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所謂辦法   
  
所謂辦法

其實,聶瑾萱原本是想,'想查驗一下甯貴妃的尸體’,可一想到當初湘王殿下開棺驗尸,都是大費周章,那麼眼下換成甯貴妃,順承帝定然是不會同意的!

所以,怕順承帝惱羞成怒,聶瑾萱巧妙的換了下字眼.但即便是這樣,聶瑾萱也不確定順承帝會答應自己.而隨後,果然印證了聶瑾萱所料非虛,這邊一等著聶瑾萱的話音剛落,順承帝瞬間臉色一寒,隨即想也不想的轉身吼道

"不行!"

順承帝的瞬間氣勢全開,怒意頓時隨著那爆吼傳遍房間中每一個角落.而此時,聽到這話,聶瑾萱不禁皺了下眉,可隨後還不等她話,旁邊一直沒吭聲的殷鳳湛卻是低聲道

"為什麼不行?"

殷鳳湛神不動,目光冷然.聞,順承帝瞬間臉色一僵,而一對上他的眼,順承帝頓時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朕不行就是不行!"

"你……"

"好了,鳳湛別了!"

眼看著殷鳳湛和順承帝又要吵起來,聶瑾萱適時的開口打斷殷鳳湛,可顯然,殷鳳湛並沒有偃旗息鼓的意思,嘴上雖然不了,但一雙眼睛卻始終看著順承帝,瞬也不瞬

見此形,本就怒極的順承帝更加暴跳如雷

"滾!馬上給朕滾!朕不想再看到你!"

順承帝氣的渾身發抖,這時,殷鳳湛卻只是冷哼一身,接著二話不,直接大步走了出去!而看著殷鳳湛走了,聶瑾萱自然也不會留下,隨即低頭抱歉的對著順承帝行了個禮,然後便也快步跑了出去……

……

從順承帝的寢宮中出來,殷鳳湛便直接回到了甯馨苑.接著不一會兒,聶瑾萱也快步走了回來,接著一進房,聶瑾萱便將房間里的幾個宮女打發了出去,然後直接來到殷鳳湛面前

"鳳湛,你這是要干什麼呀?"

曾經,順承帝和殷鳳湛兩人誰也不多,倒也算相安無事.而眼下,自打甯貴妃的事被提起後,每次只要一見面,殷鳳湛便一直沒什麼好臉色.往日的冷靜和沉穩,更是拋到了九霄云外,渾然成了一個火藥桶!

聶瑾萱心里搞不懂殷鳳湛的心里在想些什麼,卻又覺得他像個幼稚的正處于青春期的孩子,倔強而叛逆,渾身是刺,卻又別扭的氣人!

而此時,聽到聶瑾萱的話,殷鳳湛卻是不不語,接著更是直接將腦袋轉到一旁,渾然是不想話的樣子.見此形,本來還好好語的聶瑾萱,頓時皺起眉頭,隨即猛的伸出雙手,一把抓住了殷鳳湛的腦袋,然後瞬間用力將他的腦袋給擰了過來

"殷鳳湛,告訴你,你少給我來這套!我不是皇上,你也少給我甩臉色看!"

聶瑾萱可不是好脾氣的.這邊話音一落,更是櫻唇一抿,然後徑自上前一步,同時雙眼直視著眼前的殷鳳湛的眼

"我知道這些年你心里委屈,皇上的疑心和固執讓你難受!但不管如何,就算是拋開身份不算,皇上總歸是長輩!你怎麼能那樣口不擇?!再,皇上現在都病成那樣了,你也不是看不出來,你還這樣,難道你是不懂事的孩子嗎?偏要每次都鬧得不歡而散,你才開心?!"

聶瑾萱越越氣,最後連著聲音都大了起來.而此時聽到這話,殷鳳湛卻伸手一把將聶瑾萱的手揮開,然後臉色依舊陰沉的道

"那是他自找的!"

"他就算自找的又如何,他現在已經受到懲罰了,你還想怎樣?"

"我不想怎樣!就是不想看到他!"

"但他是你父親!"

"他不是!"

瞬間爆吼出聲,殷鳳湛隨即更是'騰’的一下蹦了起來,然後斂眸憤怒的對著聶瑾萱大吼道

"他不是!他從來都不是!"

憤怒的臉上帶著猙獰,此時的殷鳳湛忽然如同一只被刺激到的野獸.而對上他那因為憤怒而沖血赤的眼,原本也被氣的夠嗆的聶瑾萱不禁再次抿了下唇,然後緩緩上前一步,同時伸手抱住了他

一時間,偌大的房間中,鴉雀無聲.聶瑾萱靜靜的抱著殷鳳湛,卻是沒有話.最後直到過了好久,久到讓聶瑾萱感到被自己抱住的男人渾身彌漫的憤怒火焰越漸的冷凝下來,這才一邊將身子越發靠近他那溫暖的懷抱,一邊低聲道

"鳳湛,你別這樣!"

聶瑾萱輕輕的開口,語中透著安撫.而到這里,聶瑾萱才緩緩的抬頭,然後再次對上他的眼

"鳳湛,我知道現在我你和皇上兩人是父子,你心里抗拒.但是鳳湛,你要知道之前高公公雖然甯貴妃當年生你的時候早產.可有些事你可能不清楚,這俗話都女人懷胎十月,但事實上,確切的應該是12-14周左右,一周七天.並且一般滿10周左右的胎兒,便不算是早產的!"

"所以,當初甯貴妃比正常的生產日期提早了一個月,並不算是什麼怪事兒.再,如果真的是早產了,那又如何?那也不能肯定你就不是皇上的孩子.畢竟當時的狀況,鳳湛你也應該知道.當初皇上送甯貴妃出宮,很大程度上因為保護甯貴妃.因此,單從這一點上來看,當時的後宮並不安穩.而甯貴妃是皇上最愛的女人,那麼鳳湛你想想,一旦甯貴妃順利生產出皇子,那結果會如何?"

"皇上這一生,將全部的感都放在了甯貴妃身上.因此,我可以很肯定的,當時相對甯貴妃不利,或者對她肚子里孩子不利的人更是比比皆是!因為一旦甯貴妃剩下皇子,很有可能便會被立為太子,那麼在這種況下,有人暗中使手段,自然理所當然!"

聶瑾萱將一直暗想在心里,卻一直沒有出的話了出來.而到這里,聶瑾萱隨即緩緩站直身子,然後從他的懷中退了出來,接著拉住了殷鳳湛的手

"再,這別的不,單這些天鳳湛你多次對皇上不敬,皇上病成那個樣子了,幾次氣的都快暈倒了,可他對你怎樣了?是讓人打你了,還是讓人把你關起來了?!甚至連當初你闖進禦書房的時候,皇上在萬分震怒之下,也不過是把你打入天牢,可卻沒有再下什麼吩咐,這般心思,你怎麼就不懂呢?"

其實,順承帝和殷鳳湛一樣,都是一個在感上笨拙的男人.他們可以在事業上殺伐果斷,但每每在感上,卻始終幼稚的可笑,不管是親還是愛!

而此時,不知是聶瑾萱的話真的起了效果,還是殷鳳湛自己覺得生氣生夠了.隨即便果然臉色微微緩和了一些,記住片刻後,便又重新坐了下來,然後低聲道

"那你之後打算怎麼做?"

殷鳳湛終于轉移了話題,頓時聶瑾萱眼底不由得浮起一抹笑意,隨即上前靠坐在他的懷里,同時用著和他一樣的低緩嗓音道

"能怎麼辦?繼續服皇上唄!"

著,聶瑾萱便又神一斂

"不過,這事兒真的比較難辦.皇上對甯貴妃的感太深,所以即便再,我覺得皇上也未必會答應,可眼下這般狀況,湘王當年假死,不知所蹤.和甯貴妃當年相關有聯系的人,也都找不到了,這樣一來可以是線索全無,因此便只能從保存完好的甯貴妃尸體開始下手了……"

起正事兒,聶瑾萱再次陷入了為難.一方面她想查明真相,但另一方面阻力也是相當的大,所以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聶瑾萱兀自發愁.而這時,看著懷中愁眉緊皺的她,殷鳳湛卻是微微眼底精光一閃,接著片刻後,忽然低聲道

"沒什麼好辦不好辦的,我自有辦法!"

……

對于殷鳳湛的辦法,聶瑾萱感到好奇.而直到當天夜里,當聶瑾萱被殷鳳湛抱著縱身于月色中的時候,聶瑾萱終于明白了,原來殷鳳湛所謂的辦法,竟然就是闖宮!

聶瑾萱心里有些害怕.可眼下已經這樣了,聶瑾萱也沒有選擇的余地.隨即便也只好伸手抱住殷鳳湛的脖子,等待著殷鳳湛帶自己去封存著甯貴妃尸體的皇宮禁地!

接著,便只見黑夜中,殷鳳湛化作一道鬼魅,隨即不多時便來到了那皇宮禁地,然後在用石子引開把守著院子的侍衛後,殷鳳湛抱著聶瑾萱瞬間悄然走進那院子的房間,接著便將聶瑾萱放了下來,同時走到牆壁前面,打開暗道

"里面有機關,跟著我!"

罷,殷鳳湛便直接拉過聶瑾萱的手,然後帶著她走了進去……

一路摸索,接著在不多時,聶瑾萱終于在殷鳳湛的帶領下,來到了最里面的那間石室.而此時,看著眼前的一切,聶瑾萱頓時愣住了.但隨後便將視線落在了放置在石室中間的那個水晶棺上……

"這是……"

*******************

一更上傳,二更繼續~!(月票啊,月票~!)

上篇:最後請求    下篇:水晶之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