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逃過一劫   
  
逃過一劫

黑衣男人快若鬼魅.而當殷鳳蓮和殷鳳湛反應過來的時候,黑衣男人已然抓住了聶瑾萱的胳膊,隨即手上一個用力,瞬間便將聶瑾萱帶到了自己身旁!

隨後,黑衣男人又是腳下一動,閃身到了一丈之外!

不過眨眼間的事,而此時,看著聶瑾萱被那黑衣男人抓在手里,回過神來的殷鳳蓮和墨玉玨頓時一驚,而殷鳳湛更是瞳孔一縮,可剛剛邁出一步,胸口便瞬間傳來一陣難忍的劇痛,隨即一抹腥甜再次上湧,接著鮮血再次從嘴角溢了出來!

見此形,已然被黑衣男人抓在手里的聶瑾萱頓時瞪大了眼睛

"鳳湛!"

連著自己都沒有想到的驚叫一聲,同時聶瑾萱便想著直接沖過去,可卻被那黑衣男人一把扯住了胳膊

黑衣男人不話,但大手抓著聶瑾萱,卻是沒有絲毫放松的意思.而這時,聶瑾萱才猛的驚覺自己已經落到黑衣男人的手里,隨即頓時轉頭瞪了過去

"放開我!"

聶瑾萱失去了往日的冷靜,揚聲高喊,而聞,那黑衣男人卻是眉頭一動,接著一雙眼睛冷冷的盯著聶瑾萱道

"有人買你的命!"

"那又如何?"

"你現在在本座手里!"

"然後呢?所以你現在要殺我?"

恐懼是不是沒有,但對于聶瑾萱來,眼下她唯一關心的便是殷鳳湛的傷勢,其他的早已拋到了腦後!

見她如此,黑衣男人卻不由得看了她一會兒,接著才又冷冷的道

"本座不殺女人!"

"那就放了我!"

"不可能!"

想也不想的直接了三個字,隨後黑衣男人轉眸看了眼不遠處的殷鳳湛

"本座不殺女人.所以,你自殺,否則,本座就殺了那個男人!"

黑衣男人的聲音冰冷異常.一聽這話,在場的所有人頓時一驚.而捂著胸口的殷鳳湛更是瞬間抬頭,隨即揚聲吼道

"被聽他的!"

殷鳳湛這話是對著聶瑾萱的,但一雙眼睛卻一直盯著不遠處的殷鳳湛.可聞,聶瑾萱卻只是看了殷鳳湛一眼,然後轉頭看向黑衣男人

"此話當真?"

聶瑾萱沒有任何的思考.而對上她的眼,黑衣男人眼底眸光一閃,然後什麼也沒的直接從懷中拿出一塊令牌!

那令牌呈墨黑色,嵌金絲條紋,中間一個篆字的'冥’字,隱隱透著不出的詭異和神秘.而細看之下,就在'冥’字的下面,竟赫然寫著她聶瑾萱的名字!

顯然,這就是傳中的冥王令!一如來自地獄的催命符.而只有每次任務完成後,冥王令便會被瞬間化作粉末!

黑衣男人沒有話,但意思已經很明顯了.那就是——只要聶瑾萱自殺,他便會當場將冥王令銷毀!

所以見此形,聶瑾萱微微眨了眨一下眼睛,然後勾唇一笑

"好!我相信你!"

……

聶瑾萱的這一笑,傾國傾城.

可此時,一聽這話,在場的殷鳳蓮和墨玉玨卻頓時瞪大了眼睛

"三姐!"

"三姐,不行!"

兩人近乎同時高喊出聲.可聞,聶瑾萱卻是對著兩人微微一笑

"沒事兒,人固有一死,不過是早晚而已.而瑾萱有幸結識兩位,也算是三生有幸,而只因為瑾萱一意孤行,將兩位……不,甚至很多人都牽扯了進來,已經實屬不該,所以如果瑾萱一人身死,便能解決問題的話,也算是死得其所!"

聶瑾萱的淡然,美麗的臉上透著一如既往的溫和和平靜.而話落,聶瑾萱隨即轉眸看了眼已然被趕到遠處的另外一輛馬車,然後才又抿嘴一笑,接著最後將目光落在了不遠處的殷鳳湛身上

"鳳湛,我爹年紀大了,二姐也不在了,所以以後,你要幫我多多照顧他……記住了,這不是請求,是命令,你聽到了沒有?"

聶瑾萱臉上帶著笑,但話落的瞬間,晶瑩的淚滴卻瞬間從那雙美麗的眼底滑落了出來

可此時,聽到這話,殷鳳湛卻瞬間臉色陰沉至極,隨即想也不想的大吼道

"妄想!告訴你,聶瑾萱,你要是敢自殺,本王立刻殺了那老東西!"

殷鳳湛的聲音震耳欲聾,一雙眼睛更是因為憤怒而滿是猩.可見他如此,聶瑾萱卻笑了,然後櫻唇一抿,狀似生氣的罵道

"你敢!"

到了這個時候,聶瑾萱還是忍不住和他嗆聲.可話落,聶瑾萱的眼淚卻又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反正我是和你了,殷鳳湛,你給我好好聽著.你要是不聽話,看我怎麼收拾你!"

著,聶瑾萱櫻唇再次一抿,然後抬手擦了下臉,接著伸手從地上撿起一把劍

聶瑾萱的動作不上利落,但卻沒有一絲的遲疑.而看著她拿起劍,殷鳳蓮頓時氣急敗壞,不知道如何是好.而墨玉玨更是皺緊了眉頭,臉上透出從來沒有過的懊悔和痛苦!

可此時的聶瑾萱在拿起劍後,卻只是靜靜的看著殷鳳湛,看著他的眉,看著他的眼,然後堅強的抿嘴一笑

"鳳湛,你知道嗎?我聶瑾萱這輩子,上輩子,便只做過一件讓自己後悔的事兒,那就是當初離開你,離開宸王府……所以,如果時間能夠倒流,我一定不會那麼做!"

手里拿著劍,聶瑾萱笑語嫣然,但晶瑩的淚,卻是一刻都沒有停止過.而此時,聽到她的話,殷鳳湛頓時只覺得肝膽俱裂,隨即強忍著直起身子,然後揚聲吼道

"告訴你,聶瑾萱,你要是敢死,就算是碧落黃泉,我也要把你抓回來!"

"呵呵~,笨蛋!"

看著殷鳳湛神猙獰的咆哮,聶瑾萱卻只能笑著出這兩個字.而話落,聶瑾萱便眸光一轉,然後將目光落到手里的劍上,接著才又看向身邊的黑衣男人

"希望你話算話!"

"嗯."

沒有太多的語,黑衣男人徑自點了點頭.而看著他點頭了,聶瑾萱這才閉上了眼睛,然後深深的呼了幾口氣,接著慢慢的將手里的劍放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此時此刻,聶瑾萱的心中是恐懼的.死神的魔抓抓著她的喉嚨,將她逼的近乎絕望!但就在這時,聶瑾萱卻不由得想起了殷鳳湛!

第一次見面時的冷然,憤怒時的暴躁,激時的動容,孩子氣時的幼稚,甚至還有在跪太廟讓自己喂他飯時的無賴……

一點點

一幕幕

頓時,盈滿了聶瑾萱的心頭.漸漸的聶瑾萱開始忘記了恐懼,連著原本那顫抖的手,也不再顫抖,閉著雙眼,卻只感到了平靜!

所以,直到這時,聶瑾萱才又緩緩的睜開眼睛,然後徑自看向不遠處的殷鳳湛,靜靜的看著,仿佛要將他的臉,他的樣子刻在心底一般!

但聶瑾萱沒有話,卻只是淡淡的笑,隨後才又閉上了眼睛,然後作勢便要自刎于劍下……

聶瑾萱的動作沒有遲延,可就在她即將動手的刹那,卻見一直沒再話的殷鳳湛猛的身形暴動,接著快若閃電的向著黑衣男人撲去!

此時此刻,殷鳳湛用盡了自己所有僅存的力氣,胸口的疼痛,嘴里不斷上湧的腥甜,但在這一刻,都比不上那撕心裂肺的疼!

但殷鳳湛的速度快,那黑衣男人比他的速度更快!甚至仿佛已然預料到他會有如此舉動一般,就是殷鳳湛撲過來的瞬間,黑衣男人瞬間大手一伸,將聶瑾萱扯到一邊,同時伸手便又向著殷鳳湛打了一掌!

刹那間,便只聽'嘭——’的一聲悶響,然後殷鳳湛便被打飛了出去!但這時,殷鳳湛卻趁機空中一個轉身,然後腳下借力點了周圍一位侍衛的頭,接著再次向著黑衣男人撲去!

殷鳳湛的目標,始終都是黑衣男人.因為他知道,只要那黑衣男人不死,事便不會有了結.可此時看著殷鳳湛如此,聶瑾萱直覺的心頭擰了,隨即想也不想的高喊道

"住手吧,鳳湛!你不要這樣!你打不過他的!"

美麗的臉上,淚眼婆娑.可此時的殷鳳湛又怎麼會聽著她的話?!一意的堅持,卻是沒有半分遲疑,見此形,黑衣男人那黑色面具後的冷眸不由得一挑,隨即身形一閃,接著直接再次打了殷鳳湛一掌!

加上之前最開始的一掌,一連著三掌,此時此刻,如果換做旁人,想必早已一命歸西.即便是江湖上的絕頂高手,也逃不過那黑衣男人的三掌.

所以這一次,殷鳳湛終于不支的癱倒在地,見此形,一旁的殷鳳蓮趕忙上前將他扶起.可至始至終,殷鳳湛的一雙眼睛,卻始終盯著那黑衣男人,然後落在了聶瑾萱臉上!

此時的殷鳳湛,卻是連話都不出來了.便只能用著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聶瑾萱.可看著他的臉,那滿是鮮血的嘴角,聶瑾萱卻只能不住的搖頭,然後在片刻之後,轉頭對著那黑衣男人道

"我知道我沒有籌碼,但我希望你答應我,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你都不能碰他一下!"

殷鳳湛的性格,聶瑾萱太了解了.自己如果死了,那麼就算今天他敗在了黑衣男人的手上,但將來一定會千方百計的追殺黑衣男人!而那無異于送死,所以現在她要黑衣男人的一個承諾,承諾他不會對殷鳳湛動手!

當然,聶瑾萱也知道,自己這麼做,自尊心極強的殷鳳湛一定會怨她.但她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她只希望他活著,能好好的活著!

而聶瑾萱的心思,黑衣男人當然明白,隨即看了眼殷鳳湛,接著轉頭對著聶瑾萱點了點頭.

"謝謝."

聶瑾萱笑了,同時也放心了.接著聶瑾萱便又再次看了眼墨玉玨,殷鳳蓮,最後看向殷鳳湛,然後直接伸手用劍向著自己的脖子割去!

刹那間,天地仿佛都停止了,殷鳳湛更是瞬間爆吼出聲!可就在這時,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卻只見那原本神不動的黑衣男人,卻猛的眸光一身,接著快若閃電的一掌打了下聶瑾萱手里的劍!

'咣當——’

劍掉落在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可此時此刻,所有人都愣住了,怔怔的看著黑衣男人,卻是沒人一句話!

沒有人會想到,到了最後的關頭,黑衣男人竟然會伸落聶瑾萱手里的劍!他不是要她的命嗎?可現在……

所有人都傻眼了!

可就在這時,面對著眾人的驚訝和呆愣,那黑衣男人卻神冷凝的看了聶瑾萱一眼,接著伸手一把抓過聶瑾萱的右手,然後直接一下子將她的子掀了起來!

"你……你干什麼?"

黑衣男人的動作迅速,聶瑾萱頓時一驚,可此時,黑衣男人卻只是靜靜的看著聶瑾萱的手腕處,接著片刻之後才將她放下!

詭異的動作,古怪的神.黑衣男人的舉動讓人感到莫名其妙.而等著一放開聶瑾萱,黑衣男人這才又看了聶瑾萱一眼

"本座決定不殺你!"

……

一片安靜之中,黑衣男人依舊冷然的開口.可他這話音一落,在場的所有人頓時俱是一驚!

"……不殺我?!那冥王令……你的意思……意思是……"

聶瑾萱有些傻了.剛剛還刀光劍影,可眼下又忽然不殺了……那冥王令呢?不是,冥王令不能悔改嗎?那現在怎麼……

聶瑾萱懵了,而此時不只是聶瑾萱,連著墨玉玨,殷鳳蓮,甚至殷鳳湛也都懵了!可聞,黑衣男人卻只是點了點頭

"改主意了!"

簡單的幾個字.話落,黑衣男人便轉頭看向殷鳳湛的方向,然後邁步走了過去.

黑衣男人腳步尋常,但不知為什麼,卻是一眨眼的功夫,便已然來到了殷鳳湛的面前,接著就在殷鳳蓮防備的眼神中,殷鳳湛陰沉的注視下,黑衣男人忽然伸手從懷中拿出一個瓶,然後直接扔向殷鳳湛

瞬間,殷鳳蓮反射性的代為將那瓶接住,然後抬頭看向黑衣男人

"這是何意?"

殷鳳蓮不明所以.可此時,聽到這話,黑衣男人卻是看都沒看他一眼,便直接對著殷鳳湛道

"當今武林,能在本座手下走過十招的人,屈指可數!而你,年紀輕輕卻已然如此,實屬難得!如果本座在二十年前遇到你,想必今天誰輸誰贏,定難預料!"

黑衣男人的目光依舊冰冷,但卻已然沒有了之前駭人的煞氣!話落,黑衣男人更是也不等殷鳳湛話,便直接轉身要走……而此時看著黑衣男人要走,殷鳳蓮隨即想也不想的追問道

"為什麼改主意?"

這是殷鳳蓮……不,是在場所有人都想不通的問題.畢竟,大家雖然對著黑衣男人不甚熟悉,可他絕不是那種輕易就會改變主意的人.

可此時,聽到這話,已然轉身的黑衣男人卻是腳下一頓,然後先是側頭瞥了眼殷鳳蓮,但接著卻看向不遠處的聶瑾萱

"因為有人在等她!而且已經等了二十年了!"

黑衣男人冷聲著,話落,也不等眾人聽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便瞬間一個閃身,消失在眾人的面前.

*********************************************

黑衣男人就這麼走了.刹那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眾人疑惑不解,卻是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兒.而此時,聶瑾萱卻是第一時間回過神來,接著便立刻跑到了殷鳳湛的面前

"鳳湛,你怎麼樣?沒事兒吧?你話啊?怎麼樣?"

抓著殷鳳湛的手臂,聶瑾萱緊張的詢問,而看著那近在咫尺,依舊帶淚的臉,殷鳳湛好半晌沒有吭聲,卻只是靜靜的看著她,最後直到過了好一會兒才微微搖了搖頭,可就在這時,一口鮮血卻是瞬間從殷鳳湛的嘴里噴濺了出來!

鮮血染了聶瑾萱的衣衫.見此形,聶瑾萱頓時一驚,而這時,一旁的殷鳳蓮卻是一手扶著殷鳳湛,一手看了下剛剛那黑衣男人丟過來的瓶,接著在徑自沉思了片刻後,隨即一咬牙,將那瓶的塞子咬下來,然後一倒,便從里面倒出了三顆暗色的藥丸來!

"來,四皇兄,先吃了!"

東西是那黑衣男人留下來的,如果他想殺人,根本不用費什麼心思,並且最後那黑衣男人還了那麼一番話,明顯也是欣賞殷鳳湛的.

所以殷鳳蓮著,隨即將其中的一顆塞到殷鳳湛的嘴里.然後將殷鳳湛交給聶瑾萱,接著便縱身來到墨玉玨面前,將第二顆給了墨玉玨,而等著墨玉玨吃完後,殷鳳蓮便將最後一顆給了水云.

而殷鳳蓮的判斷果然不假,待吃下藥丸後,殷鳳湛氣沉丹田,隨即便感到一陣暖流從丹田處升起,接著慢慢的彌散到四肢百骸,剛剛還劇痛無比的胸口,卻已然緩解了不少!

殷鳳湛不知道那黑衣男人留下的藥丸是什麼,但依著經驗,定然也知是世上少有的靈丹妙藥!所以,待又是憩片刻後,殷鳳湛這才睜開眼,可就在看到眼前的人後,頓時猛的大聲咆哮道

"你是傻子嗎?讓你死你就死,你的腦子里究竟在想什麼?"

上篇:最後危機    下篇:真相驚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