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等這一天   
  
等這一天

'吱嘎——’

瞬間,開門聲響起,隨後聶瑾萱抬頭往里面看了一眼,接著便邁步走了進去.可這時才發現房間里並沒有人!

隨即,聶瑾萱兀自打量了下房間里的擺設,卻是不由得抿了下唇

原來只見,這是一個極為簡單,甚至沒有任何裝飾的房間.不大的屋子,一個桌子,一個椅子,床榻上放在陳舊而單薄的被褥……

見此形,聶瑾萱心里頓時泛起一抹不出的滋味.而這時,隨後跟著走進來的殷鳳湛卻是在四處看了眼後,不由得低聲道

"誰的房間?"

殷鳳湛語帶疑惑,可就在這時,還不等聶瑾萱話,便只聽外面傳來一道腳步聲,隨即便只見一個人影走了進來

"呃……請問兩位找誰?"

進門的人不解的追問,這時背對著門口的聶瑾萱和殷鳳湛近乎同時轉身,可就在看清對方的瞬間,殷鳳湛卻頓時皺起了眉,隨即深邃的眼底不由得眸光微閃

原來,來人便是那平日里負責打掃皇宮禁地院子的那個老太監!並且很明顯,眼下聶瑾萱來到的這個房間,便是他的!

而此時,看著轉過身的聶瑾萱和殷鳳湛,那老太監也是微微一愣,隨即趕忙行禮道

"老奴見過宸王殿下,安國郡主."

老太監態度恭敬.可聞,聶瑾萱趕忙應聲道

"公公免禮."

"謝郡主."

緩聲應聲,隨後老太監便直起身,但隨即卻又在看了眼前的聶瑾萱和殷鳳湛後,不禁疑惑的問道

"呃……不過,今日宸王殿下和安國郡主大駕光臨,不知是找老奴有何事啊?"

老太監不解.此時一聽這話,聶瑾萱卻是沒有馬上話,而是不由得抬眸打量了眼前的老太監幾眼

"請問公公貴姓?"

"老奴免貴姓吳."

"哦,原來是吳公公……那請問吳公公進宮多久了?"

"呃……算起來有二十多個年頭了吧……"

"這麼,吳公公是從旁邊那禁地院子開始的時候,便一直在這里做工咯?"

"呵呵~,是的."

吳公公的神很和藹,滿是皺紋的臉上有些滄桑,卻讓人覺得很是親切.而就在問話的功夫,聶瑾萱卻是不禁看到他手里還拿著一個水壺,隨即不由得笑了

"怎麼?吳公公剛剛也是去院子里澆花了嗎?這大中午的……怎麼不休息一會兒啊!"

"呵呵~,多謝郡主關心,老奴不累.再這些天天氣旱,沒什麼雨水,如果不及時澆水的話,那院子里的花草,卻是要受罪了……"

"哦,是麼?原來是這樣……不過真沒想到,吳公公竟然也是愛花之人."

"哪里,郡主妙贊了."

吳公公不但語隨和,連著話也很是斯文.所以,在聽到這里,聶瑾萱不過的閉上了嘴,然後便直接再次默不作聲的打量起眼前的吳公公來

聶瑾萱目光不出銳利,卻透著一抹不出的審視.而此時的吳公公,卻只是靜靜的任憑聶瑾萱看著,不畏懼,不慌張,神淡然.

一時間,不大的房間里鴉雀無聲.而此時,一旁的殷鳳湛不禁將目光在兩人身上掃了一眼,接著片刻後,便直接走到門前,然後伸手將房門關上!

殷鳳湛的動作有些古怪.可就在房門被關上的刹那,聶瑾萱頓時神一凜,然後直直的看著眼前的吳公公,同時躬身行禮

"安國見過湘王殿下!"

聶瑾萱的聲音輕緩卻堅定.可一聽這話,那吳公公卻是愣了,但就在轉瞬的刹那,那吳公公卻頓時笑了,然後微微直了直身子,同時緩聲道

"呵呵~,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就知道瞞不過你.卻是不想,這麼快就被你抓到了……不錯,本王就是湘王!"

……

原來,那在皇宮禁地掃了二十多年院子的老太監,就是當年假死的湘王!

而此時,即便心里已然有了答案,但看著眼前湘王殷焱鐸如此爽快的便承認了下來,聶瑾萱還是一愣.可就在這時,還不等聶瑾萱回過神來,便只聽殷焱鐸隨即眸光一斂,眼帶溫和的問道

"不過,本王倒是好奇……本王在這皇宮之中隱姓埋名了二十多年,自認從沒有被誰看出蹊蹺,可你這丫頭又是如何發現本王的呢?且來讓本王聽聽~!"

顯然,對于自己被聶瑾萱認出真身的事,湘王殷焱鐸雖然早有預料,但心里還是不免有些好奇.而一聽這話,聶瑾萱卻頓時笑了

"很簡答,因為一個'’字!"

"?!此話何意?"

"不錯,就是'’!"

美麗的雙眼透著認真,聶瑾萱肯定的開口.隨即便緩聲解釋道

"安國第一次看到殿下您的時候,是在院子里的那間廂房里.當時安國和宸王殿下一起從暗室出來,因為當時是偷偷跑過來的,所以也怕驚擾了四周的侍衛,可誰想到剛剛出來,卻聽到外面有聲音,當時安國嚇了一跳,以外是被外面的侍衛發現了呢,但誰想到,驚擾是殿下您在外面的院子里整理花草……"

"當然,當時殿下您和現在的打扮一樣,安國也不覺得有什麼奇怪之處.可隨後等著回去之後,安國卻越發覺得這件事兒有些奇怪……畢竟,當時安國和宸王殿下從暗室出來的時候,已然過了子夜時分.而在這個時間里,一般的宮人都休息了,為何還會有人在這深更半夜的過來整理花草?!"

"只不過當時安國覺得殿下您是有所圖謀,但之後在一番觀察下,卻並沒有任何問題.並且安國也曾私下打聽了一下,而從別人的口中安國得知,殿下您這二十多年來,都在盡心盡力的打掃這個沒有一個人住的院子……因此,那時安國越發覺得殿下的行為非同尋常,畢竟試問任何一個人,有誰會將一個清掃庭院的工作做這麼細致?!所以便只有一個結論,那就是這負責庭院之人對這個院子,有別人所沒有的感!"

"可這院子是皇宮的禁地,單單一個院子,又有誰會在乎呢?!因此,便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對方並非是對這個院子有感,而是對這院子里的人,有某種深深的,讓人無法想象的感!"

"但即便是這樣,安國也不能肯定自己的料想一定是對的.直到那天晚上,皇上跑了過來,侍衛沖進了石室,鬧得一片狼藉後,安國和宸王殿下出去的時候,竟然又看到了殿下您……因此,再那一瞬間,安國便不禁想到了這個可能!"

"可這個時候,安國依舊不能肯定.畢竟殿下您曾經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皇族貴胄,又怎麼會隱姓埋名落入這皇宮之中,成了最卑下的宮人?!安國不能想象,可就在今天安國問了皇上一個問題後,便頓時覺得,其實有些事,並非不可想象!"

"哦?你這丫頭問了皇上什麼?"

一直默不作聲靜靜聆聽的湘王殷焱鐸,終于忍不住追問了一句,而這時便只聽聶瑾萱低聲道

"安國問皇上……湘王殿下對甯貴妃的感究竟有多深?皇上,多深他不知道,但至少不會比他少!"

聶瑾萱一字一句的著,而聞,湘王殷焱鐸頓時一愣,但隨後卻不由得笑了

"呵呵……你這丫頭,果然很是聰明!便是只有這一點點的線索,都讓你發現了端倪,不簡單!"

湘王殷焱鐸對聶瑾滿口稱贊,可隨後,卻是不禁將目光落到了旁邊殷鳳湛的身上

殷焱鐸不話,便只是靜靜的看著殷鳳湛,房間里頓時安靜下來……而隨後直到過了好半晌,湘王殷焱鐸才微微一笑,然後隨手將手里澆花的水壺放到房間的一腳.然後抬眼看向聶瑾萱

"好吧!既然被你這丫頭找到了,那本王也沒什麼隱瞞的必要了!帶本王卻見皇上吧!"

著,湘王殷焱鐸竟第一個走出了房間,同時揚聲接著道

"要知道,等這一天,本王可是已經等了二十多年了啊!本王現在迫不及待!"

***********************

聶瑾萱不明白湘王殷焱鐸最後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但隨後還是和殷鳳湛互看了一眼後,隨即快步跟了上去.接著三人便直接再次來到順承帝的寢宮.

而此時,剛剛躺下要休息的順承帝一聽聶瑾萱和殷鳳湛又來了,不由得皺了下眉,接著在高才庸的攙扶下坐起身,隨即讓人將他們兩個叫進來

"怎麼?還有什麼事兒嗎?"

抬眸看向眼前的兩人,順承帝有些虛弱的開口.可聞,聶瑾萱卻是抿了抿唇,然後上前一步道

"皇上,安國再次過來,並非有什麼事……只是想讓皇上見一個人!"

"見一個人?!誰?"

順承帝越發不解.而這時,聶瑾萱卻沒有馬上回答,而是轉頭對外面喚了一聲,接著便只見一道人影邁步走了進來……

***********************

今天萬更,二更上傳,之後還有~!(別忘了投月票~!)

上篇:要去哪兒    下篇:往事如煙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