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斗智:二   
  
斗智:二

張貴妃雖然和甯貴妃是姐妹,但之前順承帝有令,因此張貴妃如此行為是欺君,也並不為過.而當時順承帝雖然盛怒至極,並且是要將張貴妃打入冷宮,可卻沒有立刻下令,而是將張貴妃暫時軟禁在了永信宮.

當然,順承帝也並非糊塗之人.事後念及此事,也覺得當時的決定有些草率,並且張貴妃在宮里這麼多年,性溫良,人盡皆知.因此在幾天之後,本來這事兒稍有緩和,順承帝也想著讓高才庸調查一下,看看是不是弄錯了……但卻是不想,這邊還不等高才庸去調查,昨天晚上卻忽然有人發現,就在浣衣局後的一口廢棄的井里,竟有一具宮女的尸體.而後經人辨認才知,那宮女竟是永信宮的宮女青.

青是張貴妃除了玉珠之外,最為信任的人.可就在這個時候,就在張貴妃被軟禁的時候,青卻忽然死了,這不得不讓人起疑.而更關鍵的是,就在青的尸體被從枯井中弄出來的同時,竟發現青的手里,竟然緊緊握著一個東西——一個古怪的桃木錐子!

見此形,大家紛紛趕到意外,而這時宮里的一些上了年紀的太監和宮女卻驚叫失聲,原來那桃木樁子,竟然就是釘魂樁!

而青是永信宮的人,可她手里竟然拿著釘魂樁,並且一聯想到之前發現的甯貴妃的靈位……因此,順承帝頓時勃然大怒,隨即當場便要親自將張貴妃一劍殺死.幸得高公公及時攔著,順承帝才住了手.之後等早上下了朝,順承帝便又來到了永信宮,誓要不能饒了張貴妃……

……

事的來龍去脈便是這樣.而此時,等著高才庸的話音一落,順承帝頓時冷哼一聲,然後目光陰沉的看了聶瑾萱一眼

"聶瑾萱,這下你明白了吧!先是欺君,後又用惡毒之術禍亂宮闈,這等人,朕還留她做什麼?!並且,朕現在在沒將她處死,已然是格外寬待了,否則就算是凌遲,也絕不為過!"

順承帝一臉怒意.可聞,聶瑾萱卻只是眨了眨眼睛,隨後徑自沉思了起來

聶瑾萱沉默不語,但此時的眾人雖然都低頭跪著,可卻也都紛紛注意著聶瑾萱的一舉一動,而隨後等著片刻之後,聶瑾萱果然徑自抬頭,同時平靜的道

"皇上,此事瑾萱認為有些古怪!"

"哦?呵呵……古怪?有何古怪?"

再次冷冷一笑,順承帝臉色依舊.可隨後聶瑾萱卻沒有馬上回答,而是抬眼看了下周圍的眾人,然後緩聲道

"皇上,瑾萱可以一一明,但瑾萱能否懇請皇上,讓眾人先都起身?尤其是家父,家父年紀大了,聽到這事兒就立馬趕了過來,再加上身體還沒有完全康複……"

"可以.都起來吧!高才庸,給老相國賜座!"

此時此刻,順承帝倒是也不和聶瑾萱計較.而等著順承帝話音一落,場上眾人便紛紛起身,連著跪在地上已然不知道多久的張貴妃也被人扶了起來,聶老相國則在聶瑾萱的攙扶下坐到了太監送來的椅子上……而等著這邊聶老相國一坐下,聶瑾萱便也不用順承帝催促,便徑自上前一步

"皇上,剛剛高公公所,瑾萱聽到了.但這件事前前後後看似環環相扣,但實際上,瑾萱卻覺得漏洞百出!"

"哦?!漏洞?"

"是的,皇上!"

神不動的點頭,隨後聶瑾萱轉眸看了眼站在不遠處低頭斂眸的張貴妃

"首先第一點,剛剛聽高公公的法,六月初一當晚深夜,皇上一人來到後宮,先是發現永信宮有亮光,所以覺得張貴妃還沒有休息,便想著過去坐一坐,接著便被人襲擊.然後等片刻之後再次睜眼,便看到了張貴妃從房里走出來……可是皇上,這不是很奇怪嗎?皇上雖然當天晚上沒有讓高公公隨行,但到了永信宮的時候,照理永信宮應該也有守夜的宮人啊?!即便皇上沒有驚動他們,可之後有人襲擊皇上,他們就沒有尖叫,或是保護皇上嗎?!"

聶瑾萱提出了第一個疑點,聞,也不等順承帝話,旁邊的高才庸便直接代勞的應聲道

"三姐,這事兒不用您,老奴也已經查過了.因為按照往常,宮里的各個殿內,確實是有宮人守夜的.可就是那天晚上,永信宮這邊卻真的沒有人.之後一調查才知,是有人在夜里將那些守夜的宮人打發下去了……"

"有人把他們打發下去了……難道,那人是青?!"

"三姐聰明,確實就是青."

即便是高才庸,此時也不得不佩服聶瑾萱的精明.微微點頭,然後便又道

"並且,從守夜的宮人那里還聽,這回並不是第一次,之前也有幾次青也會偶爾的在半夜的時候,將他們打發下去,並且沒有因由.只是上面吩咐的,不能多問!而三姐應該也知道,這永信宮除了玉珠,便只有青最得張貴妃寵愛,所以這事兒定然是錯不了!"

"所以高公公覺得,青是張貴妃的心腹,因此,青這麼做,也是張貴妃指使的.並且從不是第一次這樣看來,也不應該是有人刻意誣陷……以至于到了最後,青被人發現死在枯井里,也是因為她知道了太多,進而被人殺人滅口是麼?"

"三姐所不錯."

倒是沒有反駁聶瑾萱的法,高才庸點頭應聲.可他這邊話音剛落,聶瑾萱卻瞬間眸光一眯

"可是高公公,如果是這樣,那高公公認為那天夜里又是何人襲擊的皇上呢?"

"那自然是這永信宮的人……"

"所以按照高公公的邏輯,當天晚上的事應該是……張貴妃深夜先讓青將守夜的人打發走,然後私下偷偷的設下靈堂,擺出甯貴妃的牌位.可就在這個時候,張貴妃驚覺皇上忽然造訪,隨即張貴妃匆忙熄了燭火,而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之前皇上看到永信宮有亮光,之後又沒有了的事實……"

"而隨後皇上來到了永信宮的院子里,可這時,匆忙中的張貴妃害怕被皇上撞見自己所做的事,便立刻想到了一個方法,那就是讓手下人將皇上打暈,進而趁機先回房間里,然後再飛快的從房間里走出去,正好這個時候,皇上也醒了……高公公,剛剛瑾萱的這些,應該沒有錯吧?!"

"是的,卻是如此!"

有了之前那次,這一次,高才庸倒是已然習慣了聶瑾萱的聰明.可這時,聶瑾萱卻是微微搖了搖頭,然後話鋒一轉

"錯了高公公,這里面還有問題,並且是很大的問題……因為高公公您想,就算我們假設當時張貴妃卻是在做什麼不好的事,然後聽到聲響,知道是皇上來了,那麼高公公,如果您是張貴妃,您覺得您第一件事兒要做的是什麼?"

"呃……老奴不明白三姐的意思……"

被聶瑾萱忽然這麼一問,高才庸有些懵了.而這時,還不等高才庸的話音落下,便只聽一道低沉而熟悉的嗓音忽然在安靜的院子里傳了過來

"第一件要做的是,將甯貴妃的牌位收起來!"

……

話的人是殷鳳湛.而此時,聽到這話,在場的眾人不由得一驚,隨即紛紛看了過去.而這時,殷鳳湛卻是瞬間抬眸,然後看向了聶瑾萱

而此時,聶瑾萱也聞聲看了過去,隨即便對上了一雙幽深而熟悉的眼.而同時,一直站在角落,雙臂環胸並且一直看著熱鬧的秦王殷鳳蓮也徑自輕笑出聲,然後揚眉笑著道

"是啊,當時那個況,估計只要是個人,都能想到要先把惹禍的牌位收起來!畢竟父皇可是受傷了,之後定然會驚動宮內禁衛,然後一幫人就會把整個後宮包的里三層外三層,而這里面的重中之重,自然就是永信宮……"

殷鳳蓮的聲音不大不,但卻讓所有人都聽個清楚,而到這里,殷鳳蓮更是笑得歡騰,接著轉眸看向張貴妃,同時話鋒一轉

"當然,除非張貴妃是個傻子,所以她忘了~!"

殷鳳蓮的嬉皮笑臉,而一聽這話,恭王殷鳳軒頓時跳起來叫道

"你誰是傻子呢?你才是傻子呢!"

這些天因為張貴妃的事兒,殷鳳軒是寢食難安,連著好幾宿都沒有睡覺.而眼下終于有些轉機,卻聽聞殷鳳蓮自己母妃是傻子,殷鳳軒自然怒火中燒!

可是頭腦簡單,並且一時被氣到的殷鳳軒忘了,在場的眾人沒人是傻子.自然知道殷鳳蓮的是反話——畢竟,如果張貴妃真的是傻子,那她如何會在宮里待了二十多年而屹立不倒,並且坐上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貴妃位置?

所以,張貴妃不傻,甚至在張貴妃那溫良的外衣下,隱藏著同樣的精明心思,而這樣的人,怎麼會不知道甯貴妃的牌位是多麼可怕的東西?!

上篇:斗智:一    下篇:勢逆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