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一場硬仗   
  
一場硬仗

段皇後是真的怒了.往日還多少遮掩一些的犀利,此刻已然徹底的暴露了出來.見此形,周圍的眾人不由得一驚,接著便只見幾個太監抬著擔架心翼翼的從人群後走了出來

幾個太監凝神屏氣.而此時,看著人被抬出來了,段皇後隨即斂眸撇了一眼

"放下!"

"是."

恭敬應聲,隨後幾個太監再又心的將擔架放在地上,接著便悄然的退到一旁.而這時,站在原地的張貴妃卻是微微眉頭一動,隨即斂眸看了過去,可就在看清楚眼前一切的瞬間,卻頓時嚇得心里一驚

原來只見,此時此刻眼前的擔架上,正躺著一個衣衫凌亂的男人……寶藍色的繡金龍錦袍髒了,破了,已然有些看不出原來的樣子了.發絲凌亂,盤龍金冠顫巍巍的歪向一旁,恨不得風一吹就掉了.左眼青紫一片,右眼腫猶如蒸好的饅頭,鼻梁血跡斑斑,明白是鼻梁斷了,而鼻子下面的嘴角,也透著明顯的血跡……

同時,順著臉面往下看,卻只見一只胳膊放在胸口,而另外一只卻有些無力並且姿勢略有些古怪的垂在一旁……想來不是斷了,便也是傷了!

所以,看著眼前那人,如果不是段皇後事先明,張貴妃已然看不出他便是往日最是在意自己外表的太子殷鳳寒了!

因此,越是細看,張貴妃這一刻心啊,就越是往下沉.畢竟之前雖然聽了聶瑾萱,但張貴妃怎麼想也想不到,那殷鳳湛竟然下了這般狠手!所以隨後心里不由得暗自歎了一句

哎,這孩子.下手也太狠了!這是要把殷鳳寒往死里打呀!怪不得段月嬋氣成這樣,這即便是換成自己,也得氣背過去!

可心里是這麼想的,但張貴妃臉面上卻是不動聲色.隨即在打量了眼前的已然昏迷的殷鳳寒後,眼底瞬間精光一閃,然後猛的狀似驚嚇的後退一步,同時叫道

"天啊,這是怎麼了?太,太子殿下怎麼會傷成這樣?"

張貴妃嚇得花容失色.可見她如此,段皇後卻是冷冷一笑

"怎麼傷成這樣?!張貴妃,你是在問本宮嗎?還不都是你的好侄兒做的好事兒?!"

"呃……侄兒?!皇後娘娘是湛兒?"

"除了他還有誰?!"

"不,不,這不可能吧……皇後娘娘是不是弄錯了?湛兒雖然不愛話,可也不是嚴肅認真的人,怎麼會無緣無故動人呢?再,還是打的太子……這不可能啊……"

"這麼,張貴妃是意外本宮在和你謊嗎?"

想也不想的堵了張貴妃一句.話落,段皇後瞬間臉色一沉,然後上前來到張貴妃面前

"張貴妃,你少給本宮裝糊塗!本宮知道,那殷鳳湛就躲在你的宮里,所以現在你最好馬上就把他交出來.否則……"

到這里,段皇後微微眯了下眼睛.而聽到這話,張貴妃卻也故作不明所以的微微一愣,然後應聲道

"否則…否則如何?"

"哼!如何你應該知道!"

直直的盯著眼前的張貴妃,段皇後壓低了嗓音,一字一句的著.眼里的凌厲和語中的狠厲不由得讓人不寒而栗.

可聞,張貴妃卻只是眸光一閃,同時嘴角微微一動

張貴妃沒有話.卻只是靜靜的站在那里,一時間,偌大的永信宮院子里安靜異常.誰也不敢話,甚至連大氣兒也不敢喘一聲.

時間在流逝,可隨後沒過多久,卻見一直神不動的張貴妃眼角一動,然後徑自皺起了眉頭

"皇後娘娘,妾是真的不明白皇後娘娘的意思,不過眼下這般形,是不是先找太醫幫著太子殿下看一下,這要是耽誤了,可就麻煩了……順子,趕快去太醫院叫人……"

"不用了!"

張貴妃徑自吩咐著.可還不等張貴妃把話完,便被段皇後打斷了.

"張貴妃,太子的事,本宮自*主張,還用不得你做主!先找張貴妃要做的事,就是馬上將殷鳳湛交出來!"

"皇後娘娘,您這……"

段皇後的強勢讓張貴妃的臉色也冷了下來.可就在這時,卻只見一道低沉的嗓音瞬間傳了過來

"本王在這里,皇後有事兒直接沖著本王就是,不用為難貴妃娘娘!"

……

話的是殷鳳湛.而等著話音一落,便只見殷鳳湛大步從偏殿里走了出來.

殷鳳湛的臉色一如往日的冷然而無波,一身絳紫色的繡金蟒袍,在陽光的照耀下泛出奪目的光華,同時那一身冷凝和氣勢,更是仿若天神臨世般,讓人不禁凝神屏氣!

可此時,看著殷鳳湛竟然出來了,張貴妃頓時不禁皺了下眉,但卻也不好什麼.而段皇後卻是在看到殷鳳湛出來的瞬間,臉上猛的浮起了一抹不出的猙獰和陰鷙

"宸王爺還真是好膽量啊,連著太子都敢打!卻是不知,還有什麼是宸王爺不敢做的?"

段皇後的臉色陰沉的嚇人.可聞,殷鳳湛卻只是靜靜的看著她,然後低聲道

"他該打!"

"你什麼?!"

"他該打!"

"你……"

瞬間怒目圓睜,段皇後怎麼也沒想到,事實都已經擺在眼前了,殷鳳湛竟然還敢這麼,所以一時之間,被氣的有些不出話來.可就在這時,卻只聽躺在擔架上的殷鳳寒忽而發出了一聲申銀

"……嗯……"

殷鳳寒的申銀聲很,但在寂靜無聲的院子里,卻讓人聽著清楚.隨即段皇後趕忙彎腰抓住殷鳳寒的手

"寒兒,怎麼樣?能聽到母後話嗎?"

"唔……"

顯然,此時的殷鳳寒已經有些清醒了.再次支吾了一聲,便緩緩睜開眼睛……可就在睜開眼的瞬間,殷鳳寒卻猛的身子一抽,然後伸出沒有受傷的左手,直直的指向前方

"你……你……"

仿佛即將歸西的病人,殷鳳寒猙獰的瞪著.可隨後還不等再什麼,殷鳳寒便又暈了過去!

而順著剛剛殷鳳寒手指的方向一看,果然便只見一臉冷凝無波的殷鳳湛!

見此形,段皇後頓時氣血再次上湧.隨即猛的站起身,而看著形不好,一旁的張貴妃不禁上前一步道

"哎呀,皇後娘娘,還是趕快請太醫吧,要不然這可是要出事兒了啊……順子,順子,你還傻站著干什麼呢?還不趕快去!誒……"

張貴妃想轉移段皇後的注意力,但此時,一聽這話,段皇後卻頓時轉眸瞪了過來

"太醫?!哼,張貴妃,別以為本宮不知道你打的什麼心思,怎麼?想找太醫過來,然後幫著宸王粉飾太平嗎?告訴你,沒有本宮的准許,這里誰都不准動!"

"呃……皇後娘娘,妾不是這個意思,您看……"

"閉嘴!"

"可是……"

"本宮讓你閉嘴聽到沒有?!"

被張貴妃惹的怒極,而此時到這里,段皇後更是上前一步,然後抬手便照著張貴妃的臉頰扇去!

段皇後這一下又狠又急!見此形,張貴妃仿若被驚到一般,卻是怔怔的站在那里,沒有一絲的反應,只是隱下唇角,瞬間劃過一抹幾不可見的笑意……

張貴妃從來都不是看上去那麼柔弱而簡單!否則怎麼會在這吃人不吐骨頭的宮里活到現在?甚至和有家族撐腰的段皇後周旋至今?!

可誰想到,就在段皇後伸手揚起即將打在張貴妃臉上的瞬間,卻猛的被人一把抓住了!頓時,段皇後一怔,隨即轉頭,接著便對上了殷鳳湛的那雙冷凝非常的眼

"……殷鳳湛!你竟敢……"

"皇後請自重!"

"什麼?!你……"

段皇後被氣的臉色鐵青.一時間,院子里的緊張氣氛被提升到了頂點,連著一旁的張貴妃都不由得神沉了下來.卻是也不知如何打破眼前的僵局!

院子里鴉雀無聲.殷鳳湛陰沉的一張臉,卻是沒有絲毫讓步的樣子.可就在這時,就在眾人凝神屏氣注意著眼前這一幕的同時,卻只聽一道尖細的嗓音,忽而從外面傳了進來

"皇上駕到!"

******************************************************

順承帝來了.

聞,殷鳳湛這時才放開手,接著眾人紛紛退到一旁,隨即便只見順承帝大步從外面走了進來.

順承帝一身便服,顯然是聽到消息匆忙趕來的.而此時,大步來到院子中央,順承帝先是看了眼躺在擔架上已然昏死過去的太子殷鳳寒,隨即眸光一挑,然後一一掃過眼前的每一個人

順承帝沒有馬上話,眾人嚇得也不敢吭聲.而就在這時,段皇後卻是猛的上前一步,然後撲通一聲跪到了順承帝的面前

"皇上,您要為太子做主啊!宸王無故打人,將太子打成了這般模樣,皇上,您不能放任宸王行凶而不管啊……嗚嗚……"

扯著嗓子,段皇後也顧不得往日的威儀,哀嚎出聲,聲淚俱下.而一聽這話,順承帝不由得皺起眉頭,然後徑自看向旁邊的殷鳳湛

"老四,你打的?"

"是!"

"怎麼回事兒?"

"他該打!"

即使面對著順承帝,殷鳳湛依舊一臉冷凝.可他的話音一落,便只聽段皇後頓時再次哭嚎道

"皇上,您聽聽,您聽聽啊……宸王殿下也太無法無天了.把太子打成這樣,還該打!這件就算太子惹了天大的事兒,也不能動手就動手吧!並且還是在這皇宮里打的,這還有沒有王法了呀……"

"是啊,皇上,這不管是什麼事兒,宸王殿下也不能對著太子殿下動手啊,有什麼事兒,不就行了?再,就算是打,也得有個限度,現在太子都成這樣了,這……這看著妾都于心不忍啊!宸王殿下擺明了是把太子殿下往死里打啊!皇上,妾也懇請皇上嚴懲宸王,要不然,我東陵真的一點兒法理都沒有了!"

段皇後哭豪不已,隨即後面的麗妃也順勢雙膝跪地,了起來.而聞,順承帝果然臉色一變,然後轉對盯著殷鳳湛喝道

"還不跪下!"

顯然,順承帝也有些動怒了.畢竟眼下這事兒,確實是殷鳳湛不對.畢竟太子始終是太子,而殷鳳湛在宮里公然將太子打成這樣,這無論如何是不過去的.即便退一萬步,就算順承帝有心偏袒,也無可奈何了.

隨即,殷鳳湛也跪了下來.但臉面上卻依舊沒有任何的表.而此時一看著況不好,張貴妃也趕忙跪下道

"皇上,皇上息怒.皇上請聽妾一!"

"怎麼?你是要向朕給這個虐畜嗎?!"

順承帝的聲音透著陰沉,陰鷙的眼底透著顯而易見的怒意.聞,張貴妃也是不禁一顫,但隨後還是低頭緩聲道

"皇上,臣妾不是為湛兒.可有句話,卻是不得不……皇上,湛兒動了太子,確實有所不對.可是皇上,湛兒從到大是什麼性,皇上也最是了解才對,難道皇上覺得湛兒真的是那種一個看不順眼,便動了拳腳的人嗎?!"

"你是……太子做了什麼事兒惹了他,他才動手的?"

殷鳳湛是什麼性子,順承帝當然知道.而也正是知道,順承帝才沒有在一開始,便直接讓人將他綁起來.而此時,一聽順承帝這是聽進去了,張貴妃隨即便又道

"是的皇上.並且據臣妾所知,太子確實是做了過分的事兒,湛兒一時惱怒才會……"

"你住口!"

張貴妃想著將聶瑾萱的事兒出來.可還不等她完,旁邊的段皇後便厲聲打斷了她

"張貴妃,你有心包庇宸王也就算了,別往太子身上潑髒水!"

呵斥了張貴妃一句,隨後段皇後抬頭看向順承帝

"皇上,臣妾知道,寒兒平日里有莽撞的時候,也是比不上宸王殿下沉穩,可從到大,寒兒卻從未做過過格的事.而今天就是在這皇宮里,皇上試想一下,寒兒能做了什麼驚天地的大事,讓宸王殿下如此大動干戈?!"

"再者,就像剛剛麗妃的那般,就算是寒兒真的錯了,可他宸王殿下怎麼就忘了,寒兒怎麼也是他大哥,錯了,兩句,實在不行,打一下算了.可皇上您看看,寒兒右臂斷了,之後也不知道會如何,臉被打成了這樣,鼻梁也塌了,這要不是發現及時,想必現在寒兒已然去見了閻王啊……"

"而且皇上,寒兒就算是再有不是,他也是太子!是皇上您親自挑選,未來要繼承大統的人啊.可眼下宸王殿下竟然在這宮里,就把寒兒打成這樣!這點兒是不拿寒兒當回事兒,大點兒是不當皇上您當回事兒啊,那將來宸王殿下還指不定會做出什麼事兒呢啊……嗚嗚……"

段皇後的好像順理成章,但實際上,這是擺明了在告訴順承帝,如果今天這事兒你不管,將來他殷鳳湛就敢造反!

所以,聽到這話,一旁的張貴妃臉色頓時一白.而本來還想著追問事原委的順承帝一聽這話,臉色也是微微一變,隨即轉頭看向殷鳳湛

"老四,看來朕平日還是對你太好了是不是?"

這話的時候,順承帝面色陰沉,眼底更是隱隱透出了一抹殺機.見此形,張貴妃馬上匍匐上前,然後哭著道

"皇上,您……"

"你也給朕住口!"

一句話打斷了張貴妃,隨後順承帝便揚聲道

"來人啊,將宸王拖下去,打五十大板!"

五十大板,那可不是鬧笑話的.這要是五十大板真的打下來,不死也殘廢了!而此時,等著順承帝的話音一落,隨即便直接幾個侍衛大步走了進來,然後上前便要將殷鳳湛拉走……

見此形,張貴妃也是急了.可就在這時,卻只聽一聲清亮的嗓音忽然傳了過來

"皇上且慢,臣女有話!"

那聲音很是及時.聞聲,在場的眾人紛紛一愣,隨即轉頭看過去,接著便只見一個女人從偏殿中走了出來.

……

那女人身材窈窕,舉止優雅.一看便知是聶瑾萱.只不過,此時的她,臉上卻蒙著一塊遮臉的紗巾!

而此時,看著聶瑾萱出來了,段皇後頓時眼底陰光一閃,而張貴妃卻是不由得呼了口氣,卻是只有已然被侍衛架住的殷鳳湛,不悅的皺起了眉頭.

周圍鴉雀無聲.而看著聶瑾萱竟然也在,原本臉色難看的順承帝仿佛刹那間想到了什麼,隨即低聲道

"聶瑾萱,又是你!怎麼?今天這事兒你也要插上一腳不成?但你不要忘了,朕雖然看重你,可你也不要恃寵而驕!"

"臣女知道,只不過今天這事兒,不是臣女想插一腳,而是本來就是因臣女而起!"

"……什麼意思?"

微微眯起了眼睛,順承帝徑自打量著聶瑾萱,而這時,聶瑾萱卻是微微抬頭,然後直直的迎上順承帝的目光

"皇上,臣女會解釋.而等臣女解釋後,如果皇上還是覺得宸王殿下錯了,那麼認殺認剮,臣女沒有二話!不過,在臣女解釋之前,還請皇上將無關之人遣退."

上篇:殷鳳湛,我求你了!    下篇:她的恨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