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事先預謀   
  
事先預謀

鍾離行色匆匆,皺起的眉頭透出一抹懊惱和焦急.可聞,坐在位置上的殷鳳湛卻只是看了他一眼,始終陰沉的臉上甚至沒有一絲的驚訝之色

"怎麼死的?"

"昨晚上都是好好的,可就在剛才,那女人便忽然口吐白沫,之後等屬下發現的時候,人就已經咽氣了."

盯著喬鳶兒,是鍾離的任務.可現在人死了,鍾離當然責無旁貸.所以,心里更加懊惱了起來.可聽到這話,一旁的聶瑾萱卻是瞬間眉頭一皺,隨即道

"藍平照顧你家王爺."

低聲吩咐了一句,話落,聶瑾萱便徑自走了出去.而此時,看著聶瑾萱出去了,房間里的眾人也是一愣,隨後也紛紛跟了出去.

……

出了房間,聶瑾萱直奔寺院的柴房.隨後等到了柴房門口,守門的兩個僧人紛紛行禮,然後將房門打開,這時了空大師也來了,可一看柴房里倒在地上的喬鳶兒,頓時一驚,隨即雙手合十放于胸前

"阿彌陀佛."

出家人總是慈悲的.雖然喬鳶兒利用了他,利用了青檀寺,持刀行凶,但死者已矣,了空大師還是給了相應的尊重.

但此時,聶瑾萱可也不管了空大師如何,第一個上前,然後伸手摸了下喬鳶兒的脈搏和胸口

"體溫還沒有下降,應該是剛死不久.而且應該是中毒而死."

頭也不回的將簡單的狀況了一下,話落,聶瑾萱伸手將喬鳶兒窩在地上的身體平放在地上,同時再次開口道

"你們先出去.秀,去拿一塊乾淨的白布,水云,你留下幫忙."

"是."

水云和秀同時應該,接著秀便跑了出去.

秀的動作很快,隨後沒多久便回來了.而此時,眾人已經退到房外,卻是有一人依舊站在柴房里,沒有出去.而這個人便是昨天忽然出現,救了殷鳳翔的龍神醫.

"龍公子有什麼問題嗎?"

聶瑾萱不解這人為何還要在這里.可聞,那龍神醫卻只是抬手往胸前一環,然後道

"那你這是要做什麼?"

"驗尸."

"驗尸?你?!"

顯然,對于聶瑾萱的回答,龍神醫有些難以相信,向來傲然的臉上也是瞬間質疑的揚起了眉頭.而見此形,聶瑾萱倒是也沒解釋,隨即轉頭叫水云幫忙將白布平鋪在地上,然後將喬鳶兒的尸體平放上去

聶瑾萱不理會他.可此時看著聶瑾萱那一臉認真的模樣,龍神醫卻是不由得眉頭一動

"那我要留下來."

"隨便."

此時此刻,聶瑾萱已經沒時間和他這些了.所以,頭也不回的應了他一句之後,便徑自帶上隨身攜帶的羊皮手套,然後開始將喬鳶兒的衣服脫下來

一時間,柴房里便陷入了一片安靜之中,聶瑾萱更是動作利落,三下五除二,便將喬鳶兒的衣服脫了下來,然後認真的開始查驗尸體.而站在她身後的龍神醫,則靜靜看著,眼底隨即隱隱浮起驚訝,接著不禁轉眸看了聶瑾萱一眼

時間在流逝,隨後直到過了大約一個時辰的功夫,聶瑾萱才微微呼了口氣,然後徑自簡單的將喬鳶兒的尸體整理了一下,接著站起身子

這時,房門打開,殷鳳湛和了空大師等著走了進來,接著不等他們開口,聶瑾萱便直接低聲道

"尸體胸口有一個掌印,是生前留下的.所以那一掌應該是昨天水云打的.而除此之外,身體上沒有別的傷痕,所以判定為中毒而亡."

"中毒?可之前一個晚上都沒有什麼問題,為何現在……"

鍾離很是不解.畢竟一般的中毒,都是在毒藥吃下後,馬上斃命.可昨天從出事到現在過了這麼久,怎麼還會……

而此時,不只是鍾離心中疑惑,連著在場的其他人也不由得皺起眉頭,而聞,聶瑾萱卻是轉頭看了喬鳶兒一眼,然後才又轉頭道

"具體是什麼毒,我也不清楚.並且,就算昨晚上沒有人和喬鳶兒接觸過,也不能保證她身上是不是帶了毒藥.另外,除了在吃得上下毒,在別的上面也可能下毒,所以關于這一點上,還是有待調查的."

"那三姐的意思是,喬鳶兒是自殺?"

"那倒不是.而且我不認為喬鳶兒是會自殺的人."

是的,雖然不能排除毒藥本身就帶在喬鳶兒身上的可能,但聶瑾萱憑著直覺覺得喬鳶兒不會自殺.

"另外,起這事兒,還讓我想起之前秦玉霞所中的三更散……"

當初的三更散,便是在服下之後,中毒者不會馬上有反應,而是只在半夜三更時分,才驚覺腹痛如絞.

聶瑾萱低聲皺眉著,但沒等她把話完,卻只見一道傲然的嗓音忽然傳了過來

"她中的是'一日金’."

話的龍神醫.而此時,聽到這話,眾人不禁轉頭,隨即便只見那龍神醫上前兩步,然後來到聶瑾萱旁邊,同時斂眸看了一眼被放在地上的喬鳶兒

"'一日金’是由十種劇毒提煉而成的.味兒微酸,剛開始服下之後,會提升身體狀況,就算是重病之人,也會瞬間變得很有精神.但在十二個時辰後,會忽然暴斃而亡.並且在死後,額頭上會有暗黃色印跡.因此被成為'一日金’!"

剛剛在聶瑾萱驗尸的時候,龍神醫一直在旁邊看著,所以一眼便看出了聶瑾萱所中的是什麼毒.

"那如果依著龍公子所,喬鳶兒就應該是在十二個時辰之前,也便是昨天早上這個時候吃下的毒藥……"

皺起眉頭,聶瑾萱自語般的著,而到這里,卻是瞬間抬頭,然後看向了空大師

"請問了空大師,大師可對喬鳶兒有什麼印象嗎?或者,大師是否還記得,喬鳶兒是什麼時候來這青檀寺的?而昨天早上的時候,有什麼人和她接觸過嗎?"

"呃……老衲當然記得.三日前,老衲在房中打坐的時候,老衲的弟子明*慧忽然過來,是寺院的大門外,倒著一個沙彌.當時老衲也是一驚,隨即帶人出去一看,卻見這位……呃,這位姑娘倒在大門口,面黃肌瘦,重病不起的樣子.隨即老衲便讓人將她帶到了寺里."

"隨後老衲讓人給她喝了些水,並到山下找來了大夫,而那大夫只是她身體虛弱,要慢慢靜養.並且當時這位姑娘已然是一身落魄的僧人打扮,所以老衲也沒往別的地方想,更是沒有多問,便將她留了下來."

"而這位姑娘來到本寺之後,更是沒有過一句話,老衲也是看她可憐,外加上她身體不好,所以便安排她做一些簡單的事.卻是不想,原來……"

到這里,了空大師也是歎了口氣,但隨後卻是轉身對著身旁的弟子明遠問道

"明遠,老衲是讓你照顧她的.昨天早上,可有發現這位姑娘有什麼異常嗎?"

"呃……師傅,弟子沒發現她和平日有什麼不同.而且弟子連她是女……"

之後的話,明遠了一半便不了.顯然,是因為喬鳶兒是女人的身份,讓明遠覺得有些尷尬.畢竟這兩天了空大師一直讓明遠照顧她,並且兩人還是住在一個房間里.可現在卻發現對方是個女人……所以,這對自便出家的明遠來,著實是一個有些羞愧的事.

而明遠的心思,了空大師自然也是清楚,隨即又是一聲歎息.可就在這時,之前守門的兩位僧人中的一位,卻是忽然上前一步,然後低聲道

"師傅,其實弟子昨天早上的時候,有看到顯智師弟出去過."

顯智是喬鳶兒來到這青檀寺後,了空大師給她取的法名.而此時,一聽這話,了空大師瞬間一愣,隨即追問道

"哦?顯能,果真如此?那你快,當時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是師傅."

名叫顯能的僧人恭敬應聲,然後低著頭,嗓音平和的道

"昨天是初一,來廟里上香的人很多,所以弟子也到前面去幫忙.不過當時剛走了一半,卻忽然想起了之前顯覺師兄曾讓弟子拿香爐來著.所以弟子便又折了回來.可就在這時候,弟子便看到顯智師弟一個人往側門路的方向走,只不過當時弟子也沒怎麼注意,只覺的是顯智師弟有事去那邊而已,便也沒有追上去問,因此之後的事就不清楚……"

********************************

顯能的回答沒有什麼價值,但卻也明了一些問題.隨後聶瑾萱便讓人將喬鳶兒的尸體整理好,接著眾人便一起回到了禪房.

而等著回到房間一坐下,聶瑾萱便直接低聲道

"看來這事兒是對方早就設計好的.並且,依著勢看來,凶手不管喬鳶兒有沒有得手,都依然動了殺機了!"

著,聶瑾萱抬眼看向殷鳳湛,但隨後卻是眸光一轉,看向旁邊正悠然喝茶的某位黑臉男人

"對了龍公子,請問龍公子剛剛所的'一日金’,是比較常見的毒藥嗎?"

"常見?怎麼可能!"

想也不想的回了聶瑾萱一句,隨後龍神醫放下手里的茶杯,然後抬眸傲然的看向聶瑾萱

"我過了,'一日金’是由十種毒藥混合而成的,所以你覺得這樣的毒藥會比較常見嗎?"

"那既然如此,龍公子可知這'一日金’都會在什麼人手中?"

"什麼人?當然是南疆人!"

龍神醫微微揚了下眉,可一聽是南疆人,聶瑾萱瞬間一愣,隨即轉頭默契的和殷鳳湛對視了一眼,接著便又將視線落在了龍神醫身上

"南疆人?!這麼,龍公子的意思是,這'一日金’只南疆特有的毒藥?"

"不錯!就是南疆特有的!南疆氣候潮濕,山林眾多,期間瘴氣繚繞,卻是長了不少的奇珍異寶,當然有毒的東西更多.就像之前你過的什麼'三更散’之類的,都是南疆才會有的."

著,龍神醫徑自站起身,然後很隨意的伸了一個攔腰

"行了,有事兒你們自己商量吧.我去睡覺去了,記著啊,沒事兒別來找我.有事兒更別找我!"

話落,龍神醫也不管房間里的眾人什麼,便直接一搖三晃,兀自邊打著瞌睡,邊邁步走了出去,看那樣子活像是多少天沒有睡覺了一般!

能人總有些怪癖.而這龍神醫便是其中的翹楚.所以看著他那隨性的樣子,聶瑾萱不由得感到有些好笑,但隨後卻是神一斂,然後轉頭看向殷鳳湛

"看來,上次秦姑娘中毒,和這次的事兒也有關系.並且上次的事兒,本來也是針對我的,只是,我現在懷疑的是,這個躲在幕後的凶手究竟是誰?難道真的就是為了那本賬冊嗎?"

聶瑾萱隱隱覺得事有些古怪.可此時,一直斂著深眸的殷鳳湛,卻是微微薄唇一抿

"未必!"

顯然,殷鳳湛也和聶瑾萱一個想法.而話落,殷鳳湛隨即抬眸看了聶瑾萱一眼,然後將鍾離叫了進來

"去查了空大師找的那名大夫."

"是."

喬鳶兒是女人,可即便喬鳶兒裝的如何像,但了空大師找過大夫.因此只要稍懂醫術的人一號脈,自然知道對方是男是女!但那位大夫卻什麼也沒,這顯然是有問題的.

所以殷鳳湛派了鍾離去追查之前了空大師找的那位大夫.而鍾離也是做事迅速,不過中午的時候,便回來了.但卻帶回來一個意料之中,卻又讓人倍感壓抑的消息

就在昨天清晨,那位姓孫的大夫在出診的途中,不慎掉下護城河,淹死了.

對方明顯是殺人滅口.對此,聶瑾萱頓時皺起眉頭.而本來殷鳳湛想要留在青檀寺的,但下午的時候,府里來人是宮里出事兒了,永信宮的張貴妃觸怒了龍顏,不日即將要被打入冷宮!

***************************

一更上傳,之後還有~!

上篇:歹毒心思    下篇:海生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