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朕會處理   
  
朕會處理

原本,聶瑾萱和殷鳳湛兩人都以為,只要收到了龍景云母親的回信,便能馬上知道當年是誰拿到了桃花霜,進而找到凶手的線索.

可眼下,當真的收到對方的信後,聶瑾萱和殷鳳湛才意識到,事遠比他們想象的複雜!

原來,早在二十多年前,龍景云的母親本想研制出一種無色無味讓人無法察覺,同時死後又不會讓死者太難看的毒藥.所以之後便研究出來了桃花霜.當時的效果讓龍景云的母親很滿意,只是後來發現,桃花霜雖然其他方面都還不錯,但惟獨味道有些微苦!

因此,便只是這一條,便讓龍景云的母親認為,自己的研究失敗了,隨即便將桃花霜廢棄.而就在這個時候,碰巧遇上了一對年輕人.所以,龍景云的母親便將桃花霜隨手給了對方!

信中的內容,大體便是這樣.所以此時一聽著殷鳳湛的話,聶瑾萱也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是啊!可是仔細想想,也確實如此.那龍神醫的母親究竟是何人,我們並不清楚.但從一些只片語中,便能看出,對方也是性古怪的奇人.並且,當年龍神醫的母親本就想廢棄桃花霜,因此自然不會太在乎自己已然廢棄的東西,究竟給了誰!"

聶瑾萱低聲著,可到這里,聶瑾萱卻又不由得微微一頓,隨即話鋒一轉

"不過,也不能一點兒線索沒有!信里,龍神醫的母親雖然沒有對方是誰,但卻提供了一些細的線索.第一,龍神醫的母親雖然沒有提那對男女是誰,但卻口口聲聲叫那個女人蠢蛋!第二,對方是東陵口音!所以,我們不妨在這兩方面多多想想!"

"可即便如此,線索也太少了!"

殷鳳湛贊同聶瑾萱的法,但同時也提出了問題.而這時,聶瑾萱也頭疼的皺了下眉,然後道

"是啊!確實線索很少……並且,都還是二十多年的事了.而當年的事,我們也不了解.同時讓我更奇怪的是,甯貴妃是宮里的人,那麼暗中給她下毒的自然也是宮里的人,所以……"

聶瑾萱忍不住喃喃自語.可就在這時,一旁的殷鳳湛卻是瞬間眯了下眼睛

"既然是當年的事兒,那就找當年的人,不就好了?!"

殷鳳湛著,隨後轉頭看了聶瑾萱一眼.而一聽這話,聶瑾萱先是一愣,隨即猛的恍然大悟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那咱們就走吧!"

話落,聶瑾萱便對著殷鳳湛默契了一笑,然後一同走出了宸王府,直奔皇宮!

*****************************************

既然事出現在二十多年前,那麼自然要找當年的人,問問清楚!所以,殷鳳湛和聶瑾萱近乎同時想到了同一個人——順承帝!

可此時已然是黃昏時分,照理他們是無法進宮的.可憑借著聶瑾萱的禦字令牌,兩人還是順利的進了宮.然後一路直奔順承帝的寢宮.而此時的順承帝剛剛吃過晚飯,正躺在龍榻上休息,所以一聽聶瑾萱和殷鳳湛兩人來了,順承帝不由得一怔,但隨後還是讓人將兩人叫了進來!

當年的事真相大白,盤踞在順承帝心中二十多年的心結也解開了.雖然心中的傷痛還有,但總也算順暢了,所以經過這兩天的修養,順承帝的氣色明顯好了不少.

所以,當聶瑾萱和殷鳳湛走進寢宮見到順承帝的時候,聶瑾萱看著身體越漸恢複的順承帝,心里也是呼了口氣.接著在一番簡單的行禮後,倒是順承帝首先抬眸看了聶瑾萱一眼,然後又看了眼依舊倔強的和木頭疙瘩一般的殷鳳湛,隨後才又將視線落回到聶瑾萱身上

"怎麼了?這麼晚了來見朕,難不成又出什麼事兒了?"

順承帝的語氣平靜,而隨著氣色的好轉,隱隱的帝王之氣隨之也漫了出來.可聞,聶瑾萱卻是抿了下唇,然後緩聲道

"回皇上的話,安國確實有要事,所以才會這麼晚了進宮打擾皇上!"

聶瑾萱一如既往的不卑不亢.而聽到這里,順承帝瞬間眸光一閃,接著卻轉頭看了眼旁邊的高才庸.隨即高才庸馬上會意的點了點頭,接著手里拂塵一揮,便徑自將房間里的一眾宮人遣退了下來,最後自己也悄然走出門外,同時順手將房門關上.

轉眼的功夫,房間里便只剩下順承帝和聶瑾萱,殷鳳湛三人.這時順承帝才又看向聶瑾萱,同時略顯凌厲的雙眼一眯

"上次你們的那個什麼龍神醫的母親,回信了?"

顯然,順承帝已然從聶瑾萱的話中,猜出了一些.聞,聶瑾萱兀自點頭,接著便直接將懷中那封信拿出,上前雙手送到順承帝手上

而此時,一接到信,順承帝先是看了聶瑾萱一眼,隨即立刻打開.但就在看完了信後,卻是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當初得到桃花霜的有兩個人?!"

……

順承帝的想法和聶瑾萱殷鳳湛的一樣.而隨後聶瑾萱便將自己和殷鳳湛的一些推測,一一了出來.

而隨後,等著聽過了聶瑾萱的話,順承帝卻是微微皺了皺眉,接著便沉默不語.

一時間,偌大的寢宮中,鴉雀無聲.聶瑾萱看著順承帝,而順承帝則斂著眼,不知在想些什麼!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最後過了足足有一刻鍾的時間,順承帝卻是瞬間眸光一挑,然後低聲道

"嗯,行了.這件事兒朕知道了!朕會處理,你們便不要管了."

順承帝聲音平靜,話落,卻是將那封信放到一旁的桌子上.而聞,聶瑾萱頓時一愣,甚至連一旁始終沒有話的殷鳳湛也瞬間轉頭看了順承帝一眼

順承帝是什麼意思聶瑾萱不知道.但此時他已經這麼,聶瑾萱自然也不好些什麼,所以之後便又了幾句話後,便直接想要離開.可就在隨後聶瑾萱行了禮,轉身和一旁的殷鳳湛離開的時候,順承帝卻是忽而低聲道

"老四,你等等!"

順承帝叫住了殷鳳湛.可聞,殷鳳湛卻是轉頭皺眉看了他一眼

"朕想下棋了.你來陪朕!"

……

到底,順承帝是想和殷鳳湛話.畢竟對于順承帝來,殷鳳湛始終是不同的.而對于順承帝的要求,殷鳳湛顯然有些不樂意.但這時,一旁的聶瑾萱明白順承帝的心思,隨即悄悄的推了他一把!

無奈下,殷鳳湛只好留下.聶瑾萱則先行離開,而一走出寢宮,聶瑾萱便看到守在門口的高才庸迎了上來,接著一看殷鳳湛不在,卻是不禁問了一句

"呃……郡主,宸王殿下怎麼沒有和郡主一起出來?"

"呵呵~,皇上想下棋了.讓他作陪!"

聶瑾萱笑著開口,而一聽這話,高才庸先是一愣,但隨後也頓時笑了出來,最後甚至連著眼眶都有些了

"好,好,那就好!"

高才庸跟了順承帝一輩子,順承帝的心思,高才庸自然最是懂得.而看著他的樣子,聶瑾萱也是始終笑著,隨後轉頭看了眼寢宮,接著便和高才庸一起走了出去.

聶瑾萱是要等殷鳳湛的,隨後高才庸細心的將她帶到寢宮外面的一個石亭里,然後怕聶瑾萱受涼,讓宮人拿過暖墊,披風.接著自己也坐到一旁陪著.

此時,天色已經黑了.明月高懸,灑出一片清冷的光亮.而隨後一邊喝著清茶,聶瑾萱也不時和旁邊的高才庸聊著天,同時等著殷鳳湛,而這一等,便是還幾個時辰!

子夜過了,空氣中透著涼意.連著聶瑾萱都有些困了,這時,殷鳳湛終于出來了.

只不過此時的殷鳳湛臉上有些沉,明顯有些臭烘烘的味道.見此形,聶瑾萱也知道,定然是和順承帝拌嘴了,隨即不禁起身迎了上去

"好了?"

聶瑾萱的臉上帶著笑,可此時一見聶瑾萱,殷鳳湛不禁一愣

"你怎麼沒回去?在這等我做什麼?"

"怎麼?不行嗎?"

"……"

聶瑾萱一嘴反問,殷鳳湛沒聲了.但隨後卻是轉眸瞪了身後的寢宮一眼,接著一把拉著聶瑾萱便大步往外走,同時嘴里不禁嘟囔道

"死老頭,早知道就不搭理他了!下棋還帶反悔的,沒完沒了!"

殷鳳湛的聲音帶著少見的孩子氣.聞,聶瑾萱不由得笑了,然後挽著他的手,隨著他一起出了皇宮.

……

而這邊殷鳳湛走了,高才庸便徑自走進了房里.可本來以為順承帝已經累了,卻是讓高才庸沒想到,一進寢宮,便看見順承帝依舊坐在那里,雖然他的臉色依舊嚴肅而冷然,但高才庸看得出,順承帝心很好!

所以,不由得高才庸也笑了,隨後邁步走了過去

"皇上,看來皇上心很好~!"

高才庸笑著著,聞,順承帝抬眼看了他一下,接著抬手一擺示意他將眼前的棋盤收起來

"朕真的老了,連著老四都贏不過了!不過這孩子也是,就不知道讓讓朕,還朕悔棋……真是……"

順承帝嘴里抱怨,但眼底卻透著溫和.一聽這話,高才庸更是笑了,隨即親手將棋盤收好,同時緩聲道

"皇上,不是老奴多嘴,宸王殿下如此,不是也是隨了皇上您嗎?"

上篇:兩個人!    下篇:不留禍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