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意外來客   
  
意外來客

七月的夜里,已然帶著些暑氣而此時的禦花園里,卻是熱鬧非凡一座座宮燈點起,映著恍如白晝滿園的姹紫嫣,讓空氣中都帶著迷人的暗香……

順承帝和段皇後來了,隨後眾人行禮,接著各自入座顯然,今天順承帝的心很好,雖然臉色依舊低沉,但已然少了平日的凌厲,連著那習慣性微微皺起的眉頭,也舒展了不少

見此形,坐在位置上的聶瑾萱不由得微微抿了下唇,然後抬頭看向斜對面不遠處坐著的殷鳳湛接著才又收回目光……可就在這時,聶瑾萱卻發現旁邊的聶老相國臉色卻有些凝重

聶老相國為官多年,不管廟堂之上,還是家宅之中,性向來隨和卻是很少表露出這等臉色所以此時見自己父親如此,聶瑾萱先是一愣,然後微微傾身聲問道

"爹,您怎麼了?臉色有些不好"

聶瑾萱有些擔心可聞,聶老相國卻是臉色一沉

"如今朝中有邪人當道,為父心里怎麼會愉悅?"

這話的時候,聶老相國的臉色又冷了幾分聞,聶瑾萱隨即一驚但同時卻發現自家父親正看著對面某個位置見此形,聶瑾萱秀眉不由得一挑,然後也順著聶老相國的視線看了過去……可就在看到對方的瞬間,聶瑾萱卻微微一愣

原來只見,就在對面不遠處的位置上,竟坐著一位上了年紀的老者,一頭銀發,胡須花白,臉孔清瘦,身著一身灰白色的簡單常服,卻是隱隱透著一抹仙風道骨的飄逸之感

"爹,那老者是誰啊?女兒之前怎麼都沒見過他?"

今天能來到這賞花宴的,都是當朝三品以上的官員及其家眷可看著那老者,獨自一人坐在那里,卻也不像是跟著誰來的,顯然不是官眷可如果是朝廷官員,也應該穿著官服,可他卻穿的道服,並且坐的位置還這麼靠前……

聶瑾萱心頭有些疑惑但隨後卻忽而想起離開金水鎮的前一天下午,鍾離忽然找殷鳳湛,然後提起的那個人……

誰來著?哦,對了,當時鍾離是術士……

想到這里,聶瑾萱不由得眼睛眸光微閃,然後再又打量了那老者幾眼而這時,聽到聶瑾萱的追問,聶老相國卻是少見的冷哼一聲

"他是個術士,自稱霍連半個月前,由禮部侍郎馬桓保舉到皇上面前,是什麼能推風斷雨,觀測天象,並且還能看相摸骨……但為夫可不信那些邪門歪道什麼推風斷雨,觀測天象,不過是以雕蟲技蒙騙皇上罷了至于什麼看相摸骨,是無稽之談"

聶老相國的聲音微冷,聞,聶瑾萱心里頓時明白了但隨後卻又看了那對面那名叫霍連的老者一眼,然後才又低聲道

"不過爹,雖然爹不信,可看樣子皇上倒是對他很是信任啊"

"哼何止是信任,皇上簡直是對他器重以及了要不然,憑他一個江湖術士,無官無職,又怎會參加這賞花宴?"

越越氣憤,而到這里,聶老相國是臉色一沉

"並且,那馬桓也不是什麼清廉之人,所以由他保舉之人,又豈是正派人士?"

"呃……那這麼,難道爹您是想……"

很少見聶老相國動怒,所以聶瑾萱也不免擔心他要做些什麼而聶老相國卻是雙眼一眯,同時低聲道

"瑾萱莫急,待會兒有時機,為父自然會話"

聶老相國臉色冷然,而到這里,是又看了對面的霍連一眼而見自家父親如此堅持,聶瑾萱卻也不好再什麼,隨即抿了抿唇,不再語

而此時,就在聶瑾萱和聶老相國私下話的功夫,悅耳的樂曲中響起,接著便只見一隊身材窈窕曼妙的舞娘從旁徐徐而出,接著在宴席中央,隨著樂曲開始載歌載舞

顯然,這一開場便是熱鬧的而待一曲舞後,順承帝不禁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封賞可就在這時,卻只見一個太監快步跑了過去,然後在順承帝旁邊的高才庸耳邊耳語了兩句聞,高才庸看了那太監一眼,接著上前傳話給順承帝

沒人知道高才庸對順承帝了什麼但聶瑾萱明顯的看到,隨後順承帝臉上透出一抹愉悅,接著對高才庸點頭,而就在聶瑾萱還疑惑究竟發生了什麼好事兒的時候,卻只聽外面忽而傳來了一道響亮的通傳聲

"天承國三皇子夜玉書覲見"

瞬間,太監特有的尖細嗓音在宴席間響起在場的眾人不由得一愣,可隨後還不等眾人回過神來,便只見一位二十出頭,身材高挑的年輕男子徑自從園外順著毯一路走到了眾人面前

"天承國三子夜玉書,見過東陵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

……

如今中原大陸,諸國林立而在這諸國中,就屬西邊的棲鳳,東邊的天承國力最為強盛而位處天承和棲鳳南的東陵,雖然也國富民強,但在棲鳳和天承面前,還是略遜一籌

而百年來,天承和棲鳳向來面和心不合而東陵分別接壤兩國,卻選擇了中立可在二十多年前,棲鳳攝政王鳳九天集結幾十萬大軍進攻天承時,東陵雖然表面上誰都沒幫,但實際上卻是受了天承國的好處,進而使得天承在最後關頭,一舉反擊而也正是從那時起,原本中立的東陵國,越漸向著天承國靠攏

隨後,邊貿往來的頻繁,兩國的民間交流也是越來越廣,再加上和大部分生活在草原上的棲鳳國臣民相比,東陵和天承的子民本身都傳承中原文化,所以在文化習俗等方面,都非常接近因而近十年來,天承和東陵兩國間是時常互派使臣,偶爾派皇族互訪

當然,這一次也不例外,之前順承帝雖然也收到了天承送來的國中並沒有拍誰來,所以順承帝也沒太在乎,可讓順承帝沒有想到的是,天承竟然派了三皇子夜玉書來

而這夜玉書雖然在天承的一眾皇族子嗣中排名第三,但卻是薛皇後所生是正兒八經的皇族嫡長子所以將來一旦天承國主駕崩,十有**便會將皇位傳于他

所以,可想而知,在知道來的是夜玉書時,順承帝自然龍心大悅而此時一看眼前的夜玉書確實外表不凡,尊貴無比,並且難得的是他年紀雖輕,但卻無半絲狂妄之氣,顯然並非一般的紈绔皇族子弟

因此,聞順承帝頓時少見的朗笑三聲,然後徑自道

"呵呵~賢侄遠道而來,卻是給朕一個天大的驚喜了,趕快免禮"

直接喚夜玉書賢侄,顯然此時的順承帝是真的挺喜歡夜玉書的聞,夜玉書趕忙笑著應聲道

"多謝陛下給陛下驚喜的,卻並非玉書一個人"

著,夜玉書抬頭對著順承帝一笑,接著抬手拍了三聲

'啪——啪——啪——’

三聲脆響聞聲,在場的眾人包括順承帝也是一愣,可就在這時,便只見一道粉色的身影婷婷的從毯的那一段走了過來

……

那是一個美麗非常的少女十五六歲的年紀,卻是身材窈窕,粉色的衣裙襯著如雪的肌膚,精巧的臉兒,如畫的五官……一出場,便讓眾人眼前一亮

而此時,看著少女亦步亦趨的走來,最後來到夜玉書身側,隨即躬身行禮

"瓊華見過東陵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

少女的聲音很好聽隨後一旁的夜玉書卻是一笑,上前介紹道

"陛下,這位是玉書的妹妹瓊華"

天承國皇族子嗣並不興旺加上薛皇後生的兩位皇子,一共便也只有五位皇子,兩位公主但據順承帝所知,那僅有的兩位公主,卻都還年幼,所以此時一聽眼前的少女是夜玉書的妹妹,順承帝不禁略微迷惑的皺了下眉

而將順承帝的神看在眼里,隨後便只聽夜玉書接著道

"六年前,玉書的皇叔皇嬸在一次游山玩水中,碰到了一位姑娘而當時那位姑娘身染惡疾,又失了記憶,皇叔皇嬸看她可憐,便將她帶回並請禦醫診治治好後,便將她收做義女而後,父皇得知此事後,便冊封她為郡主而她便是瓊華"

夜玉書解釋的簡單,但倒也清楚而聞,順承帝頓時恍然大悟,但同時眼底卻是微微一驚

要知道,在天承,威望最高的並非永甯帝夜無焱,而是他的弟弟,天承第一美男子玄王夜無玄

當然,夜無玄並不是因為長得如何,才被人如此稱道的而是他還有另外一個稱號:戰神

據,在幾十年多年的天承,夜氏皇族並非如今日一般和睦相親,而是充滿了血腥而殺戮甚至于到了最後為了皇位,夜氏皇族的幾位皇子相互厮殺,最終夜無焱登基,可這時的夜氏皇族,便只剩下剛剛登基的夜無焱和他的同母胞弟夜無玄一人

這其中的詭詐爭斗,自是無人了解而之後在夜無焱登基沒過多久,夜無玄便將自己關在王府中,隨後足足五年的時間,夜無玄是沒有踏出王府一步可就在五年之後,也就是二十年前的這個時候,棲鳳的攝政王鳳九天忽然親自統領幾十萬大軍直逼天承,甚至轉眼不過幾天的時間里,便攻城略地,占了天承數個城池一時間,硝煙四起,隨後是眼看著打進天承京城

危難關頭,永甯帝夜無焱無奈只好禦駕親征但這時,閉世五年的夜無玄卻站了出來,代替夜無焱出征隨後夜無玄領著不過臨時湊起來的幾萬士兵一路快攻凱旋,是短短在幾天的時間里奪回被占城池,最終在駱駝口以極少的兵力和棲鳳的幾十萬大軍血戰,卻以少勝多,最後讓當年氣吞山河,武功雄霸四方的棲鳳攝政王鳳九天兵敗駱駝口,黯然退兵

夜無玄為此一戰成名據聞沙場之上的英姿,堪比天神臨世一身銀甲,武功出神入化而那當年在棲鳳只手遮天的攝政王鳳九天,是為此退居廟堂至此,夜氏皇族翻開的一章,兄弟和睦,卻是再無血腥之爭永甯帝夜無焱是對自己這個親弟弟極為信任,甚至據夜無焱很是喜歡自己弟弟的孩子,甚至堪比自己的親生兒子

所以可想而知,眼下這個瓊華郡主,即便只是夜無玄的義女,但也絕對是尊貴無比的否則,憑著皇族嫡長子夜玉書的身份,又怎會甘願喚她妹妹?

想到這里,順承帝隨即哈哈大笑出聲

"好好瓊華……美玉如華好名字"

"多謝陛下稱贊"

瓊華郡主倒是乖巧,聽著順承帝的稱贊,不由得抿嘴燦爛一笑,然後對著身後跟著的兩個侍女使了一個眼色,同時才又對著順承帝道

"陛下,瓊華初來乍到,卻也不知道要送些什麼禮物給陛下好,送貴重的,貴國國富民豐,陛下是見多識廣,自然未必歡喜所以便親手繡了一幅百花爭豔圖,送于陛下,聊表心意,只不過瓊華手拙,繡的不好,還請陛下不要嫌棄"

話的功夫,那兩名侍女便已然徑自上前,然後將早已准備好的繡圖展現在順承帝和眾人面前而就在那繡圖展開的瞬間,眾人不由得驚喜不已

原來只見,那錦緞繡圖長兩米有余,而在那華美的緞面上,竟用著五彩絲線繡著一片花團錦簇而在那姹紫嫣中,是彩蝶飛舞,隱約的露珠,是仿佛風一吹,便會滴落下來一般,栩栩如生

而此時,雖然一眾文武朝臣,對于這刺繡功夫不甚了解但即便如此,也看得出這副錦繡繡的著實精美絕倫所以不禁紛紛贊歎出聲

連著那段皇後在看過之後,也不禁開口道

"好一副百花爭豔,端是宮里那些出色的繡娘,也是不及瓊華郡主這番手藝呢而且這麼大一副錦繡,竟然是親手繡的,這番心意卻是誼千金啊"

段皇後這話當然有幾分誇大的成分,但的卻也沒錯所以一聽這話,順承帝馬上又是大笑起來,隨後連了幾個好,便讓高才庸將那錦繡收下

……

夜玉書和瓊華郡主的到來,讓現場的氣氛熱絡不少而看著順承帝少見的如此高興,不少朝臣也紛紛站出來逢迎拍馬,可著著,順承帝卻是想起什麼一般,忽而對著此時已然入席的夜玉書道

"賢侄遠道而來,朕倒是想向賢侄介紹一個人"

"哦?不知陛下要介紹何人?"

順承帝的話勾起了夜玉書的好奇聞,順承帝微微一笑,然後抬眼看了下下面的霍連,這時便只見坐在位置上,始終沒有語的霍連徑自站了起來,接著上前來到夜玉書和瓊華郡主的宴桌之前

"玄青見過三皇子,瓊華郡主"

原來,順承帝要介紹的竟然是霍連而此時看著眼前仙風道骨,一身道服的老者夜玉書不由得一愣,隨即抬眼看向順承帝

夜玉書有些不解而這時卻只聽順承帝道

"賢侄有所不知這位霍連道長可是一位能人,推風斷雨不,最是擅長看相摸骨,就算是朕也不得不服啊~"

"哦?果真如此?"

順承帝的話讓夜玉書頓時瞪大了眼睛而這時,一旁的瓊華郡主也是雙眼放光,然後不禁也跟著道

"真的麼陛下?那能否請道長為瓊華看看?"

之前夜玉書曾過,瓊華當年不但身染惡疾,還失去了記憶所以此時一聽眼前的霍連會看相摸骨,倒是頓時提起了興趣畢竟如果能從霍連這里得到一些線索,也可以試著尋找一下她的家人

瓊華有些急切聞,夜玉書也贊同的點頭見此形,順承帝微微一笑,然後對著霍連道

"既然如此,那霍連道長,你便幫著瓊華郡主看看"

"是,陛下"

不卑不亢的應聲,隨後霍連便來到瓊華郡主的面前,然後低聲了一句'失禮了’,便徑自開始打量起瓊華起來,接著在片刻之後,卻只見那霍連直起身,然後若有所思的捋了捋那長而花白的胡子

"道長,怎麼樣?可有看出一二?"

"是的郡主,請恕貧道直依剛剛貧道所觀,瓊華郡主天庭飽滿地閣方圓,卻是難得的富貴之象而這種富貴之象乃是上天所賜,所以貧道認為,瓊華郡主之前雖身染惡疾,但本身定然也是出身富貴之家所以,即便命中有劫,卻會逢凶化吉"

玄青的一本正經而一聽這話,瓊華郡主卻頓時眼睛含淚,哭了起來

"那既然是富貴之家,為什麼他們不要瓊華了呢?"

瓊華郡主畢竟年紀不大,而這話一,眼淚是啪嗒啪嗒的掉了下來見此形,一旁的夜玉書連聲安慰,而這時卻只聽那霍連又道

"郡主切莫傷心正所謂福非福,禍非禍,郡主又如何得知自己是被父母遺棄的呢?要知道世事無常,即便郡主出生富貴,但有時候意外也並非沒有並且依著剛剛貧道所見,郡主當年那一劫,如果不是遇到了玄王夫婦這等天生顯貴非凡之人,是定然過不去的所以,世事自有定數,郡主不要太過傷心才是"

霍連的話卻讓瓊華不由得止住了哭,然後抬眼看向他,接著便又思索了片刻之後,才默默的點了下頭,隨即破涕為笑

瓊華郡主孩子心性來得快,去的也快隨後一看瓊華郡主笑了,在場的眾人對霍連是贊賞有加可就在這時,卻只聽有些冷然的聲音忽而從人群中傳了出來

"哼,不過是江湖詐術而已"

……

在一眾的贊揚聲中這道反對的話語尤為清晰而聞聲,周圍頓時安靜了下來隨後眾人順著聲音看去,卻發現原來剛剛話的竟然是聶老相國

頓時,眾人不由得微微一驚,而這時,卻只見席間禮部侍郎馬桓臉色一沉

"聶老相國這話何意?難不成是玄青道長是騙子不成?"

"是又如何?"

絲毫沒有半分遲疑,隨後聶老相國便又道

"瓊華郡主如今承蒙天承玄王爺,王妃的關愛,收為義女此等尊榮,自當是天生貴格而瓊華郡主本身也是容貌標致,相貌極好這等面相,即便是不懂相術之人,也能看出一二,又何必他玄青來再一遍?"

聶老相國的話擲地有聲聞,一眾大臣中有些也贊同的沉思起來可那馬桓卻是冷冷一笑

"聶老相國是朝中老臣,下官一直欽佩有嘉只是老相國又何必如此話?要知道,霍連道長乃得道高人,只消幾眼便看出這些,便已然難得但霍連道長即便本領再大,也是人而不是神並且有些事,實屬天機,而天機是不得泄露的難道聶老相國還要霍連道長出瓊華郡主的前世今生不成?"

"再,如果霍連道長不是有真本事,又談何得到聖上的賞識?難道聶老相國是覺得,聖上不辨是非,幾句江湖騙術就能欺瞞的了的嗎?"

馬桓口才極佳,聞,聶老相國頓時氣的臉色發紫

一時間,偌大的宴會場上,鴉雀無聲,原本愉悅的氣氛頓時被緊張所取代可就在這時卻只見一直沒有話的霍連微微一笑,然後一邊捋著胡子,同時緩聲道

"相國大人,切莫生氣貧道知道相國大人德高望重,剛剛質疑貧道,也是因為有一顆忠君愛國之心,所以才出這麼一番話否則要換做他人,即便心中將貧道唾罵的半死,卻也不會半句……"

"只是相國大人,這天道命理,實屬玄之又玄,貧道參研一生,也只尋得一個門道但貧道可以肯定的,貧道只會有根據的話,卻從不會半句謊話……而這世上之人,雖然外面有美有丑,但天命根骨卻絕非表面上那麼簡單就比如在場的群臣皇子,即便如今貴不可,但將來又會如何呢?天命,是從一出生開始,便已經決定好的……"

著,霍連對著聶老相國一笑,然後轉眸瞥了眼周圍的一眾大臣,接著便又看了眼坐在上席的幾位皇子,可就在這時,卻只見一直面帶微笑的霍連頓時表一怔,隨即愣在了當場

**********************

明天見

cqs!)

上篇:氣勢駭人    下篇:大殿請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