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謝謝你!   
  
謝謝你!

宸王府發生了這麼多事兒,齊國公夫人以及墨玉玨,殷鳳翔等人自然也不好久留.再加上,本來他們也都是來看聶瑾萱,而眼下聶瑾萱安然無恙,所以自然也放心了下來,接著便紛紛離開了.

而回到房間的聶瑾萱,也沒閑著,直接讓秀和水云收拾包袱,接著便徑自回了聶府.

之前不能離開宸王府,是因為怕驚動了打賬本主意的人.而眼下,宸王府發生這樣的事兒,不離開反倒讓人起疑了.再加上,聶瑾萱也真的生氣,所以干脆趁著這個機會,回家住幾天.

可讓聶瑾萱沒想到的是,剛剛出了宸王府,便被人攔住了,而這人不是別人,竟然就是之前有過一面之緣的東陵首富之子,京兆尹裴耀光!

而一見面,裴耀光也不廢話,直接明了來意——城里出了案子,京兆府的仵作廢物,驗不出來,孟顯去城外辦事兒沒回來,所以……╮(╯.╰)╭就來找你了!

裴耀光話的那就一個痛快.還帶著一絲理所當然.所以一聽他這麼,聶瑾萱都忍不住笑了.但隨後想想,好像是回府也沒什麼事兒,便不禁點了下頭.

就這樣,不等回聶府,聶瑾萱便直接隨著裴耀光去現場了.

……

這次出事的是城里的一戶書香世家.死者是二房兒媳.而等著聶瑾萱到現場一看,便只見那死者躺在床上,動也不動.

見此形,聶瑾萱倒也沒什麼,左右看了下周圍,接著便徑自上前,先大概查驗了一下尸體,結果果然發現,死者身上並無外傷.

這時,便只聽一旁的裴耀光剪手于背後,低聲道

"死者身上沒傷,都查過了.死者婆婆,昨晚吃晚飯的時候還都好好的,可早上過去一看,人就死了."

裴耀光的表倒是平靜,而此時聽到這話,聶瑾萱卻是不禁抬眸看了他一眼

"這不是很正常嗎?忽然猝死,應該不算稀奇."

聶瑾萱臉上帶笑,可她這邊話音剛落,裴耀光卻瞬間抬頭瞟了她一眼

"你在和本大爺笑嗎?猝死?瞎扯!絕對有問題!如果沒問題,本大爺找你來干什麼?"

像上次一樣,裴耀光臉上透著堅持!見他如此,聶瑾萱頓時挑了下眉

"所以裴大人是肯定我會來……不過,裴大人是不是太過自信了?別忘了,我可不是裴大人你的手下."

"所以本大爺不是親自去請你了嗎?這還不夠?"

"裴大人親自請,我就一定要答應嗎?"

忍不住和裴耀光斗一句嘴,聞,裴耀光頓時一愣,而隨後聶瑾萱也不和他廢話,便直接道

"行了,出去吧,我要開始工作了."

將目光重新落在尸體上,聶瑾萱臉上瞬間一斂,變得認真起來.見此形,剛要開口些什麼的裴耀光頓時閉上了嘴,接著抬手一擺,便徑自帶著房間里的衙差走了出去.

時間流逝,隨後不過一個時辰的功夫,便只見聶瑾萱從房間里走了出來,裴耀光隨即上前,而這時,聶瑾萱卻只是將手上的羊皮手套脫掉然後交給旁邊的衙差,同時低聲道

"裴大人猜對了.死者是被人殺死的.而之所以身上沒有傷口,是因為傷口在頭頂上……確切的,凶手是將燒的鐵釘刺入死者頭頂百會穴,這樣一來,傷口不會流血,並且會被頭發遮掩住,所以之前的仵作才沒有查看出來死因.而依著死者沒有掙紮的況來看,凶手應該事先讓死者吃了蒙汗藥之類的東西."

聶瑾萱平靜的著,但出的話,卻讓在場的裴耀光以及一眾衙差渾身發麻.而話落,聶瑾萱隨即抬眼撇了下裴耀光,然後忽然問道

"對了,裴大人剛剛提到死者婆婆,那死者丈夫呢?"

"去外地教書去了."

"教書?"

"嗯,死者丈夫是教書先生,因為有些才學,所以讓臨城的一戶人家請去當先生了."

"去多久了?"

"幾個月吧!是一過完年就過去了……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察覺出聶瑾萱的問題有些怪異,裴耀光不由得追問,而此時,聽到這話,聶瑾萱先是皺了下眉,但隨後卻徑自歎了口氣,然後低聲道

"死者懷孕了,不到兩個月!"

在聶瑾萱的幫助下,早上發生的案子,不過是中午時分,便已經查清了.

原來,死者崔氏時候和夫家定的娃娃親,長大後嫁入夫家.可這崔氏本就不是個老實的主兒.嫁過來一年期間,沒少鬧幺蛾子.而夫家本就是作風嚴謹的書香世家,秉承著家丑不可外揚的道理,倒是一一都忍下了.

同時,因為崔氏總生事端,所以和丈夫關系並不好,最後崔氏的丈夫在無奈之下,便找了一份教書的工作,年後就走了.可本想著這樣一來,這崔氏也就安生了.卻是不想,看著自家丈夫走了,這崔氏卻更加囂張了,之後更是和臨街鐵匠鋪一個打鐵的好上了,甚至最後珠胎暗結!

這下子,這夫家是無論如何都忍不了了.但又怕這事兒傳出去,損了聲譽.最後夫家婆婆便只得一咬牙,一狠心,將這敗壞了家門的媳婦殺死,並偽裝成猝死的樣子……卻是不想,最後被聶瑾萱查了出來!

事的真相讓人不勝唏噓.

……

案子是查清了,之後聶瑾萱自然也沒有久留.可隨後就在聶瑾萱要走的時候,裴耀光卻忽然叫住了她,然後低聲問了一句

"你沒事兒吧?"

裴耀光問的隨意,話的時候,更是連看都沒看聶瑾萱一眼.而此時一聽這話,聶瑾萱先是一愣,但隨後卻瞬間恍然大悟,接著不禁微微一笑

"呵呵~,裴大人不都看到了嗎?"

聶瑾萱笑語嫣然,聞,裴耀光卻瞬間轉眸撇了她一眼

"哼,女人還真是麻煩."

聶瑾萱不知道裴耀光這句話是自己的,還是另有所指.而罷,裴耀光便直接一個轉身,然後徑自牛*逼哄哄的走了……但就在擦身而過的瞬間,卻也用著只有兩人能夠聽到的聲音道

"有事兒找我!"

*******************************************

留下一句話,裴耀光便直接走了.他的背影依舊牛氣的二五八萬,但卻讓聶瑾萱在片刻的怔忪後,不由得勾唇一笑.

隨後聶瑾萱坐上馬車回府,但剛一到了聶府門口一下馬車,卻只見顧洪恭敬的守在門口!

顧洪來了,不用問也知道是殷鳳湛讓他來的.見此形,聶瑾萱不由得皺起眉頭,而這時候顧洪卻是快步上前

"三姐,老奴奉王爺之命,請三姐回府."

顧洪很是恭敬,可聽到這話,聶瑾萱卻直接想也不想的道

"顧總管,我沒道理再回宸王府的."

"三姐別生氣,王爺一定要讓老奴請三姐回去,是有要事相商."

"要事?什麼要事?"

"這個老奴不知."

顧洪的態度始終恭敬,而話落,卻是不禁抬頭看了聶瑾萱一眼,然後才又低聲道

"不過,依老奴看,好像是和昨晚的事有關……"

顧洪並不是一個愛話的人,而此時,他能這麼和聶瑾萱,便已然明,他對聶瑾萱還是比較親近的.而一聽這話,再看著眼前顧洪那低頭恭敬的樣子,聶瑾萱這到嘴邊的話,是如何也不出了,隨即不禁抿了下唇道

"行了,我知道了,既然顧總管都親自來了,那我就過去一趟吧.再,之前我也答應蓮幫忙,也不能就這麼放著……走吧."

著,聶瑾萱便率先上了馬上,接著馬車一轉頭,便又回了宸王府.

……

當聶瑾萱回到宸王府的時候,已經到了下午了.隨後一下馬車,顧洪便將她帶到了前堂,可一進門,聶瑾萱卻不由的眉頭一動

原來只見此時此刻,前堂里已經坐滿了人.韓落雪,秦玉霞,白美蘭兀自或是抽噎,或是黯然的坐在一旁,殷鳳軒也在,看著聶瑾萱來了,更是不禁瞪了她一眼,而殷鳳湛則端坐在主位上,神冷凝.

見此形,剛剛走進來的聶瑾萱也沒話,轉眸看了一眼後,便直接找了最靠邊的位置坐了下來.

偌大的前堂里鴉雀無聲,誰都沒有話,詭異的空氣,讓人不禁有些喘不上氣來.而最後直到不知道過了多久,還是殷鳳軒最先忍不住的揚聲道

"大家都不話嗎?好,都不的話,那我來!"

殷鳳軒的聲音很大,語中透著明顯的怒意.而到這里,殷鳳軒隨即眸光一轉,然後直接看向坐在最角落的聶瑾萱

"聶瑾萱,我問你,你究竟想干什麼?難道非要看著我四哥府上雞犬不甯,你才安生是不?"

殷鳳軒氣勢凌人.而一聽這話,聶瑾萱卻只是揚眉撇了他一眼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你……你這是承認了?"

對于殷鳳軒,聶瑾萱是看著殷鳳湛和張貴妃的面子,怎麼也不會讓他臉面太難看.並且,聶瑾萱心里也知道,殷鳳軒並不是一個大殲大惡的人,雖然和自己過不去,但事實上卻只是性子太過單純,但這單純的性子到了一定程度,就變成了單蠢,以至于看不出誰是人,誰是妖……而這樣的他,也已然讓聶瑾萱失去了所有耐性!

而此時,見殷鳳軒對著聶瑾萱怒目圓睜,殷鳳湛也早已變了臉色,可就在他要開口的時候,聶瑾萱卻瞬間瞪了他一眼

這一眼很是凶狠,頓時,殷鳳湛卻不禁皺起了眉頭,但隨後看著聶瑾萱依舊瞪著自己,最後殷鳳湛只得閉上嘴,不再吭聲.

而看著殷鳳湛老實了,聶瑾萱這才眸光一閃的看向殷鳳軒

"我承認還是不承認……恭王殿下,和你有關系嗎?"

此時的聶瑾萱,嘴角帶著一抹嘲諷的冷笑.而話落,也不等殷鳳軒話,便又再次開口道

"恭王殿下,我還是那句話,這里是宸王府,不是你的恭王府,你對我聶瑾萱不滿,大可以閉上眼睛,沒人讓你看!但請你話之前也過過腦子,別再一些讓人發笑的話!"

"什麼?你……你……"

聶瑾萱辭犀利,聞,殷鳳軒頓時被氣的有些不出話來……最後直到過了好半晌,殷鳳軒才瞬間呼了口氣,然後猛的從位置上站了起來

"好,這里不是恭王府.但是我四哥的府上,而你這個女人,已經被休了,你憑什麼還住在這里?你之前什麼?父皇的,好!那咱們也就不住不住的,就昨晚的事兒……"

"昨晚凝香苑大火,我承認,是有人讓我將四哥故意拉出去的.我錯了,我知道,我認錯.但你不是沒死嗎?並且冤有頭債有主,誰放火的你找誰去,為什麼要讓四哥將所有人都趕出去?你這是要人命啊,難道四哥後院兒的女人都死了,你才安心嗎?聶瑾萱,你真的是好狠毒的心啊!"

一口氣將憋在心口的話了出來,罷,殷鳳軒隨即馬上轉頭看向殷鳳湛,然後揚聲道

"四哥,對不起,昨天是我錯了.我不該聽信別人的教唆,叫你出去和我喝酒,也是計劃好的,但四哥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她要干什麼,她只是要給聶瑾萱這個女人點兒顏色,卻也沒想到是放火這樣惡毒的事!如果要是知道,即便我討厭聶瑾萱,但也不會為虎作倀的……而昨天教唆我的那個人,就是秦玉霞,是她,聶瑾萱住在王府,對四哥的名聲不利,而且圖謀不軌,所以我才答應幫忙,將四哥拉走的."

低著頭,殷鳳軒把昨天的真相都了出來.而等著他這話一落,原本抽噎的秦玉霞,卻是瞬間嚇得臉色慘白,然後一下子渾身顫抖的跪倒在地

"王,王爺饒命……妾,妾只是……妾只是……"

之前蓮找過聶瑾萱,並將事實了出來.只不過當時聶瑾萱答應了要幫她,所以秦玉霞便也放心了.但秦玉霞萬萬沒想到,眼下這個節骨眼兒上,殷鳳軒竟然當眾將事了出來,這不是擺明了要她的命嘛!這下子,就算是聶瑾萱有心放她一馬,可殷鳳湛這邊……

一時間,秦玉霞嚇得渾身發抖,隨即卻是不禁轉頭看向聶瑾萱,然後忍不住哀求道

"三,三姐救我……救我……我,我是放了火……但,但我真的沒想要你的命啊……真的不是我……嗚嗚……"

往日囂張的秦玉霞終于被嚇哭了.而見此形,聶瑾萱卻是看了她一眼,然後轉眸對著自己身後的水云道

"水云,扶秦姑娘起來."

"是."

恭敬應聲,隨後水云便直接上前,也不管在場的殷鳳軒臉色有多難看,便將秦玉霞扶了起來,而等著秦玉霞一站起來,聶瑾萱這才眸光一閃,然後再次將視線落在了殷鳳軒的身上

"恭王殿下這話的真是好聽,是啊,我聶瑾萱命大,是沒有死,而正因為我沒有死,所以恭王殿下就覺得,我應該閉上嘴,不話了是不是?"

"再了,秦姑娘有意害我確實不假,但這其中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有人趁火打劫,想要一箭雙雕,恭王殿下又可曾知道?!"

"而恭王殿下什麼都不知道,就在這里一口咬定是我聶瑾萱狠毒……恭王殿下,你還真是一個有趣的人啊,有趣到連著外面想要我命的人,都沒這麼光明正大,可你恭王殿下倒是的如此冠冕堂皇!所以,我最後奉勸恭王殿下一句,話前好好的過過腦子,別再讓人覺得恭王殿下脖子上的這個東西,只是一個裝飾品."

聶瑾萱一字一句的著,話落,直接站起身,然後走到殷鳳軒的面前

"所以恭王殿下,剛剛殿下已經將自己知道的真相出來了,因此,這里也沒有你的事兒了,你可以請回了."

"你……"

被聶瑾萱一番搶白,殷鳳軒氣的渾身發抖.想要開口反駁,卻又不知道要什麼,最後不禁狠狠的瞪了聶瑾萱一眼,便直接大步走了,連著和殷鳳湛都沒有打一聲招呼!

……

殷鳳軒被氣走了.從始至終,殷鳳湛都沒一句話.而等著殷鳳軒一走,聶瑾萱便也轉身回到自己的位置坐好,然後斂眸不語.

一時間,偌大的前堂里便又安靜了下來,而就在這時,卻只見一直沒話的殷鳳湛忽然低聲道

"都下去."

殷鳳湛的聲音,低的不成再低,聞,在場的眾人哪還敢再留下,隨即紛紛走了出去.而等著眾人離開,最後聶瑾萱也站了起來,可這時,卻只聽殷鳳湛再道

"你留下."

一句話,聶瑾萱停下了腳步,但臉上卻一片陰沉,連著頭也不回的站在那里,然後秀眉一挑

"干什麼?宸王殿下還有什麼事兒嗎?"

聶瑾萱有些不悅,可隨後過了好半晌,聶瑾萱都沒有聽到殷鳳湛的聲音,隨即不由得轉過頭想要看個究竟……但就在這時,聶瑾萱卻瞬間被人從後面抱住了

"謝謝你!"

*********************

二更上傳,之後還有一更~!(月票啊月票,有的就投了吧~)

上篇:亂作一團    下篇:你我約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