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真相驚人   
  
真相驚人

瞪著眼前的聶瑾萱,殷鳳湛剛剛換過口氣兒,便忍不住咆哮出聲.俊美無儔的臉上,更是透著氣之以及的憤怒!

而此時,被他這麼一吼,聶瑾萱頓時愣住了.但轉瞬的刹那卻猛的回過神來,接著想也不想的也瞪圓了眼睛吼了回去

"我傻?!我傻你就聰明了?!明知道打不過人家,還往上沖……你是覺得自己是鋼筋鐵骨不成?"

"什麼?!你我打不過他?"

"怎麼?我錯了嗎?要不是人家手下留,你現在早就見閻王了,還有時間在這里和我大吼大叫?!"

"你……"

"我怎樣?"

"你給我閉嘴!"

"我就了,有種你打我呀!"

"你……"

聶瑾萱可不是你一句話就能壓得住的女人.而看著剛剛逃過一劫,便吵得翻天覆地的兩個人,一旁的殷鳳蓮頓時嘴角一抽,而墨玉玨卻只是靜靜的看著聶瑾萱,然後微微的抿了下唇

墨玉玨的目光深沉,而此時,注意到他的視線,殷鳳蓮頓時眉頭一皺,然後伸手捅了他一下

"老墨!"

殷鳳蓮低聲喚了墨玉玨一聲,聞,墨玉玨頓時一怔,接著猛的回過神來,然後轉眸看了殷鳳蓮一眼,接著薄唇一抿

"我沒事兒!"

明白了殷鳳蓮的意思,話落,墨玉玨徑自站起身.而就在這時,卻只見一道身影從前面略顯蹣跚的走了過來

"瑾萱,瑾萱啊……"

焦急的呼喚,透著緊張和不安.聞聲,這邊正和殷鳳湛較勁的聶瑾萱不由得轉頭,然後不由得輕緩出聲

"爹!"

……

原來,就在聶瑾萱一行人受到殺手阻擊的時候,前面一堆人馬便先行將聶老相國乘坐的馬車趕到不遠處的一個角落.而當時聶瑾萱已經暴露在那些武林人面前,所以這些惡徒自然不會去追擊聶老相國.而也正因如此,聶老相國才會幸免于難.

當然,就在外面短兵相接,刀光劍影的時候,坐在馬車里的聶老相國也是心急如焚,想要下車看看,卻被殷鳳湛派來的護衛嚴密的守住,不讓他走出馬車一步.最後直到那黑衣男人走了,那些護衛才讓聶老相國出來.

而此時,聽到聶瑾萱的應聲,聶老相國這才微微松了口氣,然後上前一把拉住了聶瑾萱的手,同時不住的上下打量了一眼,直到看著聶瑾萱果真毫發無損,才不由得低聲道

"瑾萱啊,沒事兒吧?"

"爹,女兒沒事兒!"

"好,好,沒事兒就好,沒事兒就好……"

聶老相國不住的點頭,眼圈不禁泛起了一抹暈.見此形,聶瑾萱也是鼻子一酸,然後抿嘴一笑

"放心吧,爹,我真的沒事兒.不過大家都受傷了,而且鳳湛他……"

著,聶瑾萱轉頭看向旁邊的殷鳳湛.而這時,殷鳳湛卻已然擦掉了嘴角的血跡,但蒼白的臉色還是透出一抹不出的虛弱.

見他如此,聶老相國頓時也是一驚,然後連忙道

"哎呀,宸王殿下,想必宸王殿下受傷不輕,還是趕快叫大夫……"

"不用,先進宮!早朝遲了!"

著,殷鳳湛臉色一沉,然後便轉身叫來下屬,重新正裝隊伍,接著一部分人收拾尸體,一部分受傷的回去治療,剩下的則繼續護送聶瑾萱一行人進宮.

********************************************

一場危機,就這樣過去了.

雖然聶瑾萱曾勸殷鳳湛,讓他也馬上看禦醫,可殷鳳湛卻始終不肯,只是早朝完事兒再.對此,聶瑾萱雖然生氣,的那看著殷鳳湛如此見此,聶瑾萱也無可奈何.

就這樣,聶瑾萱一行人直接進了宮.而當他們來到金鑾殿的時候,卻見坐在龍椅上的順承帝和滿朝文武,正靜靜的等著他們!

見此形,聶老相國首先進殿請罪.可聞,順承帝卻是揮了揮手,甚至還給聶老相國賜了坐.

顯然,順承帝是提早便聽了聶瑾萱一行今早受一眾武林人追殺指使.所以眼下看著他們父女安然無恙,順承帝自然不會怪罪.而等著聶老相國坐下後,順承帝便起了當年金啟的案子!

順承帝的聲音依舊低沉,卻是聽不出一絲怒意.但堂下的文武百官,卻都嚇的戰戰兢兢,甚至連著呼吸都屏住了!

而等著順承帝大概將事完了,便又看了堂下的眾臣一眼,接著便將聶瑾萱召了進來.

之後的事一切如常,當著滿朝文武的面兒,在這個金鑾殿上,自然是沒有聶瑾萱多話的必要的.所以隨後等著聶瑾萱將賬冊交上去後,便徑自退了下去.

可就在她轉身離開大殿的瞬間,卻見站在前面的殷鳳湛徑自看了她一眼.

殷鳳湛的目光幽深而迷人.可對上他的眼,聶瑾萱先是一愣,但隨後卻會意了過來,隨即飛快的眨了下眼睛,便直接退了出去.

……

走出金鑾殿,天色已然大亮了.清晨的暖陽璀璨而清朗,萬丈光芒映著宏偉的皇宮,透出一抹不出的莊重和奢華.可此時,聶瑾萱卻只是抬眸看了一眼,接著便直接腳下一轉,直接去了永信宮!

因為,就在剛剛,殷鳳湛讓她等他.而這里是皇宮,她也不好站在金鑾殿前,所以便只得去永信宮.

隨後不久,聶瑾萱到了永信宮.張貴妃一聽聶瑾萱來了,自然很是高興,可之後一見聶瑾萱身上血跡斑斑,頓時嚇了一跳,隨即仔細一問,才知道今天早上的事兒.

張貴妃心驚不已.可隨後一聽殷鳳湛受了重傷,更是擔心的不得了.幸好聶瑾萱及時安撫她,張貴妃這才緩過神來,隨即趕忙讓人去到太醫院請王太醫過來,然後等著殷鳳湛一會兒來了,便馬上給他治療!

張貴妃的安排很是周到,隨後兩人又是了些話.接著不過半個時辰的功夫,殷鳳湛便來了.

而此時一看著殷鳳湛也是渾身是血,張貴妃頓時皺起了眉頭,接著二話不,便讓先讓王太醫幫著殷鳳湛把脈.

王太醫今年已然年過花甲,是太醫院的首座,醫術之精妙,自然不在話下.而本來之前聽著聶瑾萱的敘述,王太醫便已然心里有了數,心想著殷鳳湛定然是被那黑衣高手震傷內附,可就在王太醫將手放在殷鳳湛手腕上的瞬間,卻不由得愣住了,接著那滿是皺紋的臉上更是浮起了一抹難以置信!

而見王太醫如此,聶瑾萱頓時心中一驚,隨即想也不想的追問道

"王太醫,鳳……宸王殿下怎麼樣?"

皺著眉,聶瑾萱眼底透出了一抹緊張和不安,可聞,王太醫卻是沒有馬上回答,接著直到過了好半晌,王太醫才收回手,然後抬眼看向聶瑾萱和一旁同樣緊張的張貴妃道

"貴妃娘娘,聶姐,宸王殿下受傷確實不輕,並且如果老臣沒有看錯的話,宸王殿下應該內附俱損,失血嚴重……可不知宸王殿下之前吃了何等妙藥,眼下傷損的內附,已然歸為,氣血不缺,雖然不至于完全好,可只要多多修養,定然可以完好康複!"

王太醫平靜的著,但話落,卻不由得轉頭看向殷鳳湛

"宸王殿下,請恕老臣失禮,請問宸王殿下之前吃的究竟是何等妙藥?竟有如此功效?"

對于一個自專研醫術的大夫,王太醫對于醫術的追求,是非常執著的.可研究醫術一輩子,王太醫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兒.所以,自然勾起了王太醫骨子里的求知欲.

可聞,殷鳳湛卻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後低聲道

"本王不知道."

殷鳳湛是真的不知道,他只知道那暗色的藥丸是黑衣男人給的,但究竟是什麼,卻不得而知.而一聽這話,王太醫雖然心里好奇的要死,但也不好再什麼,之後開了副補血養氣的補藥,然後便走了.

……

知道殷鳳湛沒有大礙了,聶瑾萱這才放了心.而張貴妃也是長呼了口氣,然後讓人取來一套衣服,並安排宮女服侍殷鳳湛換上.

接著不過片刻的功夫,殷鳳湛便煥然一身的走了進來.可隨後他才剛剛坐下,聶瑾萱便忽而悄悄的在張貴妃耳邊耳語了兩句,聞,張貴妃先是一愣,但隨後眸光一轉,然後將房里的宮人都打發了下去.

隨後等著眾宮人一走,聶瑾萱便首先櫻唇一抿,然後看著殷鳳湛道

"鳳湛,之後皇上沒有什麼嗎?"

聶瑾萱的臉色有些凝重,畢竟原本按著她的預想,殷鳳湛至少好一段時間才會過來的.畢竟眼下金啟的案子重新被翻開,還有了賬冊,那麼皇上不當場發作,也定然會拿下一批人.可殷鳳湛卻是不過半個時辰就過來了,那麼顯然這里面有些問題!

而聶瑾萱的心思,殷鳳湛自然明白.所以一聽這話,殷鳳湛卻是看了她一眼,然後臉色微微沉了下來

"皇上沒什麼!"

"沒什麼?這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皇上只,金啟的案子現在已然查清,並且提到了賬冊,但之後要如何處置也好,究竟幕後黑手是誰,卻一句沒!"

殷鳳湛的聲音低的不成再低,陰沉的眼底透著一抹不易察覺的怒意.而一聽這話,聶瑾萱也是愣住了.但卻只有一旁的張貴妃微微挑了下眉,然後在沉吟了片刻後,終于忍不住歎了口氣

"哎,法不責眾啊……"

張貴妃有些感慨.可聞,聶瑾萱頓時明白了她話里的意思!

難道,順承帝明著要追查,但實際上並不想真的知道真相?可如果是這樣,為什麼還要讓自己如此大費周章……

頓時,聶瑾萱只覺得自己成了一個提線木偶,徹底的被順承帝利用了.

心里有些頹然.隨後聶瑾萱不由得斂下眸子.而見她如此,一旁沒有話的殷鳳湛卻是薄唇一抿,然後低聲道

"事不只是這麼簡單.這件事兒現如今鬧得人盡皆知,皇上自然要給一個法,但不管怎麼,金家也算是平冤昭雪了,那麼你二姐的心意,你也算是打成了."

仿佛知道聶瑾萱心里在想些什麼一般,殷鳳湛緩聲著.而他的話雖算不上安撫,但一聽這話,聶瑾萱不由得心頭一動,然後抬眸看了他一眼,接著點了點頭.

……

殷鳳湛預想的不錯.接著三天後,順承帝果然發詔書,直三年前的貪汙受賄,買官賣官大案,真凶實為戶部尚書兼禦史的劉簡.當年劉簡暗中買官賣官,受了大把的金銀,隨即被金啟發現.可還不等金啟整理線索追查清楚,然後程秉上去,便被劉簡先下手為強.

而劉簡在朝中關系網甚多,和朝中很多官員都有往來.所以他便先從金啟之子,金靖遠下手,畢竟,在金啟的一眾兒女中,就屬金靖遠最為出眾,也最得金啟喜歡.所以金靖遠的死,無疑會給金啟帶來不的打擊,進而使得他在短時間內無暇關注別的事兒.而這也給劉簡提供了絕好的機會!

所以接下來,劉簡趁著金啟和金家都在哀痛于金靖遠之死一事的時候,趁機先行在城里放出風聲,金啟如何的收受賄賂,做些不光彩的事兒,進而聯名朝中和自己交好或是本就是當初收了他好處的官員,一同上書請求順承帝調查金啟.然後在順承帝派裴耀光調查金啟的時候,再循序漸進的將之前已然准備好嫁禍金啟的證物,證人,用著最自然的方式送到了裴耀光的面前!

隨即在人證和物證面前,金啟被陷入獄,隨後被斬.而劉簡為了斬草除根,更是買通了護送金家族人流放的衙差,一路上一個個的將金家族人害死.最後剩下的幾個,便直接給了流放當地官員一些好處,然後將金家族人一一抹殺!

至此,劉簡算是徹底將金家送上了思路.而對此罪大惡極之人,順承帝隨即處以凌遲之刑.劉家所有家產充公,劉家族人流放三千里!

同時,和當年劉簡合謀陷害金啟的王天海,黃柏齊等人,也直接判了斬立決,家產充公.而那些寫在賬冊中涉及買官賣官的官員,則全部革職嚴查,如有其它罪行,罪加一等!

而與此同時,當年的吏部尚書金啟,公正廉潔,無端受誣枉死,特此追封封西候,建祠堂,受後世香火.

*******************************************

黃昏時分

瑞王府的某間廂房里,鴉雀無聲.而此時,原本坐在位置上,正擺弄著一堆瓶瓶罐罐的龍神醫,卻是呆呆的看著忽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好半晌不出話來.

而此時,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卻只見來人已近中旬的年紀,俊朗卻冰冷異常的臉,竟然正是之前力挫殷鳳湛等人的黑衣男人!

"呃……冷,冷叔,你怎麼來了?"

龍神醫向來都是一個狂妄而隨性的人.毒舌加嘴臭,是他的本性.但此時此刻,他卻異常乖巧,黝黑的臉上甚至帶著一些討好!

可此時,聽到這話,那黑衣男人……不,冷天放卻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接著目光一凜

"你娘讓我抓你回去!"

"呃……我,我娘啊……"

"嗯,她要把你抓回去,剁了喂狗!"

一字不差的學著聖紫煙的話,冷天放神不動的著.可一聽這話,龍神醫頓時嚇得跳了起來,但隨後眼珠子一轉,便趕忙上前將冷天放扶到旁邊的位置坐下

"呃……呵呵,冷叔你先坐,你先坐啊……"

不管冷天放願意不願意,龍神醫……不,應該是龍景云先將他按到了旁邊的椅子上,然後開始解釋道

"冷叔,你聽我,其實這次真的不是我擅自跑出來的.我這回真的是救人來的……"

原來,這次龍景云本來是在家里被他坑爹的老娘聖紫煙抓著去煉丹的.可誰想到,就在某天晚上,宮雪兒卻是跑過來和他,是東陵這邊有事兒要發生,他最好過來一趟!

宮雪兒是宮無涯宮叔的女兒,自便習承了其母百里嬸嬸的神算功力.而對于龍景云來,東陵這邊他就救過一個人,那就是瑞王殷鳳翔,所以聽著宮雪兒著這邊有事兒,不用想也知道定然就是殷鳳翔了!

當然,龍景云也不是真的關心殷鳳翔.但不管怎麼,當初那殷鳳翔是他從鬼門關拉回來的,所以現在如果殷鳳翔要是死了,龍景云總覺得自己臉上無光.再加上,他也實在不想蹲在家里守著煉丹爐幫自家坑爹的老娘煉丹,所以便跑出來了!

可讓龍景云沒想到的是,這次自家那抽風的老娘,竟然讓冷叔來抓他.這不得不讓龍景云渾身冒冷汗!

因此在大概解釋了一下事的來龍去脈後,龍景云雖然繼續一臉哀求外加太好的道

"所以冷叔,這次冷叔可一定得幫我,要不然,我一定要被我娘折騰死的!所以,冷叔就看在我也是一片救人心切的份兒上,放我一馬吧!"

現在跟著冷天放回去,在可以預見的將來,龍景云已然想到了自家老娘要如何收拾他了.那可是生不如死啊!而自家老爹又是個氣管炎,到時候別幫他講了,別親自聽話的對自己下手就不錯了!

所以,此時龍景云只得將希望落在冷天放的身上.而此時,看著他那就差跪地磕頭的模樣,冷天放卻是抿了下唇,然後徑自倒了杯茶,抿了一口,接著低聲道

"嗯,知道了!"

冷天放話不多,可單單這一句,就差點兒讓龍景云樂的跳起來.隨後龍景云又是對著冷天放狂拍了一頓馬屁,接著才坐下來眨了眨眼睛問道

"不過冷叔,這回冷叔不是單單為了答應我娘,然後特意從宮里跑出來抓我的吧!"

"差不多!"

"呃……什麼意思?"

在龍景云眼里,冷天放一不二,卻從來不會這樣模棱兩可的答案.可聞,冷天放卻是看了他一眼,然後冷聲道

"順便做一單買賣!"

"哦……原來是這樣啊……"

冷天放是做什麼的,龍景云自然知道.可就在微微點了點頭,龍景云卻頓時瞪大了眼睛,然後趕忙追問道

"冷叔,你的買賣,不會是那個姓聶的丫頭吧!"

前些天,龍景云無意中聽,聶瑾萱在被人追殺,江湖上很多人都要取她的命.而眼下冷天放卻要做一樁買賣……所以一下子,龍景云便將兩件事兒聯想了起來!

而此時,冷天放卻是點了點頭,然後從懷中拿出了那塊冥王令,接著放在了桌上!頓時,龍景云微微一驚,然後伸手將冥王令拿了過來,接著定睛一看,果然看到那冥王令的下面,刻著聶瑾萱的名字!

"冷叔動手了?"

"嗯."

冷天放再次點頭,可一聽冷天放動手了,龍景云不由得一驚

"動了?可……可那姓聶的丫頭,我記得前天還跑過來看廢物呢!怎麼……"

冷天放是什麼人,龍景云最清楚不過.至少在他的印象或是知道的所有關于冷天放的事跡中,從來沒聽過他有失手的時候.可現在冷天放動手了,但聶瑾萱還活著,難不成……

頓時,龍景云難以置信的心頭驚驚訝不已.而這時,便只聽冷天放道

"是要殺她的.但最後改注意了!"

"呃……改注意?為什麼?"

"因為她是宮主要找的人!"

"啊?!不會吧!"

"是!"

看著龍景云,冷天放一字一句的開口.而話落,冷天放卻是站起身,然後冷聲道

"好了,我會先回去,你就暫時留在這里吧.至于你娘那里,我自會和她明."

話不多,隨後冷天放便要拿回冥王令.可這時,龍景云卻搶先一步道

"行,我知道了冷叔!不過先讓我看看這次誰是買主!"

著,龍景云便直接將手里的冥王令翻過來,可就在看清那三個字的瞬間,龍景云卻頓時瞪大了眼睛!

"……怎,怎麼會這樣?"

*****************

一更6000字,合並在一起了,明天見~!

上篇:逃過一劫    下篇:料事如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