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龍顏大怒   
  
龍顏大怒

聶瑾萱坐上馬車一路回了聶府.而一到府里,聶瑾萱卻並沒有回自己的房間,卻是直接找自己的父親,聶老相國.

之前聶瑾惠的事,給聶老相國帶來了很大的打擊.雖然順承帝既往不咎,但聶老相國畢竟年紀大了,所以自從病倒後,便一直臥病在床.這些天才稍稍有些緩和了一點兒.

所以如果可以,聶瑾萱真的不想卻打擾他.但眼下事緊急,聶瑾萱自然也顧慮不了那麼多了.

聶瑾萱一路急行,隨即來到後院兒聶老相國的廂房.推門進去,接著在簡單的一翻問安後,聶瑾萱便直接低聲開口道

"爹,其實今天瑾宣過來打擾您,是有件事兒想問您一下……"

"哦?什麼事兒啊?"

聶老相國今天的精神很好,看著聶瑾萱找自己有事兒,卻是一愣.而看著自家父親那慈祥的樣子,聶瑾萱不禁櫻唇一抿

"是關于張貴妃的事."

"張貴妃?!張貴妃怎麼了?"

聶老相國和段皇後不和是人盡皆知的事,而和張貴妃雖然沒有什麼交集,但關系還算是可以.而此時聽著聶瑾萱提到張貴妃,聶老相國頓時眨了眨眼睛,臉上透出一絲不解

"幾天前,張貴妃觸怒龍顏,皇上要將張貴妃打入冷宮.而今天女兒卻聽,宮里莫名又出了一個死人,結果現在皇上要將張貴妃處死……今早早朝,有大臣向皇上求,結果去打了板子……"

將剛剛從裴耀光那里聽到的消息,聶瑾萱簡單的和聶老相國了一下.而一聽到這里,聶老相國頓時一驚,隨即徑自有些艱難的從床榻上坐了起來

"瑾宣啊,剛剛你所當真?"

"是的,父親!"

點頭應聲,聶瑾萱臉上透著一抹凝重.而此時,聶老相國卻是微微眯了下帶著皺紋的雙眼沉吟了一番,片刻後便才忽然抬眼道

"那這事兒是不是提到了甯貴妃?"

"額……是的,是聽和甯貴妃有關……"

驚訝于聶老相國忽然起甯貴妃,隨即聶瑾萱不由得皺起眉頭

"……不過爹您怎麼會知道和甯貴妃有關呢?!難道那甯貴妃……"

聶老相國在朝中幾十年,經曆了兩朝,知道的事自然也是最多.而此時聽到聶瑾萱的疑惑,聶老相國卻是抬頭看了她一眼,然後默默的點了下頭

"是啊,甯貴妃……除了甯貴妃還能有誰讓皇上如此動怒啊……"

聶老相國語氣中有些感概,見此形,聶瑾萱卻是更迷惑了

"爹……您這話是什麼意思啊……那甯貴妃究竟是何許人啊?"

"何許人?!呵呵……皇上最愛的女人,但也是傷皇上最深的女人啊——"

近乎呢喃的開口.聞,聶瑾萱瞬間一驚!而到這里,聶老相國卻是一歎

"行了瑾宣,爹知道你的意思,畢竟那張貴妃之前對你不錯,你也不忍心看她遭此劫難.再加上還有宸王……罷了,爹現在就進宮一趟,看看皇上究竟要如何!"

著,聶老相國便揚聲叫來外面的下人,而此時一聽聶老相國要進宮,聶瑾萱頓時一驚

"爹,您身體還沒有全好,現在進宮的話,要是……"

"沒事兒,爹這把老骨頭了,自己身體,自己清楚!再,這事兒拖不得,所以瑾宣你就不用了!"

聶老相國一臉堅持,隨後在丫鬟的服侍下傳好了衣服,而待一起准備就緒後,便又對著聶瑾萱道

"瑾宣,你且在家等著,不要輕舉妄動……不過,現在皇上正在震怒之中,所以這次進宮也不太容易,可不管怎麼,不能干等著……"

著,聶老相國抬手拍了下聶瑾萱的肩膀,然後便一臉凝重的走了出去……可就在聶老相國轉身的瞬間,聶瑾萱卻忽然叫住了他

"爹,瑾宣和您一起去!"

"什麼?你也要去?"

側著身子,聶老相國有些驚訝的看著聶瑾萱,但轉念一想,卻是徑自點了下頭

"恩,也好.瑾宣你會驗尸,也許到時候真的會派上用場也不定!行了,一起走吧!"

……

出了聶府,聶瑾萱和聶老相國直接進了宮.可當聶瑾萱攙扶著不時氣喘的聶老相國來到禦書房的時候,還不等讓人傳話進去,便只聽宮牆旁邊的角落忽然傳來一道話聲

"哎,總算是來了~!"

輕緩的嗓音,戲謔的語氣.聞,聶瑾萱頓時轉頭,接著便只見一道高大的身影,緩緩從宮牆旁邊的隱蔽角落走了出來

那人臉上帶著肆意的笑,揚起的唇角透著一抹不出的隨性,陽光下更是透著灑脫的不羈……不是殷鳳蓮又會是誰?!

而此時,一看著殷鳳蓮,聶瑾萱卻是皺了下眉,可一旁的聶老相國卻是微微一愣,然後笑著道

"原來是秦王殿下,一晃真的有段日子沒見了,秦王殿下可安好?"

"呵呵~,老相國客氣了,我一直都是到處走……不過,前兩天聽老相國病了,現在可好些了?"

"好些了好些了……哦,對了,剛剛聽秦王殿下所,難不成是知道皇上此刻正在何處?"

簡單的兩句話,聶老相國便到了正題.而聞,殷鳳蓮卻是微微一笑,然後轉眸看了眼旁邊的聶瑾萱

"要不然,老相國覺得我在這里做什麼呢?行了,走吧,想來再不過去,可真的是來不及了~!"

著,殷鳳蓮又是勾唇一笑,然後便直接帶著聶瑾萱和聶老相國直奔後宮.

……

考慮到聶老相國的身體,殷鳳蓮走的不是很快.隨後直到一刻鍾之後,三人便來到了永信宮.

可剛一到永信宮門口,便只聽里面傳來一道尖叫聲

"啊——"

那叫聲撕心裂肺,痛苦至極.頓時讓已然走到門口的聶瑾萱一驚,殷鳳蓮更是瞬間眉頭少見的一動,然後大步走了進去,見此形,隨即聶瑾萱也扶著聶老相國跟了上去

可隨後等一到永信宮的院子里面,聶瑾萱卻頓時愣住了!

原來只見,此時此刻,院子里已然站滿了人.順承帝神冷然的坐在椅子上,臉上透著肅殺.左邊段皇後和其他的幾位宮妃分列一旁,而右邊則站著太子殷鳳寒,云王殷鳳錦等人!

而在院子中央,卻只見張貴妃一身素服跪在那里,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而她的旁邊還跪著殷鳳湛和殷鳳軒兩兄弟,看樣子明顯是在為張貴妃求!

同時,就在張貴妃身後不遠的地方,兩個太監正壓著一個宮女.那宮女身形頹然,發絲凌亂,一雙手卻已然血肉模糊,顯然是已經用了刑……而細看之下,卻發現那宮女竟然就是張貴妃身邊的心腹侍女玉珠!

見此形,聶瑾萱眉頭頓時皺的死緊,心里也有些不安起來.而此時,站在她旁邊的聶老相國卻是微微神一整,然後腳步略有蹣跚的邁步上前

"微臣見過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聶老相國的聲音有些弱,卻又仿佛是盡力讓聲音顯得洪亮一般.話落,便直接雙膝跪地行禮,可那緩慢的行動,卻是不禁讓人看著有些擔心

而此時,聽到聲音,順承帝這是才轉眸看了過來,接著一看跪在地上神略有頹然的聶老相國,然後又看了眼旁邊同樣更著跪下了的聶瑾萱,臉色不由得又是一冷

"老相國不是臥病在床嗎?怎麼現在跑過來了?怎麼,病都好了?!"

"微臣多謝皇上關心,微臣的身體不礙事的……咳咳……"

"哼!不礙事?!既然不礙事,為什麼之前都不上早朝,可現在又來到這里?!"

顯然,順承帝此時是帶著火氣的.而此時,一聽這話,卻只見聶老相國顫顫的抬起頭,然後一臉凝重而認真的看著順承帝道

"皇上,實不相瞞,微臣今日進宮,實則是為了張貴妃一事而來……所以,就算微臣今天爬,也要爬到這宮里來,以免皇上鑄成大錯啊!"

"大膽!聶文浩!你別在朕面前倚老賣老,你也別以為朕不敢動你!"

一聽著聶老相國'鑄成大錯’四個字,順承帝瞬間勃然大怒.

"皇上,微臣不敢啊!可是就算皇上砍了臣的腦袋,也要讓微臣把話完……皇上,張貴妃入宮二十余年,侍奉皇上盡心盡力,為人性最是宮內朝野盡知.可現如今,微臣雖然還不清楚皇上因何事動怒,但即便是看著張貴妃侍奉您二十多年的義,也當給張貴妃一個解釋的機會啊!否則,一旦皇上盛怒之下處決了張貴妃,又要如何和世人交代……"

"交代?!朕做事為何要向世人交代?!"

"可是皇上,就算是皇上真的要張貴妃死,也總得給了法吧!"

"法?!朕現在不就是在親自審問嗎?!"

著,順承帝一臉陰沉的看向後面被打的已然暈過去的玉珠

"弄醒她!"

"是!"

順承帝發話了,隨即後面的兩個太監趕忙應聲,然後便動手將玉珠弄醒.見此形,一旁一直沒有話的聶瑾萱卻是不禁咬了下唇,比了下眼睛,接著瞬間抬眼揚聲道

"皇上,臣女有話要!"

****************************

今天鬧肚子了,近乎一半的時間,都在蹲坑中,所以只寫一更了,還請大家多多體諒,明天見……(最後在馬上沖出去蹲坑前,不忘喊一句:月票~!)

上篇:嘴硬女人    下篇:斗智: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