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往事如煙   
  
往事如煙

此時已然下午日落時分.越漸西沉的暖陽將那來人的身影拉的老長,逆著光,讓人看不清容貌.而最後過了好一會兒,待那來人緩步走到順承帝靠坐的龍榻前,順承帝這才看清來人的樣貌,隨即不由得一愣

"……你?!"

湘王如今的模樣依舊是那皇宮禁地負責打掃的老太監模樣.一身陳舊的太監服,神淡然.所以,此時看著眼前的他,順承帝在短暫的愣神後,頓時皺起眉頭,然後轉眸看向一旁的聶瑾萱

"安國,怎麼回事兒?你帶一個奴才到朕這里是做什麼?"

順承帝不解.可聞,聶瑾萱卻是心頭複雜.尤其是在聽到順承帝口稱對方為'奴才’時,更是泛起不出的酸意.

所以一時間,聶瑾萱有些不出話來.隨後想著直接告訴順承帝真相,但話剛到嘴邊,卻又咽了回去,接著在用眼神示意一旁的高才庸將房里的宮人全部打發出去後,聶瑾萱才微微沉思了片刻,終于低聲道

"皇上,您且聽他吧!"

聶瑾萱將話交給了湘王殷焱鐸.可一聽這話,順承帝更疑惑了.隨即不禁將目光再次轉到眼前的那一身做太監裝扮的湘王殷焱鐸身上

此時的順承帝臉上已然透出了一絲不悅.可就在這時,就在順承帝要開口質問站在自己眼前的人的同時,卻只見一直沒有話的湘王殷焱鐸忽而笑了一下,接著緩聲道

"皇上又鑽牛角尖了吧,您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身體呀!"

湘王殷焱鐸的聲音輕緩而隨和,帶著面具那滿是皺紋的臉上透著一抹讓人舒心的笑意和淡然.可此時一聽這話,順承帝先是一愣,但就在轉眼的瞬間,卻猛的瞪大了雙眼

……

曾經,在順承帝時候,並不是一個討人喜歡的孩子!因為他總是不愛話,悶悶的坐在一旁,別的皇子都在玩耍比試的時候,只有他一個人靜靜的躲在一旁.所以當時的先皇,並不喜歡他!

而順承帝也是性格別扭的孩子,先皇越不喜歡他,他也越沉默,而別的皇子一看他不受寵,表面上不,但私下里卻常常欺負他!順承帝雖然沉默寡,卻也十分固執不服軟,因此經常和他們打架.可雙拳難敵四手,每次都傷痕累累.

所以每當這個時候,比他大一歲,並且也是當時在皇子中最受寵,人緣最好的二皇兄站出來維護他,等著將那些欺負他的皇子打發走了,再過來安慰他

而每每這個時候,二皇兄總會溫和的摸著他的頭,擦拭著他臉上的灰土,同時溫和的道

"三皇弟,你又鑽牛角尖了吧,他們便讓他們便是了,你不還是你嗎?又何必和他們賭氣動手?畢竟身體是自己的,你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身體呀!"

……

他日的記憶猶在耳,往日的一切曆曆在目.所以此時此刻,聽著耳邊再次響起近乎同樣的話,順承帝頓時大驚,接著直到過了好半晌,終于忍不住抬手指向眼前那在自己面前卑躬屈膝了二十多年的老太監,順承帝不禁渾身劇烈的顫抖起來

"你……你……你是……咳咳……"

此時的順承帝仿佛經曆著驚濤駭浪,接著更是不住的咳嗽起來,見此形,聶瑾萱趕忙上前將順承帝扶住,同時伸手拍著他的背,盡力將他平複一下

可聶瑾萱才剛剛拍了幾下,順承帝卻一把推開她,然後直直的看著眼前的人,凹陷的雙眼頓時因為激動而沖血了起來

"你……你是……"

而此時,看著順承帝那激動的樣子,站在原地的湘王殷焱鐸卻是不由得歎了口氣,接著伸手撫上自己的臉,然後緩緩的將戴在臉上足有二十多年前的人皮面具揭了下來

頓時,整個寢宮都安靜了下來.順承帝怔怔的看著眼前的男人,卻是如同點穴般的不出話了來,而聶瑾萱也好奇的轉過頭,可就在看到湘王的瞬間,卻是不由得愣住了

原來只見,眼前的湘王五官俊美,肌膚白希,眼角帶著慈祥的細紋,卻不顯一絲老態.即便此時已然四旬開外,卻依舊可以看出他年輕時,是多麼的風華無雙.

但此時此刻,尤其上聶瑾萱注意的是,湘王那眉宇間隱隱透出的溫和慈祥之氣,仿佛什麼在他眼底,都是那麼云淡風輕,一如普度眾生的菩薩一般,帶著讓人心安的氣質.

聶瑾萱忍不住暗自贊歎.而此時,湘王殷焱鐸卻是微微一笑,然後依舊聲音溫和的對著順承帝道

"是我,三皇帝."

這一聲三皇帝,仿佛將記憶拉回到了當年.頓時順承帝在一陣劇烈的顫抖後,終于漸漸平複了下來,然後雙眼細細的看著眼前的湘王殷焱鐸,接著終于出了話來

"你也騙朕!"

……

最是簡單的四個字.可此時,一聽這話,聶瑾萱卻不由得一愣,然後轉頭看向順承帝

原本,在順承帝心里,他早已經知曉了甯貴妃之死並非是意外,甚至已經承認了殷鳳湛是他的親生兒子了啊……要不然,又怎麼會出這個'也’字?

而也正是因為這樣,在之前一連串的事當中,順承帝才會對殷鳳湛特別容忍,因為他是他和自己最愛的女人的兒子啊!

想到這里,聶瑾萱不由得暗自松了口氣.而這時,聽著順承帝這麼,湘王殷焱鐸卻是頓時臉上泛起一抹些微帶著苦澀的笑

"是啊,我也騙了皇上……也許,這就是我的任性吧!"

著,湘王殷焱鐸兀自來到一旁的位置坐下,見此形,聶瑾萱微微抿了下唇,然後徑自站起身,然後走到一旁始終沒有話的殷鳳湛身旁,同時低聲道

"我們先出去吧."

"嗯."

兀自應聲,隨後殷鳳湛卻又轉頭看了湘王殷焱鐸和順承帝一眼,接著便和聶瑾萱一起走了出去.

……

湘王殷焱鐸和順承帝兩人是親兄弟,這麼多年再相見,自然有話要.所以聶瑾萱便識趣的先行離開.只是出了順承帝的寢宮,聶瑾萱卻腳下一頓,然後兀自拉著殷鳳湛坐到了寢宮門口的台階上

"鳳湛,你湘王和皇上會什麼?"

"不知道."

殷鳳湛回答的爽快,接著也隨著聶瑾萱坐了下來.聞,聶瑾萱不由得笑了一下,然後道

"是啊,還真不好猜……不過希望皇上能解開多年的心結吧!"

聶瑾萱兀自著,隨後轉頭看向殷鳳湛.可這時,殷鳳湛卻沒有話,只是一雙深邃的眼,靜靜的看著天邊西沉的落日,和染了半邊天的彩云……

接著,直到過了不知道多久,才終于輕輕點了下頭

"嗯."

……

就這樣,聶瑾萱和殷鳳湛兩人在台階上,靜靜的坐著,靜靜的等著,而這一等,便一直等到了午夜時分.

而其中,聶瑾萱聽到了身後的寢宮中,傳來了吼叫聲,爭吵聲,還有痛苦的哭聲,最終全部化作了一片寂靜……

隨後,又是不知道過了多久,久到聶瑾萱都感到倦意的靠在了旁邊殷鳳湛的身上,身後才忽而響起房門聲,接著便只見湘王殷焱鐸邁步走了出來

頓時,剛剛有些疲倦的閉上眼的聶瑾萱猛的一驚,然後趕忙站起身來到湘王的身邊

"殿下……"

聶瑾萱低聲開口,而到這里,卻是不禁轉眸瞥了眼湘王身後的寢宮.而見她如此,湘王殷焱鐸頓時笑了出來

"放心,皇上沒事兒."

湘王語氣輕緩,一聽這話,聶瑾萱才微微呼了口氣,然後才又將視線落回到眼前的湘王殷焱鐸身上

"其實殿下,安國有幾件事想不通……"

"呵呵~,你這丫頭是想問,本王為什麼要假死,然後隱藏在這皇宮嗎?"

仿佛將聶瑾萱看得通透,湘王緩聲著,而到這里,卻是轉頭看向聶瑾萱,然後又是溫和的一笑

"其實很簡單.當年的事,本王雖然不知道十分,但至少明白婉兒的心思,只是當時婉兒和皇上誤會已深,而不管是婉兒還是皇上,都是倔脾氣,並且之後婉兒還莫名枉死……所以你想想,在那個時候,本王要是站出來為婉兒話,結果會怎樣?"

會怎樣?當然是……皇上大怒,然後即便不將湘王殺了泄憤,也會找借口處置他,並且最有可能是將他流放!而湘王是會因為怕事怕死而躲起來的嗎?聶瑾萱不這麼認為,那便只有一種可能……

所以想到這里,聶瑾萱頓時茅塞頓開

"這麼,殿下您是以退為進,然後隱藏了身份,只為了等待時機,和皇上明真相?!可殿下,您這一等便是二十多年,難道您……"

忽然,聶瑾萱明白了當初張貴妃為什麼會如此肯定的,湘王絕不會做出卑鄙之事了!原來他竟然會是這樣一個……

一時間,聶瑾萱心里盈滿了感動和不出的敬佩.可這時,相比于聶瑾萱的略微激動,殷焱鐸卻只是平和的一笑

"二十年又如何?只要能解開皇上的心結,能讓皇上和婉兒不再相互誤會,就是三十年,四十年,本王也忍得!"

*************************

三更上傳!之後還有木有,還有木有……嘿嘿……

上篇:等這一天    下篇:孰輕孰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