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有消息了   
  
有消息了

安靜的房間里,燭火閃爍.

昏黃的光線映著聶瑾萱那美麗的臉,然後還有那捏在她指尖的繡花針上!

而此時,聶瑾萱隔桌而坐的殷鳳湛卻瞬間眯了下眼睛,然後伸手從聶瑾萱的手里將那根繡花針拿了過來

殷鳳湛不話,卻只是靜靜的看著.而這時,聶瑾萱卻是看了殷鳳湛一眼,然後低聲道

"鳳湛,當初茹死的時候,也是被凶手用暗器殺死的.而凶器也是繡花針,所以鳳湛你,這會是偶然嗎?"

當初,刑部暗中派王福潛入宸王府,借機調查隱藏在宸王府的江湖大盜茹.但卻不想,之後被慘遭殺害.而本以為王福是被茹所殺,可最後卻發現殺死王福的真凶另有其人!

真凶武功甚高,甚至可以一掌將人內腑震碎.幸好茹看到了真凶面目,可就在茹要出實的時候,卻被人瞬間用暗器殺死!

顯然,當初的茹是被那凶手公然的殺人滅口的.而當時殺死茹的暗器,便是一根繡花針!

一如此時殺死吳嬸的這根繡花針一樣,最為普通不過的繡花針!

會是巧合嗎?聶瑾萱不這麼認為.而此時,聽到聶瑾萱的話,殷鳳湛卻也眸光一閃,接著低聲道

"看來當初王福的死因,果然有問題."

著,殷鳳湛將手里的繡花針放到一旁的桌上,而這時聶瑾萱也不禁臉色凝重了起來

"之前王福被殺,茹碰巧看到了真凶,但隨後卻被滅口.當時我們只注意到了凶手是個武功高手,並且就隱藏在宸王府里,但卻忘了凶手殺王福的原因.而依著眼下這個形看,當初王福是真的發現了什麼!只是,我就是想不明白,王福究竟發現了什麼?難道是真凶的身份?還是真凶的目的?亦或是其他什麼……"

"而這次凶手再次動手,殺了吳嬸,顯然是為了不想讓我們知道當年的事,那如果這樣推算的話,那凶手的幕後主使,是不是就和當年甯貴妃之死有關呢?可甯貴妃已經死了,那對方為何到了現在還派人隱藏在宸王府呢?難不成是監視你?還是另有目的?!"

聶瑾萱百思不得其解,而這時殷鳳湛卻是眸光一挑

"不過,不管怎麼,現在也能肯定.當年母妃的死,確實有問題!"

殷鳳湛的話依舊平靜,話落,轉頭看向旁邊的聶瑾萱,接著伸手一把將聶瑾萱從位置上拽起來,然後一個用力將她帶到自己的懷里

"行了,別想了."

殷鳳湛低聲的開口,不似甜蜜語,但卻更加讓人心動.瞬間聶瑾萱頓時心頭一暖,可一想到眼前的勢,聶瑾萱還是忍不住低聲道

"我能不想嗎?眼看著這一個月的期限就到了,可現在越查事越複雜,這樣下去,如果到時候找不出真相,那你……"

到這里,聶瑾萱頓時住了嘴,眉宇間不禁泛起一抹擔憂.而將她的反應看在眼里,殷鳳湛卻是靜靜的看著她,接著什麼也沒的便直接伸手勾起了她的下巴,然後低頭吻了下去

這個吻,輕柔而溫暖.但漸漸的,那抹溫的柔和越漸染上了晴欲的氣息,隨即也越加火熱了起來.隨後,殷鳳湛更是瞬間伸手將聶瑾萱緊緊的抱住,同時性感的薄唇蜿蜒的移到她的耳邊

"身上的傷,好了嗎?"

低語的呢喃,透著不出的曖昧氣息.炙熱的呼吸更是撩撥著聶瑾萱那敏感的耳朵,讓她瞬間渾身一顫……可隨後聶瑾萱剛想點頭好了,但轉瞬間,卻馬上搖了搖頭

"沒……還沒……"

此時的聶瑾萱臉上的仿佛要滴出血來一般,一雙白希的素手,更是忍不住要推開眼前這個越發彌漫著危險的男人.可聞,殷鳳湛卻少見的勾動了一下唇角,接著瞬間起身,同時將她抱了起來

"還沒好嗎?那我幫你看看!"

著,殷鳳湛便直接不由分的抱著聶瑾萱走向屏風之後……

****************************************

迤邐的一夜,翌日一早,聶瑾萱只覺得渾身仿佛散了架子一般.隨即睜開眼,卻見身邊的男人還在睡!

清晨的陽光透過縫隙,灑落房間,映著一室朦朧.而此時,看著旁邊閉著雙眼,在晨光中越發完美而惑人的男人,聶瑾萱只覺得火大,隨即想也不想的直接伸手捏住了他的鼻子!

聶瑾萱少見的惡作劇,還帶著孩童般的頑劣.可誰知道,隨後等著聶瑾萱捏了他好半天,殷鳳湛依舊沒有一絲反應!

不由得,聶瑾萱心里頓時不安起來,接著不禁松開手

"鳳湛,你醒醒!"

皺著眉,聶瑾萱低聲輕喚,可聲落,殷鳳湛卻依舊沒有一絲反應

"……鳳湛!你醒醒!喂!"

"鳳湛!"

"喂!殷鳳湛!"

隨著一聲聲輕喚,聶瑾萱的聲音也越漸高昂起來,同時一雙手,更是忍不住伸手推了推他,可殷鳳湛依舊紋絲不動

見此形,聶瑾萱越發有些害怕了起來,隨後更是伸手使勁的搖晃殷鳳湛的身子,同時揚聲叫道……可就在這時,還不等聶瑾萱喊出聲,便直覺的手腕猛的被一只大手抓住,然後身子同時一個翻轉,被瞬間壓在了下面

頓時,聶瑾萱不禁有些懵了.可一抬頭,便對上了一雙熟悉而深邃惑人的眼

"你……"

"一大清早就不老實,看來昨晚上睡的太好了!"

低沉而略帶著幾分暗啞的性感嗓音響起,瞬間讓原本怔忪的聶瑾萱回過神來,而同時一聽他起昨晚,聶瑾萱頓時臉上一,但還是忍不住抗議道

"你閉嘴!好什麼好?!就知道折騰我……"

掙脫殷鳳湛的鉗制,聶瑾萱伸手便捶了他兩下,可一聽這話,殷鳳湛卻頓時輕笑了起來,接著再次伸手一把抓住她那不老實的手,同時俯身在她耳邊道

"我怎麼折騰你了?"

"你……"

這混蛋!怎麼折騰她了……這,這讓她怎麼出口啊!這混蛋,他就是故意的!

聶瑾萱氣的不出話,而她越是如此,殷鳳湛越笑的大聲,但隨後便直接俯身吻上了她的唇

方寸的床幃之間,晴欲之火再次點燃,可隨後,就在殷鳳湛分開她的腿,想要埋在那溫暖而嬌柔至極的花蕊中盡馳騁的時候,房外卻忽然傳來了一道晴清朗的話聲

"哎呀~!今天這天氣真是好啊,晴空萬里,微風徐徐,只可惜我這個苦命的,忙了幾天幾夜沒合眼……可有些人,不但貪戀好時光,還躺臥溫柔鄉……"

那聲音帶著笑意還有一絲明顯的戲謔.聞,躺在床榻上,被殷鳳湛壓在身下的聶瑾萱頓時一驚,隨即想也不想的直接一把推開身上正蓄勢待發的男人,然後馬上翻身下床,同時對著床上的殷鳳湛又窘又急的道

"真是的,都怪你!這下好了吧!還不趕快起來!"

著,聶瑾萱飛快的套上衣服,然後伸手扯過旁邊殷鳳湛的衣服,接著一把扔到他的身上.而此時,坐在床榻上的殷鳳湛卻是臉色不悅一沉,但隨後還是不甘不願的穿起來衣服……

……

一番折騰,當聶瑾萱和殷鳳湛穿戴整齊打開房門的時候,已經是一刻鍾之後的事兒了.而此時,等著房門一開,秦王殷鳳蓮便笑呵呵的從外面走了進來

殷鳳蓮臉上的笑,燦爛的刺眼.而此時,剛剛穿戴整齊坐在椅子上的殷鳳湛,卻是臉色陰沉的仿佛能刮下一層霜來.隨即抬眸瞪了他一眼,接著冷聲道

"什麼事兒?"

殷鳳湛的聲音讓人打從心里感到一股不得寒意.聞,坐在他旁邊的聶瑾萱頓時臉色一僵,然後轉頭瞪了他一眼,接著才又看著殷鳳蓮道

"秦王殿下,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坐吧!"

反正事已經發生了,聶瑾萱也沒那麼矯.而此時一聽這話,殷鳳蓮不禁看了聶瑾萱一眼,然後又看了下旁邊恨不得要一腳將他踢出去的殷鳳湛,殷鳳蓮頓時笑的更歡了,但隨後卻又眸光一轉,將視線落回到聶瑾萱的身上

"呵呵~,多謝郡主~!"

著,殷鳳蓮一個旋身不客氣的坐了下來.這時,聶瑾萱讓水云端茶上來,然後看著殷鳳蓮道

"秦王殿下大清早過來,想必之前那件事兒,是有些眉目了吧~!"

殷鳳蓮之前是奉旨調查人皮面具之事,進而追查當年是誰買的湘王的面具.而眼下殷鳳蓮能這時候跑過來,顯然是有些結果了.

聶瑾萱心里有了譜.而聞,殷鳳蓮卻笑了起來

"呵呵~郡主,現在可不早了吧~!"

連帶著這個時候,殷鳳蓮還不忘逗弄聶瑾萱一下,但隨後等著這話一落,殷鳳蓮卻是臉色微微一斂,然後點了點頭

"不過郡主的不錯,我確實已經找到了當年做那人皮面具之人!"

上篇:繡花針    下篇:遠道而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