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勢逆轉   
  
勢逆轉

事果然大有蹊蹺.而面對著殷鳳軒的叫囂,殷鳳蓮卻只是挑眉看了他一眼,接著便目光一轉的看向旁邊的聶瑾萱,那雙透著不羈的眸子里,更是瞬間浮起了一抹顯而易見的稱贊和笑意!

可此時此刻,在場的眾人卻是已然沒人在乎殷鳳蓮是什麼表了.因為大家也都意識到問題確實有些詭異之處.尤其是原本臉色陰沉難看的順承帝,這時也微微的皺起眉頭,嚴肅的臉上隱隱泛起了一抹沉思

而本來還想著和殷鳳蓮沒完的殷鳳軒,也在殷鳳湛的眼神示意下閉上了嘴.接著在一片安靜中,便只聽聶瑾萱再次道

"並且,除了牌位之事大有古怪之外,還有一件事兒也讓人匪夷所思,那就是當時皇上來到永信宮院子里的時候,周圍已然變得一片漆黑,這時一道黑影閃過,然後瞬間打中了皇上的頭,使得皇上暈倒在地……可是皇上,皇上您正直壯年,雖然當時周圍很黑,可您站在院子里,而並非是某個狹窄或是有遮擋的角落,視野應該是開闊的.而在這樣的況下,如果有人接近,皇上不可能沒有發覺!"

"但事實卻是,皇上就那樣沒有絲毫征兆的被打到了,甚至皇上連對方的容貌都沒有看到……所以,瑾萱認為對方定然不是普通人,或者,對方至少應該是有些武功的.否則皇上怎麼會沒有發覺?!"

聶瑾萱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出質疑.可此時,聽到這話,站在一旁的云王殷鳳錦卻是瞬間挑眉插話道

"這麼,三姐是覺得這永信宮里,有人會武功?"

顯然,殷鳳錦是故意歪曲了聶瑾萱的意思.而他的那點兒心思,聶瑾萱又豈會不知?!隨即便只見聶瑾萱也眉頭一動,然後轉眸看向殷鳳錦

"云王殿下又何必的這麼順耳?倒不如直接,就算襲擊皇上的人會武功,也不能保證不是永信宮的人,不就得了?!"

當場戳破殷鳳錦的心思,而話落,聶瑾萱也不等臉色瞬間變得難看的殷鳳錦要什麼,便直接給出了答案

"不過云王殿下放心,那人應該不是永信宮的人!"

聶瑾萱的肯定.可這時,原來臉色難看的殷鳳錦卻是笑了

"三姐就這麼肯定?"

"云王殿下,不是瑾萱肯定,而是事實確實如此……因為云王殿下以及在場的各位可以想想,如果永信宮真的有一個會武功的能人,甚至還聽命于張貴妃.那麼各位覺得,如果各位是張貴妃,會如何安排?!"

聶瑾萱再次將問題扔了出來,而顯然,這個時候有人已經等不及了,隨即便只聽殷鳳錦有些咬牙切齒的催促道

"三姐有話便,何必如此繞圈子?!"

"好,那瑾萱便不繞圈子……如果瑾萱是張貴妃,那麼定然知道拿出甯貴妃牌位這件事兒有多麼危險.別是讓皇上知道,就算是任何一個外人知道,都將對自己有著致命的威脅!而這時候,身邊還有一個會武功的人,那麼瑾萱定然會將這個人安排出去!也就是,每當瑾萱要在夜里做這件事兒的時候,就會讓那會武功的人守在宮外,以防止有人無意中闖入,或是意外窺得端倪!"

"畢竟,會武功之人的耳力眼力要比普通人高出甚多,有些高手甚至在能聽到很遠之外,常人所聽不到的聲響和暗處的一些動靜.那麼,既然身邊有這樣的人,自然要用在最關鍵的位置上,這樣一來,便也不會發生那天晚上的事.因為早在皇上要往這邊走的時候,張貴妃便已然會收到消息,進而馬上收拾好東西,以免事暴露.又怎麼會出現當晚皇上來到院子里,張貴妃因為無計可施,而讓手下打傷皇上的事發生?!"

"並且,打傷皇上之後,皇上定然會勃然大怒,進而封鎖皇宮,而做為最關鍵的永信宮,自然會是搜查的重點.這樣一來,豈不是更加自掘墳墓?!而這樣的事,張貴妃又豈能設想不到?!"

……

一連幾個質疑,讓眼下的勢驟然逆轉.而等著到這里,聶瑾萱更是上前一步,接著徑自來到順承帝的面前

"皇上,一次是偶然,兩次是意外,可眼下一而再,再而三的巧合,卻太過蹊蹺.所以瑾萱認為,此事定然是有人刻意陷害張貴妃,才會落得如此這般,因此,瑾萱懇請皇上徹底調查此事!"

"畢竟,那暗施詭計之人,如果只是為了排除異己,打擊張貴妃也就罷了.可對方一計接連一計,不止手段惡毒,對已然身死多年的甯貴妃不敬,甚至還竟敢打傷皇上,這等惡人,豈止是手段狠毒,根本就無視王法!連著皇上的萬金之軀都敢如何下手,又有何事是做不得的?!所以,還請皇上三思!"

眼下這般形,如果只張貴妃已然不是什麼大事兒了.而作為一個擁有至高權利的掌權人,沒有什麼會比別人對他的蔑視,更讓他難以接受!

所以,此時一聽聶瑾萱這麼,順承帝原本略微平緩的臉色,頓時再次現出了陰霾!只不過,這一次卻已然不是對著張貴妃,而是對著那暗中使計之人

"好!既然如此,那朕也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何人竟然連朕都不放在眼里!"

話落,順承帝瞬間眸光一挑,然後直直的看向眼前的聶瑾萱

"聶家丫頭,那你已然看出端倪,那依你之見,接下來要如何?!"

當著眾人的面兒,順承帝竟然出了這番話.顯然,順承帝已然相信了聶瑾萱!所以,等著這話一落,在場的段皇後和太子殷鳳寒等人臉色瞬間一變,而聶老相國和殷鳳蓮則暗自松了口氣,連著一直低著頭沒有話的張貴妃,這時也抬頭看了聶瑾萱一眼,隨後微微抿嘴透出了一抹笑意

可就在這所有人之中,卻是只有殷鳳湛,臉色沉默,抬眼看向聶瑾萱,但一雙眼底,卻隱隱透著讓人摸不清的深邃.

而此時,感受到他的目光,聶瑾萱卻只是看了他一眼,但隨後便又將視線轉了回來

"皇上,眼下疑點重重,可是要查卻並不簡單.畢竟之前高公公曾經應該調查過,卻是沒有發現什麼異常.那麼可以想見,對方定然將事做得嚴絲合縫,否則依著高公公的能力,不可能沒有線索……因此,瑾萱認為,眼下如果還是將之前的事查一遍,應該也是同樣的結果.那樣的話,倒不如從後往前查,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從後往前查?……你想查那個死去的宮女?"

"是的皇上!"

聽著聶瑾萱這麼,順承帝也利落明白了她的意思.而隨後聶瑾萱恭敬應聲,接著便轉頭看向高才庸

"高公公,之前聽聞高公公過,就在昨天晚上,有人在浣衣局後面的枯井里發現了青的尸體,那麼請問,那發現尸體的人是誰?"

"是浣衣局的一個宮女."

"這人高公公可有調查過?"

"調查過了,那宮女進宮不過一年,一直都在浣衣局,人很老實,所以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高才庸是何等精明的人?聶瑾萱一開口,他便知道她要問什麼.問聽到這里,聶瑾萱也是點了點頭,但隨後卻又道

"那能否請高公公將那宮女帶上來,瑾萱想問那她一個問題."

"呃……這個……"

聽到聶瑾萱的要求,高才庸略有躊躇,隨即轉頭看了下旁邊的順承帝,接著見順承帝點頭了,然後高才庸這才應了一聲,然後便讓人將對方帶上來.

宮里的人都是做事利落的.隨後不多久,便只見一位年紀不大的宮女低頭走了進來.

那宮女膚色白希,臉上有些雀斑,五官平平,卻是一副老實的模樣.而此時一進了永信宮,看著眼前順承帝和皇後以及眾妃嬪皇子都在,那宮女頓時有些慌張了起來,略顯顫抖的上前,然後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奴,奴婢……奴婢見過皇,皇上……"

顯然,在宮里待了沒多久,這宮女也是甚少接觸皇上和皇後等人.所以忽然被叫了過來,心里難免膽怯.而此時,看著眼前的宮女,順承帝卻是皺了下眉,然後轉頭看向聶瑾萱

這時,聶瑾萱也不客氣,直接邁步來到那宮女身旁,然後緩聲問道

"請問你就什麼名字?"

"呃……奴婢……奴婢名叫春,春娥……"

"春娥姑娘是吧~,真是個好名字……不過,現在我要問春娥姑娘一個問題,還請春娥姑娘如實回答,當然,春娥姑娘也不用怕,有什麼什麼便好,不用有所隱瞞就是了."

"是,是……奴,奴婢知道……"

聶瑾萱聲音和緩,臉色溫和.所以在對了幾句話後,那名叫春娥的宮女也略微平靜了下來,甚至等著話音一落,還有些羞怯的抬頭看了聶瑾萱一眼.而一對上她的眼,聶瑾萱也是勾唇和氣的一笑,然後緩聲問道

"請問春娥姑娘,昨晚你是如何發現浣衣局後的枯井中有尸體的?"

*********************

一更上傳,之後還有一更~!

上篇:斗智:二    下篇:手段惡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