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你喂我!   
  
你喂我!

太子殷鳳寒被殷鳳湛打成了重傷.在經過太醫的治療後,便被秘密的送回到太子府.

這件事兒就算是這麼過去了.而順承帝下令封了口,自然也沒人敢多一句.

……

夜,寂靜無聲

皇宮東面的太廟中,更是冷清一片.

可就在這時,卻只見黑暗中,有兩道黑影徑自總遠處走來,見此形,守門的兩個侍衛不由得一愣,隨即無聲的對視了一眼,而隨後不過片刻的功夫,便只見那兩道黑影已然來到了身前

"這里是太廟.這麼晚了,你們要做什麼?"

侍衛之一首先開口,而聞,站在前面的那個黑影隨即伸手拿下遮著頭的帽子,然後露出一張圓潤而青春的臉兒

"兩位爺,貴妃娘娘讓奴婢帶貴客進太廟一趟,還請兩位大哥通融一下."

"貴妃娘娘?"

聽著眼前這位宮女的話,那侍衛不由得一愣,而這時站在另一邊沒有話的侍衛卻是不禁皺了皺眉,然後上前一步在同伴耳邊聲道

"永信宮的吧?今天頭兒好像了,是晚上那邊會來人過來……"

"真的?"

"嗯."

兩個侍衛兀自耳語了一番,隨後,之前話的那名侍衛這才轉眸又看了眼前的宮女一眼,然後低聲道

"行了,快進去吧.快去快回."

"謝謝兩位爺~!"

乖巧的應了一聲,接著那宮女很識相的從懷里拿出兩個包塞進了那兩名侍衛的懷里,然後才又轉頭,同時將拎在手里的食盒交到那人的手上

隨即,那人微微點了下頭,然後便拎著食盒快步走了進去.

那人速度飛快,接著不一會兒的功夫,便來到了太廟的門口,伸手推開大門,一道月光頓時傾瀉而入,而借著那清冷的月光,便看到太廟內偌大的大殿里,正跪著一個挺直而堅毅的背影.

月光落在他的背上,拖出一道長長的影子.見此形,那人不由得微微歎了口氣,然後悄然邁過門檻走了進去,直到走到他的身旁,才彎腰蹲了下來

"真是的,都了不讓你打,你倒好,竟是下那麼狠的手……這回舒服了?"

那人嘟著嘴,有些不滿的著,而話的同時,卻是伸手將遮在頭上的帽子拿了下來,隨即借著從門縫映射進來的清冷月光,便看到了一張美麗而精致的臉——不是聶瑾萱,又會是誰!

……

聶瑾萱來了.

而此時,聽到她的話聲,跪在地上的殷鳳湛這才不禁轉頭看向她,隨即低聲道

"你怎麼來了?"

"過來看看,貴妃娘娘幫忙安排的."

緩聲了一句,話,聶瑾萱卻又看了他一眼,然後才又徑自道

"餓了吧,吃點兒東西吧."

著,聶瑾萱便將一旁的食盒挪到殷鳳湛的面前,然後徑自打開,接著將里面一道道制作精美的菜肴端了出來

"還熱著,快吃吧."

聶瑾萱倒是也不廢話,隨後便拿過筷子塞到了殷鳳湛的手里,而至始至終,殷鳳湛卻始終看著她,接著過了好半晌才又看了眼眼前的食物,然後忽然道

"喂我!"

"你多吃……什麼?"

"喂我!"

聶瑾萱原本想讓殷鳳湛多吃一點兒,但卻是如何也想不到,眼前這個男人,竟然讓她為他!

頓時,聶瑾萱近乎毫無防備的瞪大了雙眼,向來精明的腦子有那麼刹那間的停擺.隨後直到過了好半晌,聶瑾萱才回過神來,隨即忍不住叫道

"你……殷鳳湛,你沒長手啊?好好的干什麼讓我喂你?"

"手疼!"

"啊?"

"打人打的."

"你……"

聽著殷鳳湛的話,看著他那平靜無波的臉,聶瑾萱一口氣卡在嗓子眼兒,卻是上不去,下不來!但聶瑾萱也不是傻子,所以隨後不由得眼睛一瞪

"你騙鬼啊?!你還手疼?!那殷鳳寒都快被你打的生活不能自理了,你竟然還手疼?"

"……"

"你……"

"……"

聶瑾萱氣的不出話,而殷鳳湛這回倒好,直接不吭聲了.但看那意思,明顯就是:你不喂我,那我就不吃了!

見此形,聶瑾萱忍不住心里冒火,隨即櫻唇一抿

"殷鳳湛,你這是名正順的耍無賴嗎?"

"……"

殷鳳湛還是不話.頓時,聶瑾萱不禁閉上了眼睛,同時深深的吸了好幾口氣,平複了一下心,接著伸手拿過筷子夾了一塊翡翠蝦仁送到了殷鳳湛的面前

"張嘴!"

……

最後的最後,還是聶瑾萱投降了.而到底,聶瑾萱也不是真的生氣,只是覺得殷鳳湛有些不可理喻.畢竟外表如此冷然的他,背地里竟然如同孩子一般的耍無賴,這事兒著實讓聶瑾萱有些受不了!

所以,表面上聶瑾萱嘟著嘴,一副不滿的模樣,但動作倒是很用心,而看著眼前的她,一口一口的喂著自己,殷鳳湛卻只是靜靜的看著他,瞬也不瞬

而此時,一邊喂著殷鳳湛,聶瑾萱同時不禁聲的嘟囔道

"今天這事兒太玄了.你也是的,那殷鳳寒就是混蛋,可你也不能往死里打他呀?!"

"他該打!"

"廢話!我當然知道他該打.但你也不能動手啊?!而動手也就罷了,還下手那麼重……"

"沒打死他,算他便宜!"

"你……我你這人怎麼回事兒?!你還真想著把他打死呀?!再了,這你被瘋狗咬了一口,難道你還要反嘴咬回去不成?"

"哼!敢咬我?!直接剁了他!"

"你……"

差點兒被殷鳳湛一句話噎死,聶瑾萱隨即夾起一塊雞肉,便塞進了他嘴里!

"吃你的吧!竟些讓人生氣的話!"

話落,聶瑾萱還不忘瞪了眼前的殷鳳湛一眼.而殷鳳湛嘴里被塞滿了雞肉,卻是不由得咬了兩口,但臉面上依舊沒有一絲退讓的痕跡!就像是一個頑劣又固執的孩子一般!

見他如此,聶瑾萱也氣不起來,隨後放下筷子,拿出絲帕幫著殷鳳湛拭了一下剛剛沾上了些許油膩的嘴

"總之這次是逃過一劫,可下次就沒那麼好運了.再加上,這回你把殷鳳寒打成那樣,這梁子也算是結下了,所以以後還是心一點兒為好,別一時脾氣上來了,就什麼都不顧了……"

此時的聶瑾萱感覺自己像個老媽子,本不想這些,但卻不禁巴拉巴拉的把話了出來.而此時,聽著這話,看著眼前的聶瑾萱那專注的模樣,殷鳳湛卻是不由得低聲道

"謝謝你."

"是我該謝你才是,如果今天要不是你……"

自然而然的應了殷鳳湛一句,可隨後一對上殷鳳湛的眼,聶瑾萱卻頓時愣住了,同時也正是這個時候,她才驚覺,眼下自己幫著他擦嘴的動作有多曖昧!

是啊,現在兩人什麼關系也沒有了!而就在前兩天,她還決絕的也許不愛他,可現在不過一天的光景……所以一想到這些,聶瑾萱頓時反射性的將手收回來,可隨即卻一把被殷鳳湛握住

一時間,誰也沒有話.偌大而空曠的大殿里,鴉雀無聲!

夜,依舊深沉.卻又緩緩透出了一抹不出的迷離和曖昧……

而隨後,不知道過了多久,聶瑾萱才瞬間回過神來,然後徑自抽回了手,同時將眸光轉向別處

"我……我該走了……"

聶瑾萱的聲音透著些微的顫抖.話落,聶瑾萱便轉頭開始收拾東西,然後將食盒的蓋子蓋好,接著作勢站起身……可就在她要轉身離開的瞬間,殷鳳湛卻忽然再次伸手拉住了她

"還來嗎?"

"……不……不知道……我不能總入宮……"

聶瑾萱不是皇族,如今也不是宸王妃,一而再,再而三的入宮,確實有些不妥.可此時,聽到這話,殷鳳湛卻不由得眉頭一皺,但卻一句話都沒有

殷鳳湛又不話了.而此時,仿佛感受到他的目光,聶瑾萱不禁櫻唇一抿,然後轉頭看了他一眼,接著便又立刻轉了過去

"我……我盡量……"

著,聶瑾萱也不等殷鳳湛還要如何,便直接用力一扯,然後大步走了出去.而看著她匆忙離開的背影,殷鳳湛那向來冷然而深邃的眼底,卻不禁浮起一抹柔,但隨後卻瞬間化作一抹執著和剛毅,久久不散……

……

聶瑾萱深夜去了太廟,隨後便又飛快的回到了永信宮.

一切安排的妥當,只是聶瑾萱不知道,就在她回到永信宮的同時,就在離她不遠處的身後,一抹黑影瞬間身形一閃,接著瞬間消失了蹤跡.

隨後,不過片刻的功夫,皇宮禦書房,高才庸悄然從外面走了進來,隨即上前來到龍案旁道

"皇上,人回來了."

高才庸聲的開口,聞,順承帝卻是悠然的將手里的書頁翻了一頁,同時低聲道

"如何?"

"皇上盛名,一切如皇上所料,那聶瑾萱果然去了太廟."

高才庸緩聲著,而到這里,卻是不禁抬頭看了順承帝一眼.而此時,順承帝卻是不禁冷哼了一聲

"哼,就知道那丫頭會過去!不過罷了,她要是不去,朕才覺得奇怪呢!"

"是,老奴也這麼覺得,畢竟今天這事兒,也算是宸王殿下救了她,而那聶家姐,老奴看著也是個有誼的,所以自然是要過去看看的……"

"誼?!哼,你這奴才,那聶瑾萱是給了你多少好處,你竟然這麼為她話?!"

順承帝看似漫不經心的著,同時抬眸看了高才庸一眼.而一聽這話,高才庸頓時一驚,隨即趕忙解釋道

"皇上息怒,老奴從未收過她一分好處.老奴只是覺得……"

"行了!朕當然知道你沒收好處!"

陪在自己身邊這麼多年,對于高才庸,順承帝還是十分信任的.而到這里,順承帝卻是微微抿了下唇,然後才又道

"那聶瑾萱可不是看著誼去了,她和老四,明眼人都看得出,還沒斷呢……哼,所以朕倒是好奇,當初她和老四究竟鬧得是哪一出?!還是,他們兩個是故意演戲給朕看的!"

"呃……這個……老奴覺得不能吧……畢竟,這事關女子聲譽……"

"聲譽?!那你可看到那聶家丫頭在乎過那等東西?!如果她在乎,今天就不會站出來給老四了!"

"呃……這麼,皇上您是知道……"

"朕當然知道那聶家丫頭的心思!而且不只是她的,連著皇後的心思,朕也知道……只是朕不想點破罷了!"

到這里,順承帝微微眸光一冷,同時順勢將手里的書合上摔到一旁

"哼,一個個都不讓朕省心!可這事兒歸根結底還是太子的問題!平日暗地里他做些什麼事兒,朕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也就罷了,如今竟然連著這等事兒都做了!他也不想想,如果這事兒傳揚出去,不過半天的功夫,滿朝的文武,定然有一半都會上折子彈劾他!到時候,他這太子還要不要做了?!"

"還有上次在醉霞山莊,還真當朕什麼都不知道呢……那聶家二女兒是陷害了他不假,可如果不是他生性如此,如何會上了那等當?!最後甚至還想著要結親拉攏聶家,他想干什麼?他也不想想,那聶家二女兒雖然不是聶文浩親生的,但怎麼都是相國府的聶家二姐,而他已娶正室,側室也立了一個了,那又要將人家娶回去立于何地?!難不成要娶回去做?他真當聶文浩是冤大頭不成?"

"而現在聶家二女兒死了,他倒是打起聶瑾萱的主意了……他也不想想,那聶瑾萱不管之前如何,可總歸也是老四的媳婦.他別是來歪的,就算是正的,也不過去吧!如果他真的把聶瑾萱娶進門,一個下堂王妃,搖身一變成了太子妃,將來再成了一國之母……哼,可真是有夠讓人笑話的了!"

越順承帝越生氣,連著臉色都變得陰沉了起來.

"哼,真是個豬腦子.這等愚蠢,朕現在都懷疑,他是不是真的能勝任太子的位置,如果朕百年之後,將這江山交到了他的手里,又會是何等模樣!"

順承帝的話不似玩笑.而聞,一旁的高才庸頓時臉色一變,但卻不敢再一句

一時間,偌大的禦書房里安靜不已.而隨後直到片刻的功夫,順承帝才又歎了口氣

"算了,明天讓人送跟老山參到太子府,同時也給德陽宮拿些東西去,省的他們母子想不過去,記恨上了."

"是,老奴會安排好了,皇上放心."

"嗯,對了,金啟的案子,是不是有些眉目了?"

"是的皇上,幾位大人那邊確實有透露一些消息出來了."

"嗯,看來這一兩天,他們幾個就要找朕了……行了,你下去吧!"

"是."

恭敬應聲,隨後高才庸便徑自悄然走了出去……

*********************************************

原來,在當初查到金啟之案另有隱後,順承帝便將這個案子交給了當朝的幾位大臣!這幾位大臣分別來自各部,平素也是甚少有往來,而順承帝之所以會這麼做,就是為了確保查案的公正性!

而順承帝料想的也當真沒錯,就在隨後的第二天一早,那幾位大臣便在早朝後,聯合去了禦書房,同時將案的進展了出來!而所謂的進展,就是之前和案有關的黃柏齊和王天海終于招供了!

事已至此,案也算是破了一半了.接著四天後的夜里,聶瑾萱便再次來到了太廟!

一如上次一樣,聶瑾萱依舊穿著一件連帽的大披風,直到走進來,才將帽子拿下來,然後將食盒打開

只不過這一次,聶瑾萱沒有喂他.而殷鳳湛倒是也沒有強求,利落的拿過筷子,便開始吃了起來,而聶瑾萱也不話,卻只是靜靜的看著他,接著等他吃的差不多了,聶瑾萱便將帶來的茶壺拿出來,倒了杯茶,然後遞到他的手里

"我這次過來,是要和你件事兒……"

"怎麼了?"

"金大人的案子有眉目了."

看著眼前的殷鳳湛,聶瑾萱低聲的開口,而一聽這話,殷鳳湛果然拿著茶杯的手一頓,然後抬眸看向聶瑾萱

"誰?"

"這個還不知道.畢竟如今這個案子是皇上親自派了密使在查的,我也不好插嘴.不過聽那個黃柏齊和王天海招供了."

"招了?"

"嗯."

點頭應聲,可這時殷鳳湛卻是將手里的茶杯放下,同時眯起了眼睛……見他如此,聶瑾萱也抿了下唇,然後低聲道

"怎麼?你覺得奇怪?"

"不好."

"那你打算如何?"

聶瑾萱不知道殷鳳湛是如何想的.可聽到這話,殷鳳湛卻不由得眸光一斂,然後看向眼前的聶瑾萱

"你呢?"

殷鳳湛不答反問.聞,聶瑾萱卻是一愣

是的!金啟的案子,在打從聶瑾惠死後,便一直是她關心的.甚至之前殷鳳湛還告訴她,讓她把賬冊直接交出去,以免惹禍上身,而是她自己太過固執,想著要繼承聶瑾惠的遺願,讓金家平冤昭雪,所以,現在又如何問起他來了?!

想到這里,聶瑾萱也自覺的無趣,隨即不由得微微一笑

"能如何啊,看看吧!畢竟現在很多事還不明朗,明天我讓刑部的左大人幫忙打聽一下吧~!"

著,聶瑾萱徑自將東西收拾了一下,然後站起身子

"行了,我走了."

話落,聶瑾萱便直接轉身,可這時,殷鳳湛卻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這幾天千萬心!"

*******************

兩章合並,5000字,明天見.

上篇:她的恨意    下篇:冥王令!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