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錐心蝕骨   
  
錐心蝕骨

殷鳳湛的瘋狂,聶瑾萱是見識過的.所以,皇上的顧慮不是沒有道理,要真的把殷鳳湛惹火了,到時候便真的是沒人會想到他會做出什麼事兒來!

可她聶瑾萱不是禍國妖姬,她更做不到為了自己的幸福,讓殷鳳湛鋌而走險,讓黎民百姓遭殃.而也正是因為這樣,聶瑾萱的心里也更痛了.

而聶瑾萱的心思,張貴妃自然也了解,可對于張貴妃來,這些因由,都只是一個因素,另外一個原因,是她無論如何都不能的.所以隨後再又安慰了聶瑾萱幾句,便離開了.

……

夜,依舊寂靜無聲.養心殿內,燭火閃爍.

養心殿是順承帝的寢宮,而往日這個時候,順承帝已然上床就寢了.但今夜,順承帝卻徑自坐在軟榻上,神肅穆,臉色陰森.

而在順承帝的對面,竟也坐著一個人,昏黃的燭火映著那人花白的頭發,不是霍連,又會是何人?!

只不過,此時的霍連卻已然沒有了之前在賞花宴時的淡然.低著頭,卻是不知在想些什麼.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隨後直到過了不知道多久,順承帝卻是雙唇一抿,然後瞬間眸光一挑的看向眼前的霍連道

"道長,朕深夜將你留下,你應該知道朕要問你何事吧!"

順承帝的聲音很低,隱隱透著一抹駭人的氣勢.而一聽這話,霍連卻兀自咽了下唾沫,然後點點頭

"是,貧道知道."

"那好,既然知道,那就請道長明吧……今天你究竟看到了什麼?"

不管平日如何恩寵,但皇上就是皇上,臣子就是臣子,所以此時順承帝每一句話,都讓霍連如芒在背.但隨後霍連卻是皺了皺眉,然後好半晌沉默不語

霍連不話了,見他如此,順承帝倒也不是催他,隨即拿起桌上的茶杯,輕輕抿了一口,同時抬眸瞥了霍連一眼

可就在這時,卻只見一直眉頭緊皺的霍連不由得閉上了眼睛,但隨後卻猛的站起身,然後'撲通’一下跪在了順承帝的面前

"皇上,貧道深知皇上信賴貧道,但有些事,貧道實在難以啟齒!"

"哦?這麼,還真是有些什麼了~!"

相比于霍連的緊張,順承帝倒是不以為意.但話落,順承帝卻是轉眸看了眼高才庸,隨即高才庸了然的點了下頭,然後便將房間里的宮人全部遣退了下去,最後連著他自己也跟著出去了.

轉眼的功夫,寢宮中便只剩下順承帝和霍連兩個人.而這時,順承帝便將手里的茶杯放下,然後沉聲道

"!"

"皇上,貧道真的不敢!"

"不敢?那你就眼看著朕被蒙在骨里?"

"呃……這個……"

聽到順承帝這麼,霍連果然愣住了,隨後抬眼看了下順承帝,接著咬了咬牙,低聲道

"好,那貧道便是了!但貧道希望,皇上您不要動氣……"

"好!朕答應你!"

得到了順承帝的回答,這時霍連卻是呼了口氣,然後緩緩的站起身子道

"皇上,其實今天貧道看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宸王殿下!"

"老四?"

"是!就是宸王殿下!"

點了點頭,隨後霍連便接著道

"今天到場的皇子,除了太子之外,一共來了六位皇子.而這其中,七皇子年幼,自不用,可剩下的幾位成年的皇子,貧道看了之後卻嚇了一跳!"

"當然,這俗話,龍生九子,各有不一.而在命理上也是同樣的道理,皇上的幾位皇子雖然出身顯貴,都帶龍骨,但顯然還是有很大的區別的.比如三皇子云王殿下,實乃庸碌之輩,一生榮華卻是不假,但這份榮華得來的卻並非容易.甚至相比于他,六皇子恭王殿下都要比他好一些……但幾位皇子中,唯獨四皇子和別的皇子不一樣!"

"哦?怎麼個不一樣法?"

"龍骨不同!"

"什麼意思?"

"就是,雖然四皇子也是天命富貴,身帶龍骨,但卻並非和其他幾位皇子一樣.所以……"

"所以你的意思是,老四不是朕的兒子?"

霍連越臉色越白.而此時等著順承帝的話一出口,霍連頓時再又跪了下來,但卻是一句話也沒有

見他如此,順承帝不由得抿了下唇,但隨後卻神不動的低聲道

"起來,朕又沒有怪你!你只管實話實罷了!"

"……是,皇上……"

"行了,吧!是不是除了這些還有什麼?"

"呃……這個……貧道……"

"!"

"是……其實,那宸王殿下除了龍骨不同之外,還……還是天生……天生的反骨!"

……

龍骨不同,卻是根骨不同.而何為反骨,卻是天生叛逆.

而此時聽著霍連的話,順承帝卻依舊神不動,臉色陰沉,卻是讓人看不出一絲喜怒.

偌大的寢宮里,鴉雀無聲.而隨後直到過了好半晌,順承帝才微微動了一下,然後徑自道

"好了,你先下去吧.朕累了."

"是……"

恭敬應聲,隨後霍連便悄然走了出去.而等著那霍連一走,順承帝便瞬間眸光一轉

"高才庸."

"是,老奴在!"

快步走進來應聲,而此時看著高才庸進來了,順承帝隨即撇了高才庸一眼.頓時,高才庸馬上心領神會的低下頭,同時應聲道

"是,老奴這就去安排!"

著,高才庸便快步走了下去.接著不消片刻便又走了回來.可就在進來的瞬間,卻只聽寢宮里忽而傳來'咣當——’'嘩啦——’的一連串響聲

不由得,即便是高才庸也凝神屏氣,隨即走進來一看,卻見地上已是一片狼藉.

高才庸頓時大驚,隨即馬上讓人進來飛快的收拾好,接著等那些宮人走了,高才庸這才快步上前道

"皇上,保重龍體啊!"

高才庸心的勸慰.可他不出聲還好,一出聲,順承帝這時才猛的勃然大怒,隨即一掌重重的拍在桌上

"朕就知道!就知道是這樣!果然如此啊,果然如此!"

怒極反笑,隨後順承帝徑自起身,接著便開始仰頭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

順承帝的笑聲蒼涼中透著一抹不出的傷心欲絕.而笑到了最後,卻是連眼淚都出來了.接著這才緩緩的收住笑聲,最後歸于了平靜

一時間,寢宮里便又變得安靜起來,而看著順承帝往日氣勢萬鈞,但此時卻瞬間頹然悲傷的背影,高才庸眼圈也了.可這時便只聽順承帝低聲狀似喃喃自語的道

"朕想相信她啊……一直都想相信她啊……可是,可最終她還是騙了朕!她騙了朕!"

低緩,憤怒,最後到了近乎瘋狂.此時,沒人看得見順承帝的表,但聞,高才庸不禁著眼睛勸道

"皇上,您要保重龍體啊!老奴不知那霍道長和您了,但這有些事,也不能盡信啊!"

"哼……不能盡信?那你覺得朕要信誰?"

"皇上,其實老奴本不想,但是……但是皇上不要忘了,那霍道長不過是個術士,皇上您又怎可因為一個術士的話,便信以為真呢?要知道,一旦這事兒要是錯了,到時候可是追悔莫及啊!"

到最後,高才庸早已淚流滿面.這麼多年順承帝心中的苦,心中的怒,心中的怨,便也只有他最知曉.但此事非同可,如果真要是錯了,高才庸卻是連想都不敢想,到時候的後果會是什麼樣!

而此時,聽到高才庸的話,原本背著身子的順承帝瞬間渾身一震,隨即猛的轉過頭來

"對!你的對!他是朕的兒子,是婉兒和朕唯一的兒子……朕不能殺他,朕絕對不能殺他……朕還要把這千里錦繡江山傳到他的手上,所以朕不能殺他,他是朕和婉兒的兒子……唯一的兒子……"

仿佛抓到了生命中最後的一根稻草,順承帝頓時變得無比雀躍.就在這時,還不等高才庸應聲,卻只聽房外傳來一道敲門聲.

那聲音短而急.頓時高才庸卻是一愣,然後看了眼神略有怔忪的順承帝,接著悄然起身,走了出去.可不過片刻的功夫,高才庸卻又走了進來.而此時,順承帝卻已然恢複了往日的陰沉,隨即一見高才庸神古怪,順承帝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怎麼了?"

順承帝目光犀利.聞聲,高才庸卻是低頭欲又止.見此形,順承帝隨即上前一步,直接來到了高才庸的身前

"!"

"皇,皇上……霍道長……死了……"

高才庸的聲音有些顫抖.話落,卻是抬頭看了順承帝一眼,然後才又道

"不過,不是我們的人做的,是……是……是被宮牆上掉下的磚瓦,砸死的……"

原來,就在之前霍連和順承帝了那一番話後,順承帝便已然不會再留著他了.所以之後才讓高才人派人將他處理了.只是讓人沒想到的是,還沒等高才庸派去的大內高手動手,霍連便已經死了!

並且,霍連的死因也很奇怪,好好的順著宮里的青石路走,卻是無巧不巧的被一塊掉落的磚瓦砸死了……這著實讓人感到匪夷所思!

甚至于,近乎只有一個理由能解釋這樣的結果,那就是霍連泄露了天機,所以遭了天譴!

因此,此時等著高才庸的話音一落,順承帝頓時瞪大了眼睛,隨即猛的一把將眼前的所有東西全部摔在了地上!

"甯婉兒!"

暴怒中透著痛苦的嘶喊,隨即順承帝便猶如旋風一般,瞬間大步走了出去!

……

順承帝猶如一團燃燒的火焰,一路沖出寢宮,向東而去.隨即來到了那個充滿著夜來香的庭院之中.

而此時,正直深夜,院子里一片安靜.而順承帝一走進來,便直接推開那院子里唯一的一間廂房的房門……

吱嘎——

房門開啟,借著房外清冷的月光,可以看出房間內的擺設:桌子,椅子,床榻……可除了這些,再沒有其他!

太過簡單的布置,讓人感到索然無味.但此時的順承帝卻是看都不看周圍一眼,便直接來到了房間中一片空白的牆壁前,然後彎腰在角落的地面上,按了一下.

接著便只聽轟隆一聲輕微的悶響,然後便之前眼前的那面空白的牆壁刹那間翻轉開來,一條寬敞的密道頓時呈現在眼前!

隨即順承帝直接邁步走了進去,身後的牆壁隨即關上,同時暗道兩邊的牆壁上,便自然的亮起了點點幽藍色的光亮來!

原來,那竟是一個個夜明珠!而因為機關的原因,當暗道的門打開時,是看不到夜明珠的,可當暗道的門一關上,遮擋夜明珠的石塊自動下移,隨即一片原本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便瞬間透出了夜明珠的光芒!

巧奪天工的設計,讓人歎息.而此時的順承帝雖然依舊狂怒至極,但沒走幾步,他還是不時在暗道兩面的牆上,點上幾點,按上幾按,接著直到走了能有半柱香的時間,順承帝終于在一扇石門前停住了腳步,接著伸手在看似平凡無奇的石門上的不同位置上,點了幾下

隨後又是一聲悶響,石門瞬間開啟,接著順承帝便一陣風般大步走了進去!

那是一個圓形的石室.石室的四周角落杵著石墩,上面擺放著碩大的夜明珠,幽藍色的光亮將偌大的石室,映的宛若白晝,而就在石室的中央,竟放著一個透明的水晶棺!

而直到這時,一路直沖進來的順承帝才停下了腳步,隨即直直的盯著那中央的水晶棺材,然後徑自走了過去

順承帝的步伐緩慢,一步一步,卻像是失了魂一般,最後直到來到那水晶棺前,接著瞬間撲了上去

此時的順承帝,已然沒有了往日的威儀和陰沉,沾了皺紋的臉上,更是寫滿了與之不符的頹然和落魄.而在倒下的瞬間,順承帝更是伸手慢慢的撫上那剔透的水晶棺,然後忍不住呢喃出聲

"婉兒……婉兒……"

一聲又一聲,順承帝的聲音,低啞中透著傷心欲絕.隨後,順承帝卻是不禁斂眸看向那水晶棺中的……女人!

……

是的,那是一個女人!一位容貌極美的女人!

細若凝脂的皮膚,精致如畫的眉眼,如墨的長發整齊的披散著,一身極品錦緞上繡精致的鳳紋,映著那絕美的臉,長長的睫毛,如蝶翼般斂著,竟仿若睡著了一般!

順承帝的眼底透著不盡的癡迷和執著.不斷的低語,同時伸手不住的隔著水晶棺輕撫著那絕美女子的臉!

但不過轉眼的瞬間,順承帝卻立刻變得猙獰起來,隨即憤怒的拍打著水晶棺,同時忍不住嘶吼出聲

"為什麼!你為什麼要背叛我?!婉兒!你為什麼要背叛我!"

此時的順承帝,近乎瘋狂的讓人感到可怕.但回應他的,卻只是一室的寂靜……

時間在流逝,順承帝依舊瘋狂的不斷大喊,不斷嘶吼,但之後卻慢慢的停了下來,然後再次用手摩挲著那水晶棺,仿佛摩挲著那女人的臉一般……

可就在這時,原本半是瘋狂半是清醒的順承帝卻瞬間愣住了,隨即靜靜的盯著水晶棺上邊緣的一個角落,接著不由得伸手摸了過去

原來,就在那角落之上,竟然有著一個女人指甲大,滴落狀的水漬!

那水漬還很新,隨即順承帝不由得抬頭看了一眼石室的上方,然後伸手碰觸了那一點水漬,接著慢慢的放進了嘴里

咸的?!

頓時,順承帝猛的一驚!可就在這時,順承帝只覺得身後黑影一閃,隨即順承帝也瞬間起身,同時大吼一聲

"來人!"

順承帝一邊喊著,同時也瞬間沖了出去.可此時等著順承帝跑到了廂房外的院子里,哪還有那道神秘人的影子,隨即頓時勃然

"來人!"

順承帝爆吼一聲,瞬間一眾皇宮侍衛立刻跪滿了院子.接著便只聽順承帝直接揚聲命令道

"封鎖宮門!給朕搜!就是將整個皇宮翻個底朝天,也要把私闖禁地的人給朕找出來.否則你們一個個都得死!"

"是!"

在順承帝的一聲令下後,宮門瞬間緊閉,接著整個皇宮頓時翻騰了起來!

寂靜的夜被徹底打亂.一隊隊禁衛在大內侍衛的帶領下拿著火把將皇宮圍的里三層外三層,然後開始逐個宮殿的徹底搜查!

而此時,暫住永信宮的聶瑾萱一聽外面有動靜,便馬上的站了起來,然後走出房間叫來旁邊守夜的宮女

"怎麼回事兒?外面怎麼這麼吵?"

聶瑾萱有些疑惑.而聞,那宮女隨即道

"回稟郡主,奴婢不知,奴婢現在就幫郡主問一下."

著,那宮女便快步的跑來了,然後不過片刻的功夫,便又氣喘籲籲的跑了回來

"郡主,聽是宮里來了刺客,惹了皇上大怒,現在正封了宮門,挨個宮盤查呢!"

"刺客?"

"是的郡主."

宮女很恭敬,可聽到這里,聶瑾萱卻是微微皺了下眉,隨即心里不由得一驚,接著想也不想的直接道

"帶我去見娘娘,馬上!"

上篇:大殿請婚    下篇:出謀劃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