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黑衣男人   
  
黑衣男人

聶瑾萱聲音輕緩,話落,卻是隨即看了眼旁邊的水云.頓時,一對上聶瑾萱的眼,水云馬上心領神會的點了下頭,接著便退了出去.

水云走了,一時間房間里便只剩下聶瑾萱和殷鳳湛兩人.而此時,見聶瑾萱如此,轉過頭的殷鳳湛不由得眉頭一動,然後低聲問道

"怎麼了?"

殷鳳湛不解,而聞,聶瑾萱卻只是看了他一眼,接著便從懷中拿出了一本賬冊,放到了殷鳳湛的手里

見此形,殷鳳湛頓時一愣,隨即眉頭一皺

"你干什麼?"

殷鳳湛越來越糊塗了,向來精明的腦袋,也是想不出眼前這個女人,究竟在想著些什麼.而看著殷鳳湛那少見糾結的臉,聶瑾萱頓時勾唇一笑

"干什麼?你干什麼?"

著,聶瑾萱伸手替殷鳳湛,將賬冊放進他的懷里,然後揚眉道

"今天進宮,一路上定然凶險非常,可我不會武功,所以到時候只要有人要刺殺我,我就,賬冊在你身上!"

聶瑾萱難得鬼馬一回,聞,殷鳳湛卻愣住了,隨後異常認真的想了想,接著點了點頭

"嗯,這注意不錯!"

顯然,殷鳳湛真的將聶瑾萱的話當真了.所以一聽這話,聶瑾萱頓時笑了起來,然後順手習慣性的幫著他整理一下衣襟,接著緩聲道

"行了,逗你呢!真是的,你傻啊?連著什麼是玩笑什麼是真話都分不清楚……"

挑眉眼帶笑意的撇了殷鳳湛一眼,然後聶瑾萱才又道

"其實我是想,你畢竟會武功,如果今天真的我有一個萬一,至少賬冊在你手里,也不會出事兒……"

聶瑾萱這話的輕緩,斂著眸,卻是一臉的安然.可就在這時,還不等她將話完,便只見殷鳳湛頓時臉色一沉,接著伸手攔住了她的腰

"什麼萬一?!給我閉嘴!"

殷鳳湛一如既往的蠻橫而霸道.可此時聽著他那命令的話語,聶瑾萱卻是一笑,然後抬起頭

"行,不就不.但實話,我真的覺得賬冊放在你身上會更好一些.怎麼?難道你真的怕到時候我喊賬冊在你身上?"

"不用你喊,到時候我自己會!"

看著聶瑾萱那帶笑的臉,殷鳳湛近乎咬牙切齒的低聲吼了一句,接著也不等聶瑾萱話,便拉著她直接走了出去.

*************************************

清晨,天才蒙蒙亮.往日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安靜異常.

這時上朝的時間.而等著聶瑾萱和殷鳳湛兩人來到門口的時候,卻見聶老相國已經在門口等著她了.

而此時,一看著他們二人出來了,聶老相國這才微微呼了口氣,然後緩聲道

"瑾萱啊,身體無礙吧?"

想來,聶老相國之前還真當著聶瑾萱是在自己的房間里養病,誰也不見呢.所以一聽這話,聶瑾萱先是一愣,但隨後卻不禁瞬間轉眸撇了殷鳳湛一眼,接著走下台階徑自來到聶老相國面前

"爹,我沒事兒的,不過是風寒而已,已經好了."

"哦,那就好,那就好."

聽聞聶瑾萱沒事兒,聶老相國這才松了口氣,接著便又和聶瑾萱了幾句話,便先行上了馬車.隨後,等著聶老相國一上車後,聶瑾萱這時轉頭看向殷鳳湛,殷鳳湛隨即點頭,可就在這時,卻只聽前方一騎人馬飛馳而來,頓時聶瑾萱和殷鳳湛不由得轉頭,可就在看清來人的瞬間,聶瑾萱卻不由得一愣

原來,來人正是墨玉玨和秦王殷鳳蓮.而在兩人的身後,更是跟著一眾勁裝打扮的侍衛.

見此形,聶瑾萱不禁眨了眨眼睛.而這時,墨玉玨和殷鳳蓮已然騎馬來到聶瑾萱和殷鳳湛面前

"喲~,三日不見,三姐別來無恙呀~!"

殷鳳蓮首先開口,帶笑的臉上透著一如既往的陽光和燦爛.可以一聽這話,一旁的殷鳳湛頓時皺了下眉

殷鳳湛心頭不悅,但卻沒話.可聞,聶瑾萱卻是微微一笑,然後緩聲道

"多謝秦王殿下關心,瑾萱很好."

"呵呵,那就好~!"

仿佛察覺出殷鳳湛的怒意是沖著自己,殷鳳蓮越發笑的迷人.而這時,一旁的墨玉玨轉頭撇了他一眼,然後才又看向聶瑾萱道

"在下送三姐一程."

聶府到皇宮其實並不遠,但誰都知道,今天的這個早晨絕對不會平靜.所以此時一聽墨玉玨這麼,聶瑾萱心里不禁有些感動,隨即斂眸道

"那就多謝墨大哥和秦王殿下了~!"

……

墨玉玨和殷鳳蓮的好意,聶瑾萱自然不會拒絕.接著再又了幾句後,聶瑾萱便徑自上了馬車,接著一行人便浩浩蕩蕩的向著皇宮走去.

此時的街道上,依舊一片安靜.卻是只有零星早起,偶爾出現在街頭.墨玉玨騎馬走在最前面,中間是聶老相國和聶瑾萱的馬車,接著最後是殷鳳湛和殷鳳蓮兩兄弟帶著一眾人馬墊後.

"哎,我倒是真的沒想到,向來沉穩冷然的四皇兄也會有今天~!"

騎著馬,跟著馬車後面,殷鳳蓮首先開口,話落卻是不禁轉頭看向身旁的殷鳳湛.而聞,殷鳳湛卻是連看都不看他一眼

"你什麼意思?"

殷鳳湛的聲音依舊透著一絲不悅,可隨後殷鳳蓮卻是笑了

"呵呵~,什麼什麼意思啊?!自然是會栽在一個女人的手上~!怎麼,難道四皇兄還不承認嗎?"

"……"

殷鳳蓮明顯是沒事兒閑的.所以之後,殷鳳湛自然也懶得搭理他.見此形,殷鳳蓮不由得挑了下眉,可就在這時,就在隨後殷鳳蓮還想些什麼,來刺激殷鳳湛一下的時候,卻只見殷鳳湛瞬間眉頭一動,隨即眼底頓時浮起一抹凝重

而此時,原來臉上還帶著笑意的殷鳳蓮也好像是感受到什麼,接著也瞬間臉上笑容一斂

"哼!來的還真快!"

勾起唇角,殷鳳蓮揚眉道.而這時,卻只見走在前面帶隊的墨玉玨忽而一勒缰繩,停下腳步,同時大手一抬

頓時,跟著後面的眾人隨之停了下來.可就在這時,大街上不遠處的前方,竟站著一列江湖人

他們大概有十幾個人,一個個手持兵器,或是傲然,或是猙獰的臉上,透著捕食獵物的邪佞和危險.見此形,站在隊伍前方的墨玉玨倒是波瀾不驚,剛硬的臉上透出讓人望而生畏的氣勢,隨即靜靜的掃了他們一眼

"讓開!"

墨玉玨廢話不多.可聞,那一眾江湖人中,站在正中間的彪形大漢不由得揚眉傲然一笑

"讓開?!好啊,把那個叫聶瑾萱的娘們叫出來,我們就讓開!"

顯然,對方的目的很明確,可一聽這話,墨玉玨眼底瞬間寒光一閃,隨即冷冷一笑

"那得用你的頭來換!"

"哼~!好!那咱們就各憑本事!"

看出了墨玉玨的堅持,對面的彪形大漢倒也不廢話,隨即轉頭對著旁邊的一眾江湖人打了一個眼色,接著便只見刹那間,那一眾江湖人便同時身形一晃,齊齊的拿起手里的兵器,向著墨玉玨撲了過來!

三人圍攏墨玉玨,三人攻擊左側護衛,三人攻擊右側護衛,然後剩下的一眾江湖人直接向著後面的馬車撲去……對方行動有素,明顯是詳細的計劃過.可見此形,墨玉玨卻是不動聲色,隨即大手一揮,兩側的護衛隨即擺好了應鎮的架勢,同時剩下的護衛直接守在馬車周圍,寸步不離!

接著電光火石只見,刀光劍影瞬間閃爍.墨玉玨以一敵三,卻是動作流暢,手里一把雪銀槍,更是舞得虎虎生威,鮮的纓在略見微亮的黎明中飛揚,不時血霧彌散,帶著哀嚎,卻是流光溢彩的讓人屏息.

墨玉玨出身武將世家的一品將軍府.祖輩上便世代從戎征戰疆場.而槍是墨家的標志,墨家槍法更是可謂一絕,即便是在江湖上,也少有人出其左右.

只是墨玉玨平日里很少拿槍.所以很多人都直覺的墨玉玨只是武功高,但卻不知道,實際上墨玉玨的槍法,更是青出于藍,使得出神入化!

所以此時看著前方的墨玉玨手持雪銀槍,以一敵三,幾個來回便將其中的一人挑死,殷鳳蓮不由得撇了撇嘴

"嘖嘖嘖,這老墨倒是來真的了,合計著把自己的寶貝雪銀槍都拿了出來,還真是~"

殷鳳蓮神依舊輕松,可此時,殷鳳湛卻沒時間和他廢話,一雙眼睛不時的看著眼前的戰況,同時盯著馬車周圍,一張俊美無儔的臉上更是透著讓人不寒而栗的冷凝.

而此時,看著殷鳳湛不搭理自己,殷鳳蓮倒也沒什麼,隨即倒是想著上前也過過癮.可就在這時,殷鳳湛卻直接低聲叫住了他

"站出!先別動!"

殷鳳湛神不動的開口,聞,殷鳳蓮不由得一愣,可就在這時,卻只見大街兩旁的房脊上,瞬間又飛出了十余名江湖人!

顯然,這第二批人也是合伙商量好的.見此形,原本臉上帶笑的殷鳳蓮眼底瞬間精光一閃,然後勾唇露出一抹邪笑

"看來人還真的不少!"

緩聲著,但這一次,殷鳳蓮倒是沒有像剛剛那麼沖動,伸手一揮,接著便只見跟在他身後的一眾侍衛瞬間沖了上來,然後直接攔住那批凶惡的江湖客!

……

晨光初亮,卻是一天中的清朗時刻.可此時的大街上,卻已然爭鳴不斷,血腥,哀嚎,金屬的撞擊聲,喊殺聲刹那間混在了一起,混戰的形,讓人不禁想到了地獄一般的修羅場.

武林人越來越多,但墨玉玨和殷鳳蓮等人帶來的侍衛也都不是軟包子.一番砍殺下來,倒是將對方壓制的住,可看著眼前的形,殷鳳湛卻始終冷凝的臉,深邃的眼底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漸漸的,開始紛紛出現的武林人陸續倒地,眼看著便被砍殺殆盡……可就在這時,卻只見一位身著古怪的中年男人憑空而降,然後緩緩的落在了墨玉玨的面前!

那中年男人皮膚白希,臉頰消瘦,太陽穴卻是鼓鼓的有些駭人,竟宛若癆病鬼一般,一雙泛黃的眼珠子透著讓人不寒而栗的邪佞.見此形,墨玉玨瞬間一槍將旁邊的敵人挑開,然後不由分的直接沖了上去!

顯然,這才來的是高手了!而等著那癆病鬼般的男人出現後,不過轉眼的功夫,竟又出現了好幾個身著古怪的武林人.

見此形,原來臉色還有些輕松的殷鳳蓮不由得眉頭一動,然後冷笑出聲

"哼,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真的一點兒都不假!該出來的倒是一個不少!"

著,殷鳳蓮眼底不由得浮起一抹不出的凝重!

殷鳳蓮沒想到,竟然這麼多人對那五萬兩黃金如此執著.而眼下來的這些人,即便他不上名字,可依著他在江湖上聽過的一些八卦和見聞,多少知道對方的一些來頭,而如果只是一個兩個還好,但眼下一下子來了這麼多……

不由得,殷鳳蓮也認真了起來.隨即不禁轉頭看向殷鳳湛,可就在這時,卻見殷鳳湛卻只是靜靜的看著不遠處的前方,俊美無儔的臉上隱隱透出一抹少見的凝重!

見此形,殷鳳蓮不由得一愣,隨

即抬頭順著他的方向看去,可就在看清殷鳳湛在看什麼的瞬間,殷鳳蓮卻瞬間瞪大了眼睛!

……

原來只見,就在不遠處的屋簷上,正站著一位一身黑衣勁裝的男人.那男人雙臂環胸,默默的站著,靜靜的看著這邊的一切,卻是紋絲不動.

黑衣男人不動如山.雖然看不清容貌,但渾然卻是透出一抹讓人心底生寒的氣勢!

那是一種殺手才有的戾氣!

因為無數的血腥,堆疊在一起凝彙而成的氣勢.而此時,他雖然距離殷鳳湛和殷鳳蓮兩兄弟足足有幾丈余遠,但兩人卻依舊能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從四面八方擠壓而來!

所以,一時間,即便在江湖上看過形形色色高手的殷鳳蓮頓時愣住了.而殷鳳湛卻靜靜的回視著對方,絲毫沒有放松的意思.

而此時,就在兩人凝視對方的時候,四下而來的武林高手也將殷鳳湛等人和馬車圍在其中,他們一個個面露不善,仿佛已然將眼前的一切當成了囊中物!

見此形,殷鳳湛薄唇瞬間一抿,然後低聲對著身邊的殷鳳蓮道

"先把眼前的解決掉!"

殷鳳湛知道,不遠處的那個男人,定然便是暗影團的首領無疑了!而眼下周圍群狼似虎,又不可不防,因此,便也只能先將眼前的雜碎處理掉,然後再對付那個暗影團的首領了,至于結果與否……

之後的事,殷鳳湛不想多想.但一雙眼睛,卻是不由得看了眼前面的馬車.而此時,聽到殷鳳湛的吩咐,殷鳳蓮也頓時明白了過來,隨即揚眉點了下頭,然後二話不,直接縱身沖了出去!

轉眼,周圍再次刀光四起.而此時的殷鳳湛便也只能賭,賭對方不會是一個喜歡偷襲的人,所以隨後再又看了那不遠處的黑衣男人後,殷鳳湛瞬間身形一閃,刹那間化作一抹驚鴻,然後加入了戰局!

周圍打成了一片,刀光劍影中,血霧四濺.可此時出現的這批江湖人,明顯和之前那些不一樣,雖然人沒有之前那麼多,但各個都是武功高手.所以一時間,兩方纏斗在一起,死傷慘重!

侍衛一個個倒下,墨玉玨,殷鳳蓮和殷鳳湛三人即便武功不凡,但畢竟雙拳難敵四手.那而此時出現的這批江湖人,更是各個都是江湖中臭名昭著的大惡人,下手更是絲毫不留,所以,一時間,殷鳳湛等人頓時陷入了困境!

見此形,那些江湖人更加興奮,同時更是有幾個狡猾殲詐之徒,趁機偷襲馬車.頓時,殷鳳湛瞬間怒目圓睜,隨即飛身而起……但還是晚了一步.因此刹那間便只聽一聲爆響,馬車頓時四分五裂!

而此時,親眼看著聶瑾萱的馬車在自己的眼前爆開,殷鳳湛瞬間瞳孔一縮,隨即想也不想的瞬間揚手一劍將那率先動手的武林客砍成了兩半!

滔天的怒意從胸中湧出,可此時,因為馬車爆裂,坐在馬車里的聶瑾萱瞬間暴露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見此形,那些原本還和墨玉玨等人顫抖的江湖人頓時眼底放光,然後便是想也不想的直接向著聶瑾萱飛撲了過來!

"水云,帶她走!"

"是!"

狂怒中,殷鳳湛不忘下命令.接著殷鳳湛更是揚劍向著那些凶惡至極的江湖客攻去!可就在這時,還不等殷鳳湛出手,便只見一道黑影瞬間如同鬼魅般在自己面前閃過,接著便只見原本站在離聶瑾萱最近的一個江湖人瞬間身首異處!

上篇:血腥一幕    下篇:最後危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