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最後危機   
  
最後危機

鮮的血在眼前飛濺,裂開的尸體刹那間散到各處,但所有人包括離的最近的殷鳳湛也沒有看清對方是如何動手的!

一時間,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原本不絕于耳的打斗聲,更是戛然而止.而這時,殷鳳湛卻是第一時間回過神來,隨即瞬間想也不想的身形一身,擋在了聶瑾萱的身前,同時對著身後的水云吼道

"走!"

一聲大喝,頓時水云這才猛的回過神來,接著一把拉過身邊的聶瑾萱,便縱身到不遠處的角落.旁邊的殷鳳蓮見狀,隨即也是身形一身,跟了過去,然後手拿利劍橫在凶手,神凝重的看向前方.

而此時的周圍依舊十分安靜……不,應該是死一般的寂靜.而直到這個時候,眾人才驚覺,原來就在那馬車之上,竟不知在何時,站著一個一身黑衣勁裝的男人!

是他!

頓時,看著眼前的男人,殷鳳湛反射性的瞳孔一縮,隨即不由得將目光放在他的臉上,而這一看這下,卻不由得微微一愣

原來只見,眼前的男人身材高大,五官俊朗,雖然已到中年,卻依舊挺拔如松,一雙銳利而冰冷的眼睛,卻仿佛來自地獄的冥使,讓人只消一眼,便渾身發顫!

而這樣近距離的相忘,殷鳳湛更是時刻感受到對方身上傳來的煞氣,濃烈的讓人喘不上氣來!

所以,看著眼前的黑衣男人,殷鳳湛不禁薄唇抿緊.而此時,仿佛是感受到殷鳳湛的注視,那人也不由得目光微轉,撇了殷鳳湛一眼,但隨後卻沒有在殷鳳湛臉上做過多的停留,便又看向周圍的一眾江湖惡人!

那是一雙冰冷至極的眼睛.被那雙眼睛一看,周圍的江湖人不由得俱是一顫.但眼前的這些人,都是在江湖上為非作歹的十惡不赦之徒,在江湖上興風作浪這麼多年,自然有狂妄的本錢.所以在短暫的驚懼後,那些人中,不由得有人嘿嘿冷笑出聲,然後徑自道

"哼,我還道是何方神聖,卻也不過是想來分一杯羹的臭蟲而已~!"

"哈哈哈~!對!"

"嘿嘿……是啊,怎麼?黑臉兒的,你也要來搶食兒?!可惜啊可惜,這獵物可是老子先看上的,你想要,估計是沒門兒了~!"

"呵呵……就你?!"

一眾江湖人紛紛出聲,嬉笑透著鄙夷聲,瞬間不絕于耳.可此時,殷鳳湛卻沒有因為那幫人的話放松半分,因為他知道,眼前的這幫子人,雖然也是高手,卻絕對不是眼前這個黑衣男人的對手!

殷鳳湛徑自沉思,卻按兵不動.而此時,聽到周圍的嬉笑而嘲諷聲,那黑衣男人倒是不惱,甚至臉上更是連一絲一毫的變化都沒有.卻是在靜靜的看了周圍那些江湖人的嘴臉後,微微雙唇一抿,然後伸手探入懷中

頓時,見此形,周圍的眾江湖人不由得一愣,但隨後等著那黑衣人將從懷中的拿出的東西亮出來,那些江湖人卻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我倒是拿了什麼絕代神兵!不過是一個面具而已……"

"哈哈,就是!一個面具……"

"是啊,一個面具,還是黑色的~!喲~,怎麼不是美人的啊……"

"哈哈……"

瞬間,浮邪聲四起.可就在這群江湖人當中,卻是只有一個人,在看到那黑衣男人拿出的面具後,瞬間瞪大了眼睛,隨即反射性的指著黑衣男人道

"你……你……怎麼……冥……冥……"

那話的江湖人顯然已經年近不了,佝僂的身子,太陽穴鼓脹,滿是皺紋的臉上,卻有著一雙晶亮的眼睛!只是此時此刻,那雙眼睛里,卻只透出無窮的恐懼,張開的嘴,卻是如論如何也再發不上聲來

他表現在一眾江湖人中是唯一一個反常的.而此時,旁邊有人察覺到他的異常,卻是不由得有人開口叫道

"喲~,鬼老頭兒~,你這是怎麼了?看把你下的,怎麼?是真見了鬼不成~?!"

"哈哈~是啊,見了鬼了!"

"哈哈~"

刑鬼,江湖人稱食人鬼.自投入華山門下,是難得的練武奇才.不過二十歲的時候,便已是華山派年輕一輩的頂尖高手,放眼武林,也是各種翹楚.可此人品行不端,最終在某次再次初犯門規後,被華山派掌門趕出華山,自此刑鬼混跡江湖,更是放肆不堪,殺人越貨,無惡不作,仇人遍及整個江湖,卻少有人敢上門報複.為此便可看出,此人的功夫自然出神入化!

但此時,就是這麼一個人物,卻如此驚恐失神,更是連話都不出.而周圍的一眾江湖人不明所以,卻只以為這老家伙是撞鬼了!

周圍的嘲笑聲依舊不斷.可此時的刑鬼卻已然沒時間去在乎這些了.瞬間回身,接著想也不想的直接一個縱身逃命似的跑了!但就在這時,還不等他飛出丈余,便只見一抹黑影刹那間隨後而上,接著只聽一聲慘叫,然後便只見一抹光在空中綻開,同時刑鬼的身子更是一分兩半的摔在了地上!

這不過是電光火石的功夫,往日在江湖上惡貫滿盈,武林人唯恐不及的'食人鬼’刑鬼,便命喪黃泉.刹那間所有人都愣住了,一抹從來沒有過的森寒頓時在所有人心底彌散了開來

時間在流逝,天色也越漸的亮了.可此時,在場的眾人,卻是沒有一個人敢動一下.接著過了好一會兒,一眾江湖人中的其中一個膽兒大的不由得揚眉叫道

"你……你是誰?"

那人的聲音透著隱隱的恐懼.可聞,那黑衣男人卻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後身形一閃,落到了旁邊的地上

"你不需要知道!"

著,那黑衣男人徑自將手里的黑色面具戴在了臉上,然後一字一句的道

"這筆買賣,是本座的.而你們,都該死!"

話落,也不等眾人回過神來,便只見那黑衣男人抬腳利落的將身旁掉落在地上的一個兵器一挑,拿在手里

每一個江湖人,都有一件只屬于自己的兵器.那是一個江湖人的標志,是他們的尊嚴.而眼前這個黑衣男人,卻是隨手挑了個落在地上的兵器,顯然是沒有將眼前的這幫江湖人看在眼里.

而每一個江湖人也都是身懷傲氣的.雖然心里恐懼,但眼前的一切,還是徹底激起了他們的怒意.所以轉瞬的刹那,便只見眾江湖人頓時一怔,接著想也不想的直接一同想著那黑衣男人撲去!

見此形,殷鳳湛不由得眸光一閃,然後轉眸飛快的給殷鳳蓮使了一個眼色.隨即殷鳳蓮馬上心領神會的點了下頭,然後轉頭對著水云和聶瑾萱道

"走!"

著,殷鳳蓮開路,便帶著聶瑾萱和水云打算離開.可就在這時,還沒等殷鳳蓮走兩步,便只聽慘叫聲響起,反射性的轉眸,可就在看到眼前形的瞬間,頓時不禁神一怔

原來只見,就在那一群江湖人圍攻那黑衣男人的瞬間,那黑衣男人里的刀光一閃,接著便只見精光四散,接著還不等眾人看清是怎麼回事兒,便只見血霧漫天,隨即隨著一聲聲的慘叫聲,血的尸體,頓時如同木偶一般的被甩了出來!

而那連帶著黑色面前的黑衣男人,卻更是猶如暗夜中的死神,飄忽的黑影中,刹那將一眾武功絕頂的江湖人斬殺殆盡!

不過眨眼的功夫,周圍再次恢複了甯靜.死一般的甯靜,混合的刺鼻的血腥和蔓延的猩,刺激著在場每一個人,卻是連呼吸都仿佛靜止了一般!

而這時,那黑衣男人卻是靜靜的從那尸體中走了出來,透過黑色面具的冰冷雙眸,依舊不動如山,隨即來到殷鳳湛等人面前,接著不由得眸光一轉瞥向了聶瑾萱

刹那間,和那黑衣男人的冷眸相對,被水云和殷鳳湛攔在身後的聶瑾萱不由得一怔,一抹不出的恐懼瞬間從心底蔓延出來,但表面上,聶瑾萱卻是不動聲色,甚至大膽的回視著的他的眼

見此形,那黑衣男人倒是不由得眸光一動,可這時,殷鳳湛卻瞬間身形一閃,徹底當了他的視線!

頓時,黑衣男人不由得看向眼前的殷鳳湛,隨即忽而開口道

"你是殷鳳湛?"

"是!"

"嗯,本座聽人起過!"

黑衣男人語氣不變,可一聽這話,殷鳳湛卻不由得一愣,但隨後卻目光一沉

"這筆買賣,本王不會讓你做成的!"

"哦?憑你?!"

殷鳳湛的肯定,可聞,那黑衣男人卻是瞬間面具後的劍眉一挑.而對上他的眼,殷鳳湛隨即道

"對!就憑本王!"

"哼!是麼!"

著,那黑衣男人微微後退一步,然後一把將之前隨手抓起的兵器扔到旁邊,接著伸手抓過背在身後的那個用黑布纏起的東西,同時微微一抖

刹那間,在場的眾人便只聽'錚——’的一聲鳴響,隨即黑布四散.接著一柄墨黑的寶劍瞬間呈現在眾人面前!

通體的黑色,透出幽冥般的詭異光澤.最是簡單的樣式,沒有繁複的花紋,但周身卻彌漫著讓人引不住寒意的血腥之氣!

此時此刻,在場的所有人,沒人知道那把寶劍的名字,但卻所有人都知道,那定然是柄稀世絕兵!

所以見此形,眾人不禁同時咽了一口唾液,驚懼隨之在眼底升起……而此時,那黑衣男人卻只是看著眼前的殷鳳湛,然後冷聲道

"有人和本座提過你,你很不錯.所以本座不會辱沒你,來吧!"

顯然,那黑衣男人也不是話多的人.而一聽這話,殷鳳湛瞬間眸光一斂,可就在這時,還不等殷鳳湛行動,卻見一抹身影卻直接閃身擋在了他的身前

"我來!"

話的是墨玉玨.而此時,話落之後,墨玉玨更是一把將殷鳳湛推到旁邊,然後直接迎視眼前的黑衣男人

"墨玉玨,領教了!"

著,墨玉玨瞬間眼底精光一閃,接著手里雪銀槍刹那間挽出一抹亮光,接著便向著眼前的黑衣人刺去!

墨玉玨身形如電.可此時,那黑衣男人卻微微眯了下眼睛,隨即身形一晃,躲過了攻擊!

顯然,墨玉玨的身手,絕對堪稱武林高手一列,一把雪銀槍在手更是明顯高出剛剛那一眾江湖人,可隨後不過短短的幾個照面,殷鳳湛便驚覺,墨玉玨顯然是不是對方的對手,隨即瞬間眸光一冷,便直接提劍加入了戰局!

可就在這時,已然在黑衣人手下討了十余招的墨玉玨卻忽然只覺得眼前黑影一閃,然後耳邊'咣當——’一聲脆響,同時凶手頓時被打了一掌!

黑衣人內力雄渾,一掌下去,頓時將墨玉玨打出丈余遠.好在墨玉玨本身功夫了得,才算是停得住,但還是不禁伸手捂住胸口,隨即一口鮮血吐在了地上!

見此形,一旁的殷鳳蓮頓時一驚

"老墨!"

殷鳳蓮和墨玉玨是至交好友,而此時看著墨玉玨身手重傷,自然怒火上湧.心想著要沖過去,但一想到身後的聶瑾萱,殷鳳蓮卻只得咬了咬牙

而此時的墨玉玨,卻只覺得胸口如火燒了一般,一口鮮血吐出,才算是微微好了一些,可就在斂眸的瞬間,卻不由的愣住了……原來只見,自己手里的那柄雪銀槍,只剩槍杆,槍頭卻已然被截斷了甩在不遠處的地上!

頓時,墨玉玨直覺的懊惱不已,隨即一把將手里的槍杆扔在地上,然後抬頭看向那黑衣男人

可這一看之下,卻不由得一驚,當然,墨玉玨驚訝的並非是黑衣男人那深不可測的武功,而是殷鳳湛竟然會和那黑衣男人戰個平手!

一時間,墨玉玨心里驚駭不已.畢竟殷鳳湛會武功並不稀奇,但卻沒有人知道他究竟到什麼程度.而此時,不只是墨玉玨,連著殷鳳蓮也驚訝的睜大了眼睛,可隨後還是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原來,殷鳳湛的武功好歸好,但手里的兵刃卻明顯不如對方的神兵利刃銳利.所以這讓殷鳳湛不得不躲閃著對方的劍鋒,否則一旦硬碰硬,兵刃定然刹那被震碎無蹤!

而除了兵刃不敵對手之外,殷鳳湛的武功雖然短時間內和那黑衣男人打成平手,但顯然那黑衣男人並未出全力.所以見此形,殷鳳蓮不由得暗自擔心,想上前幫忙,到時候又怕反倒自己一動壞了事兒.

可隨後,就在殷鳳蓮心里糾結的當口,卻只見那黑衣男人忽而手里劍鋒一轉,接著瞬間一腳踢掉殷鳳湛手里的寶劍,同時自己也是一甩,直接將手里的絕世神兵扔到了不遠處的地上!

這一下氣勢千鈞,那墨黑的神兵利刃被黑衣男人這麼一甩,頓時整個劍沒入地面,便只留出一個抹黑的劍柄,孤單的留在外面!

見此形,在場的眾人又是一驚,但殷鳳湛卻頓時明白了過來.隨即微微薄唇一抿,接著化拳為掌向著那黑衣男人攻去!

可顯然,這一次,黑衣男人卻不想再和殷鳳湛周旋,幾個招式過後,便是直接虛晃一下,然後當即一掌重重的打在了殷鳳湛的凶手上!

'嘭——’

瞬間,一聲悶響傳來,接著殷鳳湛便頓時被那黑衣人的掌風打出了一丈之外!同時,就在殷鳳湛剛剛落腳的瞬間,一口鮮血隨即噴湧而出!

"鳳湛!"

即墨玉玨之後,殷鳳湛也身受重傷.見此形,聶瑾萱頓時忍不住驚叫一聲,然後想也不想的直接一把推開水云,便向著殷鳳湛跑去!

提著裙子,跑過腳下的血流成河和一具具駭人的尸體.此時的聶瑾萱眼里只有殷鳳湛.而隨後等著一來到殷鳳湛的身旁,聶瑾萱更是不顧身邊的血腥,直接一把扶住殷鳳湛

"鳳湛,你怎麼樣了?你不要嚇我!"

此時的聶瑾萱心里不出的緊張.可此時,聽到這話,殷鳳湛卻直接一把將她扯到自己身後,然後也不顧依舊在流血的嘴角,便直接抬頭看向那黑衣男人

周圍再次鴉雀無聲,而將殷鳳湛的舉動看在眼里,那黑衣男人卻微微眉頭一動,接著直接邁步向著殷鳳湛和聶瑾萱二人走去.

一步

一步

黑衣男人的動作緩慢,但每走一步,都讓在場所有人為之一懼.而此時,看在那黑衣男人越漸接近殷鳳湛,水云頓時雙眸一睜,接著伸手抽出腰間軟劍,便縱身擋住了黑衣男人的去路

可此時面對著水云,那黑衣男人卻是連看都沒看她一眼,瞬間翻手一掌,便將水云震出了丈余遠外.見此形,殷鳳蓮頓時眸光一挑,然後直接擋在了殷鳳湛的前面

同時拿劍的手直指眼前的黑衣男人,然後道

"本王知道你是誰,但這里是東陵,本王是東陵的皇子,你若是膽敢再上前一步,我東陵就算是天涯海角,也定然將你碎尸萬段!"

殷鳳蓮知道自己不是黑衣男人的對手,可聞,那黑衣男人卻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後冷冷一笑

"那也要你有這個本事!"

話落,那黑衣男人直接伸手對著殷鳳蓮的胸口便是一掌.頓時殷鳳蓮反射性的側身,可這時,黑衣男人卻趁著這個空隙,同時趁著後面的殷鳳湛受傷無法還擊的瞬間,身形一閃,接著伸手向著後面的聶瑾萱抓去!

上篇:黑衣男人    下篇:逃過一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