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都是假的   
  
都是假的

中年男人一臉溫和,並且隱隱透著一抹善意.但聶瑾萱卻實在想不出,眼前的這個中年男人是誰,所以在短暫的愣神後,聶瑾萱也徑自溫和的一笑

"呃……是的,正是瑾萱."

此時的聶瑾萱心里很好奇,但卻又不好開口詢問.而許是看出她的心思,隨即那中年男人又是一笑,然後道

"這些日子,女承蒙三姐關照了."

那中年男子只了一句,而一聽這話,聶瑾萱頓先是一愣,但隨後卻猛的恍然大悟,接著趕忙躬身行禮

"瑾萱見過國公大人."

聶瑾萱不是什麼好人緣.來了這麼久,便只交了一個年紀相仿的朋友,那便是邱聘婷.所以眼前的中年男人,不是齊國公邱慕白,又能是誰?!

而此時一看聶瑾萱不但在自己只了一句,便馬上反應過來,然後又如此懂禮數,齊國公頓時對聶瑾萱的好感又升了幾分

"呵呵~,這陣子常聽聘婷那丫頭,萱姐姐如何如何,我還道是那丫頭過其實了呢,卻是不想,原來三姐原本那丫頭的還要聰慧,只是女太過頑劣,想必這些日子也沒少讓三姐操心才是啊!"

"哪里哪里,國公大人重了.聘婷性活潑,並且本性純良,是難得的好姑娘.瑾萱喜歡還來不及,可是從未覺得操過什麼心的~!"

"哈哈哈~,估計著也就三姐這麼她,這要是讓她聽去了,保准尾巴翹到了天上去……不過,這大清早的,三姐怎麼在這里?"

"呃……其實,瑾萱是有些急事要進宮,只是……"

其實,第一次見面,聶瑾萱真的不好意思麻煩齊國公.可此時一聽聶瑾萱進宮,頓時也明白了.隨即也不等聶瑾萱再什麼,便直接道

"原來如此,那既然是這樣,三姐就隨我一起去吧,正好我也有事兒進宮面見皇上!"

"呃……那……那就麻煩齊國公了."

"三姐客氣,走吧!"

齊國公是個爽朗的人,隨即便也不多什麼,便徑自帶著聶瑾萱進了宮.而隨後一道禦書房,順承帝一見他們兩人竟然一起來了,頓時一愣,隨即便首先目光一轉的看向了聶瑾萱

"聶家丫頭,你怎麼又來了?難道有什麼事兒嗎?"

順承帝知道,聶瑾萱絕非一般有事兒沒事兒喜歡抱大腿,討巧的人.昨天張貴妃的事兒剛剛平息,她今天就來了,並且臉色凝重,現在是出了什麼事兒了.

而聞,聶瑾萱不禁抬頭看了順承帝一眼,但隨後卻頓時'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皇上,臣女有罪!"

"……怎麼回事兒?"

順承帝被聶瑾萱弄懵了.要不知道,聶瑾萱可不是動不動就下跪的人.而此時,聶瑾萱卻是低著頭,然後徑自解釋道

"皇上,臣女瑾萱承蒙皇上信任,昨日幫忙追查張貴妃蒙冤一事,可昨天夜里,聶瑾萱忽然想到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那就是浣衣局那個名叫春娥的宮女,證詞有假!"

聶瑾萱辭凝重,聞,順承帝卻是微微一怔,接著聶瑾萱便將自己發現的疑點一五一十的了出來.而一聽這話,順承帝果然眯起了眼睛,但隨後卻是在看了聶瑾萱好半晌後,忽然低聲道

"行了,你先起來."

"謝皇上."

恭敬應聲,隨後聶瑾萱也不矯,便直接站了起來.而這時,便只聽順承帝再又道

"那你現在可有什麼打算?"

"瑾萱想馬上去找春娥."

"嗯,也好!既然發現了問題,自然要問清楚.不過,那個叫春娥的宮女,在朕面前竟然也敢謊,看來還真是好大的膽子!"

"是,瑾萱也認為,那春娥絕非普通的宮女,要不然昨天不能騙過我們所有人."

"嗯,你去吧."

點頭算是同意了聶瑾萱的請求,而話落,順承帝隨即轉頭看了身旁的高才庸一眼.頓時高才庸馬上心領神會的點頭,接著便邁步上前,來到聶瑾萱面前道

"那行了,三姐,隨老奴走吧."

"那就有勞高公公了."

聶瑾萱知道順承帝的意思,但也不覺得如何,隨即便跟著高公公走出了禦書房.

……

聶瑾萱隨著高才庸去了浣衣局.一路上聶瑾萱神凝重,高才庸本想著和她些話,但一看她如此,卻也不好開口.

隨後等走了好一段路後,兩人終于來到了浣衣局,可隨後卻聽到了一個讓聶瑾萱和高才庸都沒有想到的消息——春娥不見了!

頓時,一聽這話,高才庸頓時一驚,但隨後卻立刻瞪起了眼睛

"什麼?不見了?!這好好的一個大活人,怎麼會不見就不見了?!"

高才庸嫌少動怒,可那春娥是關鍵人物,自然也是心里著急.而聞,那話的浣衣局管事太監頓時被嚇得渾身發軟,然後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

"總管饒命,總管饒命!奴才真的不知道那個丫頭跑哪去了.昨天白天都還好好,晚上的時候還有人和她話,可今天一早上,卻不見了人影.之後奴才聽到消息後,也是讓人找了又找,可還是……總管,奴才的都是真的,奴才真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啊……"

宮里,處死一個人,比踩死一只螞蟻還簡單.而他一個浣衣局的管事,雖然往日在浣衣局作威作福,可在高才庸這個大內總管面前,卻是人家一句話,就能要他的命.所以那浣衣局管事太監自然怕的要死.

而此時,聽著他這番解釋,然後在看他嚇得渾身發抖的模樣,高才庸不由得皺眉,然後轉頭看向聶瑾萱

"三姐,您看這……"

高才庸有些為難,而這時,聶瑾萱卻是在和高才庸對視了一眼後,便將視線落在那管事太監的身上,然後緩聲道

"請問這位管事,春娥是什麼時候進宮的?"

"呃……是,是一年前……"

"當真是一年前?"

"呃……是,是……"

這個問題,昨天高才庸曾經過,可此時聶瑾萱卻又問了一遍,而話的同時,聶瑾萱的一雙眼睛,卻始終盯著眼前的管事,隨即微微眸光一閃

而高才庸是多麼精明的人,一見聶瑾萱如此,頓時心下算是明白了.隨即不等聶瑾萱再話,便直接臉色一沉

"哼,好你一個奴才,灑家如此信任你,卻是不想,竟被你騙了!來人,給我這個瞞上奴才拖下去打死!"

高才庸一聲令下,隨即馬上便走出兩個太監將那管事太監拖了出去.而眼看著自己命不保,那管事太監頓時嚇住了,隨即頓時哭了出來

"總管饒命,總管饒命,奴才實話,奴才實話……留奴才一條命啊……"

"!"

並沒有下令放過他,高才庸給了他最後一個機會.見此形,那管事太監哪還敢再謊,隨即顫聲解釋道

"是是是,奴才,奴才……其實那個春娥是前兩天剛剛進來的,不,不過她給了奴才銀子,是讓奴才照應著些,要是誰問起來,就她已經做了一年了……當時,奴才也不明白是為什麼,而且也覺得沒什麼所以就……"

那管事太監聲的著,可一聽這話,高才庸頓時氣的瞪大了眼睛

"蠢貨!讓你照應你就照應嗎?凡是進宮的宮人,都有詳細的記錄的.豈容得了你一年就一年?"

"總管饒命,饒命啊!這事兒奴才自然知道,可當時那春娥,這事兒不用奴才擔心,她都打點好了,所以……"

"你……"

高才庸氣的不行.而這時,聶瑾萱卻微微抿了下唇,然後對著高才庸道

"高公公,切莫生氣.對方是有備而來,自然能鑽到空子,高公公也不用太介懷了."

"可是……哎,算了,辦正事兒要緊."

聽著聶瑾萱這麼,高公公心里這火氣也是降了一些,隨後看著聶瑾萱的面子,雖然饒了那管事太監的命,但活罪是受得的.拖下去打了三十板子,然後直接將他管事的職務革掉,送到了下面做苦役.

……

一番折騰,雖然沒有找到春娥,但事卻也越發的明顯了.之後聶瑾萱提議找春娥的兒,可在找了一個上午後,卻發現,整個皇宮也沒有一個叫兒的宮女!

春娥的都是假的.並且她的身份一開始,就都存在著疑問,隨後聶瑾萱將這個消息上報給順承帝,而聞,順承帝也陷入了沉思,卻是一時之間,想不出一個答案來.

所以,在一番思量無果後,聶瑾萱也不好在宮里久留,便先回去了.可讓聶瑾萱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的是,就在她出了禦書房,往宮門口走的時候,卻碰上了太子殷鳳寒!

而此時,殷鳳寒卻只是一個人,所以見此形,聶瑾萱原本想著不上前搭話,直接走過去.但顯然殷鳳寒卻不是這麼想的,隨即竟幾步上前攔住了聶瑾萱,同時揚聲道

"呵呵~,真是巧了,沒想到會遇到三姐~!只是不知,三姐今天進宮所為何事啊?"

*********************

二更上傳,明天見~!(哎,怎麼又感覺最近的節有點兒慢了呢~!改進改進,明天拉老四出來再溜一圈~!)

上篇:驚覺詭異    下篇:殷鳳湛,我求你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