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冥王令!   
  
冥王令!

殷鳳湛低聲的開口,聲音中透著凝重.而此時,一聽這話,聶瑾萱不由得一愣

但聶瑾萱終究是聰明的.隨即頓時明白了過來

"……沒事兒,我會注意的."

當年金啟的案子,牽連甚廣.如今想要翻盤,又豈是那麼容易的事兒?!而眼下黃柏奇和王天海招供,無疑會讓那些隱藏在暗處的人,狗急跳牆!這樣一來,他們必定會做兩手准備:第一,殺了黃柏奇和王天海,這樣一來,人證算是沒了.而第二就是,殺了她聶瑾萱,而只要她聶瑾萱一死,賬冊便沒有人知道下落了,這樣一來,物證便也就沒了!

即便她聶瑾萱在死前將賬冊交給別人看管,但到時候只要上交的人,不是她聶瑾萱,對方便會有千百個借口,那份賬冊是假的!

而現在,順承帝那邊也還沒有動靜.因此,在到順承帝通知她叫出賬冊的那一天為止,她聶瑾萱都將處在極大的危險之中!而這正是殷鳳湛所擔心的!

心里明白他的意思,但眼下,聶瑾萱也無計可施.所以,隨後聶瑾萱只是緩聲應了一句,帶著微微一笑,然後便走出了太廟.

……

日子過得飛快,轉眼又是三天.

而在這三天里,每到了晚上,聶瑾萱總能聽到一些打斗聲,聶瑾萱知道,這是殷鳳湛派了暗衛在暗處保護她,要不然,單憑著聶府的那些虛有其表的護院,她聶瑾萱早不知過了多少次奈何橋了!

顯然,對方的行動越漸的明目張膽了!

同時,水云更是在聶瑾萱的房間外室支了簡單的榻,晚上便直接睡在了那里,渾然一副高度警覺的樣子.

就這樣,三天過去了.而殷鳳湛跪太廟也夠了七天,所以便也回府了.至于之前受傷的瑞王殷鳳翔,聶瑾萱自然也不好再過去了,以免一旦再出什麼事兒,到時候連累了他.

就就在這樣的日複一日中,某日下午,宮里終于來人了,是皇上讓她三日後的早朝進宮.

來人是宮里的一個太監.聶瑾萱不認識,傳了話,那太監便走了.而等著那太監一走,秀頓時不禁皺眉道

"姐,皇上又讓您進宮啊?姐您,這是不是又出事兒了?"

秀不明就里,並且接連幾次入宮都沒什麼好事兒,所以在秀心里,只要一聽宮里如何如何,便直覺的感到有危險.而一聽這話,坐在椅子上的聶瑾萱卻是不禁抬眸看了她一眼,然後笑了起來

"你這丫頭,看把你嚇得!怎麼?那你,這次會有什麼事兒啊?"

"額……姐,這個奴婢怎麼知道啊?!不過這也不能怪奴婢啊,誰讓每次入宮都沒什麼好事兒,奴婢自然是擔心了……"

"呵呵~,行了,不管有事兒還是沒事兒,皇上的口諭都下了,難不成還能不去?"

揚眉了一句,但話落,你聶瑾萱卻是微微櫻唇一抿,同時將手里的書放到一旁

聶瑾萱不話了,一雙美麗的眼,卻是透過窗欞看向院子里開的正好的牡丹芍藥,可就在這時,房外卻是又傳來了通報聲

"三姐,刑部左大人來了,是有急事兒要見三姐."

傳話的是前院兒的丫鬟菊,年紀不大,卻是聰明伶俐.而此時,一聽是左巍來了,聶瑾萱頓時心里明白了下來

"好,我知道了,快請左大人到前堂坐,我馬上過去."

"是!"

菊恭敬應聲,然後便走了.隨後聶瑾萱也起身,簡單整理一下儀容,便快步去了前堂.只是讓聶瑾萱沒有想到的是,就在她來到前堂後才發現,原來來的人並非只有左巍,連著墨玉玨甚至秦王殷鳳蓮也來了!

墨玉玨是刑部的人,也是左巍的下屬,上次查案的時候也是一起的.所以墨玉玨隨同來了,聶瑾萱倒也可以理解,可秦王殷鳳蓮……

聶瑾萱心里有些疑惑,但臉面上卻是沒有表現出來,動作優雅的走進前堂,然後溫和一笑的道

"秦王殿下,左大人,墨大哥讓幾位久等了."

聶瑾萱一副大家風范,聞,左巍隨即呵呵一笑,接著幾人又是簡單的了兩句後,墨玉玨便首先道

"三姐,皇上那邊是不是有動靜了?"

墨玉玨話向來直接.聞,聶瑾萱不禁勾唇一笑,隨即遣退了房里的一眾下人,接著眸光一轉,將視線重新落回到墨玉玨的身上

"墨大哥的不錯,就在剛才宮里傳話來,讓我三日後進宮……並且還是在早朝的時候!"

"早朝?!"

一聽聶瑾萱提起早朝,墨玉玨和左巍近乎同時神一愣,這時,一旁的殷鳳蓮卻是揚眉道

"看來老家伙是要在早朝下手啊!呵呵~到是他的手段!"

殷鳳蓮一如往日般笑的燦爛,而到這里,卻不禁眸光一轉,然後看向聶瑾萱

"不過,看樣子老家伙倒是蠻信任三姐的,所以三姐放心好了.不過,我可是要先好,老家伙可不是菩薩,下起手來,可是六親不認,所以三姐到時候可別被嚇到哦~!"

殷鳳蓮這話明顯透著幾絲戲謔和調侃,但同時也透出了順承帝的本性.但聶瑾萱卻櫻唇一抿

"功過賞罰,這是皇上的決斷.而瑾萱現在要做的,只是揭開真相."

"呵呵~,好!如果是這樣就太好了!"

對于聶瑾萱的回答,殷鳳蓮相當滿意,甚至還透著顯而易見的贊賞.而這時,一旁的墨玉玨卻是皺起了濃眉

"三姐,皇上下令讓三姐三日後進宮,看來金大人的案子,也是查的差不多了.而今天在下和左大人來,其實是想提醒三姐一聲,這幾天一定要注意安全."

墨玉玨的顧慮和殷鳳湛一樣.而等他的話音一落,左巍也馬上接話道

"是啊,三姐.其實這些天京城里一直不太平,本宮多方打聽,卻是聽聞朝中有人已然坐不住了.想必狗急跳牆是難免的,所以無論如何,三姐還是保重身體啊!"

左巍和墨玉玨都表示出自己的擔心.對此,聶瑾萱自然心里感動,可這時,還不等聶瑾萱話,卻只見殷鳳蓮忽然開口道

"三姐,你可知今天為什麼我要特意和老墨一起跑過來嗎?"

殷鳳蓮的話,吸引了幾人的注意,可隨後便只見向來愛笑的秦王殷鳳蓮,臉色意外的凝重起來

"其實這些天,我一直在注意京城里一些江湖人的動向.而之前雖然也聚集了不少人,但身手普遍一般,所以這些天三姐倒是安然無恙!但就在今天一大早我去酒肆,卻聽,就在今天早上,三姐的賞金已經到了五萬兩黃金了!"

"什麼?!五萬兩……黃,黃金?!"

殷鳳蓮的聲音平緩,可他的話音一落,卻見左巍頓時難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連著墨玉玨都有些難以置信的皺了眉頭

乖乖……五萬兩?!還是黃金?!

就算是他身為當朝尚書,一年的薪俸,也不過區區百兩銀子.五萬兩……

左巍有點兒暈,可此時,看著他們二人的反應,殷鳳蓮卻是撇了撇嘴

"五萬兩怎麼了?在這個世上,如果是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那都不是問題!"

"……這是何意?難不成還有比這更嚴重的?"

聽出了殷鳳蓮話中有話,墨玉玨隨即沉聲問道.聞,殷鳳蓮卻是挑眉看了他一眼,然後勾唇一笑

"呵呵~,還是老墨了解我!不錯,如果單單是五萬兩黃金的事兒,到真的沒什麼,反正那些沖著賞金來的江湖人,也不過是些烏合之眾,就算是現在很多高手也躍躍欲試,可他們要的終究還是錢!所以,只要我們出比五萬兩再高的金額,他們自然不會動手!"

"呃……比,比五萬兩黃金更高的金額……秦王殿下,不是下官,那錢從哪兒來?"

不是左巍故意和殷鳳蓮作對,只是對于左巍這個從家貧,在官場奮斗了一輩子,也沒攢下什麼干糧的人來,別是五萬兩黃金,就算是五百兩他都拿不出!

並且,就算是找人借,可是五萬兩黃金啊……找誰啊?!

左巍有些發懵.可殷鳳蓮卻是嘿嘿一笑

"還能是誰?當然是我們的首富大人了~!再了,我可是聽了,咱們那首富大人最近可是也沒少找三姐辦事兒,出點兒血也是應該的吧~!而且,想當初,金啟的案子可是他辦的,如今弄出了這事兒,他將功補過,也算是理之中吧!"

殷鳳蓮的輕松,可左巍卻頓時一愣,隨即滿腦袋黑線……

這,這是擺明了要敲詐啊!

可是我親愛的殿下啊,您現在背著人家給人家挖牆腳,您尊敬的父皇大人知道麼?!

左巍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而此時,一旁的墨玉玨卻是臉色一沉

"你不是剛剛現在不是單單花錢的事兒嗎?那還惦記著裴耀光做什麼?!正事兒,還有什麼是更嚴重的?"

墨玉玨是個嚴肅的人,一聽這話,左巍頓時從剛剛的犯懵中恢複了過來,而殷鳳蓮卻是眸光一挑,看了墨玉玨一眼

"更嚴重的事兒就是,不知道是誰,用了冥王令!"

"冥王令?那是什麼?"

"傳中江湖上最可怕的東西!"

聲音越漸低沉,殷鳳蓮的臉上第一次浮起一抹不出的冷凝

"二十多年前,中原武林有一個非常神秘幫派,也便是冥夜宮.而在這冥夜宮中,有一個專門負責殺人的一群人,就是暗影團!相傳,凡是被暗影團盯上的人,必死無疑!是一個非常可怕的殺手集團!所以即便眼下二十多年過去了,冥夜宮都是一個非常可怕的存在,即便是江湖上最可怕的惡徒,也要畏懼冥夜宮三分!"

"這麼……有人是請了暗影團的人?"

"不錯!"

著,殷鳳蓮更是不禁眯了下眼睛

"並且,據如果是普通拜托暗影團殺人,只要用幽冥令就好.而現在發的卻是冥王令……"

"……是暗影團的首領?!"

"對!"

……

偌大的聶府前堂里,鴉雀無聲.每個人的臉上都透著凝重,詭異而緊張的氣氛在四周盤旋,壓抑的讓人有些喘不上氣來!

隨後,直到過了不知道多久,墨玉玨才隱隱的抿了下唇,然後低聲打破沉默

"那王爺可知那暗影團的首領武功如何?"

"不知道!因為沒人在和他交手後,還活著!"

"那……那如果才能解除冥王令?難不成我們花大價錢也不行?"

"不行!"

簡單的兩個字,直接否認了左巍的預想,話落,殷鳳蓮抬眸看向一直沒有話的聶瑾萱

"所以,三姐這三天,一定要多加注意!而一會兒我也會進宮一趟,然後服父皇派兵……不,還是派禁衛好了,否則一旦對方動了手,到時候後果定然不堪設想!"

*******************************************

能讓殷鳳蓮如此緊張的人物,對方定然是有真本事的!所以隨後幾人也不啰嗦,簡單的囑咐聶瑾萱注意安全後,便起身離開.

而對于冥王令一事,聶瑾萱開始還是有些緊張的.但事已至此,卻也再無回頭路,所以想通了,聶瑾萱反倒冷靜了下來.

一日悠悠,轉眼至夜.聶瑾萱胃口不好,卻也吃的不多,隨即再又看了會兒書後,便沐浴淨身,然後上床休息.

夜深了.隱約中房外便又傳來了打斗聲,可不一會兒便又恢複了甯靜.但隨後就在片刻之後,躺在床上的聶瑾萱卻忽然感到有人向著床榻這邊走了過來.

那種感覺很微妙,一時間,正睡的迷迷糊糊的聶瑾萱,分不清是夢是醒,可就在隨後,聶瑾萱卻感到那人越來越近,然後坐在床邊,接著伸手摸向自己的臉……

一下

一下

頓時,聶瑾萱直覺的一股不出的毛骨悚然讓她渾身一顫,接著猛的瞪大了眼睛……可就在隨後聶瑾萱反射性的伸手推開那人的瞬間,卻不由得愣住了

"……鳳湛?!"

……

原來,那來人正是殷鳳湛.

而此時,看著他正坐在自己的床榻旁,聶瑾萱不由得感到有些吃驚,但同時原本一直緊繃的心,也刹那間平靜了下來.

聶瑾萱不自覺的呼了口氣,而這時卻只見一直坐在旁邊的殷鳳湛卻是不聲不響的伸手用絲帕擦了擦自己的額頭

他的動作不算溫柔,但卻很輕,甚至還有些笨拙.而被他這麼一碰,聶瑾萱才驚覺,原來自己剛剛出了不少的汗.隨即頓時心頭一動,但接著卻反射性的往後縮了縮

見她如此,殷鳳湛不由得眉頭一皺,但隨後卻還是什麼也沒的將手收了回來

一時間,房間里安靜極了.而隨後直到過了好一會兒,聶瑾萱才微微抿了下唇,然後低聲問道

"你……你怎麼來了?出事兒了?"

"沒有."

"呃,那是……"

聶瑾萱有些不解,隨即抬頭.而這時卻只聽殷鳳湛低聲道

"帶你走."

"……什麼?!"

被殷鳳湛的話嚇了一跳,可隨後還不等聶瑾萱弄清楚是怎麼回事兒,便只見殷鳳湛瞬間一把將聶瑾萱抱進懷里,然後快若閃電般飛身而去!

……

黑夜中,殷鳳湛快若鬼魅,形若閃電.而在他懷中的聶瑾萱,卻只能緊緊的抱住他的身子,閉上眼睛,但心里卻意外的平靜.

接著不知道過了多久,久到聶瑾萱都快要睡著了的時候,被只覺得殷鳳湛忽然停了下來,然後將她放了下來.

"好了."

耳邊,殷鳳湛低沉而熟悉的嗓音響起,隨即聶瑾萱不禁緩緩的睜開眼睛,可就在睜開雙眼的刹那,卻頓時愣住了

!

滿眼的!

色的床榻,色的紗幔,連著不遠處的桌子,也是被大的綢布蓋著……

一時間,聶瑾萱腦子里有片刻的停擺.但隨後卻頓時想了起來

"這……這不是二姐之前布置的……"

是的,這里正是之前聶瑾惠布置的喜房.為愛成魔的她,為了心中的想念,特意將這里布置成喜房,進而妄想著和摯愛在一起.

聶瑾惠是瘋了.但此時,看著周圍的一切,聶瑾萱卻不明白殷鳳湛為何將她再次帶到這里.可這時,還不等聶瑾萱開口,卻只見殷鳳湛低聲道

"這里安全."

沒有多余的甜蜜語,殷鳳湛直接給出了一個解釋.而話落,殷鳳湛便徑自轉身,走到桌旁倒了杯水,然後拿到聶瑾萱的面前

"喝."

"嗯……"

不知道要些什麼,聶瑾萱只能徑自點了下頭,然後伸手接過杯子.

顯然,此時此刻的聶瑾萱,還有些犯懵的回不過神來.而隨後過了好一會兒,又喝了口水,聶瑾萱才算是平靜下來,然後抬頭看著殷鳳湛道

"這三天,我都要待在這里嗎?"

上篇:你喂我!    下篇:血腥一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