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他的心思   
  
他的心思

一番激似火.當殷鳳湛走出房間的時候,已經是一個時辰多後的事了.

凝香苑的大火終于被撲滅,但整個凝香苑卻已然燃燒殆盡.連著殘垣斷壁,都屈指可數.

夜,靜靜的.整個宸王府,也恢複了平靜.而當殷鳳湛來到前院兒的時候,前堂外的院子里,已然跪滿了人.殷鳳湛一一走過,然後走進同樣跪滿了人的前堂,徑接著徑自坐到了主位上

前堂里,院子中,火把閃爍.映在殷鳳那湛冷然而嚴肅的臉上,透著讓人畏懼的凜然.陰沉的眸子泛著一抹戾氣.見此形,在場唯一一個沒有跪在地上的殷鳳軒,卻是不由得渾身一顫,但隨後還是邁步上前,然後低聲道

"四,四哥……"

殷鳳軒從就放蕩成性,不服管教,連著張貴妃都拿他沒有辦法.卻是放眼天下,便只有兩人能制得住他.而這兩個人,一個是順承帝,另一個就是從和他一起長大的殷鳳湛.

而眼下殷鳳軒闖了這麼大的禍,雖然那聶瑾萱沒死,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但對于今晚上的事兒,殷鳳軒還是羞愧難當.

但此時此刻,殷鳳湛卻像是什麼也沒有聽到一般,連看都沒看殷鳳軒一眼,依舊神不動的坐在那里,隨後抬眼掃視了下眼前低頭跪在地上的眾人,接著眸光一轉的落在旁邊的顧洪身上

"怎麼樣了?"

"回王爺的話,火已經滅了.除了凝香苑,周圍的院落沒什麼損失.失火的具體原因,仍在調查中,但可以確定是有人故意而為."

"何人而為?"

"……這個老奴還在調查中."

雖然倍感失責,但顧洪還是據實以告.可聞,殷鳳湛卻什麼都沒有,便隨即話鋒一轉

"水云."

"是,回稟王爺,今天傍晚掌燈的時候,奴婢發現蠟燭有問題,里面摻了迷*藥,只要蠟燭點燃,房間里的人便會漸漸昏睡.所以隨即奴婢告訴了三姐.三姐以防萬一,便和奴婢以及秀三人先行離開.因此才會躲過一劫."

當著眾人的面兒,水云並沒有的太過詳細,甚至有些事,是故意沒.但殷鳳湛卻瞬間臉色一沉

"蠟燭從哪里來的?"

"秀傍晚的時候,經過後院兒管事,從庫房拿出來的."

低著頭,水云神不動,而等著水云這邊話音一落,便只見院子里一個後院的管事兒語帶哭腔的告饒道

"王爺饒命,王爺饒命,奴才不知道啊,奴才真的什麼也不知道啊!奴才只是依照著往常一樣,帶秀進去拿東西,卻是什麼也沒做啊,王爺,您要相信奴才,奴才真的什麼也不知道啊……"

大家都不是傻子,凝香苑無故起火,現在又是之前的蠟燭有問題,這不是明擺著有人特意要聶家三姐的命嗎?!而眼下那聶家三姐可是自家主子的眼珠子,這要是萬一牽連了進去,那可不是鬧著玩兒的.

"蠟燭是從你手里拿出來的,你為何不知道?"

"王爺,奴才真的什麼也不知道啊,奴才的都是真話,王爺,您要相信奴才啊,奴才真的沒有謊……"

賈源今年三十多歲,在王府里也有幾年了.自打上次吳嬸和聶瑾萱結了梁子調到了漱玉軒之後,他才被提拔了上來成了後院兒的管事.而賈源本就是膽子不大,所以早已被眼前的事嚇得不知如何是好,便只知道磕頭告饒,希望殷鳳湛會相信自己.

可此時,看著賈源那已然痛哭流涕,不住磕頭的模樣,殷鳳湛隨即目光再轉的看向秀

"秀,蠟燭是你拿的?"

"是……"

秀也是個膽的,但腦子卻不笨,所以此時聽著殷鳳湛問自己,秀雖然嚇得渾身顫抖,但隨後還是趕忙解釋道

"王,王爺……蠟燭,是,是奴婢拿的……但奴婢從來沒有害我家姐的心思.而且之後水云檢查過,不只是拿給姐房里的蠟燭有問題,連著奴婢拿到自己房間的蠟燭也有問題.所以王爺,真的不是奴婢,奴婢在姐身邊這麼久,就算是奴婢死,也絕對不會害姐的……"

"那你如何解釋蠟燭的事兒?"

"奴婢,奴婢不知道……而且姐帶奴婢和水云一起離開後,也曾問過奴婢這個問題,後來奴婢想起一件事兒,就是在從庫房出來在路過後院兒廚房的時候,正看見廚房的周嬸在搬東西,奴婢便將蠟燭放下,然後過去幫忙了……"

如果不是之前聶瑾萱曾問過秀,想來此時的秀早已被殷鳳湛嚇得和剛剛的賈源一樣哭出來了.而此時一聽秀提到了自己,站在院子里的周嬸瞬間渾身發抖,隨即也'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一時間,偌大宸王府院子和前堂里,鴉雀無聲.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不敢多一句.

顯然,殷鳳湛這是要徹底追查此事了.而此時,看著殷鳳湛一個個的親自詢問,站在一旁的殷鳳軒,卻是不禁越漸緊張了起來.隨即不由得再次上前一步

"四,四哥……"

殷鳳軒的嗓音帶著幾絲顫抖,而到這里,卻是不禁轉頭看向跪在眼前的某人一眼,接著咬了咬牙,然後便直接轉眸看向殷鳳湛道

"四哥……其,其實今天,今天我……"

"你先回去."

殷鳳軒要出真相,可就在這時,還不等殷鳳軒把話完,便瞬間被殷鳳湛打斷了.聞,殷鳳軒頓時有些懵了

"呃……四哥,其實今晚的事兒,我……"

"這里沒你的事兒,回去!"

再次開口,話落,殷鳳湛瞬間轉眸看見殷鳳軒.而一對上那雙冷然而嚴肅的眼,殷鳳軒更是一驚,卻是一時間不知道要些什麼了

見此形,殷鳳湛隨即薄唇一抿,接著想也不想的直接對著旁邊的顧洪道

"顧洪,派人送恭王回府."

"是."

"呃……四哥……"

"恭王殿下,請."

殷鳳軒還想什麼,但顧洪已然上前做出了'請’的姿勢.見此形,殷鳳軒不禁很是不解的皺起了眉頭,然後便也只好轉身跟著顧洪走了出去.

殷鳳軒不明白,為什麼殷鳳湛不聽他出真相,就讓他走.而此時等著殷鳳軒一走,卻見殷鳳湛瞬間神一斂,然後冷冷的看著眼前跪在地上的眾人,接著沉聲道

"今晚這事兒,剛剛本王已經查問了,你們也都聽見了.蠟燭被中途掉了包,而且還是在後院兒里,所以你們後院兒所有人都有責任!"

*******************************************

一晚上的鬧騰,聶瑾萱在殷鳳湛走後不一會兒便睡著了.而等她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日上三竿了.

隨後聶瑾萱坐起身,可剛剛一動,便不禁申銀了一聲,隨即忍不住罵道

"那個混蛋,就不知道輕點兒!"

想起昨晚殷鳳湛的野蠻,聶瑾萱忍不住心里抱怨,但聶瑾萱不是蠢人,她當然也明白殷鳳湛的意思,想來也是,如果當時出事的殷鳳湛,那麼自己也會被嚇的半死.

可話又回來,並不是她不想告訴他,而是當時的形,她又如何告訴他呢?!畢竟,在發現蠟燭有問題的時候,聶瑾萱也只是覺得這里面有問題,晚上一定會發生什麼事兒,所以才躲了出去.但卻如何都沒想到,對方會用放火這麼惡毒的辦法來對付自己.

並且,就算是當時告訴了他又能如何?無憑無據,想來也只是光生氣而已吧!甚至一個不好,反倒弄得她自己草木皆兵了.

當然,除了這些之外,聶瑾萱也有自己的想法,那就是她覺得自己可以處理好這件事兒,而自己能處理的,又為何要特意去告訴他呢?她不想讓他為難,更不想讓他去心煩這些後院兒的肮髒事兒.只是她錯算了對方的歹毒,會如此決絕!

是啊,放火是個好辦法.計劃成功,就能徹底殺死她,除了她這個眼中釘.而退一萬步,就算計劃不成功,沒燒死她,但凝香苑已毀,她聶瑾萱一個被休的女人,還哪好再留在這里?!

成功不成功,都會達到目的,果然是一條歹毒的妙計!

所以想到這里,聶瑾萱不由得歎了口氣,但同時也覺得好笑.接著便徑自下床穿上衣服……而此時,許是聽到了聲音,水云和秀便推門走了進來,服侍聶瑾萱洗漱梳妝.

幾天的相處,讓水云和秀配合默契.接著等聶瑾萱收拾好了,秀便讓人將早飯端了進來.而坐在桌前,看著眼前那精致簡約,但卻又種類繁多的吃食,聶瑾萱卻不禁皺眉道

"哎,我不是過了嘛,我早上都吃不了許多,為何又備了這麼多呢?"

大清早的,誰能吃多少啊?她又不是豬,剩下了還不是浪費嘛!

聶瑾萱很無奈,可聞,一旁的秀頓時笑著應聲道

"姐,這您就不知道了,這可都是王爺特意讓廚房安排的,所以姐您就多吃一些吧,也是王爺的一番好意啊."

"他是好意了,可關鍵是我吃了不,還麻煩著廚房做這麼多,簡直是浪費!他倒好,一張嘴一句,就讓下面忙活半天,合計著都不是他做就是了……"

有意無意的抱怨了兩句,可話是這麼了,但話的同時,聶瑾萱的嘴角還是不自覺的輕輕勾動了一下.接著才又櫻唇一抿,然後抬眼對著秀和水云道

"行了,你們兩個也沒吃吧,那就坐下來和我一起吃,要不然我一個人吃也是無聊."

"哎呀,姐這可使不得,奴婢怎麼能和姐一桌吃飯呢,這可不行."

"什麼行不行的,我讓你兩個吃就吃,真是的.不聽話了是不是~!"

聶瑾萱佯裝生氣的板起臉,而一聽這話,水云和秀不由得對視一眼,最後卻也不好再什麼,便只得聽話的坐下

聶瑾萱雖然冷靜沉著.但骨子里還是現代人,所以尊卑觀念並不深.而隨後這一頓飯下來,主仆幾人也是和樂,接著吃過了飯,秀讓人將碟碗收好,可就在這時,房外卻忽然響起了傳話聲

"啟稟三姐,齊國公夫人來了."

傳話的是宸王府的門房老王,而此時一聽是齊國公夫人來了,聶瑾萱想也不想的便應了一聲,接著沒過一會兒,便只見齊國公夫人帶著自家女兒邱聘婷快步走了進來,接著一進門還不等聶瑾萱話,齊國公夫人便搶先一步上前道

"早上聽宸王府失火了,三姐,您沒事兒吧."

齊國公夫人是真的關心聶瑾萱.而一聽這話,聶瑾萱不由得抿嘴一笑,然後一邊將齊國公夫人扶到一旁坐下,一邊笑著道

"夫人看了不就知道了嘛,瑾萱這不是好好的?!不過真是不好意思,讓夫人擔心了."

"擔心算什麼,只要人沒事兒就好."

坐下身子,順便打量著聶瑾萱,直到瞧著聶瑾萱真的沒事兒,齊國公夫人這才松了口氣,這時旁邊的邱聘婷也蹦出來道

"哎呀,萱姐姐是不知道,娘一聽宸王府著火了,本來還沒覺得什麼,可後來聽著火的是萱姐姐住的凝香苑,我和娘頓時就急了.然後就忙著過來了……不過現在看著萱姐姐沒事兒,我和娘也就放心了."

人和人的緣分,想來就是這麼奇妙,也許相識多年的人,未必是你的知己.可也許昨天才認識的陌生人,會在第二天就成了你的至交.

而邱聘婷笑著著,勾起的唇角,露出一對虎牙,白希臉頰上透著一對酒窩,甚是惹人憐愛.所以,看著眼前的這對母女,聶瑾萱心頭不禁感動不已.

"真是不好意思,讓夫人和聘婷擔心了,不過瑾萱沒事兒,真的沒事兒."

"哎,沒事兒就好.不過這也是的,好好的怎麼會失火呢?而且,哪里失火不好,偏偏是三姐住的院落……"

齊國公夫人也不是草包,很多事,雖然並不清楚,但心里卻有數.而聶瑾萱也知道齊國公夫人的意思,但卻只是微微一笑……可就在這時,還不等聶瑾萱話,房外卻又傳來通傳聲,是瑞王殷鳳翔來了.

……

殷鳳翔和齊國公夫人一樣,也是一大早聽到了宸王府出事,才跑過來的.而等著殷鳳翔到了不久,墨玉玨和刑部尚書左巍也一前一後的跑了過來.直到眾人看著聶瑾萱沒事兒,才微微松了口氣.

一時間,原本寬敞的房間里,頓時擠滿了人.眾人你一我一語,倒也是氣氛和樂.而在不經意間,聶瑾萱卻發現,原本話話多活潑的邱聘婷卻忽然意外的靦腆起來,更是不時的轉眸看著一個方向,頓時聶瑾萱不禁挑了下眉,順著方向看去,卻發現,原來她看的竟是瑞王殷鳳翔.

想來也是,殷鳳翔自體弱,所以嫌少公開露面.連著皇族中人,很多都沒見過他,更不要是邱聘婷了.而殷鳳翔本就容貌極好,當初初見,連著她都忍不住愣住了,更不要邱聘婷這個竇初開的丫頭了.

見此形,聶瑾萱頓時笑了.但聶瑾萱卻也知道,這事兒也不好當眾的,就算是想撮合,也得私下兩方面先一下,看著雙方是否都有這個意思,才好撮合.

所以,聶瑾萱心下合計著.可就在這時,一道哭聲卻是瞬間打破了房間里的歡笑,接著便只見一道嬌的身影一下子闖了進來

"嗚嗚……三姐,三姐救命啊!三姐救命啊,奴婢求您了,求您救救我家姑娘吧!三姐,奴婢求您了……嗚嗚……"

……

來人一把鼻涕一把淚,聲淚俱下的哭喊,卻是瞬間把房里的眾人嚇了一笑,而這時,聶瑾萱斂眸一看,才發現來人竟是秦玉霞的丫鬟蓮.

對于蓮,聶瑾萱對她的印象並不深,但卻也看出她是一個精明的丫頭,甚至比沒什麼腦子的秦玉霞要有城府的多.可眼下看著她那可憐的模樣,聶瑾萱卻不由得皺起眉頭,然後低聲問道

"怎麼了蓮,怎麼哭成這個樣子?先起來再."

聶瑾萱心下狐疑.可聞,跪在地上的蓮也管不了周圍還有眾人在場,便直接搖了搖頭

"不,三姐,三姐不答應,奴婢就算是跪死在這里,也不會起來.三姐,奴婢求您了,您救救我家姐吧……嗚嗚……"

蓮很是堅持,可一聽這話,聶瑾萱卻臉色一沉

"我現在連著出了什麼事兒都不知道,你這丫頭就讓我答應.你覺得這樣妥當嗎?還是,蓮,你是在威脅我?"

"不,三姐,奴婢絕不是這個意思,奴婢這是……"

"我不想聽什麼只是,你要是有事兒,就現在站起來,清楚,要不然我怎麼幫你?"

此時的聶瑾萱一臉嚴肅,見此形,旁邊的邱聘婷也忍不住插話道

"就是啊,你給自己主子求,但也要事兒吧,你什麼都不,上來就不起來,非要讓萱姐姐答應,這也太過分了吧!有事兒起來吧."

蓮不認識邱聘婷,但看著她的穿著打扮,再聽著她叫聶瑾萱'萱姐姐’,便也知邱聘婷來頭不,隨即伸手抹了把臉上的淚,聽話的點了點頭,接著這才蹣跚的站了起來……而看著她起來了,聶瑾萱這才抿了下唇,然後問道

"行了,吧究竟什麼事兒?那秦姑娘不是好好的嗎,你怎麼讓我救她?"

"回,回三姐的話,事是這樣的……昨晚上凝香苑失火,之後王爺親自調查,但線索不多,卻只知道三姐房里的蠟燭被人動了手腳,還有火勢一下那麼大,也是事有蹊蹺,因此,王爺斷定縱火之人定然是後院兒的人.所以一怒之下,下令讓後院兒幾房妾室立刻離開王府,否則直接送官查辦……嗚嗚……"

蓮抽抽搭搭的著,可最後還是忍不住哭了出來.而此時,一聽這話,聶瑾萱卻瞬間一驚

"什麼?你王爺要趕人?"

"是,是啊……嗚嗚……王爺,都是她們善嫉成性,才會迫*害三姐,所以這等心思歹毒之人,絕不能留在王府……嗚嗚……可是三姐,我家姐是冤枉的啊,我家姐平日里是嘴巴不好,總是惹事兒得罪人,可哪有那麼歹毒的心思啊?而現在王爺要敢我家姐走……可她能去哪兒啊?姐是庶出,當初在娘家的時候,沒少受正房大夫人的排擠,現在要是離開王府,那根本就沒有活路了啊……嗚嗚……所以,三姐,奴婢求您了,您就救救我家姐吧,姐她真的是無辜的,而且要是離開王府,她會死的的……嗚嗚……"

蓮哭的肝腸寸斷,因為她無法想象,一旦離開宸王府,自家姐要何去何從?唯有死路一條.可此時,聽著蓮這麼,聶瑾萱卻是心下大驚,隨即不由得皺起眉頭

殷鳳湛是什麼人,沒有人比聶瑾萱更了解.雖然昨晚的事兒,線索不多,但也不是沒有.因此,憑著他殷鳳湛的手段,怎麼會找不到凶手?!

可眼下,他卻要後院兒所有人都有責任,這是擺明了不想查了呀!難道,他是想趁著這個機會,將王府後院兒全部一窩端的清理乾淨?!

想到這里,聶瑾萱頓時不知道要什麼好.畢竟當初是她要一生一世一雙人的.但卻也沒,要他這麼……

因此,這麼一合計,聶瑾萱心里也就明白了.但隨後卻雙眸一斂的看著眼前的蓮問道

"那蓮我問你,你過來向我求,是秦姑娘讓你來的?"

"不是的三姐……嗚嗚……我家姐不知道.我家姐早就哭暈過去了,所以奴婢……奴婢才斗膽來求三姐的……嗚嗚……"

"那好,既然你這麼,我相信你.但是蓮,有件事兒,我卻還是要問你一句,昨晚那件事兒,你家姐真的是冤枉的嗎?"

********************

今天依舊兩章合並,明天萬更,大家別忘了投月票哦~!

上篇:這是懲罰    下篇:亂作一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