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一為定   
  
一為定

龍景云性古怪是有目共睹的.但此時,看著他就只甩了一個紙包給聶瑾萱就跑了,站在聶瑾萱身後的邱聘婷頓時不滿的撅起嘴,隨即上前就要將他拽出來

邱聘婷也是硬脾氣.但隨後卻被聶瑾萱一把拉住了

"萱姐姐,你干嘛拉我?看我不把那個他拽出來好好問問!"

邱聘婷嘟著嘴兒,一臉氣憤.可這時,聶瑾萱卻只是看了已然進門的龍景云一眼,然後轉頭看了邱聘婷一眼

"好了走吧!"

罷,聶瑾萱便拉著邱聘婷出了瑞王府,隨後不等後面跟出來的云王等人追問,聶瑾萱便直接揚聲道

"去天牢!"

……

再次來到天牢.眾人都以為聶瑾萱還是要見高才庸,只是讓大家沒想到的是,一到天牢後,聶瑾萱便直接叫來牢頭,然後低聲道

"請找來幾名已然判定了死刑,並且認罪的犯人."

聶瑾萱一臉認真,而聞,那牢頭卻是懵了.但隨後一看聶瑾萱,以及身後的一眾王爺,隨即趕忙照辦.可隨後等著那牢頭一走,瑞王殷鳳翔不禁推著輪椅上前道

"難不成,郡主是要試藥?"

眼下這般形,聶瑾萱的用意已經是很明顯了.所以一聽這話,聶瑾萱隨即點了點頭

"不錯,就是試藥!"

著,聶瑾萱轉頭看向殷鳳翔

"殿下,安國知道安國這麼做,有些不妥.但眼下已經沒有辦法了.皇上的身體,我們是動不了的,也不能碰.所以只能這麼做!但是殿下放心,安國一定會安排好的!"

實話,其實此時此刻,沒有人比聶瑾萱的心里更難受!畢竟身為一個現代人,聶瑾萱深刻的懂得生命的重要,是沒有任何人能夠剝奪的!只是眼下這般形,殷鳳湛還被軟禁著,段皇後暗自找了高才庸又意味不明,因此,她已然顧及不了那麼多了!

而此時,聽到這話,殷鳳翔隨即點了點頭

"好,既然如此那便做吧!之後如果五皇叔或是旁人因此事責怪下來,我會幫郡主開脫的!"

這個時候,瑞王殷鳳翔的話,無疑是給了聶瑾萱一個定心丸.同時也是在告訴身後的云王殷鳳錦和段如飛,不要因為這事兒,無中生有!

所以,等著殷鳳翔的這話一落,後面的殷鳳錦不由得揚眉一笑

"呵呵~,二皇兄真是好氣魄啊~!這麼多年閉門不出,我以為二皇兄一心向佛了呢,確實不想,原來不然啊~!"

殷鳳錦的話充滿了諷刺,可聞,殷鳳翔卻只是臉色溫和的看了他一眼

"我會變得如何,實話連我自己的不是很清楚……只不過,我倒是沒想到,從心地善良的三皇弟,什麼時候也變成如此模樣了?"

這話的時候,殷鳳翔面色不變,但聞,殷鳳錦卻是瞬間臉色一僵,隨即一句話也不出!

一時間,房間里透出了一抹不出的緊張來.而就在這時,卻只見剛剛離開的那個牢頭重新走了進來,同時身後還帶著五名囚犯.

那五名囚犯手上腳上都拴著沉重的鐵鏈,旁邊有侍衛看著,顯然一看便知是重刑犯.而這時,那牢頭卻是快步上前,然後對著聶瑾萱道

"郡主,人帶來了……這五人都是身上帶了不下兩條人命的重犯,並且都認罪了."

牢頭不明白聶瑾萱什麼意思,但還是一五一十的將實話了出來.聞,聶瑾萱了解的點了點頭,然後轉眸看了眼水云,接著便只見水云快步上前,隨即將一張銀票塞到了那牢頭手中

"呃……郡主,這……這……"

"收著吧!本郡主不能讓你白折騰,大家都辛苦,你也就不要和本郡主客氣了.拿下去和幾位兄弟喝喝酒什麼,下去吧."

聶瑾萱嘴里的兄弟,自然是指眼下房間里的幾名押解犯人的侍衛.而一聽這話,那牢頭頓時明白了過來,接著趕忙連連道謝,然後便叫上那幾名侍衛,一同退了出去.

一時間,空曠的房間里,便只剩下了眼前五名囚犯和聶瑾萱一行人.這時聶瑾萱也不廢話,隨即低聲道

"其實我今天將幾位叫來,實在是有不之請."

著,聶瑾萱從懷中拿出之前龍景云甩給他的紙包放在旁邊的桌上,同時示意了一下水云,接著水云也從懷中拿出一摞銀票,然後放在了那紙包旁邊

"幾位請看,這里有一包毒藥,同時也有一摞銀票.銀票是我中原通用的孟紀錢莊的銀票,不管走到哪里,都能用,總計一萬兩……"

看著眼前的無名囚犯,聶瑾萱一字一句的著.而此時,聽到這話,五名囚犯中,其中站在最右邊的囚犯不禁揚聲問道

"有什麼事兒,直接吧!別繞圈子!"

"好!兄台痛快,那我就直接了……如今我需要有人試藥,但是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幾位,這包毒藥叫三時散,吃下後三個時辰後必死無疑.當然,我也不會白讓大家幫忙,只要有人敢站出來試藥,那麼這一萬兩銀票同時也歸你!當然,有人會,自己都死了,那有錢也花不到,可我聶瑾萱可以人格和整個家族保證,就算你不在了,我也定然會將這筆錢交給你的家人,或是你指定的某一個人!黃天在上,厚土在下,我聶瑾萱到做到!"

……

此時的聶瑾萱目光灼灼.清亮的嗓音在略顯空曠的房間中回蕩,透出不出的詭異和堅定.而此時,一聽這話,在場的五位囚犯不禁一愣,隨即不由得相互看了一眼,接著就在聶瑾萱靜等著回話的時候,卻只見那五位囚犯竟猛的沖了過來,然後瘋了一樣作勢向著那包三時散撲去!

見此形,即便是聶瑾萱也愣住了.一旁的水云更是反應快速的直接擋在聶瑾萱身前防止他們碰撞到聶瑾萱.而隨後,微微回過神來的聶瑾萱卻是伸手將水云推到一旁,然後看向那些囚犯,而這時卻只見其中已然猛的站起來,然後高舉著手里的紙包吼道

"我搶到了!"

那吼聲洪亮至極,聞,聶瑾萱隨即看了過去,隨即卻發現原來搶到那包三時散的就是之前問自己話的那名囚犯!

頓時,聶瑾萱又是一愣,然後對著他點了點頭,隨即叫來牢頭將其他四位沒有搶到三時散的囚犯帶下去,接著才又將視線落在眼前一臉得意的囚犯身上

"請問這位兄弟貴姓?"

"免貴姓張,名大勇!"

"所犯何罪?"

"我是個木匠.家住城外河莊.媳婦死的早,就給我留下一對閨女,還有個老娘.三個月前,我家大閨女到河邊洗衣服,結果被同村的姓朱的那家的畜生兒子看上了,隨後他到我家提親,我沒同意.結果沒過兩天,那個畜生便又趁著我家大閨女外出去河邊的時候,將她……我氣不過,當天晚上就拎著砍刀去那個姓朱的畜生家,把他們一家都剁了!"

看得出,這個叫張大勇的中年男人是個正直而爽快的人.連著話都分外痛快!而此時到這里,那張大勇更是深深的呼了口氣,然後抬眼看向聶瑾萱,才又道

"我知道,殺人償命,欠債還錢!我殺了老朱家的人,自己就得償命!我不怕死,就是可憐我家里的老娘和那兩個閨女,以後的日子就難過了.所以,眼下我也不管你到底是誰,究竟是干什麼,只要你話算數就行!不就是死嗎?反正我橫豎都是死,能為我家閨女和老娘留些錢財,就算是死了如十八層地獄,那也值了!"

話落,張大勇便直直的看向聶瑾萱,雖然話沒問,但意思已經很明顯了.所以對上他的眼,聶瑾萱想也不想的直接點了點頭,然後道

"放心,你的心思我明白了!放心,這一萬兩銀子,我會親自交到你的一雙女兒手上,然後會找人給她們親事,至于你的母親,我也會找個妥善的人照顧,一切都會安排好的!"

"真的嗎?那我就謝謝了!"

一聽聶瑾萱還要給他的一雙女兒親,張大勇頓時驚喜的瞪大了眼睛.隨即雙膝跪地對著聶瑾萱就磕了三個頭,接著還不等聶瑾萱話,便徑自打開紙包,將三時散一下子全都倒進了嘴里!

"君子一!"

"快馬一鞭!"

沒有任何質疑的回了張大勇一句,隨後聶瑾萱徑自起身,然後對著張大勇點了下頭,便直接走了出去.而一看聶瑾萱走了,瑞王,云王等人也一一跟著離開了房間.

……

聶瑾萱和云王等人在隔壁的房間等,一等便是三個時辰,之後等三個時辰到了,聶瑾萱第一個站起身,然後來到之前張大勇所在的房間,而就在打開房間的瞬間,便只見張大勇已經躺在地上了!

見此形,聶瑾萱微微抿了下唇,然後上前探了下他的鼻息,接著片刻後道

"死了!"

張大勇果然死了.隨後聶瑾萱讓水云幫忙將張大勇的身子擺好,這時秀也過來幫忙,並心的將張大勇的衣服脫了下來

頓時,一旁的邱聘婷嚇的馬上捂上眼睛.可此時就在張大勇的衣服被脫下的瞬間,聶瑾萱卻猛的神一沉

……

聶瑾萱的臉上透著出的嚴肅.而此時,後面的云王等人也紛紛探過頭來,可一看張大勇蒼白的慘象,頓時撇了撇嘴,便將頭別到一旁

卻是只有瑞王殷鳳翔察覺出了聶瑾萱的異狀,隨即不禁問道

"瑾……郡主,怎麼了?"

殷鳳翔有些不解.可聞,聶瑾萱卻是沒有話,而是上前掰開張大勇的嘴,隨後又看了眼他的手,接著低聲道

"殿下,您還記著昨天安國問孟老先生是如何判斷皇上死于三時散時,孟老先生的回答嗎?"

"呃……我記得,當時孟老先生,皇上膚色蒼白,指甲泛黑,口胎暗紫,並有酸腐之氣……"

回想著昨天孟顯的話,殷鳳翔認真的回答.可到這里,殷鳳翔卻是猛的一頓,隨即臉上露出了一抹驚愕

"難道,孟老先生他……"

"不錯,殿下猜對了!"

知道殷鳳翔已經想到了,聶瑾萱隨即點了點頭

"如今張大勇同樣服了三時散,雖然膚色蒼白,指甲泛黑,口胎暗紫,並有酸腐之氣……不錯,這些都和孟老先生的吻合,但是還有一個至關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張大勇的眼睛沖血了!"

著,聶瑾萱伸手撥開張大勇的眼睛,隨即果然看到一片血.見此形,殷鳳翔頓時驚得不出話來,而這時,也聽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兒的云王殷鳳錦卻是不由皺了下眉,然後道

"那……那也許是孟顯遺漏了呢?"

"不!"

想也不想的直接回了殷鳳錦一句,接著聶瑾萱一本正經的道

"孟老先生堪稱東陵第一仵作.多年來查驗尸體,很少出錯.因此才會被人敬重.所以如果此事是別人的話,那麼安國相信,對方也許是失誤了.可對方是孟老先生的話,那麼絕不可能!"

對于孟顯的人品和技術,聶瑾萱很是很定.所以到這里,聶瑾萱隨即唇一抿

"所以,答案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孟老先生謊了!"

對著殷鳳錦一字一句的著,隨後聶瑾萱吩咐牢頭將張大勇的尸體好好處理,接著便直接走了出去!

……

離開天牢,聶瑾萱再次回到了孟顯家!而此時已然是黃昏時分,所以沒等著聶瑾萱讓人上前敲門,便只見孟顯的兒媳婦拎著菜籃子從外面走了過來

"哎呀,是這位姐,您今天也來了呀~!來來來,進來吧~!"

今天的兒媳婦依舊很熱,打開門然後將聶瑾萱一行人讓到了院子里.這時,聶瑾萱也不廢話,便直接問道

"請問大姐,今天孟老先生在嗎?"

"在啊~!不過今天老爺子在房間里趟一天了,早上的時候,要休息,不讓人打擾,我這不也一直沒過去呢……"

著,兒媳婦對著聶瑾萱一笑,然後便利落的轉身進房間

"爹,昨天那位姐又來找您了……爹,爹,你怎麼了?!你醒醒啊,爹!爹——"

**********************

二更上傳,之後還有沒有……還有木有……

上篇:發現端倪    下篇:震驚消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