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料事如神   
  
料事如神

冥王令,正面是目標的名字,背面是買主的名字!

龍景云驚得不出話來.可隨後冷天放卻一把將冥王令拿了過來,然後放回到懷里,同時冷冷的看了龍景云一眼

冷天放沒話.但一對上他的眼,龍景云頓時捂住因為驚訝而張大的嘴,然後點了點頭

"冷叔放心,我絕對不會的!這是規矩,我懂!"

如果龍景云不是宮里的人,甚至,不是聖紫煙和龍戰天的兒子,現在冷天放已然殺人滅口了.而這個道理,龍景云自然心里明白,隨後更是做了一個封口的手勢!

見此形,冷天放這才目光一收,然後低聲道

"我走了."

"哦,冷叔慢走.對了回去別忘了和我娘啊,就……"

知道冷天放要走了,龍景云還是不忘念叨兩句.可還沒等他把話完,冷天放已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

金水鎮是金啟的老家,而眼下這塊墓地,便是金家的祖墳墓地!

而如今,金家平冤昭雪,但金家卻後繼無人.隨即順承帝下令,讓身為皇親國戚的殷鳳湛親自過來走一趟,將金啟和金家人的骨灰送回這里,也算是落葉歸根,彰顯皇恩浩蕩!

但在聶瑾萱看來,這一切都是可笑的.人都沒了,還什麼皇恩?!不過是給自己做面子罷了!

當然,這話聶瑾萱也就是在心里想想.隨即知道是殷鳳湛要過來,便也跟了過來.畢竟,即便殷鳳湛不來,聶瑾萱自己也要過來的.

而此時,看著眼前的一座座刻著金姓族人的墓碑,聶瑾萱直覺的心里有些堵得慌.而這時,殷鳳湛已然命人將金啟和其族人的骨灰下葬,隨即焚香祭拜.待事都做的差不多後,殷鳳湛才來到聶瑾萱身旁

"差不多了."

殷鳳湛低聲的開口.聞,聶瑾萱這才微微抿了下唇,然後便跟著殷鳳湛來到其中某個墓碑前停了下來.

隨即,聶瑾萱抬頭一看,卻只見眼前的墓碑上,赫然寫著幾個大字:

愛子金氏靖遠之墓.

顯然,這是當年金啟給自己兒子金靖遠立的墓碑.而看著那墓碑,聶瑾萱不由得抿了下唇,然後道

"當年金靖遠是金大人最為看重的兒子,卻不想白發人送黑發人,金大人當時的心,真是讓人難以想象……"

著,聶瑾萱徑自歎了口氣,然後便對著旁邊的下人紛紛道

"好了,開始吧!"

"是!"

恭敬應聲,隨後後面跟著的一眾下人便開始七手八腳將墓碑移開,然後用鐵鍬開始挖墓……

可就在這時,這邊幾個下人剛剛才挖了沒幾下,便又忽然停了下來,接著便只見一個下人快步跑到聶瑾萱和殷鳳湛面前道

"王爺,三姐,剛剛在那墓下發現了這個!"

那下人著,隨即便將手里的東西拿到聶瑾萱和殷鳳湛面前,而隨即聶瑾萱定睛一看,卻見竟然是一個鐵盒子.

頓時,聶瑾萱不禁感到有些奇怪.畢竟這東西怎麼會放在金靖遠的墓碑之下?隨即,聶瑾萱不由得皺了下眉,接著便要伸手將鐵盒子拿過來……可就在這時,殷鳳湛卻搶先一步將那鐵盒子拿過來,然後交給旁邊的鍾離

"打開!"

顯然,殷鳳湛的顧慮是周詳的.畢竟莫名出現了一個神秘的鐵盒子,誰也不知道里面的放著是什麼.而如果里面藏了什麼暗器或是毒物之類的,豈不是傷了人?!

而此時,看著殷鳳湛將鐵盒子拿給自己,鍾離頓時臉上有點兒黑線,但隨後還是毫不猶豫的拿了過來,然後利落的將鐵盒子打開

"王爺,有封信……"

鐵盒子里沒有什麼暗器和毒物,但卻有一封信.而此時一聽這話,殷鳳湛隨即眸光一轉撇了一眼,可就在看到那封信的同時,卻不由得皺了下眉

原來,那信封之上,竟然寫著聶瑾萱的名字!

而聶瑾萱那三個字,字體娟秀,缺不失風骨,一看便出自女人之手,並且還是一個很有才學的女人之手!

所以見此形,殷鳳湛眼底頓時精光一閃.而這時,聶瑾萱也看到了那封寫著自己名字的信,隨即伸手將那封信拿了過來.接著在反反正在看了一下後,便直接打開信封,將里面的信拿了出來!

可就在看到那封信的第一眼,聶瑾萱卻愣住了

"是二姐!"

聶瑾萱忍不住驚叫出聲,隨即抬眼看了下旁邊的殷鳳湛,接著便又將視線落回到那封信上,然後便只見那封信中寫到:

瑾萱,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只想和你一句,謝謝你!

我知道,當我心里動了複仇之心的那一刻,我的結局,便只能有一個,那就是死!但是我無怨無悔.而我也知道,靖遠一定會恨我,因為他是那麼善良,所以他一定接受不了這麼惡毒的我,但我卻實在控制不了自己心里的怨恨,那就像是一條最凶猛的毒蛇,一個迷惑人心的魔鬼,一步步的讓我無法掙紮!因為我恨,我恨所有傷了靖遠的人,所以他們必須死,即便搭上這條命,即便入十八層地獄,即便靖遠會恨我,我也在所不惜!

只是,瑾萱,我傷害了你,因為你是那麼信任我.而我卻利用了你的信任,只是我沒有辦法,我必須要將那些惡人一個個的送入地獄.讓他們也好好體會一下靖遠曾經受過的苦!

當然,我寫這封信,並不是奢望瑾萱你的原諒,而是想和瑾萱你,金家的案子,絕非現在這麼簡單!

其實,早在一開始,我便應該想到,當初靖遠的死,絕非那麼單純.只是當時的我心頭只想著複仇,卻忽視了全局.而當之後我驚覺幕後另有蹊蹺的時候,卻發現整件事,遠比我想象的要大的多得多!

之後我拷打了黃柏齊和王天海,然後從他們提供的線索中找到了賬冊.而我也知道,我這麼做,定然已經引起了幕後人的注意.但這個時候,我已經無法回頭,甚至也不願回頭,依著我的能力和力量,是無法追查到最後的,所以不管如何,我一定要找個最恰當的時機,將賬冊交給你!

但同時,瑾萱你的性子,我太了解了.你是那麼善良,那麼正直,所以依著你的個性,之後你一定會將賬冊交給皇上.可是瑾萱你錯了,皇上不是神,他有他的考量,他有他的朝堂,他有他的顧慮.所以即便賬冊交給了皇上,皇上也不會徹底公平的處理此事!

甚至皇上還有可能依著自己的心思,趁這個機會排除他想排除的人,排除他想排除的勢力.而真相,卻永遠被塵封在黑暗中,無人知曉!

所以瑾萱,在決定將賬冊交給你的同時,我便另行踏寫了一份賬冊,然後你之後交給皇上的不過是一個副本.而真正的賬冊,卻讓我留在了這個鐵盒中.因為我知道,不管皇上如何利用這次事件,但金家平冤昭雪是肯定的.

然後皇上為了保住自己的面子,還會給金家立祠堂,那麼瑾萱你也一定會過來將我和靖遠合葬!因此,到時候便也只有你能看到這個鐵盒子,看到這本賬冊!

當然,瑾萱你要記住,我將這本真的賬冊留給你,並不是想讓你馬上回去找皇上算賬,因為那無異于以卵擊石.而是依著皇上的做法,事結束後,皇上定然會讓人將之前的那本賬冊毀了,那麼瑾萱你將無法再追查到真相.所以,我將賬冊留個你,目的便只是希望瑾萱你好好的保管這本賬冊,然後慢慢查清那幕後之人究竟是誰!

畢竟,金家的案子,皇上不會想要拖得太久.而下面的人,自然也是清楚.但是他們都忘了,當年那幕後之人既然能成功的瞞過裴耀光,欺騙皇上,又豈是短時間內,便會讓人抓到把柄的?!

並且,此時我的追查已經讓那幕後之人起了警覺,所以我敢肯定的,將來不管皇上砍了誰的腦袋,那個人都絕對不會是真正的凶手!卻又不過是一個爪牙而已!

棄車保帥,是這等狡詐之人一貫的做法!

所以瑾萱,你要記住,不論如何,你一定要找出那個幕後人.因為瑾萱你太聰明了,並且無所畏懼!而你的聰明和無懼將是對那幕後人最大的威脅,所以依著那幕後人如此詭秘的心思和城府,對方不可能留著你.即便這件事兒過去了,但你已經成了那人的眼中釘,所以如果你不把對方找出來,那麼將來定然會受之所害!

切記切記!

另外,我想告訴瑾萱你的是,金靜雯沒有死.當年我用計讓靜雯逃脫,同時換掉了金家大哥金靖賢剛剛出世還在繈褓中的幼子金玉良,並將其送到了京城二十里外的一座山中廟里.

但是,瑾萱你要記住,在沒有徹底找到真正的幕後凶手時,千萬不要讓任何人知道玉良的下落.玉良是金家唯一的血脈了,所以瑾萱你一定要護他周全,否則我就算是死,也不得瞑目!至于你的事,我也已經告訴了靜雯,他日如若我被那幕後人所害,靜雯定然會來助你.

了這麼多,但希望瑾萱萬事心.切記,不要相信任何人.

……

洋洋灑灑,聶瑾惠寫了足足有四張紙.而等看完所有,聶瑾萱已然震驚的不出話來,眼淚也頓時流了下來.

而此時,同樣看完了的殷鳳湛卻是薄唇一抿,然後直接將鐵盒里的那個用牛皮紙包裹好的賬冊放進聶瑾萱手里,見此形,聶瑾萱這才回過神來,可剛要話,殷鳳湛卻直接打斷了她

"回去!"

罷,殷鳳湛也不等聶瑾萱回答,便又拿過她手中的那封信,接著從懷里親自拿出火折子,便將那封信放在鐵盒子里燒了!

瞬間,火光熊熊,接著不消片刻,翻騰的火焰便將那信吞噬殆盡,最終化作一堆灰燼!

一切化為了烏有,隨後殷鳳湛讓鍾離將那鐵盒子處理掉,接著才徑自站起身,同時吩咐人繼續將墳墓挖開,最後按照規矩將聶瑾惠的骨灰房里進去!

就像聶瑾惠自己的,她不是一個善良的女人.但她是一個多的女人.為了金靖遠,她化身成魔,為了金家搭上了性命,所以即便她的罪行罄竹難書,但卻足已有資格進金家的祖墳.相信金家祖先在天有靈,也會接納這個還未過門的媳婦!更何況,如果沒有她聶瑾惠,金靜雯不會活著,更不下金玉良這個金家唯一的血脈!

隨後,在殷鳳湛的安排下,聶瑾惠和金靖遠合葬的事順利完成.接著兩人便直接回到了鎮上暫住的客棧里.

而一回到房間,聶瑾萱便徑自沐浴更衣,可就在聶瑾萱剛剛把衣服穿好的同時,殷鳳湛便徑自走了進來.

此時的殷鳳湛也是剛剛沐浴完,換下了之前那身暗紫色繡金絲的蟒袍,換上了較為輕便的白衫,映著他那高蜓的身材,俊美無儔的容貌,倒是少了一絲往日的霸氣和冷然,多了一絲出塵和雅致!

而看著殷鳳湛來了,聶瑾萱隨即便將秀和水云打發了下去.隨後等著她二人一走,聶瑾萱便不禁歎了口氣

"二姐果真是個聰明的女人啊!"

聶瑾萱低聲的開口.而此時,聽到這話,殷鳳湛卻只是看了她一眼,然後便直接坐到她旁邊的位置上

"嗯."

其實,對于聶瑾惠這個女人,殷鳳湛並沒有太大的感覺.初見時,只覺得她才學不錯,但幾番接觸下來,卻讓殷鳳湛直覺的感到,她並非表面上那麼簡單!

比如,好幾次偶然聶瑾萱去找她的時候,聶瑾惠或是在看書,或是在練字,而就在她看書和練字的刹那,神是那麼沉靜,但轉眼的瞬間,卻又變得活潑開朗……不過轉眼間的變化,卻那麼劇烈,而這不得不讓殷鳳湛感到有些奇怪!

而也正是因為這樣,殷鳳湛才會在最一開始的時候,便懷疑她.只是對方卻精明的利用了聶瑾萱,從而使得聶瑾萱固執的偏袒她.

但不管怎麼,聶瑾惠確實聰明.這是毋庸置疑的事實!

殷鳳湛不話.而此時,聶瑾萱也暗自沉浸在傷感之中,可隨後過了好一會兒,聶瑾萱才微微呼了口氣,然後神一整的道

"不過,現在這些都沒有用了,二姐已經走了.而如今她和金靖遠也合葬了,也算是完了她的心意,只是我真的沒想到,二姐竟然預料的這麼准,甚至連之後的事都預料到了!甚至連皇上……"

依著今天發現的那封信的時間來看,聶瑾惠寫信的時間,顯然是在剛剛發現賬冊不久.因此,之後的一些事,甚至于,究竟是誰要對她下手,她才沒有寫出來!

同時,聶瑾惠對于順承帝的心思,也得極對.朝堂上的事兒,聶瑾萱雖然不懂,但那本賬冊聶瑾萱是看過的,雖然沒有全部記下來,但從最後的結果上看,顯然順承帝並沒有完全按照賬冊上所寫的處理!

"不錯!這次皇上確實有自己的算計!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皇上只動了里面三分之一的人,而剩下的三分之二,皇上卻沒有動!"

殷鳳湛沒有,其中這次的事中,順承帝還趁機打擊了依附他的幾個大臣,而這顯然是在敲打他,在給他做個警示!畢竟上次他打了太子,雖然順承帝表面上,只讓他跪了幾天太廟便了事了.但實際上,當初段皇後的話,他還是聽進去了!

所以,想到這里,殷鳳湛不由得眯起了眼睛.但隨後殷鳳湛卻是眸光一斂,然後轉頭看向旁邊的聶瑾萱

"那之後的事兒,你有和打算?"

"自然是要追查到底!"

想也不想的回了殷鳳湛一句,隨後聶瑾萱眸光一凜

"畢竟,就像二姐的,現在就算是我不查,那幕後人也不會放過我的,那麼我又為何要退縮?!甚至退一萬步,就算那幕後人不會把我怎麼樣,我也不會放過他!我一定要讓真相大白于天下,要不然,金家便不算真正的昭雪!並且,也只有找到那幕後人,才會知道,當初究竟是誰殺了二姐!"

聶瑾萱的語中透著不出的執著和堅決.但話落之後,卻又話鋒一轉

"不過鳳湛,有件事兒,我要拜托你!"

"你是金玉良?"

"對!"

知道殷鳳湛明白自己的心意,聶瑾萱不由得感到心頭一暖,然後微微一笑

"二姐將金玉良送到了京城外的寺廟里,雖然是個不錯的藏身地點.但為了以防萬一,我希望你能派人暗中保護他!"

"嗯,我知道了!"

點頭應聲,沒有任何的猶豫,但隨後殷鳳湛卻靜靜的看向聶瑾萱道

"那幕後之人詭詐多端,切不可太過急進,而我這邊也會暗中派人調查的!"

殷鳳湛一臉認真,聞,聶瑾萱頓時勾唇一笑

"行,我知道了~!"

聶瑾萱這一笑,巧笑連兮,卻是讓平日里淡雅如蘭中,平添了一抹不出的風韻.頓時,見此形,殷鳳湛不由得眼底暗光一閃,然後抬手向著她伸了出去

"過來!"

上篇:真相驚人    下篇:交給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