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發現端倪   
  
發現端倪

聶瑾萱的急促而飛快.頓時,就把鍾離弄懵了.可就在這時,坐在位置上的殷鳳湛卻是直接抬眸看了鍾離一眼,接著低聲道

"快去!"

"呃……是!"

被殷鳳湛這麼一催促,鍾離這才回過神來,然後離開轉身跑了出去.而看著鍾離走了,聶瑾萱這才微微呼了口氣,然後轉身來到殷鳳湛旁邊坐下

聶瑾萱不出聲,而旁邊的殷鳳湛卻也只是看著她,沒有追問.一時間,偌大的房間安靜異常,接著直到過了好一會兒,聶瑾萱才抬眸看了殷鳳湛一眼,隨後剛要話,但卻忽而想起什麼,然後對著跟進來的水云和秀吩咐道

"這里沒事兒了,你們也下去休息吧!"

"是!"

水云和秀恭敬應聲,然後便悄然退了出去.而等著兩人一走,聶瑾萱這再次轉頭看向殷鳳湛,然後便將今天去孟顯家的一些況了出來

聶瑾萱的詳細,而等聶瑾萱完了,一直神不動的殷鳳湛卻是微微眉頭一動

"這麼,當時你發現孟顯的兒子和孫子不在,所以懷疑是被人抓走了?"

"嗯,很有這個可能!"

抿唇點了下頭,然後聶瑾萱才又道

"孟顯一共有兩個兒子,大兒子早在多年前便死了,所以如今就剩下兒子和他相依為命.可今天我去的時候,他兒媳婦卻,他的兒子和孫子進山了!雖然依著當時他兒媳婦的辭和樣子,應該是沒有謊.可為什麼他們會在這個時候進山呢?"

"只是當時因為云王和段如飛都在場,我也沒好太多問兒媳婦在他們進山的時候是否在家,怕是引來云王他們的懷疑.但以防萬一,必須先做此安排!"

"並且,除了這些,鳳湛你昨天也看到了,昨天在宮里的時候,孟顯的身體還很好,可不過一天的功夫,今天孟顯便病了,甚至是連*都下不了……所以鳳湛你想,這難道真是那麼湊巧?!再,現在正是夏季,即便晚上不蓋著被子,也不會冷.孟顯即便年紀大了,難道就這麼弱不禁風?!"

聶瑾萱將自己的心思了出來.而這時,殷鳳湛卻是微微薄唇一抿,然後目光一沉

"這麼,你是懷疑,有人先行抓了孟顯的兒子和孫子,進而威脅孟顯?!"

"如若不然呢?"

抬眸對上殷鳳湛的眼,聶瑾萱一臉的認真.聞,殷鳳湛不禁沉默不語起來.這時,聶瑾萱便又道

"而如果孟顯真的是被威脅的,那麼那威脅他的人,便只有段皇後一人!因為當初是段皇後攔住我,不讓我驗尸,並且提出讓孟顯驗尸的.而孟顯是我們較為熟悉的,並且人品也是信得過的,想必段皇後定然是看破了這點,才會如此做!"

"並且,即便段皇後不是殺害皇上的真凶,但她卻是在凶手之後,第一個知道皇上駕崩的人,那麼從那一刻起,段皇後便應該有所動作了.因此,當時除了她,再無他人可以這麼做!"

……

聶瑾萱之鑿鑿.聞,殷鳳湛也點了點頭

"嗯,確實如此.只是還不能完全肯定是皇後做的.畢竟,還有凶手知道父皇已死不是嗎?只是,相較于真凶,皇後的嫌疑更大一些!"

殷鳳湛明顯要比聶瑾萱考慮的多一些.而一聽這話,聶瑾萱微微一怔,然後也同意的抿了下唇

"是這麼回事兒.所以我才讓鍾離去找.只要找到了孟顯的兒子和孫子,到時候孟顯自然會將事實出來!"

到這里,聶瑾萱微微頓了一下,然後皺起了眉頭

"只是如果之前孟顯真的了謊,那麼皇上的死因又會是什麼?所以,我覺得明天我得去瑞王府一趟,找龍神醫一下,問問他那三時散是怎麼回事兒."

聶瑾萱心里打定了注意,然後便沉思了起來.而這時,殷鳳湛卻是轉頭看了她一眼

"今天去天牢了嗎?"

疑問的話語,但此時的殷鳳湛卻透著肯定的語氣.所以一聽這話,聶瑾萱頓時笑了,然後抬手點了下殷鳳湛的腦門兒

"你是我肚子里的蟲子嗎?怎麼什麼都知道?!"

聶瑾萱笑的燦爛,但隨後卻是笑容一斂,然後點了點頭

"去了,但高公公的樣子很奇怪.顯然,他已經算到了我回去找他,所以沒等我問話呢,他就先,自己該的都已經了,再沒別的了!所以最後我沒有辦法,只好問了他最後一個問題,我問他,有沒有認為你會害皇上,可高公公的回答很玄妙……"

"他什麼?"

此時,殷鳳湛也止不住好奇.聞,聶瑾萱瞬間抬頭再次對上了他的眼

"高公公,誰都有可能,從沒有想過這個問題……鳳湛你,是不是很玄妙?!"

著,聶瑾萱將身子靠近了殷鳳湛幾分,然後微微皺著眉,接著道

"其實我當時這麼問他,只是想知道高公公心里的怎麼想的.要麼相信你,要麼懷疑你,這都是正常的.可他卻出這麼模棱兩可的話,所以鳳湛你,高公公是什麼意思?難道他當時這麼,只是混淆視聽?還是特意給云王他們聽的?"

回想起高才庸當時的樣子,聶瑾萱實在有些搞不懂!而此時,聽到這話,殷鳳湛卻是眯了下眼睛,隨即低聲道

"既然想不清楚,那就不用想了……與其在相信中懷疑,不如全部都不要相信!"

……

殷鳳湛的聲音中透著一絲冷意.而一聽這話,聶瑾萱頓時一驚,但隨後卻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顯然,高才庸如今的心意不明,已經讓殷鳳湛不會再相信他了!畢竟,眼下多事之秋,如果在相信中,不斷的懷疑對方的話,倒不如將一切都抹去,從一開始就什麼都不要相信!

這是一個保守的辦法.但此時此刻,聶瑾萱卻沒由來的感到了從殷鳳湛身上傳來的那抹不出的哀傷!甚至回想到當初他萬事都防著自己,不相信自己的模樣,所以片刻之後,聶瑾萱不禁伸手握住了他的手,然後低聲道

"嗯,我明白!"

一時間,房間中再次安靜了下來,誰也沒有話,一抹不出的溫在空氣中慢慢流轉……可就在這個時候,房外卻忽然傳來了敲門聲,接著便只聽一道男聲傳了進來

"王爺,宮里有消息了."

外面話的是顧洪.所以聞聲後,聶瑾萱不禁直覺的要站起身,可就在這時,旁邊的殷鳳湛卻一把拉出她

"坐著別動,我去!"

著,殷鳳湛徑自起身,然後走到門前,打開門隨即坐在房里的聶瑾萱便看到站在門口的顧洪低聲對著殷鳳湛耳語了兩句!

隨後不過一會兒的功夫,顧洪走了.殷鳳湛便又關上房門,然後走了回來.接著不等聶瑾萱追問,殷鳳湛便先行低聲道

"剛剛傳來消息,皇後將高才庸叫進宮了."

"什麼?這麼……"

殺害皇上的凶手不是段皇後.可既然不是,段皇後為何要叫高才庸?!要知道高才庸是皇上的貼身心腹,而皇後在這個時候叫他,難不成要預謀什麼?!

還是,在皇上被殺一事中,本來就有很多不為外人所知的秘密?!

一時間,千百個想法在聶瑾萱的腦子里流轉.而這時,卻只聽殷鳳湛微微抿了下唇,然後道

"看來,這件事兒遠比我們想的要複雜!"

*******************************************************

這天晚上,聶瑾萱和殷鳳湛了很多,之後看著夜深了,殷鳳湛也是擔心聶瑾萱的身體,然後便強拉著她就寢休息.

隨即*無話,轉眼翌日.

今天是查案的第二天.因為昨天聶瑾萱過今天還會繼續,所以當聶瑾萱起*梳洗整齊後,云王殷鳳錦,段如飛,夜玉書以及瑞王殷鳳翔便已經到了.

所以,當聶瑾萱接到消息,然後來到前堂的時候,正好看到三人正坐在前堂里喝著茶.而此時一看聶瑾萱來了,瑞王殷鳳翔首先對著她溫和的一笑

"早啊,郡主."

"不早了,瑞王殿下身體不便,都已經到了,卻是安國懶散了."

隨口和殷鳳翔笑了兩句.接著聶瑾萱便走了進來.這時段如飛抬眼撇了聶瑾萱一眼,隨後剛要些什麼,但卻閉上了嘴,沒有話.而就在這個時候,一旁的殷鳳錦卻是放下手里的茶杯,然後問道

"不知郡主今日有何安排?"

"這個……還不能!"

抬眸對上云王殷鳳錦的眼,聶瑾萱神不動的道.聞,殷鳳錦不由得一愣,可隨後就在他要話的時候,卻見邱聘婷蹦蹦跳跳的從外面跑了進來

這時,看著邱聘婷來了,聶瑾萱隨即勾唇一笑

"好了,既然聘婷都來了,那我們就走吧!"

吧,聶瑾萱便徑自和邱聘婷一起走出前堂.而看著她的背影,殷鳳錦不禁皺了下眉,而段如飛則眼底瞬間浮起一抹陰鷙……

……

眾人出了宸王府坐上了馬車.隨後聶瑾萱的馬車先行駛離,其他人隨即跟上.

而此時,和聶瑾萱坐在一個馬車里的邱聘婷更是止不住的抬手撩開簾子,往後撇了一眼,接著放下簾子便咯咯笑了起來

"萱姐姐,你是沒看到那個姓段的,氣的臉都青了!真是活該!早知道今天我把我哥也叫來好了,保准我哥看了心里高興死了~!"

邱聘婷止不住笑的爽快,看著她那活潑的樣子,連著聶瑾萱也不禁勾動了下嘴角.而這時,邱聘婷卻是拉著聶瑾萱的手,然後笑著問道

"不過萱姐姐,今天我們要去哪兒啊?你不告訴他們,還不能告訴我呀~!"

"呵呵~,你我也不告訴!"

"萱姐姐,你就告訴我嘛~"

邱聘婷開始耍賴,而被她折騰的夠嗆,聶瑾萱隨即笑著道

"就不告訴你,不過我敢保證,咱們今天去的地方,你保准喜歡~!"

特意對著邱聘婷賣了一個關子.隨即勾的邱聘婷這一路上,都心頭癢癢的,接著等過了好一會兒,馬車終于停了,這時外面傳來了水云的話聲

"郡主,到了."

著,水云撩開馬車簾子,而秀則上前作勢扶聶瑾萱下馬車.這時,聶瑾萱卻是對著邱聘婷勾唇一笑,然後先行下了馬車.

而等著聶瑾萱一下車,邱聘婷也趕忙蹦了下來,隨即抬頭一看,卻是頓時愣住了

"呃……瑞王府?!"

顯然,此時的邱聘婷也是愣住了.因為她實在沒有想到,聶瑾萱竟然回來瑞王府.可隨後一想到之前在馬車里,聶瑾萱的話,邱聘婷頓時臉了

"哎呀,萱姐姐,你太壞了!人家不理你了!"

邱聘婷羞的被聶瑾萱看穿了心思.而此時就在聶瑾萱和邱聘婷兩人笑鬧著的時候,後面的殷鳳錦等人也走了下來,隨後一看是瑞王府,頓時也是一愣

"安國郡主,你這是何意?為何來瑞王府?難不成這事兒和二皇兄有關?"

云王殷鳳錦首先開口,而這時,段如飛也忍不住冷哼了一聲

"哼~!這有什麼,誰都有可能不是嗎?不過,據本公子所知,郡主和瑞王一直關系不錯,卻是不想如今也會被懷疑……"

著,段如飛轉眸瞥了眼旁邊沒有話的瑞王殷鳳翔.語中挑撥離間的意義,分外的明顯.

可此時,聽到這話,聶瑾萱卻是微微一笑

"本郡主和瑞王殿下的關系,好像和段公子無關.所以既然無關,還請段公子不要沒事兒人是非,因為這樣會讓人覺得段公子很沒風度~!"

聶瑾萱聲音輕緩,但聞,段如飛頓時面如土色.可隨後還不等段如飛話,聶瑾萱便已然來到瑞王殷鳳翔身前,然後道

"殿下,今天過來,其實安國是想見龍神醫,不知龍神醫今天可在府里?"

"呵呵~,那自然是在的~!"

殷鳳翔一如既往的溫和,著,隨即便帶著聶瑾萱等人直接進府,然後徑自來到後院的某個幽靜的院子中

"就是這里了……藍平,去請神醫."

"是."

恭敬應聲,隨後藍平便轉身往房間里走,可就在這時,藍平才走了幾步,便只聽院子里的廂房里,忽而傳出一道話聲

"行了,不用請了.我出來了!"

那聲音透著一絲不耐煩.接著不過片刻的功夫,便只見龍神醫龍景云邁步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見此形,聶瑾萱趕忙要上前,可就在看到龍景云的瞬間,卻頓時愣住了

原來只見此時的龍景云,一身儒衫皺皺巴巴,臉上胡子已然長出了不少,配上他那本就黝黑的臉,更是顯得頹廢不堪!再加上那一頭亂哄哄的頭發,滿是血絲如同兔子一般的眼睛……那模樣,如果要是晚上出來,准能嚇死一群人!

所以此時不只是聶瑾萱,連著後面的殷鳳翔,殷鳳錦等人也愣住了!卻是只有站在最後的夜玉書,不禁暗自拿著扇子遮住了嘴,但眼底卻透著一抹不出的笑意……

時間仿佛在瞬間靜止了.聶瑾萱等人仿佛被點了穴般,不知道如何反應.而此時,看著他們呆呆的樣子,站在門口的龍景云卻是伸手抓了抓頭發,然後很不客氣,很不耐煩的叫道

"干什麼?這大清早的,有話快,有屁快放!如果沒事兒就滾蛋!"

著,龍景云打了一個哈欠,然後轉身便要往房間里走,可這時,聶瑾萱首先反映了過來,隨即猛的上前一步攔住了他

"等等!"

"干什麼?"

抬眸看向聶瑾萱,龍景云反射性的叫了一句,可就在話落的瞬間,龍景云卻不禁愣住了,然後不禁左右打量了下聶瑾萱,接著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龍景云的動作很是古怪,隨即片刻後,才又將手放開

"嗯,動作倒是挺快的.懷上了不錯,是個男胎!注意好好休養!"

顯然,龍景云已然看出了聶瑾萱懷孕的事實.話落,便又要往房間里走,可此時的聶瑾萱卻是先他一步道

"等等龍神醫,今天我來不是來看自己的,而是有事兒相詢."

"啊?有事兒?什麼事兒啊這麼急?明天行不?我現在很困!"

"不行,這事兒很急!"

看出了龍景云一臉困倦.但聶瑾萱依舊沒有半分退讓.而此時看著聶瑾萱那一臉認真而堅持的模樣,龍景云頓時氣的眼睛一瞪,但隨後卻還是抿了抿唇,然後萬分不願的道

"吧,什麼事兒!"

"我是想問問神醫,如果一個人中了三時散後,會如何?"

"死了唄!"

聶瑾萱為了抓進時間,所以問的直接.可卻是沒想到,龍景云竟然回答的更簡單!所以一聽這話,聶瑾萱先是一愣,隨即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見她如此,龍景云隨即翻了一個白眼,然後轉身回房間,接著在只聽到一番乒乒乓乓的聲響後,才又從房間里走了出來,同時扔給聶瑾萱一個紙包

"我不清楚,東西在這兒呢!自己試驗去!"

罷,龍景云便張嘴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然後便一骨碌鑽回了屋里……

*********************

一更上傳~!之後還有……

上篇:本宮見他    下篇:一為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