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想見你!   
  
想見你!

甯貴妃不是自殺,這無疑是一個重要的線索!

而此時,不只是高才庸,連著殷鳳湛都微微神凝重了起來

一時間,石室中再次陷入了安靜,便只有順承帝發瘋了一般的嘶吼.這時,聶瑾萱卻是歎了口氣,然後才又道

"並且高公公,既然高公公之前讓太醫院的李太醫代為查驗過甯貴妃的尸體,那請問現在那李太醫在哪里?"

"呃……他……他已經死了!"

"死了?什麼時候?"

"呃……應該還在二十多年前吧……老奴記得是在甯貴妃,湘王殿下出事之後不久……"

雖然心中不解,但高才庸還是一五一十的回答了聶瑾萱的問題.可剛剛到這里,高才庸頓時猛的一驚,隨即難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等等!難……難道,當年那李太醫是被人指使,之後又被人滅口……"

高才庸在宮里待了這麼久,自然也不是蠢人.所以被聶瑾萱這麼一問,頓時便想到了這一點.可聞,聶瑾萱也微微點了下頭

"嗯,有這個可能.不過,有件事兒,我倒是想不明白……太醫院的太醫那麼多,高公公怎麼會偏偏找到李太醫的呢?"

"呃……因為李太醫平時便是負責甯貴妃的太醫,所以老奴……"

"哦,原來是這樣,那這就對了!想必那幕後人定然是預想到了這一點,才會暗中買通李太醫的……"

聶瑾萱心里大概有了揣測,可這時,高才庸卻是在震驚後,微微皺了下眉,然後忽而道

"可是郡主,當初老奴要找人調查甯貴妃的死因,只是出于自己的一時之意,這是誰也不知道的事啊!對方即便買通了李太醫,如果老奴當初沒有大膽的這麼做,那麼對方不是多此一舉嗎?"

"多此一舉?!高公公這話就錯了,這叫有備無患!並且,我倒是覺得,即便當時高公公沒有這麼做,對方也會想方設法讓李太醫出面的."

能策劃出這些事的人,定然絕非泛泛之輩,所以這等事,自然都在對方的預料之中.而此時,聽到這話,高公公頓時愣住了,隨後卻是一句話也不出來.

一時間,事實中再次變得安靜.而此時,聶瑾萱卻是微微歎了口氣,然後起身來到殷鳳湛身旁,接著抬頭看向已然瘋狂的近乎連人都認不清的順承帝面前

"皇上,皇上,冷靜一下,您看看我,你還知道我是誰嗎?"

聶瑾萱的聲音很輕很輕,怕是驚到了順承帝一般心翼翼.可此時,不管聶瑾萱什麼,順承帝卻依舊不斷的嚎叫,不斷的掙紮,甚至如果不是殷鳳湛手疾眼快的攔住他,差點兒連著聶瑾萱都被他抓傷了!

見此形,聶瑾萱非但不感到害怕,反倒覺得更加心酸了起來.隨即轉眸看了眼殷鳳湛,接著才又將視線落在順承帝臉上

"皇上!皇上!您看看我……"

"啊——"

"皇上……"

"婉兒——啊——"

眼看著順承帝已然失去了理智,頓時聶瑾萱不由得咬了咬牙,接著抬手便甩了順承帝一巴掌

'啪——’

瞬間,一道震耳的巴掌聲響起,接著便只聽聶瑾萱扯著喉嚨大聲叫道

"皇上,你給我好好聽著,甯貴妃沒有背叛你!"

這一句,聶瑾萱用力了全身的力氣.而這一聲吼完之後,順承帝果然瞬間停住了,睜大了眼睛,卻是愣愣的看著前方,渾然沒有一絲的反應!

見此形,聶瑾萱無奈的歎了口氣,轉頭看向殷鳳湛.這時殷鳳湛也兀自松開手.接著片刻之後,便只見一動不動的順承帝終于動了一下,接著在聶瑾萱幾人的注視下,竟一步一步的向著甯貴妃走去……

順承帝走的緩慢,此時的他,披頭散發,衣服上沾著不知道是誰的血跡,神越發的木然.接著不過一會兒,終于來到甯貴妃身旁,然後'噗通’一聲癱在地上,接著緩緩的伸手再次將甯貴妃抱在懷里

"嗚嗚……嗚嗚……"

順承帝再次哭了,沒有了瘋狂,便只剩下不出的悲傷.見此形,聶瑾萱也終于忍不住跟著哭了出來,但隨後還是緩步上前,然後蹲在順承帝身邊低聲道

"皇上,您聽安國……甯貴妃不是淹死的.雖然現在安國還不知道甯貴妃的死因究竟是什麼,但當初的跳荷花池自殺之,肯定是不對的!而甯貴妃不是自殺,自然也就談不上背叛皇上……"

"並且,當初高公公因為擔心皇上,並且也對甯貴妃的死,抱有懷疑.因此,曾請當年太醫院的李太醫幫忙查驗過甯貴妃的尸體,可當時李太醫卻了慌,並且在之後不久後,也不知何故死了.因此這樣一來,便更加可以肯定,當年甯貴妃之死一事,定然有不為人知的隱……"

一字一句,聶瑾萱的輕緩和清晰,而順承帝卻只是嗚嗚的哭,甚至都沒有看聶瑾萱一眼.而看著順承帝這般,聶瑾萱也不知如何是好,可就在這時,殷鳳湛卻是幾個大步上前,然後徑自將聶瑾萱拉了起來

頓時,聶瑾萱微微一愣,隨即抬頭便對上了殷鳳湛那平靜的臉.而這時,還不等聶瑾萱話,便只聽殷鳳湛眸光微動,然後看向一旁的高才庸

"交給你了."

罷,殷鳳湛便直接拉著聶瑾萱,大步離開了石室.當然在臨走的時候,順便將暗道中的機關,全部解除了.

……

就這樣,撇下了順承帝,殷鳳湛帶著聶瑾萱便走了.隨後看著殷鳳湛不話,聶瑾萱也沒有什麼.接著直到出了暗道,來到院子里,聶瑾萱才微微呼了口氣.

此時已然是黎明時分了.天邊壓著厚厚的云,仿佛等待著黎明來臨時,天際的第一縷陽光穿透那它的層層疊疊,最後煙消云散一般!

只不過,除了這些,還有一院子的大內侍衛.他們一個個凝神屏氣,目光凝重卻又警惕的看著殷鳳湛,但卻又沒有一個人敢擅自沖上來!

見此形,被殷鳳湛攔在身後的聶瑾萱眼底不禁浮起一抹擔心,可這時便只見殷鳳湛眸光一挑,然後目光一一從眼前一眾大內侍衛的臉上掃過,隨即臉色一沉

"讓開!"

殷鳳湛的聲音冰冷如刀,頓時讓眼前的一眾侍衛渾身一顫,但卻依舊站在那里,沒有任何退讓的意思!見此形,殷鳳湛眼底瞬間再次浮起一抹殺機,可就在這時,聶瑾萱卻伸手拉住了他

"鳳湛等等,別沖動."

靠著殷鳳湛身後,聶瑾萱聲的開口.聞,殷鳳湛不由得一愣.而這時,聶瑾萱卻是兀自走出殷鳳湛的庇護,同時伸手從懷中拿出了那塊一直帶在身上的'禦’字令牌

"各位兄弟,今晚事出突然,確實給各位帶來了不少麻煩.不過現在已經沒事兒了,皇上還在里面,高公公也在,都沒事兒.所以大家也不必在這里圍著了.至于我和宸王也不會出宮,依舊會住在甯心閣,因此之後如果皇上降罪,大家只管到甯心閣抓人便好!"

此時的聶瑾萱一臉平靜.而此時聽到這話,在場的一眾大內侍衛頓時一愣,隨即看了眼聶瑾萱,再看了眼殷鳳湛,最後相互無聲的交換了一個眼色,這時便只見一位貌似侍衛頭領的人從人群中站了出來,然後一臉正色的道

"既然安國郡主如此,並且還有禦字令牌在手,那卑職便相信郡主一次!"

著,那侍衛頭領退後一步,然後抬手一擺.頓時原本將聶瑾萱和殷鳳湛圍的水泄不通的大內侍衛,隨即紛紛後退,兀自讓出了一條路來!

見此形,聶瑾萱不由得溫和一笑,然後對著那侍衛頭領點了下頭,接著便和殷鳳湛一起向外走.

最後一道危機解除,聶瑾萱也兀自安心了不少.可就在兩人走出大內侍衛的包圍的時候,聶瑾萱卻不由得神一愣

原來只見,就在那些侍衛的身後,院子月亮門的入口處,竟然還站著一個人,而這個人便是上次聶瑾萱看到那個深夜里在院子整理花草的老太監.

而此時,就在聶瑾萱看到那老太監的同時,那老太監也看到了聶瑾萱,隨即老太監恭敬的低頭行了個禮,接著便轉身走了……而看著他的背影,聶瑾萱卻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

不平靜的夜,終于過去了.

隨後聶瑾萱和殷鳳湛一起回到了甯心閣.接著等第二天下午,聶瑾萱才剛剛吃過午飯,便只聽外面一個宮女過來傳話,是高才庸來了.

高才庸的到來,讓聶瑾萱有些意外.隨後不一會兒,高才庸便兀自走了進來.接著在簡單的一番寒暄後,高才庸卻是微微抬頭看了聶瑾萱一眼,隨即緩聲道

"郡主,其實老奴過來也是來傳話的,皇上剛剛醒了,是想見郡主……"

上篇:驗尸結果    下篇:自有辦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