後中毒斃命的!可依著當天晚上守夜的皇宮侍衛,沒有聽到任何的響動,那麼也就是,能殺害皇上的人很有可能……"

"要麼是高才庸,要麼是江湖高手!"

打斷了聶瑾萱的話,殷鳳湛直接出了答案.而一聽這話,聶瑾萱隨即也贊同的點了下頭

"對,是這個道理!畢竟皇宮守衛森嚴,一般人根本不能進入皇宮半步,更不要皇上寢宮了.並且殺害皇上的人,是在近距離下手的,因此身為皇上心腹的高公公自然最有嫌疑!並且自打皇上駕崩後,高公公的反應確實很是反常,被懷疑也是理所當然……只是,鳳湛,我卻不覺得高公公是凶手!"

皺著眉,聶瑾萱一本正經的,可聞,殷鳳湛卻不禁看了他一眼

"為什麼?"

"我也不知道,但我覺得高公公這麼多年對皇上的心意,絕非敷衍!所以雖然眼下他的嫌疑很高,可我卻覺得凶手應該不是他……"

"沒有別的理由?"

"沒有!"

如果可能,聶瑾萱想這是女人的直覺.但最終聶瑾萱還是什麼也沒.而見她如此認真的模樣,殷鳳湛卻只是眉頭一動,然後眸光一轉,看向不遠處的燭火

"其實,我也不相信會是他,只是我們不能放過這個可能……當然,除了高才庸之外,有武功高手闖宮刺殺的可能性,應該會更大一些!只是,對方既然能不驚動皇宮禁衛,輕而易舉的闖進父皇寢宮,身手定然非同尋常,絕非一般人物!所以,要查起來,未必容易!"

"只是,如果單單一個武功高手,是不會和朝廷為敵的.甚至會做出刺殺一國之君這樣的事來,並且還在兵器上用毒,這更是武林上的禁忌,所以我現在感興趣的是,不是那個下手的武功高手是誰,而是隱藏在那武功高手身後的神秘人,究竟是誰!"

殷鳳湛一字一句著,而到最後,眼底不由得浮起一抹隱隱的憤怒和猙獰.見此形,聶瑾萱不由得伸手拉住他的手,讓他略微冷靜一些,然後緩聲道

"對,你的對.如果是一般的江湖高手,應該不會攪合朝廷和皇族的事兒.並且,對方還是瞧准了時間,在你我深夜離開皇宮後下手,顯然是要將這件事兒扣在鳳湛你的身上!所以,我覺得那神秘人定然是和鳳湛你有仇的人!"

"可是鳳湛,如今朝廷之上,和你有仇,並且有能力有膽量敢向皇上下手的人,卻沒幾個!段皇後,太子……但這兩人都應該不是凶手!那麼除了他們,放眼整個東陵,還有誰有這般的手段和膽量呢?!"

聶瑾萱疑惑的皺起眉.而這時,殷鳳湛卻沉著臉,暗自沉思,但卻沒有一句話……

……

這個晚上,聶瑾萱和殷鳳湛都沒有休息好.隨後第二天一早,聶瑾萱起的有些晚了,所以等之後聶瑾萱起*梳洗裝扮後,並和一大早便蹦蹦跳跳跑來的邱聘婷來到前堂的時候,云王殷鳳錦,段如飛等人已然都來了.

他們依舊各自喝著茶,只不過卻沒有人再出聲找聶瑾萱的麻煩.所以等著之後聶瑾萱和瑞王殷鳳翔等人打過招呼後,云王殷鳳錦這才將手里的茶杯放到一旁,接著挑眉看向聶瑾萱

"郡主,不知郡主今天要如何安排?孟家?天牢?還是皇宮?"

殷鳳錦問的平靜,語中也沒有別的什麼意思.所以一聽這話,聶瑾萱卻是對他禮貌的一笑,然後道

"去皇宮,見五皇叔!"

"見五皇叔?!"

顯然,對于聶瑾萱要見五皇叔的事,云王殷鳳錦很是驚訝.可就在這時,一道輕緩的笑聲忽而在房間中響起,聞聲,聶瑾萱不由得轉眸,隨即便落到了坐在一旁的天承三皇子夜玉書的身上

其實,從查案開始到現在一連幾天的時間里,夜玉書雖然一直都跟著,但卻幾乎沒有多一句話.所以,此時見他忽而笑了,聶瑾萱不由得挑了下眉,而這時,卻只見夜玉書臉上笑容不變,隨即用著那雙帶笑的眼,看向聶瑾萱道

"看來,安國郡主對于貴國國主被害一事,已經有些眉目了吧∼!"

夜玉書的聲音溫和而輕緩,可聞,聶瑾萱卻只是眸光一動

"哦?三皇子這麼以為?"

"難道不是嗎?"

"呵呵∼,誰知道呢∼!不過一會兒一起進宮,不就都知道了嗎?"

沒有給對方肯定的答案,話落,聶瑾萱也不等夜玉書和旁人再話,便徑自起身走了出去!

************************************************

隨後,聶瑾萱一行人來到皇宮.可剛剛一進宮,聶瑾萱卻是不禁腳下一頓,然後像是忽然想起什麼一般,隨即道

"哦,對了,看我這記性,我倒是忘了一件事兒,所以要去德陽宮一趟……"

"你去見皇後?"

這話的是段如飛.顯然,對于聶瑾萱這時候忽然要見皇後的事,段如飛感到有些驚訝.同時,此時不只是段如飛,連著云王殷鳳錦,甚至殷鳳翔等人,都不由得驚訝的看著聶瑾萱,臉上透著疑惑.

而此時,對于段如飛的質疑.聶瑾萱只是習慣性的一笑,然後徑自道

"是的,忽然想起來的一件事,再了,一會兒去見五皇叔,其實安國也希望皇後娘娘也能到場,所以正好通傳皇後娘娘一聲……因此,大家還是先去五皇叔那里吧,安國稍後便到!"

罷,聶瑾萱也不管他們要如何,便直接邁步向著德陽宮走去!

而看著聶瑾萱那窈窕的背影,站在原地的段如飛頓時皺起眉頭,隨即忍不住低聲道

"這個女人,又要搞什麼名堂?"

"誰知道呢,不過算了.反正一會兒皇後娘娘也來……走吧!"

著,殷鳳錦來了段如飛一把,隨即一行人便先行去了五皇叔殷焱琩漕!

……

順著皇宮里的青石路,聶瑾萱一路來到了德陽宮.

而此時,守門的太監遠遠的看著聶瑾萱來了,頓時微微一愣,隨即,馬上進宮稟報.接著不一會兒的功夫,便又跑了出來,隨即正巧將已然來到德陽宮宮門口的聶瑾萱攔了下來

"抱歉安國郡主,皇後娘娘此時正在休息,安國郡主請回吧!"

太監的話,的波瀾不驚.略顯白希的臉上沒有一絲表.而此時,聽到這話,聶瑾萱頓時抬眸瞥了他一眼

"是皇後娘娘正在休息,還是皇後娘娘了,不見本郡主?"

其實,剛剛眼前這太監在看到自己後,跑進去,又跑出來的形,聶瑾萱都看在眼里.所以此時一聽他這麼,立刻便心里明白了!

而此時被聶瑾萱這麼一堵,那太監果然微微一怔,見他如此,聶瑾萱倒也不為難他,便直接道

"皇後娘娘不想見本郡主,本郡主了解.不過,還請你通知皇後娘娘一聲,我安國今天過來,可是要和五皇叔一件大事兒的,並且事關皇後娘娘!只是,今天我安國來了皇後娘娘去不見,所以之後要是發生了什麼對皇後娘娘不利的事兒,到時候可別我安國沒有事先過來支會皇後娘娘∼!"

微微抬高嗓音,聶瑾萱一字一句的著,話落,卻是抬眸瞥了宮里一眼,接著對著眼前已然有些反應不過來的太監微微一笑,然後便直接轉身走了!

聶瑾萱走的利落,清晨的陽光灑在她的身上,透出耀眼的光芒……可就在這時,沒等著聶瑾萱走幾步呢,卻只見一道人影飛快的從德陽宮內沖了出來,隨即對著聶瑾萱道

"郡主請留步!"

話的是一個宮女.聶瑾萱知道對方是誰,唇角一動,但卻依舊沒有停下腳步.見此形,原本站在門口的那位宮女頓時一愣,隨即趕忙拎著裙子快步跑到聶瑾萱面前,攔住了她

"郡主請留步,皇後娘娘有請!"

眼前的宮女話中帶著喘息!而這時,被攔住了去路,聶瑾萱這才腳下一頓,然後抬眼看向眼前的宮女

這個人,聶瑾萱認識.雖然不知道對方叫什麼名字,但聶瑾萱知道,她是段皇後身邊的人,每每段皇後到園子里,或是到別處的時候,都跟在身後,顯然是段皇後的心腹.

所以,在微微打量了對方幾眼後,聶瑾萱這才朱唇一抿,然後嘴角勾起了一抹笑

"剛剛聽著那公公,皇後娘娘不是在休息嗎?怎麼現在又想見本郡主了?"

"呃……皇後娘娘是在休息,不過聽是郡主您來了,所以特意讓奴婢過來請您."

"呵呵,是麼?看來皇後娘娘倒是真的把安國放在心上,安國受*若驚啊∼!"

聶瑾萱的笑意不達眼底,話落,便也沒有再什麼,便轉身往回到了德陽宮,見此形,那宮女這才呼了口氣,接著趕忙快步跟上……

在那宮女的帶領下,聶瑾萱直接進了德陽宮,而一進暖閣,便看到段皇後正慵懶的靠坐在軟榻上,斂著眸,神悠然而隨意.而在她的旁邊,向來和她關系不錯的麗妃,竟然也靠坐在一旁,喝著茶水,搖著扇子,然後用抬眸靜靜的看著她

麗妃雖然已是中年,但保養的很是不錯.豔麗的五官中,更是平添了一抹成熟的風韻,很是吸引人.而此時,對上了麗妃的眼,聶瑾萱隨即點頭一笑,這時,便只見段皇後忽而緩緩的睜開眸子,然後看向聶瑾萱道

"聶瑾萱,你還真是有本事.本宮發現,還真是沒有你辦不到的事呢∼!"

**********************

一更上傳,二更繼續~!(大家盡量不要跳章看,否則會看不懂)

上篇:震驚消息    下篇:宮心計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