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共同調查   
  
共同調查

聶瑾萱不是軟包子.面對殷鳳軒一再的挑釁,自然也不會給他好臉色.而此時一聽這話,殷鳳軒頓時便又要發作,可隨後還不等他話,聶瑾萱卻搶先一步道

"不錯,今天在宮里的時候,皇後和太子卻是咄咄逼人,並且擺明著直指殺害皇上的凶手就是鳳湛,甚至將昨晚鳳湛和皇上下棋的事作為把柄捏在手里……可是,如果單憑著這樣,就能治鳳湛的罪嗎?!想必自然沒那麼簡單!"

"至于守宮城的事,確實也明了皇後和太子居心叵測,可是大家想一想,如果皇後和太子真的是殺害皇上的凶手的話,事會這麼簡單嗎?!守城的侍衛還是那些皇上的人,宮里雖然有戒備,但卻沒有別的軍隊或是禁軍進駐,甚至連之後假貨鳳湛的借口都那麼的薄弱!畢竟鳳湛是皇子,難道只憑著一句有嫌疑,就能定罪,然後將鳳湛除掉嗎?!"

"想必不然!所以,依著我的看法,關于皇上被害一事,並非皇後和太子所為.因為如果是皇後和太子做的話,那麼定然是早有准備的,但眼下不管是各方面的布局,都明皇後和太子等人對這件事兒做的准備明顯不夠!所以,我認為皇後和太子等人和殺害皇上的事沒有關系!"

此時的聶瑾萱一臉嚴肅,美麗的眼里透著理智和堅持!而被聶瑾萱這麼一,殷鳳軒頓時愣住了,但隨後還是有些氣不過的反問道

"那……那如果是這樣,為什麼皇後和太子還要那樣做?!這……這不是很奇怪嗎?"

雖然不想在聶瑾萱面前認輸,但殷鳳軒這話的時候,明顯已然氣弱了不少.聞,聶瑾萱卻是看都沒看他一眼,便不由得眯了下眼睛

"很簡單,因為皇後和太子見不到鳳湛好!甚至于,在他們看來,這是一個對付鳳湛的絕好機會!"

著,聶瑾萱微微秀眉一挑

"因此,依著眼下的勢以及之前皇後和太子的一些安排和動向,我覺得皇後和太子等人在一開始也並不知道皇上被殺的事.但畢竟皇後在宮里眼線眾多,甚至于時刻監視著德陽殿也不定,所以相對于高公公,皇後在第一時間便得到了皇上駕崩的消息……"

"可在這個時候,皇後卻想起了昨晚鳳湛留在宮里和皇上下棋的事,因此,便順水推舟的將皇上駕崩這件事扣在鳳湛的頭上!要知道,太子畢竟是太子,皇上駕崩,太子順理成章的登基是自然的!可是不管是皇後和太子都心里清楚,即便太子登基了,鳳湛對他們的威脅都是極大的.因為在鳳湛身後還有很多當朝大臣的支持,所以即便太子登基,也未必能輕易動鳳湛!因此,在皇後和太子看來,與其這樣,倒不如趁著皇上駕崩的事,將鳳湛扳倒,至于真正殺害皇上的凶手是誰,根本不重要!"

……

聶瑾萱分析的絲絲入扣,頓時殷鳳軒便也不出話來.一時間,房間中頓時陷入了一片安靜之中,隨後直到過了好一會兒,殷鳳翔首先點了點頭道

"不錯,郡主的有道理!只是皇後娘娘和太子都沒有料到,郡主會把我們和五皇叔一眾族人找來,更是當場加以反駁!這樣倒是打消了不少人對四皇弟的質疑,進而沒有讓他們的計劃得逞!"

"恩!二皇兄的對,是這個理兒……只是有件事兒我感到有些奇怪,但就是不出究竟是哪里奇怪……"

贊同瑞王殷鳳翔,但隨後秦王殷鳳蓮卻是不禁喃喃自語的皺起了眉……聞,一旁的殷鳳翔不禁轉頭看了他一眼,然後疑惑的問道

"怎麼?五皇弟覺得哪里奇怪?"

"額……我也不好,只是……"

眉頭越漸皺的死緊,但此時的殷鳳蓮卻如何也不出這種心里的違和感究竟是什麼.見他如此,殷鳳翔不禁愣住了,而這時,一旁的聶瑾萱卻忽而低聲道

"想必秦王殿下是想,為什麼皇後會下令不讓人進宮吧!"

聶瑾萱的直接,聞,殷鳳蓮頓時眼睛一亮

"對!就是這個!"

忍不住叫了一聲,但隨後殷鳳蓮卻是神一斂

"就是這個,大家不覺得很奇怪嗎?皇後和太子既然不是殺害父皇的凶手,那為什麼不讓我們進宮?即便是要陷害四皇兄,也不至于封鎖皇宮吧!"

被聶瑾萱一點,殷鳳蓮馬上出的一直感到有些奇怪的地方.可這時聶瑾萱卻不由得抿了下唇

"秦王殿下的有道理,只是現在我還想不出皇後為什麼會這麼做,但不管怎麼,這里面一定是有什麼事,是我們所不知道,只是究竟是什麼,就不得而知了……"

眯著眼睛,聶瑾萱低聲的開口.而到這里,卻又不禁話鋒一轉

"並且,不只是這一點,其實今天更讓我好奇的是,高公公的反應.畢竟高公公是皇上的心腹,這麼多年來對皇上也是忠心耿耿,那麼即便眼下不是為了鳳湛,只是為了皇上,照理高公公也不會任憑著皇後和太子誣陷鳳湛的……可今天從頭到尾,高公公卻是沒有一句話,這點不得不讓人懷疑!"

不錯,相比于皇後讓人封鎖宮門的事,聶瑾萱更加注意的是高才庸.而一聽這話,秦王等人頓時也是恍然大悟,隨即恭王殷鳳軒更是抬手一拍旁邊的桌子,同時叫道

"就是!不老子倒是忘了!那個奴才是怎麼回事兒?難不成也讓皇後他們收買了不成?怎麼會一句話都不呢?又不是啞巴!"

殷鳳軒叫的歡,但也不出問題的所在.而這時,一直沒怎麼話的殷鳳翔卻也皺了皺眉頭道

"應該不會吧!就像剛剛郡主的,高公公這麼多年來對皇上的忠心有目共睹,所以應該不會被皇後他們收買吧……可這事兒……"

"哼!什麼叫不會被收買?!人心隔肚皮,你怎麼知道他心里是怎麼想的?!二皇兄,你就是太善良了,那姓高的怎麼也是奴才,忠心對他來值幾個錢啊?!我……"

殷鳳軒對殷鳳翔的法嗤之以鼻.可隨後還不等他把話完,聶瑾萱便直接開口打斷了他

"不!高公公會如此定然是有事!或許這和皇後封鎖宮門的事有關,亦或許是另外別的事,但絕不會是簡單的收買!"

聶瑾萱的斬釘截鐵.聞,殷鳳軒頓時要反駁,可隨後一對上聶瑾萱那認真而凌厲的眼,殷鳳軒不禁抿了下唇,然後賭氣的將腦袋轉到一旁

一時間,房間里便又安靜了下來,可就在這時,卻只見一直一句話沒的殷鳳湛猛的從位置上站了起來,接著邁步便往外走

殷鳳湛臉色陰寒.見此形,房間里的幾人頓時一愣,隨即反應最快的殷鳳蓮卻是離開叫住了他

"四皇兄,你干什麼去?"

"……"

"四皇兄,你現在不能出府!五皇叔……"

"閉嘴!"

殷鳳蓮也是擔心,可這時沒等他把話完,便瞬間被殷鳳湛的一道吼聲打斷了!接著更是頭也不回的往外走!

殷鳳湛氣勢逼人,而此時被殷鳳湛這麼一吼,殷鳳蓮不由得愣住了,而殷鳳翔和殷鳳軒更是從沒見過殷鳳湛火氣這麼大過,更是怔在當場,不知道如何反應!

可就在這時,卻是只有聶瑾萱微微眉頭一動,隨即二話不直接上前一把扯住了他

"鳳湛,你給我站住!"

聶瑾萱沒有殷鳳湛的力量大,但還是被聶瑾萱這一突然的舉動,扯住了腳步.但隨後殷鳳湛卻是想也不想的直接抬手要推開她……但就在這時,聶瑾萱卻是搶先一步抬腿照著殷鳳湛的腿,便踢了一腳!

聶瑾萱這一腳卯足了力氣.頓時便只見殷鳳湛瞬間臉色難看到了極點,然後猛的轉頭看向聶瑾萱吼道

"滾一邊去!"

暴怒中的殷鳳湛,讓所有人從骨子里感到害怕.旁邊的殷鳳蓮等人更是瞪大了眼睛,沒有一句話.可聞,聶瑾萱卻瞬間眼睛一厲,隨即想也不想的用著同樣的叫聲吼了回去

"我就是不滾,有種你打我呀!"

"你……"

殷鳳湛被氣的不出話,但隨後卻直接抬手一把甩開她,可就在甩開的同時,聶瑾萱卻又一把攀了上來

"殷鳳湛我告訴你,你今天要想出去,除非從我的尸體上踩過去!"

聶瑾萱放了狠話.聞,殷鳳湛不禁將嘴唇抿的緊緊的.而看著他一直被自己的狠話激的沒有再往外走,聶瑾萱隨即臉色一變,便緩聲道

"鳳湛,我知道你心里生氣,可你現在不能這樣!五皇叔不讓你出府,也是為了你好!可你現在出去,豈不是打了五皇叔的臉面?!到時候你還如何讓五皇叔幫你洗清嫌疑?!再,就算現在你出去又能如何?你是知道凶手是誰,還是知道其他什麼事兒?!你什麼都不清楚,就這樣豁然出去,到時候便只能便宜皇後和太子他們!要知道他們現在可是迫不及待的等你犯錯,然後趁機把你扳倒!這事兒你心里清楚,怎麼就不好好想想呢!"

……

在所有人眼里,殷鳳湛是一個冷然而穩重的人.所以即便年紀輕輕,但在朝中也深得一眾大臣的推崇!所以,從沒有人看過殷鳳湛像眼下這幅發怒的樣子,著實讓人心驚!

所以此時此刻,房間里一片安靜,在場的所有人,甚至從和他一起長大的恭王殷鳳軒,都嚇傻了.只能怔怔的看著,卻如何也不出話來!同時眾人更是驚訝于聶瑾萱的勇氣!

可聶瑾萱卻渾然不將旁人的注意看在眼里,一雙眼睛認真卻又懇求的看著殷鳳湛,一雙素手緊緊的握著殷鳳湛那握成了拳頭,青筋迸出的大手,靜靜的等著他的回應

但殷鳳湛卻始終神不動,怒意不減,卻沒有絲毫要收回腳的意思!所以,在靜靜的等了片刻,依舊看他不動的況下,聶瑾萱隨即微微抿了下唇,然後再又道

"鳳湛,就算我求你了.你就好好的留在府里吧!畢竟如果你今天真的出去了,然後被皇後抓到的把柄,你讓我們怎麼辦?!所以即便你什麼都不怕,不為自己想想,但也得為擔心你的大家,我,甚至還有我們的孩子想想吧!"

其實,眼下當著眾人的面兒,聶瑾萱本不想孩子的事.可順承帝的死,真的對他殷鳳湛造成了很大的影響,所以她也不得不使出所有的手段,來阻止殷鳳湛沖動行事.而此時,一聽聶瑾萱到自己和孩子,一直臉色緊繃的殷鳳湛果然神一動,接著緩緩的平複了下來

而隨著殷鳳湛臉色的變化,房間里的空氣也從一開始的緊張,慢慢舒緩了下來.隨後殷鳳湛卻是一不發的走回到原來的位置,沉默不語.

……

聶瑾萱終于成功勸住了殷鳳湛.眾人也是近乎同時松了口氣.隨即,秦王殷鳳蓮卻是勾唇露出今天第一抹向來掛在嘴角的笑,然後看著聶瑾萱道

"郡主,這麼快就有了啊!恭喜恭喜啊!"

"是啊!真是恭喜郡主了~!"

雖然眼下順承帝駕崩,不是什麼好時候,可新生命的出現,還是一件好事兒.所以殷鳳蓮和殷鳳翔紛紛先出了祝福,而殷鳳軒雖然沒話,但一雙眼睛卻不禁瞄了聶瑾萱的肚子一眼

一時間氣氛緩和了不少.但隨後殷鳳蓮卻是神一凜,再又歸正傳

"不過郡主,眼下四皇兄行動受限,我們該怎麼做?!總不能坐以待斃吧!"

"恩,當然不能!"

想也不想的點頭,隨後聶瑾萱眸光一挑

"皇上駕崩一事撲朔迷離,五皇叔雖然一力承當查案事宜,可我們也不能就這樣等著!但如果我們私下豁然行事,憋手蹩腳不,還處處受限,更重要的是,如果被五皇叔知道了,又會引得五皇叔的不滿!所以與其這樣,倒不如我們主動找五皇叔請纓,公明正大的調查,我覺得會更好一些!"

"額……話是這麼不假.可五皇叔會同意嗎?再,皇後如果阻攔的話……"

"我覺得五皇叔應該會答應的!畢竟皇上駕崩,不能因為查案而耽誤了之後的事,而五皇叔身為長輩,又這麼多年不問政事,想必很多時候會忙不過來,所以我們只要,只管查案便好!這樣一來,也能分擔五皇叔的一些壓力!而如果皇後要是阻攔的話,那也好辦,那就讓皇後那邊也派人和我們一起搜查好了,反正我們調查的是真相,也沒想要歪曲事實!"

***********************************************

聶瑾萱的很有道理,隨即在場的幾人不由得也各自贊同,接著聶瑾萱便和幾人一起商討了如何分配調查之事,便最終決定由聶瑾萱和瑞王殷鳳翔追查凶手,秦王殷鳳軒暗中注意皇後和太子等人的動向,至于恭王殷鳳軒則跟在五皇叔殷焱琩倥,一方面便于幫助五皇叔處理事宜,減輕五皇叔的壓力,另一方面則暗中監視,以防備是否有人在這個時機居心叵測,向五皇叔傳遞一些不好的報!

事算是分配好,隨後聶瑾萱又和三人了些細節,三人便徑自離開了.而等著他們三人一走,房間里便又只剩下聶瑾萱和殷鳳湛兩人.

而此時的殷鳳湛依舊坐在那里,靜靜的波瀾不驚,卻又不知在想些什麼.見他如此,聶瑾萱微微抿了下唇然後走過去拉住了他的手

"鳳湛,你在怪我多事嗎?"

聶瑾萱的聲,可這時,就在聶瑾萱的聲音一落,卻只見一直動也不動的殷鳳湛忽而伸手一把將她抱在了懷里

"謝謝!"

殷鳳湛的聲音低沉而暗啞,卻又仿佛強自壓抑著什麼.而一聽這話,聶瑾萱這才呼了口氣,接著反手抱住他的腰身

"笨蛋!我可不想聽你和我什麼謝謝!"

著,聶瑾萱輕輕的將頭靠在他的懷里,而這時殷鳳湛更是緊抿雙唇,隨即更加將她緊緊的抱在懷里……

……

事決定了.所以當天下午,聶瑾萱便和秦王等人一起去找五皇叔殷焱.而正如聶瑾萱所料,雖然當初五皇叔殷焱琲漣Q落,可當事真的擺在眼前的時候,卻是忙不過來,所以一聽聶瑾萱等人過來幫忙,自然是沒有拒絕的理由.可隨後殷焱琱@想起段皇後那邊,卻又猶豫了起來!

見此形,聶瑾萱馬上順水推舟的提出可以讓段皇後派人一個過來,五皇叔頓時恍然大悟,隨即派人將段皇後找了過來.

之後的事可想而知,段皇後無法阻止聶瑾萱等人,便又不想自己被蒙在鼓里,而如今順承帝駕崩,長子殷鳳寒身為太子,自然也是有事兒要做的,所以最後段皇後便讓云王殷鳳錦,和娘家段家的長子段如飛過來幫忙!

*******************

一更上傳,二更繼續~!

上篇:怎麼死的    下篇:龍臥淺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