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怎麼死的   
  
怎麼死的

聶瑾萱知道,高才庸的是實話.畢竟昨晚上她也在院子里,高才庸命人送茶水的時候,她也都看到了.所以可以肯定高才庸並沒有話.只是任誰也沒有想到,當時的細節,但在眼下卻成了側面證實殷鳳湛很可能是凶手的關鍵!

畢竟,依著眼下高才庸的況下,順承帝很可能是中了某種劇毒.只是在剛開始喝下後沒有馬上發作,而等著殷鳳湛離開後,順承帝休息睡著之後,忽然藥效發作,隨即順承帝便在睡夢中一命嗚呼!而這也證實了清晨當高才庸去寢宮時,順承帝一切如常的形!

並且,高才庸剛剛也了在殷鳳湛離開之後,順承帝並沒有吃過和喝過任何東西,那麼殷鳳湛自然讓人有所懷疑!

所以,等著高才庸的這話一落,果然只見段皇後微微眉頭一動,這時旁邊的太子殷鳳寒馬上心領神會的道

"哼~,果然如此……看來四皇弟這下是不解釋清楚不行了!"

著,太子殷鳳寒轉頭看向殷鳳湛,狹長的眼底瞬間劃過一抹陰狠之極的凶光!但此時,還不等殷鳳湛話,聶瑾萱便抬頭瞥了太子一眼

"太子殿下,您這話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你本太子的是什麼意思……剛剛高才庸的不是很清楚了嗎?!昨晚,宸王深夜和父皇對弈,而對弈之時,房間里便只有他和父皇兩個人.之後父皇沒有吃過,喝過任何東西,然後第二天早起便發現死于龍榻之上!那麼想必不用本太子,大家也想象得到發生了什麼吧!所以,除了他之外,還有誰能對父皇下手?!"

在場的都是聰明人,即便殷鳳寒不,心里也都明白.所以一聽這話,大家不禁轉頭看向殷鳳湛,連著五皇叔殷焱琱]不由得皺起眉頭,然後瞥了殷鳳湛一眼

一時間,殷鳳湛成了眾矢之的.可就在這時,卻只聽聶瑾萱冷冷一笑

"太子殿下,您剛剛笑了吧!"

聶瑾萱的話的古怪.頓時殷鳳寒不由得一愣.可隨後還不等他回過神來,便只聽聶瑾萱再道

"沒錯,是笑了吧!安國可是看的清楚,並且太子笑的還很得意……怎麼,太子殿下,如今皇上歸天,大家心哀痛,只想著找出真相,可太子殿下您卻笑了,那請問您是在笑什麼?"

剛剛殷鳳寒確實笑了.為了得意而笑.只是殷鳳寒沒有想到,即便是這個的細節,竟然也會被聶瑾萱這個女人抓住了把柄,隨即不禁臉色一沉

"聶瑾萱,你……"

"太子殿下您要什麼?要安國的不對嗎?!還是想解釋什麼?可不管如何解釋,身為皇上的兒子,太子殿下您在這個場合,都不該如此吧!而這些事,想必太子殿下應該心里清楚,可為什麼心里清楚,還這麼做了麼?想必因為心里太高興了吧,高興到讓平日里還能收斂一些的太子殿下您什麼都忘了!因為太子殿下您終于找到了把屎盆子扣在宸王殿下腦袋上的把柄了!"

"可是太子殿下,在您高興之前,還請聽安國先一句!不錯,高公公剛才的事都是真的,因為昨晚上,不只是宸王殿下在,我也在這里!只是當時宸王殿下在寢宮里隨皇上對弈,而我則和高公公在院子里坐著,所以對于送茶水的事,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甚至我都還記得當時是哪個宮女送進去的……"

"但是,請太子殿下以及在場的各位皇族長輩族人注意一下,宸王殿下昨晚是在這里不假,可即便如此也不能肯定宸王就是凶手!而理由有二!第一,宸王殿下沒有殺害皇上的理由!"

到這里,聶瑾萱雙眸一轉,看了眼周圍的眾人,最後將目光落在了五皇叔殷焱琲漕迨W

"起這個事兒,想必五皇叔您應該最清楚.當初因為甯貴妃的事,皇上大怒,隨即將宸王殿下和我一起打入了天牢,之後我和宸王殿下雖然出了天牢,但卻被軟禁在了宮里.之後發生了種種,一度皇上曾在盛怒之下要殺了宸王殿下,但即便如此,宸王殿下雖然生氣,和皇上賭氣,但卻從未動過殺機!所以,在當時最危險和皇上最敵對的時候都過來了,如今事了解,皇上的心結已解,甚至要和宸王殿下下棋,那麼宸王殿下就更不可能對皇上動手了!"

站在院子的正中,聶瑾萱的鏗鏘有力.聞,五皇叔微微皺了下眉想了會兒,隨後點了點頭

"嗯,關于當初甯貴妃的事兒,本王知道!事實確實如此!"

其實在五皇叔殷焱琱艅,從沒覺得殷鳳湛會是殺害順承帝的凶手,只是他昨晚確實是最後看過順承帝的人,因此自然要查個清楚!

因此在本質上,殷焱瓻K和段皇後和太子等人是不一樣的,他想要看到的是真相,而段皇後和太子則想要將順承帝之死這件事兒完全扣在殷鳳湛的頭上.不管他是真凶,還是被冤枉的!

只是讓段皇後和太子等人沒想到的是,即便沒有讓聶瑾萱這個女人驗尸,她竟然也能的頭頭是道,並且從細微之處抓到把柄,進而反將了太子一軍!

而此時,聽到了殷焱琲熔臟X.聶瑾萱隨即對其點頭道謝,接著才有將視線落回到太子殷鳳寒身上

"這是其一,白了,就是宸王殿下沒有害皇上的動機!而第二則是,現在皇上死因不明,太子殿下如何可以肯定皇上一定是中毒而死的?並且一定是被宸王殿下下毒毒死的?!並且,退一萬步,即便皇上真的是死于劇毒,那麼太子殿下又如何肯定,宸王殿下一定是下毒之人?!畢竟太子殿下不要忘了,雖然當時在寢宮之中,確實是只有皇上和宸王殿下.可在這茶送到寢宮之前,是否被動過手腳都是未知數,太子殿下便如此斷,豈不是另有目的?!"

"並且,拋開這個兩個理由之外,昨晚上宸王殿下和我進宮也是臨時起意,具體事我隨不能明,但可以肯定的是,在這之前我和宸王殿下並沒有打算在那個時候進宮的!同時,在和皇上完了事之後,本來我和宸王殿下就是要走的,可皇上卻主動開口留下宸王殿下……那麼請問太子殿下,在如此未知的況下,宸王殿下如何能有機會的對皇上下毒?!難不成宸王殿下會隨身攜帶著一中在吃過之後,幾個時辰後才會發作的劇毒,進而隨時打算至皇上于死地不成?!"

……

接連一串辭,聶瑾萱將殷鳳寒的啞口無.而看著他那臉色鐵青,卻又不出來話的樣子,聶瑾萱不禁冷冷一笑,然後轉頭看向五皇叔殷焱

"五皇叔,安國認為,皇上忽然駕崩,其中必有因由!只是如今便判斷誰是凶手還為時尚早,還不如等著孟老先生驗尸結果出來之後,再行調查也不遲!並且依著時辰算,孟老先生也差不多應該出來了!"

給順承帝驗尸,自然是不能動刀的.所以自然要比尋常的解剖驗尸時間短.

而此時,斂去剛剛的咄咄逼人,聶瑾萱又恢複了往日的冷靜.而一聽這話,五皇叔殷焱皕L微抿了下唇,接著點了點頭

"恩,也好!那就先等一等吧!"

一時間,院子里便重新恢複了平靜.而隨後就在不久,果然只聽寢宮中傳來一陣細微的響聲,接著只聽'吱嘎——’一聲開門聲響起,院子里的眾人猛的一驚,隨後便只見孟顯一臉凝重的走了出來

而看著孟顯出來了,五皇叔殷焱痦r的站了起來,然後連聲問道

"孟老,皇上如何?!究竟死因如何?"

此時不只是殷焱,連著院子里的聶瑾萱等人也不由得盯著孟顯,只想知道最終的答案.而聞,孟顯卻是微微蹙了下眉,接著邁步來到殷焱琲滬惚e

"回稟王爺,皇上……皇上……"

"皇上怎麼了?!你倒是快啊!"

"皇上……是中毒而死!"

最後,孟顯終于出了自己的驗尸結果.可一聽這話,五皇叔殷焱盚y時只覺得腦袋嗡了一下,而聶瑾萱和殷鳳湛則同時皺緊了眉頭,接著在片刻之後,聶瑾萱便邁步來到孟顯的面前,同時問道

"孟老先生,請問可知皇上中的是什麼毒?"

"三時散!"

"三時散?那是什麼?"

"一種劇毒,略白色,微澀.人吃下去後,不會馬上斃命,而是在三個時辰後忽然發作,然後死亡!所以才叫三時散!"

孟顯低聲的著,而一聽這話,聶瑾萱頓時呆若木雞!可這時,段皇後卻是不禁唇角一動,然後抬眸看了聶瑾萱一眼

"安國郡主,這下你無話可了吧!即便剛才你的天花亂墜,可眼下皇上真的是被毒死的.並且還是中了三時散,所以現在本宮宸王有嫌疑,你應該不反對吧!"

著,段皇後鄙夷的再次瞥了聶瑾萱一眼,然後又看向殷鳳湛,接著便轉身對著五皇叔殷焱盚D

"五皇叔,眼下雖然是誰害了皇上還不清楚,可宸王的嫌疑卻是有的,所以五皇叔還請您主持公道吧~!"

"……那好,既然如此.就先讓宸王閉門思過,在真相未明之前,不得出府便是!至于殺害皇上的真凶,本王要親自調查!絕不會偏袒任何一個!"

***********************************************

五皇叔殷焱甯O皇族長輩.而眼下他都這麼了其他人即便有意見,也不好再了.

隨後,五皇叔殷焱睊辿蛘a人處理順承帝的事,隨後後宮妃嬪各自回宮,皇族眾人紛紛離開,而殷鳳湛則直接轉身走了出去!見他如此,一旁的太子殷鳳寒頓時眼底陰鷙的滲人,而段皇後則抿了下唇,接著也帶著麗妃等人走了.

……

順承帝忽然駕崩,讓所有人都措手不及.隨後殷鳳湛直接回了宸王府,一路上卻是沒有一句話.見此形,聶瑾萱自然心中擔憂不已,只是讓聶瑾萱沒想到的是,就在殷鳳湛回府不一會兒,二皇子瑞王殷鳳翔,五皇子秦王殷鳳蓮,以及六皇子恭王殷鳳軒竟然也都跟著來到了宸王府!

在這個時候,三位王爺同時來到宸王府,目的不自明.可此時,剛剛走回到房間的殷鳳湛,一聽他們來了,卻是想也不想的直接道

"不見!"

殷鳳湛的斬釘截鐵,俊美無儔的臉上卻是始終波瀾不驚.而一聽這話,親自前來稟告的總管顧洪不禁抬頭看了殷鳳湛一眼,隨後猶豫了下後,才又有些為難的道

"可是王爺,那恭王殿下……"

外面的三人,如果只是殷鳳翔和殷鳳蓮,那麼顧洪自然不會多一句.可眼下恭王殷鳳軒也在,並且殷鳳軒從便和殷鳳湛關系非同一般,所以顧洪確實有些為難!可聞,殷鳳湛卻是瞬間臉色一沉,隨即想也不想的吼道

"讓他們滾!本王誰也不見!"

噴薄的怒意在這一刻湧了出來,頓時即便是顧洪,也不由得渾身一顫,然後趕忙恭敬應聲,然後走了出去……可就在這時,旁邊一直沒話的聶瑾萱卻是開口叫住了他

"顧總管,等等!"

叫住了顧洪,然後聶瑾萱這才轉頭看向殷鳳湛,接著伸手撫上了他的肩

"鳳湛,你別這樣!他們來也是相信你!如今出了這麼大的事兒,你心里難過生氣我明白,可現在我們能做的,就是要查出真相!"

聶瑾萱緩聲安撫,隨後看著殷鳳湛不吭聲了,聶瑾萱這才又撫了撫他的背,讓他好過一些,接著抬頭對著顧洪道

"顧總管,讓幾位王爺進來吧!直接到這里來!"

"是!"

點頭恭敬應聲,隨後顧洪便走了出去.接著不過片刻的功夫,便只見恭王殷鳳軒首先闖了進來,隨後跟著秦王殷鳳蓮和被藍平推著輪椅進來的瑞王殷鳳翔!

而此時,首先進門的殷鳳軒一看聶瑾萱也在,眉頭有些不悅的一皺,但隨後卻還是抿了抿唇,然後看向殷鳳湛

"四哥,這是怎麼回事兒啊?我都被弄糊塗了!父皇這都是好好的,怎麼就……"

顯然,對于恭王殷鳳軒來,順承帝的忽然駕崩對他的打擊也不,甚至于直到現在,他都不能相信這一切竟然是真的!

可聞,殷鳳湛卻一直坐在那里,卻是連看都沒看他一眼!見此形,恭王殷鳳軒頓時急了.可隨後就在他再要上前些什麼的時候,秦王殷鳳蓮卻是一把拉住了他

"現在不是這個的時候,我們要先查出真相!"

此時的秦王殷鳳蓮,也少見的收起了往日掛在臉上的笑,微微蹙起的眉,透出不出的凝重.而一聽這話,最後進來的瑞王殷鳳翔卻是抬手將身後的藍平打發出去,然後道

"是的,五皇弟的有道理!並且,如今四皇弟還備受懷疑,所以不管是為了父皇,還是四皇弟,我們都不能冷眼旁觀!只是我現在是怕,皇後娘娘和大皇兄太子那邊,會不會……"

之後的話,殷鳳軒沒,可一聽著提到段皇後和太子,殷鳳軒頓時跳了起來

"就是他們!要我就是他們心懷不軌!今天在德陽殿你們都看到了吧!皇後和太子是明擺著讓四哥背黑鍋!保不准父皇就是他們害死的!"

這話的時候,殷鳳軒氣憤已極.可這時秦王卻是微微皺了下眉

"這倒未必!我倒是覺得,這事兒應該和皇後他們沒關系!"

殷鳳蓮若有所思.而此時,看著眼前的三人,一旁的聶瑾萱卻是不禁抿了下唇,然後緩聲道

"幾位王爺,坐下來!"

眼下的事,並非三兩語就能完的.聞,三人不禁同時看了聶瑾萱一眼,隨後便各自坐了下來.而這時,殷鳳蓮卻是微微眉頭一動,然後看向聶瑾萱

"不過郡主,這事兒你怎麼看?你也覺得這事兒和皇後和太子他們有關系?"

"我的想法和秦王殿下是一樣的,我也不認為凶手就是皇後和太子!"

迎視著殷鳳蓮的目光,聶瑾萱的肯定.可聞,旁邊的殷鳳軒卻頓時瞪向聶瑾萱,同時想也不想的道

"聶瑾萱,你怎麼這麼肯定不是他們做的?!之前在宮里的形,大家可都是看到了,如果事不是他們做的,他們會處心積慮的陷害四哥嗎?"

殷鳳軒對聶瑾萱始終存有偏見,所以此時聽著她這麼,自然心里有氣.可聞,聶瑾萱卻只是靜靜的看了殷鳳軒一眼,接著冷冷一笑

"恭王殿下,那請問你覺得皇後和太子有嫌疑那麼證據呢?難道只憑著之前他們的幾句話嗎?但我可以告訴你,如果是那樣,你就錯了!"

*******************

今天就一更了,明天見~!

上篇:公平選擇    下篇:共同調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