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關鍵時刻   
  
關鍵時刻

不是聶瑾萱要強出頭.而是此時此刻,聶瑾萱覺得與其讓殷鳳湛站出來,倒不如自己這個外人話更有利一些.

而此時,一看著聶瑾萱手里的令牌.原本作勢要圍上來的侍衛頓時一愣.而段皇後卻臉上一僵,接著微微抿了下唇

見此形,一旁的太子殷鳳寒卻是眉頭一動,然後上前道

"安國郡主,那禦字令牌怎麼會在你的手里?!莫不是那令牌是你偽造的吧!"

"太子殿下,這飯能亂吃,但話可不能亂!你安國偽造令牌可有證據?!"

"證據?!呵呵……本太子是沒有證據!但你怎麼能你手里的令牌是真的?再,我們可從沒聽父皇什麼時候將禦字令牌交到你的手上!"

此時的殷鳳寒眼底透著得意.話落,卻是不由得轉眸瞥了殷鳳湛一眼,同時眼底不由得浮起一抹殲佞的寒光.而見他的神看在眼里,聶瑾萱卻不禁冷笑了一聲

"太子殿下,你不知道,不代表就真的沒有此事!再,偽造令牌是死罪,安國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做出這樣的事兒!至于這塊令牌是如何到我的手里的,我也沒理由和太子殿下解釋.並且剛剛太子殿下也了自己沒有證據,那對于沒有證據的事兒,還請太子殿下閉上嘴,不為好!"

聶瑾萱一直是個隨和的人,即便有時義正辭,但依舊不會讓人感到咄咄逼人.但此時,面對著如此變故,聶瑾萱也少見的露出了自己強悍了一面!

所以此時被聶瑾萱這麼公然一睹,太子殷鳳寒頓時憋得有些不出話來!見他如此,聶瑾萱不由得唇角一動,露出一抹不的鄙夷,然後再又將視線落到了段皇後的身上

"皇後娘娘,您剛剛宸王殿下闖宮,所以要將宸王殿下抓起來,可有證據?"

聶瑾萱氣勢不改.可顯然相對于太子殷鳳寒,段皇後卻要厲害的多.所以一聽這話,段皇後卻是秀眉一揚

"證據?你和本宮要什麼證據!現在宸王站在這里,這就是證據!"

"皇後娘娘這話的錯了吧!不錯,宸王殿下現在是在這里,可皇後娘娘不要忘了,如今皇上忽然駕崩,宸王殿下作為皇上的兒子,驚聞噩耗,然後進宮來看個究竟,難道還有錯嗎?難道皇後娘娘要將宸王殿下作為一個兒子的權利的都要剝奪嗎?!"

直視著段皇後,聶瑾萱一字一句的著,而到這里,卻是冷冷一哼

"再有,剛剛皇後娘娘宸王殿下闖宮,這就更讓人笑話了.不錯,在安國和宸王殿下進宮的時候,守城門的侍衛們確實過,皇後娘娘有令,不許任何人進宮一步!但敢問皇後娘娘,守城的侍衛是皇上的親屬禁衛,皇後娘娘雖然貴為一國之母,但又有什麼權利來給皇上的直屬禁衛下令?!甚至還不讓任何人進宮……怎麼,難不成皇後娘娘是要假借皇上忽然駕崩之余,另有圖謀不成?!"

聶瑾萱辭激烈.而聽著她的話,越越嚴重,段皇後頓時勃然大怒

"聶瑾萱,你給本宮住口!這里沒你話的份兒!"

段皇後氣的渾身發抖,畢竟,聶瑾萱這是挑明了她要造反啊!可聞,聶瑾萱反倒是笑了

"怎麼?!皇後娘娘這就惱羞成怒了不成?!"

段皇後越是生氣,聶瑾萱越是高興.可到這里,聶瑾萱卻是臉色瞬間一凜

"不過,還請皇後娘娘先冷靜一下,並且看看這些侍衛究竟是誰再也不遲!"

著,聶瑾萱轉身直指那些維護著殷鳳湛的一眾侍衛.可此時,順著聶瑾萱手指的方向看去,段皇後先是眉頭一皺,然後冷冷一笑

"他們有什麼好看的?!想必定是宸王的手下,而不也正是宸王闖宮的證據嗎?"

仿佛是抓到了殷鳳湛的把柄,隨後段皇後轉頭便是要示意那些侍衛將殷鳳湛拿下.但這時,聶瑾萱卻忽然大笑了起來,然後直接對著其中一個侍衛道

"兄弟,你告訴皇後娘娘,你是誰?"

"我是負責守衛東城門的皇宮禁衛!"

那侍衛的鏗鏘有力.一雙眼睛更是直直的看向段皇後.而一聽這話,段皇後頓時愣在當場!

……

段皇後想不明白,為什麼守衛城門的侍衛,會跟著殷鳳湛.甚至挑明了支持他!所以一時間,臉色頓時難看到了極點.但段皇後畢竟在宮里生活了這麼多年,心機手段也非常人所比.所以不過是短暫的震驚後,段皇後隨即便恢複了冷靜,然後低聲道

"哼!那又如何!本宮……"

此時此刻,段皇後的氣勢依舊凌厲.可就在這時,還不等段皇後完,便被一道聲音打斷了

"皇後是想,即便那些侍衛是守城的侍衛,但也可能是宸王之前埋伏的暗樁是麼?"

那話聲冰冷異常.聞,院子的眾人不由得轉頭,接著便只見張貴妃邁步走了進來!而在張貴妃的身後,竟還跟著一眾平日里和張貴妃關系不錯的妃嬪們!

她們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怒意,一雙雙憤怒的眸子更是直直的看向段皇後.見此形,段皇後又是一愣,可一見跟在那些妃嬪身後的侍衛,頓時心里便明白了過來!

而此時,就在段皇後兀自打量著的同時,張貴妃已然帶著一眾妃嬪來到了院子里,然後張貴妃轉眸看了眼殷鳳湛和聶瑾萱,接著轉眸看向段皇後道

"皇後,宸王殿下如何本宮不知道.但是請問皇後,為何在本宮和一眾姐妹知曉皇上駕崩的噩耗後,皇後要讓人將本宮等人封在自己的宮里?!難不能皇後你要做什麼不可告人的事不成?"

第一次,張貴妃退下了往日那張溫和的臉,一一句都透著不出的凌厲.而一聽這話,段皇後果然臉色一變,接著憤怒的大吼道

"張靜雅,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最好想想,你現在在和誰話!"

"本宮在和誰話?!當然是你!往日我敬你,尊你,可如今皇上駕崩,你身為一國之母,六宮表率,非但不立刻查清皇上死因,給大家和全東陵的百姓一個交代,卻是如此對待本宮和一眾姐妹,甚至連和皇上有骨肉血親的宸王殿下進宮,你都要攔著!段月嬋,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暗自在宮里斗了二十多年,眼下張貴妃終于和段皇後撕破了臉面!而一看眼下勢越來越對自己不利,段皇後臉上不由得抽搐了一下,接著冷冷的道

"本宮是皇後.如今皇上駕崩,本宮自然有權利這麼做!所以……"

"所以皇後已經查清了皇上的死因了嗎?"

段皇後的臉色越漸陰沉,甚至有要強自動手的跡象.可就在這時,卻只聽一道低沉的男聲傳來,眾人轉頭,卻見五皇叔殷焱痡a著一眾皇族,以及五皇子秦王殷鳳蓮,六皇子恭王殷鳳軒等人走了進來.而在人群之後,甚至連向來身體不好的二皇子,瑞王殷鳳翔都坐著輪椅,一臉凝重的跟了過來!

浩浩蕩蕩的一大群人,瞬時間來到了院子里.連既將院子擠得水泄不通.此時,一眾侍衛已然被逼的後退三步,場上的勢讓人不由得有些喘不上氣來!

而此時,在走進院子之後,為首的五皇叔也是看了殷鳳湛一眼,接著向來溫和的臉色也冷了下來,然後看向段皇後

"皇後,皇上忽然駕崩,你讓人封鎖城門是什麼意思?!要不是宸王讓侍衛通知本王,本王和一眾皇族還被蒙在鼓里,你這般行,究竟要作何解釋?"

如果,聶瑾萱,張貴妃在段皇後面前都沒有話的份兒話.那麼此時身為順承帝兄弟的五皇叔殷焱,卻是有絕對質問段皇後的資格!而一聽這話,段皇後先是臉上一僵,但隨後卻是不禁上前一步,來到殷焱畯惚e,同時緩聲道

"五皇叔,您又何必動怒呢?本宮這麼做,也不過是怕某些人借機生事罷了!"

"哼!借機生事?!皇後是在誰?是本王還是宸王?人家宸王是皇上的兒子,憑什麼不能進宮?"

殷焱琤輕N因為皇上的忽然駕崩而震驚哀痛不已.同時又被人蒙在鼓里,心自然氣憤之極.而此時,到這里,五皇叔殷焱琝颽O抬眸瞪了段皇後一樣,直逼的段皇後不敢話後,才抿了抿唇,然後對著一眾侍衛道

"你們是干什麼的?!你們究竟是皇上的禁衛,還是皇後的禁衛?還不馬上給本王退下?!"

五皇叔殷焱琠坋瘛觼M,不理朝政.但這絕不是他就是軟包子!而此時,在場一眾皇族中,和皇上至親的長輩,他更是有這個發號施令的權利.而聞,那些之前聽命段皇後的侍衛不禁面面相覷,隨即默默的退了出去.

而看著他們退下了,殷鳳湛這時也對身旁的一眾跟隨而來的侍衛使了一個眼色.隨即大家也紛紛退了出去.

一時間,院子里的侍衛都走了.但火藥味兒卻是絲毫沒有減輕.接著便只見五皇叔殷焱琣b左右看了眼後,隨即揚聲道

"高才庸呢?!怎麼不見他在場?"

上篇:一觸即發    下篇:亂成一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