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龍臥淺灘   
  
龍臥淺灘

.現如今殷鳳湛不能出府,一切的事便都落在了聶瑾萱的頭上.而在這個時候,段皇後讓云王殷鳳錦和段家世子段如飛出來,自然也是別有用意的!

尤其是段如飛,畢竟段如飛並非皇族人,這個時候出來跟著調查,確實沒有什麼服力,但段皇後還是這麼做了,而這顯然是在提醒所有人,她段月嬋不但有太子殷鳳寒這個即將登基的兒子,還有在朝中手握重兵的段家撐腰!

所以,對于段如飛的加入,殷鳳軒第一個站出來反對,但聶瑾萱卻波瀾不驚,絲毫不將對方放在心上.

事定了,之後第二天開始聶瑾萱等人便分別行動.可讓聶瑾萱沒想到的是,就在第二天一早,聶瑾萱要出府的時候,邱聘婷卻來了!

其實,這些日子以來,邱聘婷一直都在擔心聶瑾萱.畢竟,自打上次賞花宴的時候,順承帝先是封聶瑾萱為郡主,但之後卻又指婚給墨玉玨,弄得當時也在現場的邱聘婷心驚不已.而隨後本想著在賞花宴後,和見上聶瑾萱一面,不想之後聶瑾萱卻被打入了天牢!

這中間的事兒,邱聘婷當然不清楚.可也正是因為不清楚,才更心急.因此,這回一得知聶瑾萱從宮里出來了,便馬上跑了過來……只是前一天早上,邱聘婷去的是聶府,聶家人告訴她,聶瑾萱先走暫住宸王府.所以今天早上,邱聘婷才一早的便到宸王府堵聶瑾萱!

邱聘婷是一臉的擔心和焦急.所以隨後一見面,邱聘婷便一把拉著聶瑾萱的手,一邊道

"萱姐姐,這些日子你可擔心死我了!不過現在知道你沒事兒了,我也就安心了!"

著,邱聘婷卻是不禁做了一個松了一大口氣的樣子.而一聽這話,聶瑾萱頓時便笑了

"呵呵~,不好意思,讓聘婷擔心了.不過之前出了些事,我也是沒辦法……"

"好了,萱姐姐,我知道的~!我又不是來問罪的,就是想來看看你~!"

邱聘婷一臉嬌憨,清晨的陽光灑在她的臉上,更是透出一抹朝氣的亮光.但此時一到這里,邱聘婷卻是不禁了聶瑾萱一眼,接著一看旁邊已然站在門口的水云和秀,頓時一愣

"額……萱姐姐,你這是要出去嗎?"

隔了這麼久,難得見到聶瑾萱,邱聘婷當然希望能和聶瑾萱多話.所以眼下一看聶瑾萱作勢要出門的樣子,不禁有些好奇.而一聽這話,聶瑾萱不由得神一凜

"是啊,正要出去!想必你也收到消息了,如今皇上忽然駕崩,但死因成謎,王爺被人懷疑,所以我要出去調查一下!"

"啊?王爺被人懷疑?怎麼會這樣?"

順承帝駕崩的消息,邱聘婷是聽了.畢竟邱家也是一品國公府,齊國公又是當朝忠臣,自然消息是靈通的.只是讓邱聘婷沒想到的是,殷鳳湛竟然被人懷疑成凶手!

而看著邱聘婷那驚訝的模樣,聶瑾萱卻是朱唇一抿

"是啊,但王爺是冤枉的!所以我必須查清真相!"

此時的聶瑾萱一臉堅決.而一聽這話,邱聘婷那明亮而美麗的臉也不禁一斂,然後握著聶瑾萱的手道

"好,萱姐姐,那我來幫忙!多一個人多份力量,我一定不會給你添亂的!"

聶瑾萱本不想讓邱聘婷插手,而此時看著她那認真的表,隨即便也只好點了點頭

接著聶瑾萱便帶著邱聘婷直接去了瑞王府,和殷鳳翔會和!而當聶瑾萱和邱聘婷來到睿王府的時候,段皇後那邊派來的殷鳳錦,段如飛已經都來了.只是當看到另外一個人的時候,聶瑾萱卻不禁愣住了,而這個人就是天承的三皇子——夜玉書!

夜玉書的出現,是聶瑾萱沒有想到的!而此時,看著他一身天藍色儒衫,手拿一柄檀木扇,斯斯文文站在那里溫和的模樣,聶瑾萱卻不禁皺起了眉!

而這時,跟著聶瑾萱身旁的邱聘婷卻是忽而俯身過來,然後聲道

"萱姐姐,我和你哦,你這些日子都在宮里,所以不知道……這個天承的三皇子在上次的賞花宴後,就和太子那一伙兒的人走的特別近,我聽我爹,私下里他們都稱兄道弟的!並且不止是他,還有那個和他一起來的瓊華郡主,最近更是直接住到了太子府,和那個太子妃甄曉蓮,親的跟什麼似的!幾乎都成了形影不離了!所以萱姐姐你可要注意點兒,千萬別被他的笑臉兒給騙了,我敢肯定,這人絕對不是好人!"

邱聘婷在聶瑾萱身旁耳語.話落,更是抬眼撇了夜玉書一眼.隨即邱聘婷不禁嘴一撅,將腦袋轉到一旁!

而此時,聽著邱聘婷的話,聶瑾萱雖然表面上不漏聲色,但心里卻不由得微微一沉

如今順承帝駕崩,如果沒有其他意外,太子殷鳳寒定然會繼承皇位.而殷鳳寒素來和殷鳳湛不和,但依著現在殷鳳湛在朝中的地位,即便殷鳳寒恨殷鳳湛入骨,但在短時間內,為了大局考量,也不會動殷鳳湛!

但眼下天承的三皇子和太子等人走的如此之近,可不是什麼好事兒!畢竟,如果單憑著殷鳳寒,剛剛登基的他自然很多事都不能做,可一旦有了天承的支持,那可就不一樣了……並且,殷鳳寒本就是一個殲佞,睚眦必報之人,那麼將來……

想到這里,聶瑾萱不由得微微抿了下唇.而此時,房里的幾人聽到了聲音,也紛紛轉頭,隨後一看是聶瑾萱,瑞王殷鳳翔第一個笑著道

"郡主,你來啦~!"

殷鳳翔一如既往的溫和,美麗而透明的臉上帶著讓人心暖的溫和.隨即聶瑾萱也是對著殷鳳翔微微一笑,但之後卻悄然轉頭看了邱聘婷一眼,隨後果然瞧見這妮子著臉,一副嬌羞的模樣

聶瑾萱心里有數,但接著卻上前兩步

"是啊,讓殿下,以及各位久等了!"

聶瑾萱依舊靜雅而溫和.可此時這邊聶瑾萱的話音剛落,一旁的段如飛卻是劍眉一揚

"郡主事務繁忙,自然是不能和我等相比的,理解理解~!"

上次在宮里的賞花宴上,段如飛便和聶瑾萱以及殷鳳湛發生了些不愉快.所以這次在見面,段如飛自然不會給聶瑾萱什麼好臉色!而一聽這話,邱聘婷頓時氣的雙眼冒火,可隨後她剛要話,聶瑾萱卻暗自拉住了她

"事務繁忙不上,但確實有些事.不過,段公子能理解,安國深表謝意!"

兵來將擋,聶瑾萱回答的不慌不忙,聞,段如飛不由得臉色一僵,隨即冷哼一聲將頭轉到一旁.見他如此,聶瑾萱瞬間臉色一凜,可就在這時,一旁的云王殷鳳錦卻是眸光一動,然後道

"行了,既然來了就辦正事兒吧!昨天本王聽皇後娘娘,安國郡主要幫忙查案,所以讓本王和段兄來幫忙……而眼下我們人都齊了,卻是不知郡主之後要先查什麼?"

今天的殷鳳錦意外的很是爽快!聞,聶瑾萱隨即眸光一轉,將視線落在了他的身上

"不知云王殿下可有什麼打算?"

"沒什麼打算!畢竟這查案的事兒,還是郡主經驗豐富不是嗎?所以本王隨著郡主安排便好!"

"好!既然是這樣,那安國就了……安國覺得,如今皇上的死因,雖然已經被刑部的孟老先生查過了,但昨天宮里人多,很多事還沒有的太清楚,安國想再去拜訪一下孟老先生!"

"好!那就走吧!"

云王殷鳳錦的配合讓聶瑾萱有些驚訝.但配合總比挑事兒好,所以聶瑾萱也樂見其成,隨後一行人便做上馬車直奔孟顯家!

*********************************************

孟顯家住在城西的巷里.單獨的一個院子,三間房,卻是簡單的樸素.

所以等一行人來到孟顯家門前的時候,段如飛首先皺了下眉,然後低聲道

"這什麼破地方呀!"

段如飛的嫌惡是那麼的明顯.聞,走在前面的聶瑾萱不禁斜眼瞥了他一下,但卻沒有理會他,便直接對著身邊的鍾離使了個眼色,隨即鍾離立刻上前叫門,不一會兒的功夫,便只見房門開了,一位婦人從里面探出頭來

"額……請問,你們找誰啊?"

那婦人不過二十出頭,一身布衣,頭戴一個最最簡單的木簪,面容十分樸實.而這時,鍾離剛要話,聶瑾萱卻是快步上前,然後溫和的道

"這位大姐,請問孟老先生在家嗎?"

"哦,是來找老爺子的呀!在的,在的,快請進吧!"

著,那年輕婦人便將聶瑾萱一行人讓進了院子里,同時邊走便對著聶瑾萱道

"老爺子在家,在屋里躺著呢,來吧,直接進來吧……爹,有位姐帶著貴客來找您來了~!"

年輕婦人很熱.話落,便又將聶瑾萱等人帶進了房間里.接著一進房門,聶瑾萱便看到孟顯正依靠著*榻上看書

而此時聽到響動,孟顯抬頭,一看是聶瑾萱來了,頓時微微一怔,接著便將手里的書放到一旁,並作勢下*……但聶瑾萱卻是搶先一步上前扶住了他

"好了孟老先生,咱們都這麼熟了,您既然身體不舒服,就先躺著吧,不礙事兒的!"

笑著著,隨後聶瑾萱將孟顯重新扶好.接著在一番簡單的對話後,聶瑾萱便直接明了來意

"孟老先生,實不相瞞,今天我和幾位王爺以及段公子過來,實則是為了皇上之事而來……"

"哦?皇上的事?難不成郡主是問驗尸的事嗎?可關于結果,昨天老朽已經都了,所以不知郡主還想知道什麼?"

孟顯有些不解,可聞,聶瑾萱卻是微微一笑

"老先生的是,對于驗尸的結果,大家自然是知道的.只是昨天在場人太多,事也比較急,所以關于細節的問題,還有不明之處,所以還想和老先生打聽一下……"

"哦,那好吧,郡主請問."

算是明白了聶瑾萱的意思,隨即孟顯動了動身子,然後看向聶瑾萱.而這時卻只見聶瑾萱微微神一斂

"請問老先生,昨天在驗尸的時候,老先生從哪些狀況判定皇上是中了三時散的?"

"皇上渾身蒼白,指甲發黑,口胎暗紫,並散發酸腐之氣,進而判斷是中了三時散!"

"那老先生可否在皇上身上發現外傷,或是任何一絲破損之處?"

"沒有."

"這麼,皇上應該是事先誤服了三時散,從而出事的嗎?"

"應該是這樣."

孟顯的回答,一如既往的嚴謹而沉著.可這時,聶瑾萱卻是皺了下眉,然後又問道

"那老先生可從皇上手上發現三時散了嗎?"

"沒有!"

孟顯神不動.可一聽這話,聶瑾萱更是將眉頭皺的死緊,而這時,一旁的段如飛卻是冷笑一聲,接著仿若自語般的道

"看來皇上果真是喝了之前的茶,才駕崩的了!"

段如飛著,話落斜眼瞥了下聶瑾萱.而此時,聶瑾萱卻是微微眸光一眯,但隨後卻站了起來,同時對著孟顯一笑

"呵呵~,好了,瑾萱都知道了.特意勞煩老先生,還請老先生諒解!"

"哪里哪里!郡主客氣了~!"

"那就這樣,瑾宣便不打擾了!"

到這里,聶瑾萱對著孟顯點了點頭,接著便轉身往外走……可剛剛走了兩步,聶瑾萱卻又停了下來

"對了,孟老先生,有件事兒倒是忘了……"

聶瑾萱忽而的開口,聞聲,剛剛斂下眸子的孟顯頓時一愣,隨即抬頭再次看向聶瑾萱

"什麼事兒?"

"呵呵~,沒什麼,瑾宣只是想,昨天看著老先生進宮的時候,身體還是好好的,怎麼今天就*病榻了呢?什麼病啊?有沒有看醫生?"

上篇:共同調查    下篇:本宮見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