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亂作一團   
  
亂作一團

現如今,想要她聶瑾萱命的人,有很多.但從昨晚殷鳳軒欲又止的形看來,卻是幾乎可以肯定,昨晚的縱火之人,就是這王府的人!

可眼下宸王府一共也就那麼幾個人.一如殷鳳湛的,在凝香苑放火的人,就是後院兒的人.白了,凶手就在韓落雪,秦玉霞以及白美蘭這三人之中!

三分之一的機會,秦玉霞不能置身事外.並且,就算是那秦玉霞頭腦簡單,但依著在出事兒之後,她是第一個來找自己的人這件事兒來看……也許,她真的瞧她了.或者,她瞧了眼前這個名叫蓮的丫鬟了.因為,她或許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聰明的多.

所以想到這里,聶瑾萱不由得眸光微凜,靜靜的看著眼前的蓮.而一對上聶瑾萱的眼,蓮卻是不由得渾身一顫,隨即低頭斂下眸子抽噎著道

"回三姐的話,奴婢,奴婢不敢謊,我家姐真的是冤枉的.姐她雖然容易得罪人,但絕對不會做那麼歹毒的事的!"

蓮的話的倒是堅決.但聶瑾萱卻隱隱看出了一絲蹊蹺.隨即抿嘴一笑

"蓮,我知道你心里想什麼,不過看樣子,你是不打算實話了……哎,那就沒辦法了.既然王爺開口了,我又有什麼辦法.你還是回去吧."

聶瑾萱的淡然,可一聽這話,蓮頓時慌了,隨即猛的抬起頭

"三姐,救命啊!奴婢的都是實話,奴婢的真的都是實話啊……嗚嗚……三姐,您要相信奴婢啊……要不然,要不然我家姐會死的……她會死的啊……"

著,蓮便又跪了下來,只不過這一次,聶瑾萱卻再沒有讓她起來,卻是靜靜的撇了她一眼

"蓮,我是想相信你,可你不實話,你讓我如何相信?"

"嗚嗚……三姐……奴,奴婢……"

"不用了,你心里有顧慮,我知道.但你現在想讓我幫你,必須實話……蓮,你是個聰明的丫頭,甚至也許比我想象的還要聰明,所以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三姐,奴婢,奴婢……"

"秀送蓮下去吧."

看出了蓮的猶豫,聶瑾萱趁熱打鐵的又補充了一句.隨即秀恭敬應聲,然後上前扶起蓮,便要將她拉下去……而這下子,蓮頓時慌了,接著一把甩開秀,然後竟瞬間撲到聶瑾萱的腳下,同時哀嚎的叫道

"三姐,奴婢錯了,奴婢真的錯了.奴婢實話,但請三姐一定要幫忙救救我家姐啊,三姐……嗚嗚……奴婢求您了,奴婢真的求您了……嗚嗚……"

蓮是真的怕了.畢竟一旦秦玉霞被趕出王府,她自然也不能留下.因此,秦玉霞死路一條的同時,她蓮也好不到哪去.這樣的道理,蓮當然明白.而也正因為明白,才更加的賣力氣求!

"好,那我就聽聽你的實話,但是蓮,你要記住,我要聽的是實話!並且,機會只有一次!"

"是,是,奴婢知道.奴婢知道……"

聽著聶瑾萱給了自己一次機會,蓮這才松了口氣,隨後抬手擦了擦臉上的淚,接著在又沉默了片刻之後,終于低聲開口道

"奴婢會實話實,但還請三姐別生氣……其實這次凝香苑失火,是……是……是我家姐的主意!"

閉上了眼睛,咬了咬牙,最後蓮還是將真相了出來

"上次我家姐中毒,雖然後來好了,但姐一直覺得自己是因為三姐,才誤中了毒,受了那麼多的罪.所以之後便將這個仇記下了……並且,除了這事兒之外,姐還覺得,三姐既然已然不是王妃了,卻還住在王府,很不是滋味.所以,在知道了平日里和王爺關系最好的恭王殿下要回來後,姐便想著趁著這個機會,給三姐點兒顏色看看."

"正好,這著找機會,還真的來機會了.因此,昨天姐一聽恭王殿下來了之後,便馬上想到了一個主意,然後在恭王殿下離開的時候,半路攔下殿下……"

"接著姐讓奴婢准備一些燈油,然後等著夜里三姐這邊休息了,再派人點著……"

蓮越越聲,而一聽這話,還不等聶瑾萱話,旁邊的邱聘婷頓時跳了起來

"你這丫頭,還真是好不要臉!這麼惡毒的事兒都干得出來,現在竟然還好意思來求萱姐姐原諒幫忙?!告訴你,就像你家姐這樣的惡毒心腸的女人,王爺沒直接把她送到官府砍頭算是便宜她了,這樣的女人,死了才好,也省的她再害人!"

邱聘婷被氣的不行,連著身子都微微的哆嗦起來了.而聞,蓮卻頓時哭了,然後抬眼無線委屈的解釋道

"不,不是這樣的,這位姐,你聽奴婢,真的不是這樣的……奴婢承認,我家姐卻是心術不正,但姐也知道殺人償命的道理.而姐雖然讓奴婢備了燈油,但姐知道三姐身邊的水云姑娘會武功,身邊還有王爺派來保護的,所以到時候火燒起來了,三姐也會有驚無險的.所以我家姐就是想嚇一下三姐,然後不管如何,等著凝香苑被燒了,那三姐自然沒地方住了,這樣一來,三姐就會走的……所以這位姐,還有三姐,一定要相信奴婢,奴婢現在連著這縱火的事兒都了,難道還會在這事兒上謊嗎?"

蓮一臉焦急,可聽到這話,房間里的眾人卻是不禁互看了一眼,然後刑部尚書也不禁插口問道

"那這麼來,你家姐只是想把三姐趕走,卻是沒有害人的心思?可如果是這樣,為何要讓恭王爺幫忙,將宸王爺拉走呢?"

左巍有些不解.可聽到這話,蓮卻不禁低下頭,有些欲又止.見此形,左巍更是好奇了,而這時,便只聽聶瑾萱道

"那是因為她怕宸王殿下留在我房間里!"

聶瑾萱平靜的出了真相.聞,左巍先是一愣,但隨後便頓時閉嘴上不敢多了.

一時間,房間里隱隱透出了一抹詭異的尷尬.而對此,聶瑾萱卻只是淡淡的抿了下唇,然後斂眸將視線落在蓮身上

"不錯,連著縱火的事兒都了,我相信蓮你剛剛的是事實……不過,那蠟燭是怎麼回事兒?"

其實,聶瑾萱一直覺得,昨晚的事看著順理成章,但這樣的一番詭異,如果是放在秦玉霞身上,就太過古怪了.畢竟,秦玉霞有多少斤兩,她還是知道的.至于蓮,雖然她有這樣的頭腦,但依著她如今能找上門讓自己幫忙這一點來看,蓮也應該沒怎麼也怎麼在這件事兒上出多少力氣.

當然,蓮不出力,並非是背叛秦玉霞.而是為了之後留後路.就像是此時此刻……因此,這麼一合計,昨晚的這件事兒,最精妙的無外乎兩個地方,而其中之一就是——究竟是誰准備了蠟燭!並且趁機將蠟燭換走!

這是一個看似簡單,但實際上最為關鍵的步驟.畢竟,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想出將迷*藥混在蠟燭里這樣的事兒.如果昨晚不是水云敏銳察覺了端倪,那麼後果不堪設想.因此如果放火的秦玉霞心術不正,那想出將迷*藥藏在蠟燭中的人,才是真正的歹毒心腸.因為這才是實實在在的要她聶瑾萱的命呀!

想到這里,聶瑾萱微微眸光一沉,而此時聽到聶瑾萱相信自己,蓮也是松了口氣,然後越發認真的道

"蠟燭的事兒,奴婢真的不知道."

"那恭王殿下為何會這麼湊巧的一回京,就直接來王府了?難道不是你和你家姐設計的嗎?"

"三姐,今天奴婢什麼都了,也不差這一件事兒了……其實,開始我家姐和奴婢也都不知道今天恭王殿下要過來的.是聽著凝香苑這邊有吵嚷聲,我家姐才動了心思的.而事後,並且了解到恭王殿下也是剛剛回京,奴婢也覺得奇怪.可當時奴婢真的不清楚,恭王殿下為什麼會直接過來……"

蓮明顯是話中有話,而她雖然沒有挑明了,但卻已然透出了,這事兒有別人暗中做手腳的意思.對此,聶瑾萱自然心里也清楚,隨即不禁靜靜的看了蓮一眼,接著櫻唇一抿

"好,我相信你.所以現在蓮你先回去吧,之後的事,自有我來處理.但是你回去也給你家姐帶一句話,機會,我只給一次.以後如果再動什麼心思,到時候也不用王爺開口了,我也不會對她客氣!"

聶瑾萱不是軟包子.這里面的事兒,她自然是心中有數.而一聽聶瑾萱答應幫忙,蓮頓時喜極而泣,隨即趕忙磕頭道謝

"謝三姐,謝三姐……嗚嗚……謝三姐……"

蓮一遍又一遍的著,連著頭上磕出了血,都沒有注意到.見此形,聶瑾萱卻是不禁歎了口氣,隨後轉頭便要讓水云扶她起來……可就在這時,卻只聽房外忽然傳來一聲驚叫聲

"啊——不好了,來人啊,韓側妃上吊了!"

*****************************************

一聲驚叫,震動了整個宸王府.

而此時,房間里的眾人自然也是嚇了一跳,但隨後,聶瑾萱便猛的站起身,然後直接邁步走了出去

見此形,房間里的眾人不由得相互看了眼,然後也跟了上去.

而隨後,等著聶瑾萱帶著一群人來到漱玉軒的時候,便只見房間的地中間,倒著一個圓凳,上面還掛著一個系好的白凌子,丫鬟杏兒正跪在床榻前大哭,而韓落雪則靜靜的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她的臉色慘白,渾然沒有一絲血色……見此形,聶瑾萱瞬間皺起眉頭,接著快步上前,然後伸手探了下韓落雪的鼻息

不好,沒氣了!

瞬間,聶瑾萱猛的一驚,但隨後便伸手探向韓落雪的胸口

OK,還有熱氣兒!

心里這麼想著,隨後聶瑾萱趕忙揚聲叫道

"快去叫大夫.大家也都先出去,水云過來."

短暫的瞬間,聶瑾萱及時下達命令,話落,聶瑾萱更是一把拉開跪在床榻旁礙事兒的杏兒,然後伸手扯開韓落雪的衣襟,同時跪倒床榻旁開始幫她做心髒複蘇的急救!

見此形,被拉到一旁的杏兒頓時傻了,水云則心的守在一旁.

時間在流逝,隨後不過一會兒的功夫,聶瑾萱的額頭上也隱隱泛出了汗珠……可就在這時,就在聶瑾萱緊張的幫忙急救的瞬間,卻只聽房外忽然傳來一陣嘈雜聲,然後一道黑影瞬間闖了進來

"……聶瑾萱,你在干什麼?!"

……

原來,自從昨晚被殷鳳湛趕回去後,殷鳳軒也會一夜沒睡.畢竟眼下發生了這麼大的事兒,並且這其中他也多少有責任,他又如何睡得著呢?!

所以,等著他才一亮,殷鳳軒便想著要過來.但卻是不想,殷鳳軒回京的消息傳到了宮里,所以這邊還不等殷鳳軒出門,便被張貴妃派來的人堵在了門口.因此,無奈之下,殷鳳軒只好先去了趟皇宮,接著便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

只是讓殷鳳軒做夢也沒想到的是,這邊他才一腳邁進宸王府的大門,便聽到了一聲驚叫,瞬間,殷鳳軒頓時一驚,隨後便趕忙跑了過來……可一進門,卻看著聶瑾萱正跪在床榻前,然後雙手疊在韓落雪的胸口一下一下的壓著!

這,這個女人要干什麼?!她究竟要干什麼?!

而此時,聽到殷鳳軒的叫喊,聶瑾萱卻是連理都沒理他.依舊不停歇的救人……而看著聶瑾萱依舊沒有停下的意思,殷鳳軒頓時也怒了,隨即想也不想的直接上前,然後一把拉住聶瑾萱,將她扯下來!

殷鳳軒的動作太過突然,突然到連水云也沒有防備他會如此.一時間,原本跪在床榻上的聶瑾萱被她這麼一扯,頓時失去了中心,要跌倒在地上.這時,水云手疾眼快,一個閃身上前,然後一把將聶瑾萱扶住.

一時間,房間里亂成一團.杏兒更是嚇得不出話來.而隨後殷鳳軒更是瞪著眼睛,暴怒的叫道

"聶瑾萱,你究竟是要干什麼?告訴你,要是落雪有個萬一,我和你沒完!"

殷鳳軒本就對聶瑾萱不滿,而剛剛又親眼看著聶瑾萱在壓著韓落雪的凶手,所以殷鳳軒直覺的認為,聶瑾萱是要對韓落雪不利!

可眼下,聶瑾萱可沒工夫和殷鳳軒吵鬧,微微一站穩,便又轉身作勢要繼續剛剛的事,可這時,殷鳳軒卻一把拉出了她

"聶瑾萱,你這個……"

"如果你還想韓落雪活著,就給我閉嘴滾一邊去!"

救人要緊,可殷鳳軒卻一而再,再而三的搗亂.而此時,話落,聶瑾萱更是一把甩開他,同時對著水云道

"水云,給我把他扔出去!"

聶瑾萱也是火了.罷,連看都不看殷鳳軒一眼,便直接重新跪到一旁,然後繼續幫著韓落雪急救.而水云則上前拉著殷鳳軒往外推……

想來此時的殷鳳軒,也被剛剛聶瑾萱的怒氣嚇到了.而等著回過神來,人已經被推到門口了.見此形,殷鳳軒一把推開水云,接著便又走了進來

"聶瑾萱,你給我放開她!"

此時的殷鳳軒急了眼睛.可就在這時,卻只見聶瑾萱微微松了口氣,然後徑自松開手,站了起來

"杏兒,幫你家主子整理好衣服."

聶瑾萱低聲著,隨後轉眸看向一臉暴怒的殷鳳軒

"殷鳳軒,這里是宸王府,不是你的恭王府.你想喊,回你的恭王府喊,這里你還管不著!再有,話之前請過過你的腦子,抬頭看看房梁上是什麼!而之前又發生了什麼……哼,還韓落雪出事,你和我沒完?!你沒完個試試!"

直直的看著殷鳳軒,聶瑾萱氣勢全開!一字一句,更是辭句厲,的殷鳳軒頓時愣在了當場.而話落,聶瑾萱更是直接瞪了他一眼,然後徑自邁步走了出去.

整個宸王府亂作一團.但好在之後韓落雪醒了.而守在外面的眾人看著聶瑾萱出來了,頓時松了口氣.可就在這時,卻只聽一道低沉的嗓音忽然從後面傳了過來

"怎麼回事兒?"

上早朝的殷鳳湛回來了.而話的同時,看著院子里眾人,殷鳳湛不由得皺了下眉.可此時一見他回來了,聶瑾萱卻直接瞪了他一眼,可隨後還不等聶瑾萱話,便只聽房間里忽然傳來一陣哭聲

哭泣的自然是韓落雪.可此時,聽到那哭聲,聶瑾萱卻直覺的心煩躁無比,隨即直接再次瞪了殷鳳湛一眼,便直接轉身走了.

*************************

今天三更,第一更上傳,之後還有兩更.

上篇:他的心思    下篇:謝謝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