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你讓誰走   
  
你讓誰走

張貴妃的聲音很,細細的低語,仿佛另有深意.愨鵡琻而此時,對上她的眼,聶瑾萱卻是微微一愣,隨即不禁眸光一閃

"難道貴妃娘娘的意思是,那湘王對甯貴妃做出了什麼不軌之事?"

不能怪聶瑾萱想的歪,畢竟張貴妃的辭實在讓人難免不往這方面想.可相反的,聶瑾萱也覺得這個可能性不大,因為單從順承帝對甯貴妃如此瘋狂的況來看,如果當年只是因為湘王對甯貴妃做出了什麼事,那麼順承帝是不會如此這般的!

順承帝是真的愛甯貴妃.那種愛滲入了他的骨血,牽扯了他一生.所以,根本不會因為這事兒而從最濃烈的愛,轉成如此入骨的恨.而這樣的感轉變,聶瑾萱只想到了一個——背叛!

畢竟,在這個世上,人最受不了的感便是背叛.尤其是對那些性格特別執著剛毅的人,尤其錐心刺骨!

聶瑾萱心里這里想著.而此時,聽到聶瑾萱的話,張貴妃果然搖了搖頭

"不是的.雖然具體什麼事,當時婉兒表姐沒有和本宮,但是本宮可以肯定,絕對不會如此!"

張貴妃的口氣堅定,而到這里,卻又看向聶瑾萱,然後臉上透出一抹溫和

"瑾萱,你可能理解錯本宮的話了,本宮讓你調查湘王,並不是湘王本身如何,至少在本宮的記憶里,湘王是一個非常隨和而溫柔的人,謙遜有禮,卻又心細如發,那般心善而仁慈的人,本宮平生僅見……所以,本宮可以肯定,湘王絕對不會做出對婉兒表姐不軌的事!"

"那貴妃娘娘的意思是……"

"本宮的意思是,如今婉兒表姐已經不在了,當年的真相如何,在世上已然沒有幾個人知道了.所以,瑾萱你倒不如先從湘王開始調查,這樣也許會找出一些線索."

此時的張貴妃臉上透著不出的認真.聞,聶瑾萱卻是點了點頭

"是,貴妃娘娘所甚是.那不知現在湘王殿下在何處?瑾萱出入皇宮雖然不長,但也不算短,為何都沒有聽過湘王殿下的事?"

"因為湘王殿下已經在二十多年前死了."

"死了?!"

聶瑾萱有些驚訝,而張貴妃卻是抿了抿唇

"是啊,就在當年婉兒表姐死去沒多久,湘王殿下便也死了.聽是暴斃而亡,但具體如何,卻是無人知曉!"

之後,張貴妃便明顯沒有再多什麼的意思了.而此時,聶瑾萱卻是微微凝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一時間,房間里頓時安靜了下來.午後的陽光透過窗欞,灑進房間中,映出一片金黃.而隨後過了好半晌張貴妃便徑自站起身,打算離開……

可就在這時,一直沉思的聶瑾萱卻是忽而眸光一挑,然後徑自看向張貴妃

"貴妃娘娘……"

聶瑾萱低聲輕喚,聞聲,已然轉身的張貴妃不由得腳下一頓,然後緩緩的側過身子

"怎麼了?瑾萱還有什麼事嗎?"

"沒有……只是想最後問貴妃娘娘一個問題."

"哦?什麼問題?"

微微挑眉,張貴妃有些不解,而此時,聶瑾萱卻是靜靜的看著張貴妃,接著片刻後忽而開口道

"貴妃娘娘,您為什麼進宮呢?"

……

最終,張貴妃也沒有給聶瑾萱答案,微微一笑,便走了.

之後,聶瑾萱又在床榻上躺了足足兩天,待能起床了,便馬上去了天牢.

殷鳳湛還在那里,聶瑾萱必須看他一眼.而等著聶瑾萱在宮女的攙扶下一步一步的走進天牢,來到那最里面的牢房前的時候,卻不由得愣住了!

原來只見,此時的殷鳳湛竟靜靜的盤坐在牢房中,低著頭,讓人看不清表.他的衣衫依舊挺直,顯然是這些天都沒有休息過的……而就在離他不遠的牆角,竟有一個直徑近乎半米的鐵球,一條孩童手臂粗的鐵鏈連接著那鐵球,最終消失在殷鳳湛的身下……

顯然,這是為了怕殷鳳湛逃脫,而特意布置了.見此形,聶瑾萱只覺的心頭一酸,眼淚頓時便流了下來!

可就在這時,還不等聶瑾萱話,便只聽一道低沉的嗓音頓時傳了過來

"本王不想見你,走!"

殷鳳湛的聲音冰冷如刀.聞,原本還心里為他難過的聶瑾萱頓時一愣.但轉眼的瞬間,聶瑾萱卻是臉色一沉,然後轉頭看了旁邊的牢頭一眼

頓時,那牢頭被聶瑾萱眸光一掃,不由得打了一個激靈,隨即趕忙上前將門鎖打開!

'當啷啷——’頓時,金屬撞擊的聲音在安靜的駭人的牢房中響起.而這時,一直低著頭的殷鳳湛卻是瞬間臉色一寒,接著直接抬起頭

"本王……"

殷鳳湛的聲音已然透著怒意.可此時就在抬頭的瞬間,卻猛的愣住了!這時聶瑾萱被攙扶著一步步的走了進來,然後直接來到殷鳳湛的面前

聶瑾萱居高臨下的看著坐在稻草上的殷鳳湛,四目相對,殷鳳湛的眼底滿是驚訝,可隨後還不等他話,便只聽聶瑾萱嘴角一抽

"你讓誰走?"

揚著眉,聶瑾萱斂眸盯著眼前的男人.而此時被聶瑾萱這麼一堵,殷鳳湛不由得臉色有些僵,但隨後卻徑自站起身

"你怎麼來了?"

"那我現在回去!"

著,聶瑾萱到真是做出了轉身的動作,但隨後卻被殷鳳湛一把拉住了手腕.

殷鳳湛沒話,但看著他的眼,聶瑾萱原本心里的火氣卻頓時泄了一半!隨即轉頭對著身邊的兩個宮女道

"我有事兒和宸王殿下,你們出去等我!"

"是!"

兩個宮女都是張貴妃宮里的人,年紀不大,卻很聰明.所以待恭敬應聲後,兩人便徑自默默的走了出去.

而等著那兩個宮女一走,聶瑾萱這才將目光重新落在眼前的殷鳳湛身上,然後不禁伸手撫上他的臉

"你真傻!好不容易把你送出去,你還回來干什麼?白白花費了我的心思!"

出口就是抱怨,但聶瑾萱心里卻忍不住心疼.可聞,殷鳳湛卻沒有話,只是靜靜的看著她,然後伸手撫上她那落在自己臉上的手

"總比你好!"

殷鳳湛的動作很輕,但出的話,卻讓聶瑾萱頓時眼睛一瞪,然後想也不想的直接掐了他一把

"你是故意的嗎?故意氣我!"

"……"

殷鳳湛又不話了.見他如此,聶瑾萱不禁又是白了他一眼,然後一把將手抽了回來

"行了,少廢話!,剛剛在我來之前,還有誰來過了?"

聶瑾萱想起剛剛的事,忍不住開始翻舊賬.一聽這話,殷鳳湛明顯眼角一動,然後更是不不語

殷鳳湛完全沒有實話的意思.而對上他的眼,聶瑾萱卻是冷冷一哼,接著撇嘴道

"哼,你以為你不,我就不知道了?是太子妃甄曉蓮吧!"

這天牢是由云王殷鳳錦管的.所以當初陳燕兒才會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天牢里找她.可聽著剛剛殷鳳湛話的意思,顯然剛剛來的是一個女人.而放眼整個東陵,在如今這個節骨眼兒上,能來天牢里的女人,便只有兩個:一個是韓落雪,而另一個就是甄曉蓮!

可這兩人中,韓落雪不過是個側妃,想進天牢可沒那麼容易.因此,便只有身為太子妃的甄曉蓮!畢竟,這里都是云王的人,而云王向來和太子殷鳳寒是穿一條褲子的,那麼她來天牢,自然要容易的多!

這麼簡單的道理,聶瑾萱自然一想就想到了.而聞,殷鳳湛果然眼睛動了一下,然後不自覺的抿了下薄唇

"我沒讓她來!"

"可她來了!"

"我沒和她話!"

"可她了!"

"……"

殷鳳湛無語了.俊美無儔的臉上更是透出了一抹無奈.而看著他那糾結的樣子,聶瑾萱忍不住'撲哧’一笑,但隨後卻忍不住咳了一下,接著趕忙抿嘴道

"行了,我也不和你廢話了.其實這次過來,是有事兒要和你……"

話鋒一轉,聶瑾萱起了正事兒,隨即便將她和順承帝的約定還有之後從張貴妃那里打聽出來的事,原原本本的給了殷鳳湛.

聶瑾萱的詳細.可聶瑾萱話音剛落,殷鳳湛卻沒有馬上什麼,而是只靜靜的看著她,接著忽而開口問道

"你是怎麼見到皇上的?"

當初順承帝將他和聶瑾萱一起打入天牢,並吩咐不讓任何人見他們兩人.而殷鳳湛知道,順承帝可不是什麼軟性子,一不二,並且非常多疑.所以在當時的況,想要去見他,可不是那麼容易!更不要被關押在天牢里的聶瑾萱了!

可聞,聶瑾萱卻只是一笑

"山人自有妙計!"

聶瑾萱並不想將陳燕兒的事給殷鳳湛聽.畢竟這女人間的肮髒事兒,可是殷鳳湛這些男人理解不了的.再,陳燕兒究竟要對付的是誰,還不清楚,所以不提也罷.

見聶瑾萱不想,殷鳳湛倒也沒追問.但隨後卻斂起眸子,沉默不語.

聶瑾萱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但卻直覺的有些擔心.可就在這時,卻只見殷鳳湛忽而抬頭,看向眼前的聶瑾萱

"你想問我什麼?"

"當年的事……你還記得嗎?"

"不記得.沒有印象……"

沒有絲毫的猶豫,殷鳳湛直接回答了聶瑾萱的問題.但話落之後,腦子里卻瞬間浮起了一張女人絕美的臉!

那女人靜靜的睡著,睡在剔透的水晶棺中,她的容貌是那麼美,她的皮膚是那麼白……

記憶就像是沒有堤壩的洪水,毫無征兆的湧了出來.頓時,連著殷鳳湛自己都沒有絲毫防備,眸光不由得一凝

殷鳳湛瞬間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而將他的反應看在眼里,聶瑾萱直覺的有些心疼,隨即輕輕的拉住了他的手

聶瑾萱不話,只是靜靜的看著他,握著他的手.而此時,被聶瑾萱這麼一看,殷鳳湛卻是猛的回過神來,接著在薄唇一抿

"我只知道她是自殺的.但我不信,所以這些年來,一直在暗中調查!而那天晚上,我終于看到她了."

此時此刻,殷鳳湛的聲音很淡.但聞,聶瑾萱卻頓時一愣

"看到她了?這話什麼意思?"

甯貴妃不是在二十多年前便死了嗎?難道,順承帝將她的骨灰收在皇宮中的禁地?可如果是這樣,那殷鳳湛為何要這麼?

聶瑾萱直覺的感到殷鳳湛的話有些古怪.而這時,便只聽殷鳳湛解釋道

"嗯,看到了!就在皇宮禁地的暗道中,有一間密室.母妃的尸身就放在那里!"

"尸身?那不是一具白骨嗎?那你怎麼能肯定一定是你的母妃?"

"不是白骨!母妃的尸身完好無損!被放在水晶棺里!"

……

此時的殷鳳湛,聲音很緩很平靜,仿佛在著一件和自己無關的事.但聞,聶瑾萱卻瞬間瞪大了眼睛,然後忍不住驚呼道

"什麼?完好無損?!"

甯貴妃死于二十多年前毋庸置疑.而經過二十多年的時間流轉,她早已應該化作一具白骨才是啊!

難道是被做成了木乃伊?!可即便是如當年的'辛追夫人’千年不腐.但也不可能達到完好無損的地步!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聶瑾萱是無神論者.但殷鳳湛不可能假話!所以一時間,聶瑾萱不禁有些懵了,但隨後眸光一閃,卻是瞬間浮起一抹驚喜

"不過,不管怎麼,如果甯貴妃真的如同你的那般,就太好不過了.至少可以查清當初甯貴妃的死因!"

是的,眼下不是考慮甯貴妃尸身如何不腐的問題,而是要徹底查明當初的真相,進而解開順承帝的心結.而對于這件事兒,殷鳳湛雖然外表平靜,但聶瑾萱心里明白,在他的心里也希望真相能夠大白!否則他也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冒險闖宮了!

聶瑾萱心中大喜,可殷鳳湛卻依舊平靜.而此時,聶瑾萱也注意到殷鳳湛的表非同尋常,隨即不由得斂住臉上的笑

"……怎麼?你不同意驗尸?"

更新超快,請按"CRTL+D"將本書加入收藏夾,方便您下次閱讀!

上篇:過往云煙    下篇:怒發沖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