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氣勢駭人   
  
氣勢駭人

顯然,太子妃甄曉蓮是明知道聶瑾萱和殷鳳湛一起走的,卻還是特意當眾問起,目的自然不自明!

所以,想到這里,聶瑾萱不禁心頭冷笑,但表面上卻神不動的笑著道

"多謝太子妃關心,其實這次瑾萱是隨著宸王殿下一起去了金水鎮."

"呃……三姐和宸王殿下卻了金水鎮?這……"

聽著聶瑾萱如此冷靜的出這番話,甄曉蓮眼底不由得冷光一閃,但隨後卻馬上故作驚訝的抬手掩住嘴,同時臉上透出了一抹明顯的驚愕

見她如此,聶瑾萱直覺的好笑,隨即接著道

"是的,瑾萱是隨著宸王殿下一起去的.畢竟金大人的案子,瑾萱曾經參與過一些,而金大人生前,家父對其也十分賞識,所以這次金家能夠平冤昭雪,瑾萱自然也要送金大人一程!"

聶瑾萱這話的冠冕堂皇,卻是任誰也不出錯處.並且,之前聶瑾萱冒著生命危險拿賬冊入宮,更是全東陵的人都知道的事,那麼現在事得意圓滿,聶瑾萱去一趟,倒也得過去!

可話是這麼,但有些人卻不這麼想.所以等著這邊聶瑾萱的話鋒一落,云王妃陳燕兒頓時揚眉一笑,接著抬起眸子看向聶瑾萱道

"三姐的真是好聽啊,可如果是想送金大人一程,這聶老相國年紀大了,又有國事去不了倒是沒的,可你們聶家不是還有聶瑾鴻嗎?!他可是聶家的長子,所以這事兒咋,也應該讓他去啊,卻是如何輪,也輪不到三姐你吧~!畢竟,三姐怎麼也是個女子,就算被休棄了,但也不好獨自和別人遠行吧……並且,對方還是宸王爺……"

越,陳燕兒的臉上越是得意.譏諷的笑更是已然顯而易見的透了出來.而一聽這話,站在旁邊的邱聘婷頓時氣的渾身發抖,連著齊國公夫人和邱鐵錚都有些看不過去了.但就在邱聘婷實在忍不住要蹦出來給聶瑾萱出頭的時候,卻只聽聶瑾萱忽而輕笑了出來

"呵呵~"

聶瑾萱笑的輕緩,卻又風輕云淡.見此形,陳燕兒頓時一愣,可就在她驚訝于聶瑾萱為何發笑的時候,卻見聶瑾萱猛的笑聲一斂,接著瞬間挑眉看向陳燕兒道

"所以呢?所以云王妃想什麼?"

"想……想什麼?哼,當然是要你聶瑾萱不要臉面!"

陳燕兒本就是一個不禁氣的,看著聶瑾萱如此淡然,頓時將心里的話都罵了出來.可這邊話音才一落,卻見聶瑾萱頓時唇角一勾

"是,我聶瑾萱不要臉面……可那又如何?請問和云王妃娘娘可有半分關系?"

俗話,光腳的不怕穿鞋的.而眼下聶瑾萱就是那光腳的.畢竟,對她來,潑婦也好,不要臉也罷,反正被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甚至之前在云王府,聶瑾萱更是當眾被扯下絲巾,露出滿是吻痕的頸項,而那些事就經曆過,此時此刻,聶瑾萱難道還怕陳燕兒的幾句譏諷嗎?!

所以一時間,陳燕兒便被聶瑾萱堵在了當場,氣憤的瞪大了眼睛,卻是一句話也不出來!

……

滿園的喧鬧中,便只有此處寂靜無聲.陳燕兒被氣的不出話,而旁邊的太子妃甄曉蓮更是裝作驚訝,盯著聶瑾萱,卻沒有站出來給陳燕兒一句話.

見此形,旁邊的邱聘婷頓時得意了起來.齊國公夫人也是微微呼了口氣,可就在這時,卻只聽一道男聲從旁邊傳了過來

"呵呵~,都道是知恥近乎勇,本來還道是古人胡亂的,可今日一見,卻真是如此了呢~!"

來人帶著笑聲,語中透著戲謔.聞,聶瑾萱不禁轉頭,接著便只見一位同樣身材高挑,容貌俊秀的男人走了過來.

那男人的年紀也不大,不過也二十出頭的樣子.一身天青色的錦衣,倒也顯得玉樹臨風.但眉宇之間,卻隱隱透著一抹戾氣,顯然不是善茬!

所以見此形,聶瑾萱微微秀眉一動,然後眸光微轉的撇了下跟在那男人身後云王殷鳳錦,隨即心里便有了底.

而就在聶瑾萱打量對方的同時,那年輕男人便已然來到了聶瑾萱面前

"呵呵~,怎麼?聶三姐覺得本公子的不對嗎?"

年輕男人繼續咄咄逼人.可聞,聶瑾萱這時才抿嘴一笑,然後直直的看了眼前的男人一眼,然後轉眸看向後面的云王殷鳳錦

"瑾萱見過云王殿下!"

聶瑾萱的動作恭敬有禮,但此舉顯然是沒將眼前的年輕男人看在眼里.見此形,站在她旁邊的邱聘婷頓時忍不住'撲哧’笑了出來.而那年輕男人頓時僵在了當場,臉色隨即暗了下來.

而此時看著聶瑾萱當眾讓那年輕男人下不來台,云王殷鳳錦也是臉色一沉,隨即冷笑了一聲

"呵……不敢當!三姐是貴人,本王可是擔不起三姐這禮!"

前陣子殷鳳湛將太子殷鳳寒打成了重傷,可隨後殷鳳湛跪了幾天太廟便沒事兒了,但殷鳳寒到現在還躺在府里.因此,本就和太子殷鳳寒穿一條褲子的殷鳳錦,自然將殷鳳湛恨進了骨子里.而之後一聽事是由聶瑾萱引起了,所以連著聶瑾萱也一並恨上了!

但殷鳳錦雖然不聰明,可表面功夫多少還會做一些.所以在話落之後,隨即轉眸看向那年輕男人,然後揚聲道

"想必三姐還不認識,這位就是輔國公家的世子段如飛段公子!"

輔國公段林是段皇後的娘家親哥哥,而如今這段如飛是國公府的世子,那豈不就是段皇後的親侄子?!

所以,一聽著云王殷鳳錦出對方的身份,聶瑾萱不由得眸光一閃.而此時,已然恢複過來的段如飛卻是揚眉一笑,然後對著聶瑾萱道

"三姐大名如雷貫耳,今日有緣相見,真是幸會幸會!"

"見過段公子."

聶瑾萱倒是沒有多什麼.而一見她如此,那段如飛便以為是聶瑾萱怕了,隨即便又接著道

"呵呵~三姐客氣了,不過剛剛聽三姐,三姐去金水鎮是送金大人一程,不過這金水鎮雖然距京城有百里之遙,可總也不會去了那麼久吧?難道,三姐是特意等宸王殿下一起回來不成?"

段如飛明顯是得寸進尺.甚至于他覺得,之前面對著陳燕兒,聶瑾萱也不過是虛張聲勢而已.所以此時便又起之前的話,可他這話顯然是的太過分了,因此,等著他這話一落,不待聶瑾萱話,便只見邱鐵錚一個大步站出來,然後直視著段如飛道

"段如飛,休得口出汙.三姐與宸王殿下本就是夫妻.即便如今被休,可退一萬步,也輪不得你來三道四,指手畫腳!再,這里大庭廣眾,你如此一再追問,又是何意?!"

***********************************************

如今廟堂,順承帝自己手握四分兵權.而剩下的六分,則主要由輔國公段林,齊國公邱慕白,鎮國將軍墨源城以及幾位駐疆將軍手中.而這其中,輔國公段林和齊國公邱慕白,各占近乎二分.

但不管是段林還是邱慕白,雖然皆為開國國公,可卻一直相互不和.而這老一輩上的糾葛,自然也會影響年輕一代.因此,年紀相仿的邱鐵錚和段如飛兩人自然也互看不順眼.並且段如飛本就是囂張跋扈,品行不端的之人,這也更讓段如飛看不起.

所以,早前看著段如飛過來,邱鐵錚的臉色便沉了下來.畢竟周圍還有別人,他也不好沒事兒找事兒.但邱鐵錚卻萬萬沒想到,這段如飛竟連一點修養都沒有,甚至還如此刁難人!

邱鐵錚雖然年輕,但骨子里卻如同他名字一般,是個鐵錚錚的漢子.所以,等著段如飛這話一出口,頓時便忍不住了.

而此時,被邱鐵錚當面呵斥,段如飛頓時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但接著卻勾唇不懷好意的一笑

"呵呵~,輪不到我話.那邱鐵錚,你又是她聶瑾萱什麼人啊?又哪里輪的到你站出來給她話?!……還是,這麼快,你就和她……"

之後的話,段如飛沒有,但一雙眼睛卻不禁在邱鐵錚和聶瑾萱兩人身上轉了轉.而一聽這話,邱鐵錚頓時就火了.可就在這時,聶瑾萱卻一把攔住了他

"邱大哥,切莫和這種人生氣,狗會咬人,但這被狗咬了,我們總不能咬回去吧!"

"你……聶瑾萱,你誰是狗?"

段如飛顯然城府不行.聶瑾萱兩句話,便將他激怒了.見他如此,聶瑾萱眼底瞬間精光一閃,然後轉眸笑著道

"段公子覺得我是在誰?那就是誰!"

聶瑾萱倒是直白,甚至沒有否認一句.聞,段如飛頓時大怒不已,隨即抬手便向著聶瑾萱打去!

見此形,聶瑾萱頓時心里不禁冷笑

打我?!好!死勁打!你要是敢打一下,我聶瑾萱就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聶瑾萱心里下起了狠勁兒.所以看著段如飛劈頭蓋臉的向自己打來,卻是連躲都不躲.可就在段如飛要將要打到聶瑾萱的瞬間,云王殷鳳錦卻一把拉住了他

"等等如飛!別上了這女人的當!她是故意激你!"

果然,還是旁觀者清.而此時,一見殷鳳錦看穿自己的心思,聶瑾萱倒也不急.微微一笑,然後緩聲道

"想來還是云王殿下識大體!還記著之前太子殿下的教訓.所以有空的時候,多教育一下段公子,省的到時候惹了事兒,自己倒黴不,還給皇後娘娘臉上抹黑!"

幾個照面瞧出了段如飛的性子,聶瑾萱不妨在添把火.而一聽這話,果然只見段如飛一把甩開拉著他的殷鳳錦,然後直接便又要向著聶瑾萱撲了過來

但就在這時,卻只聽一道男聲忽然傳了過來!

"你動她一下試試!"

那聲音冰冷至極,卻又透著駭人的氣勢.聞,段如飛反射性的手上一頓,接著瞬間轉頭,卻見宸王殷鳳湛大步走了過來!

……

今天的殷鳳湛一身玄色錦袍,上繡金絲盤龍.彰顯著不出的貴氣和霸氣.而此時,他那原本俊美無儔的臉上,卻是冷凝異常,一雙如刀的眸子,更是死死的盯著段如飛,瞬也不瞬!

刹那間,段如飛只覺得自己宛如被一只凶猛無比的野獸按住了身子,打算吞之果腹的獵物,頓時失去了所有反抗能力!

段如飛被殷鳳湛的氣勢壓住了.而此時,就在段如飛怔忪的不知道如何反應的時候,殷鳳湛已然大步來到了他的面前,接著抬眸看了眼他那抬起的手,然後又瞥了眼旁邊的殷鳳錦,陳燕兒以及甄曉蓮,隨後才又沉聲道

"怎麼?輔國公世子所謂何事,竟然敢在賞花宴上公然打人?"

殷鳳湛神不動.聞,這時段如飛才勉強回過神來,然後有些尷尬的冷哼了一聲

"哼,原來是宸王爺.怎麼?我打人還要讓你宸王爺管束不成?"

"那要看你想打誰!"

"你……哼!走著瞧!"

駭于殷鳳湛的氣勢,隨後段如飛一甩子便徑自轉身離開.但在臨走之前,還是不忘狠狠的瞪了聶瑾萱一眼!

……

段如飛走了,隨後云王殷鳳錦和陳燕兒等人自然也不好多留,接著便也走了.卻是只有太子妃甄曉蓮默默的看了殷鳳湛一眼,本想著上前話,但隨後一見殷鳳湛卻只是看著聶瑾萱,隨即不由得臉色一凝,然後也悄然離開了.

一群礙事兒的都走了.這下子可把邱聘婷樂壞了.而隨後墨玉玨,左巍,以及瑞王殷鳳翔也過來了,隨即大家便各自相互打起了招呼.

而就在這時,就在大家相互聊得正好的時候,殷鳳湛卻趁機一把將聶瑾萱扯到園子旁邊的一個隱蔽角落,接著不等聶瑾萱話,便直接俯身吻住了她!

殷鳳湛這一吻來的霸道.火熱的唇舌更是讓聶瑾萱連躲的機會都沒有,便瞬間被撬開貝齒,攻城略地!

時光流逝,最後不知道過了多久,久到聶瑾萱以為自己已然就快窒息的時候,殷鳳湛才緩緩的松開她.但隨後還沒等聶瑾萱回過神來,便只聽殷鳳湛滿是不悅的沉聲道

"以後離那個姓段的遠點兒!"

殷鳳湛的話帶著顯而易見的命令.而此時,兀自大口呼吸的聶瑾萱卻是在過了好一會兒後,才不由得抬頭看了他一眼

"放心吧,我沒事兒~!"

"閉嘴!"

想也不想的打斷了聶瑾萱,然後殷鳳湛不由得皺起了眉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但你給我記住了,就算是收拾那個姓段的,也不能讓她打你!聽到沒有!"

"……"

"話!聽到沒有!"

"行了,我知道了!"

受不了殷鳳湛的一再催促,聶瑾萱這才有些心不甘不願的應了一聲.但隨後卻是嘟起嘴,辯解道

"不過這也不能怪我.他們一個個排著隊讓我難堪,我要不殺雞儆猴一下,誰知道他們以後還會猖狂成什麼樣兒?"

"今晚過後就不會了!"

聶瑾萱自然有著自己的想法,可隨後殷鳳湛卻直接打斷了她.同時伸手勾住她的下巴,讓她看向自己

"一會兒宴會開始,我就會和皇上請婚的事兒,所以放心好了."

此時的殷鳳湛,臉上充滿著認真.而一對上他的眼,聶瑾萱卻不禁皺了下眉

"……可要是皇上不答應呢?"

"我會讓皇上答應的!"

"可……"

"好了,別了,你只管等著便好……"

低聲在聶瑾萱耳邊著,而就在這時,外面便傳來隱隱的聲音,顯然是宴會馬上就要開始了.見此形,殷鳳湛瞬間又是在聶瑾萱唇上點了一下,接著再又道

"今晚留在永信宮.我去找你!"

著,殷鳳湛也不等聶瑾萱什麼,便直接走了出去.而此時,站在原地的聶瑾萱一聽殷鳳湛讓她留在張貴妃那里,白希的臉頰猛的了起來,但隨後卻頓時皺起了眉頭

留在永信宮,然後還讓自己等他……難道,他今晚要……

不由得聶瑾萱想起了之前她首次入宮,然後半夜他忽熱受傷闖入的形.隨即聶瑾萱心里不禁泛起一抹不出的不安.但此時,看著殷鳳湛已然離開的背影,聶瑾萱卻值得櫻唇一抿,接著便也徑自走了出去.

……

聶瑾萱出去沒多一會兒,果然宴會便要開始了.宮燈掌起,照的滿園燈火璀璨,仿若白晝.而這時,眾人紛紛入座.聶瑾萱也隨著聶老相國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而就在聶瑾萱這邊剛剛做好,便只聽一個手拿拂塵的太監走了出來,同時揚聲叫道

"皇上駕到,皇後娘娘駕到!"

上篇:交給我!    下篇:意外來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