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親口承認   
  
親口承認

聶瑾萱忽然的開口,可她這話一落,房間里所有人都愣住了.

而這時,聶瑾萱卻是越發覺得這個可能性大,隨即轉頭看向殷鳳湛道

"鳳湛,你還記得嗎?上次因為賬冊的事,你將我送到密室暫時躲避,之後就在你來之前,來了一個和你一模一樣的人……你還記得嗎?"

當時聶瑾萱命懸一線,幸好殷鳳湛及時趕到,然後一劍將那人殺死.而瞬間砍下的頭顱,卻是將聶瑾萱嚇得好半晌回不過神來!

"嗯,是這麼回事兒!"

被聶瑾萱這麼一提醒,殷鳳湛也想了起來.這時,聶瑾萱便徑自轉頭,看向神有些怔忪的順承帝和五皇叔殷焱

"皇上,五皇叔.從今天開棺時,棺內完好無損,並且隨葬品沒有缺失這些況來看,這二十多年來,應該是沒人碰過湘王殿下的棺木的.但眼下可以確定的是,棺木中的骸骨不是湘王殿下,那麼安國認為,問題應該是出在當初湘王殿下下葬之前!"

"可剛剛皇上和五皇叔也都確認,在當年湘王殿下下葬的時候,確實沒有問題……可是安國想問的是,皇上和五皇叔如何知道沒有問題呢?"

聶瑾萱徑自拋出一個問題,聞,五皇叔殷焱琱ㄔ拲o一愣,但隨即卻是眨了眨眼睛

"這……這當然是看親眼所見的了!本王可是眼睜睜看著二皇兄被人抬入棺木中,然後蓋上的蓋子……這,這怎麼會錯呢?"

"那也就是,五皇叔是用眼睛直接看到了湘王殿下的臉,確定沒有錯對吧?!"

"這是當然!怎麼?這有什麼問題嗎?"

"當然有問題!"

想也不想的直接反駁了殷焱琲爾,隨後聶瑾萱便又接著道

"五皇叔,都是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但有時候我們眼睛看到了不一定是真的.並且,安國也曾經親眼見過一個和宸王殿下一模一樣的刺客,幸好安國及時發現蹊蹺,再加上宸王及時趕到,才幸免于難.而當時那名刺客,就是戴了人皮面具.因此,安國懷疑在二十多年前,下葬的人,根本就不是湘王殿下,而是有人戴了人皮面具,假扮了湘王殿下."

"所以,依著這般推斷,安國認為,早在二十多年前,假扮湘王殿下的人因為戴了面具,因而蒙騙了所有人的眼睛.而歲月流逝,二十多年的時間,將所有人的一切化作灰燼,那人皮面具自然也早已化成了塵埃,所以,當現在我們再次開棺的時候,便發現了一具和湘王殿下截然不同的骸骨!"

……

房間里安靜極了.便只有聶瑾萱那平靜而溫和的嗓音,靜靜的著.而等著她的話音一落,周圍再次陷入了安靜.

而這時,直到過了好一會兒,順承帝卻是忽而動了一下,然後目光平靜的看向聶瑾萱

"這麼,你認為二皇兄還活著?"

"不,皇上!安國沒有這麼!"

"為什麼?"

"安國覺得,如今能雖然能確定湘王殿下的尸身早在二十多年前的便錯了.埋在湘王墓中的人也不是湘王殿下.但卻不能完全確定湘王殿下就一定活著!或者,活著只是一種可能,而另外一種可能就是,湘王殿下確實是死了,只是在他死後到下葬這段時間里,有人換了尸體."

到這里,聶瑾萱微微抿了下唇,然後抬頭直直的對上順承帝的眼

"所以皇上,這兩種況,都有可能,因而安國也不能完全確定哪一個是真的,哪一個是假的,便也只有繼續追查,才能得到真正的答案!"

聶瑾萱臉色依舊平靜.可這時,坐在旁邊的五皇叔殷焱瓻o皺起了眉頭

"安國,你這麼確實沒錯.可不是本王要潑你冷水,二皇兄已經死了這麼多年了,當年二皇兄府上的人也早都散了,了解當年事的人,也找不到了.這要怎麼調查呀?"

驚聞當年湘王之死事有蹊蹺.殷焱琱]是心里疑惑不解,甚至也想親自一查究竟.但眼下時隔多年,即便是查,又要如何下手?!

而殷焱琲犖羹{,順承帝和聶瑾萱自然也想到了.隨即眾人便又陷入了沉默,可就在這時,殷鳳湛卻是忽然開口道

"人皮面具!"

……

殷鳳湛話依舊簡潔.可聞,順承帝等人卻不由得愣住了,而卻是只有聶瑾萱眼睛一亮

"你是,要從人皮面具下手?"

"嗯!"

徑自點了下頭,隨後殷鳳湛便沉聲道

"人皮面具這種東西,在江湖上雖然人人都知道,但卻並不是人人都會.並且不管是當年的湘王,還是之前那假扮成我的刺客,他們臉上所帶的面具,都足以以假亂真.所以能做出這等人皮面具的人,絕非一般人!"

"當然,江湖上的事,我也不是很了解,但江湖上絕對有人會知道.所以,只要派人到江湖上追查究竟誰能做出那般巧奪天工的面具,然後找到那做面具的人.接著只要將湘王的畫像讓對方確認,便可以知道,當年究竟是誰買了面具!"

**************************************************

在眼下這般查無可查的況下,殷鳳湛提議確實非常好.但隨後順承帝卻並沒有把追查面具的事兒交給殷鳳湛,而是將事交給了秦王殷鳳蓮.

當然,順承帝會這麼做,除了對殷鳳湛的忌憚之外,另外一個原因則是,相比于殷鳳湛,向來在江湖上走動的秦王殷鳳蓮確實比殷鳳湛更適合一些.

事就這樣安排了.可隨後,就在順承帝起身要離開的時候,聶瑾萱卻忽然開口叫住了他

"皇上,其實安國還有一件事兒……"

聶瑾萱的心,聞,順承帝不由得腳下一頓,然後轉頭看了過來

順承帝沒有話,卻只是靜靜的看了聶瑾萱一眼,接著直到過了好一會兒後,順承帝才微微眸光微閃,然後低聲道

"朕累了,有事兒問高才庸吧!"

著,順承帝也不管聶瑾萱還要什麼,便徑自轉身走了.

……

聶瑾萱心里清楚,順承帝是看出了她的心思,才這麼的.所以在出了房間後,聶瑾萱卻沒有馬上離開,而是在門外等著高才庸的到來.

接著不一會兒,待扶著順承帝回房休息後,高才庸便徑自走了出來.悄然的關上房門,然後轉眼看了下聶瑾萱和一旁的殷鳳湛,隨後高才庸才緩聲道

"郡主,王爺,請隨老奴來."

著,高才庸便先行在前面帶路,隨後不一會兒的功夫,便將聶瑾萱和殷鳳湛二人帶到了旁邊偏殿的一個暖閣里.

而等著聶瑾萱和殷鳳湛一進來坐好後,高才庸也不廢話,便直接微微抿了下唇,然後道

"郡主是想問當年甯貴妃的事吧."

高才庸開門見山.聞,聶瑾萱微微點了下頭

"正是!"

"那郡主想聽些什麼?"

"其實不瞞公公,早在之前,安國曾經和張貴妃詢問過關于當年甯貴妃的一些事.只是當年張貴妃並沒有入宮,很多事也不知道……並且,從甯貴妃的話中也安國也感到有些事事有蹊蹺,所以想和高公公核實一下."

"好!郡主問吧!"

高才庸倒是始終一臉平和.但到這里,高才庸卻又頓了一下,然後看了眼旁邊的殷鳳湛,隨即話鋒一轉

"不過,剛剛在出來的時候,皇上吩咐過,老奴只能回答三個問題,所以回請郡主多多斟酌!"

三個問題?!

聶瑾萱沒想到,順承帝竟然會這般安排,所以不禁愣住了.但轉念一想,順承帝如今能讓高才庸來回答自己的問題,已然是不容易了.畢竟沒人想將自己心底最深的傷疤徹底的扒出來.所以這麼一想,聶瑾萱便也釋然了.隨即在略作沉思後,才瞬間抬頭,然後徑自問出了第一個問題

"皇上為什麼懷疑宸王不是自己的兒子?"

其實,聶瑾萱有很多問題要問,但如今順承帝只給她三個發問的機會,所以聶瑾萱必須抓最緊要,最關鍵的問題,否則將一無所獲!而此時,聽到聶瑾萱這第一個問題,高才庸卻是一點兒都不驚訝,甚至連你想都沒想,便直接低聲回答道

"因為當年甯貴妃在入宮之後不久後,便和皇上發生了爭執,皇上一怒之下將甯貴妃送出了宮,暫住在京城外的一所皇家別院中.而當兩個月後,甯貴妃回宮的時候,卻已然懷孕了.接著在不過七個月左右的時候,便生下了宸王殿下,所以才會讓皇上起了疑心.並且之後在某一次爭執的時候,甯貴妃曾親口過,孩子不是皇上的!"

高才庸的波瀾不驚.可聞,聶瑾萱卻瞬間瞪大了眼睛

"什麼?甯貴妃親口承認過?!"

*********************

二更上傳,明天見!(別忘了投月票~!)

上篇:不用驗了求月票    下篇:三個問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