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水性楊花   
  
水性楊花

順承帝之後讓誰查金啟的案子,聶瑾萱不知道.但從順承帝沒有馬上收回賬本,以及還讓她住在宸王府的兩件事兒來看,聶瑾萱心里很清楚,順承帝也是在利用她!

因為,順承帝也明白,就算賬冊可以當證據,但還是稍顯力度不夠.因此,才會將聶瑾萱當靶子,借以來引誘那些藏身在暗處的魑魅魍魎!

只不過,順承帝沒有明著,但不管如何,這樣的利用,也是聶瑾萱心甘願的.甚至,和聶瑾萱之前的計劃不謀而合.

因此,聶瑾萱依舊住在宸王府.而對于順承帝的做法,左巍等人雖然有些惋惜,但也只能接受.

隨後,聶瑾萱抓緊將之前聶瑾惠的案子整理成卷,然後交給左巍,同時將這些事也一並告訴了聶老相國.而一聽順承帝竟然既往不咎,聶老相國頓時老淚縱橫,心中傷感依舊,但卻也算是寬慰不少.

接著沒過兩天,朝廷終于將案公之于眾.但在案中,沒有提及佟淑嬪的事,甚至也隱去了金靖遠枉死,聶瑾惠為愛複仇的事.卻是只所有案件都是一江湖惡徒所為,最後那惡徒在被追捕中,山窮水盡,心知自己必將一死,進而跳崖自殺!

一樁震驚全京城,甚至整個東陵的驚天連環血案就這樣,以凶手身亡,尸骨無存而畫上了句號.聽到這個消息,整個京城的百姓頓時大喜,有些甚至還放上了鞭炮,一時間,環繞在整個京城百姓心中的恐怖,也瞬間的煙消云散了.

而在這場連環血案水落石出的同時,有些知曉些內的人,便傳出這案子是聶瑾萱負責追查的.因此,一時間聶瑾萱再次被推到了風口浪尖,茶坊之間,市井之下,只要有人的地方,竟都議論紛紛!

一時間,曾經的潑婦草包,甚至無才無德最後被休成了棄婦的丟人聶家三姐,搖身一變,竟成了才華無限的女中巾幗.連著之前在云王府鬧得那一出,也從最開始的作風不正,無恥之極,轉眼間變了模樣!

甚至有人還,那是因為聶家三姐風華無雙,要不然哪個棄婦能受到這邊待遇?!不准,當初宸王爺也是被人蒙蔽,誤會了三姐,才會一怒之下休妻……總之一句話,不管這事兒如何,人家三姐就是夠優秀,就算使手段,那也是使的漂亮.是非多,那也是有心之人的故意找茬!

……

世上的事,就是這麼奇妙.一時間,聶瑾萱成了整個京城茶余飯後的熱門話題,一時間也算是風光無限.但對于外面的閑雜語,聶瑾萱卻始終充耳不聞.了解了聶瑾惠的案子之後,便也是松了口氣.

之後,聶瑾萱難得過上了幾天悠閑的日子,一個人坐在凝香苑,靜靜的看出,或是曬太陽,偶爾和瑞王殷鳳翔話,聊聊天.

而起瑞王殷鳳翔,卻也是個風華人物,可自疾病纏身,讓殷鳳翔也甚少接觸外面的人和事,雖然為人客氣有理,但難免透著些疏離.但自打這次和聶瑾萱等人一起查案後,卻也改變不少.而眼下案子告于段落了,殷鳳翔也成了'無業游民’,因此,沒什麼事兒的時候,便過來和聶瑾萱話,有時候和聶瑾萱討教一下驗尸的事,倒也算是解解悶了.

所以,這天下午,當秀過來,外面來客人了的時候,聶瑾萱直覺的認為會是殷鳳翔,但等著一會兒人來了,聶瑾萱卻不由得一愣,原來來人竟是之前在云王府,有過一面之緣的齊國公夫人!

聶瑾萱和齊國公夫人雖然年紀差很多,聶瑾萱更是直接了齊國公夫人一輩,但兩人卻非常投緣.所以,這邊一看是齊國公夫人來了,坐在院子里曬太陽的聶瑾萱,先是一愣,但隨後卻馬上站了起來

"呵呵~,夫人怎麼來了?您一個長輩,特意過來,這也太折煞瑾宣了……來來來,坐,秀倒茶去."

聶瑾萱很是熱,吩咐著秀,然後便迎了上去.而此時,聽到這話,齊國公夫人也是一笑

"呵呵~,這有什麼折煞不折煞的,三姐真是客氣了,是我叨擾了三姐的清閑才是啊~"

齊國公夫人也是隨和,接著兩人便來到院子里坐下,而等著這邊一坐下,聶瑾萱這時才眸光一轉,然後看向站在齊國公夫人旁邊的姑娘身上

其實,早在看到齊國公夫人的時候,聶瑾萱便注意到了跟在她身邊的這名姑娘,但只見這名姑娘不過十五六歲的年紀,濃眉大眼,五官出眾,尤其是那雙水靈靈卻又有朝氣的眸子,眉宇間不時透著英氣,卻是甚為引人注目.

同時,看著她和齊國公夫人那有些相似的眉眼,聶瑾萱頓時心里便已然知道了對方的身份.

而此時,看到聶瑾萱看向自己旁邊,齊國公夫人頓時也是一笑,然後一把拉過旁邊的那名姑娘,便直接對著聶瑾萱道

"呵呵~,我倒是光顧著和三姐話,差點兒忘了……其實啊三姐,我今天過來,可是被人給催來的,這不,就是這丫頭,聘婷,我的女兒,平日野慣了,那可是誰的話都不聽,這前兩天聽三姐的事兒,頓時就像是著了魔似的,非要來認識認識三姐……"

起自己的女兒邱聘婷,齊國公夫人是一臉笑意.可隨後還沒等齊國公夫人完呢,便只聽那邱聘婷便不禁撅起嘴叫道

"娘,哪有您這樣自己女兒的?!人家現在已經很收斂了好不好!"

邱聘婷很是不滿的著,話落,卻是也不等齊國公夫人話,便抬眼對著聶瑾萱行了一個禮

"聘婷見過三姐,三姐別聽我娘瞎,我可是很老實的,可沒有我娘的那麼野."

最是花季的年齡,看得出邱聘婷也和齊國公夫人一樣,是個直爽的性子.所以,一聽到這話,聶瑾萱也頓時笑了,隨即一邊讓水云搬椅子過來,同時一邊對著邱聘婷道

"呵呵~,聘婷妹妹生的好,就是野點兒又如何?這女兒家啊,文靜有文靜的好,活潑有活潑的妙,而且我啊,還就喜歡聘婷妹妹這樣的活潑呢~!來,快坐下~!"

穿越到這里這麼長時間,聶瑾萱難得碰上幾個合得來的人,所以聶瑾萱也少見的比平日熱絡了不少.而聽到這話,那邱聘婷頓時喜笑顏開,隨後倒也不客氣的直接坐下,同時還不忘了兩句

"看吧娘,還是三姐有見識,哪像你和爹,就從沒過女兒的好~!"

邱聘婷是個活潑的性子,兩句話和聶瑾萱熟了,便嘰嘰喳喳個不停,直爽而嬌俏的模樣,也是討人喜歡,連著旁邊向來神淡然的水云,也勾動了下唇角,而那秀更是不時的輕笑出聲.

就這樣,陽光明媚的午後,聶瑾萱和齊國公夫人以及邱聘婷幾人在凝香苑里笑笑,少了些往日的平靜,卻也多了些輕松和愜意……可就在幾人的正熱絡的時候,卻只聽一道叫嚷聲忽然從外面傳了進來

"聶瑾萱,你給我出來!"

……

刺耳的叫嚷,透著盛氣凌人的囂張.而此時,一聽到那聲音,院子的眾人瞬間同時一怔,接著還沒等眾人回過神來,便只見一道人影直接大步流星的沖了進來

隨即,眾人不禁順著聲音看去,才發現來人正是恭王殷鳳軒!

而此時,殷鳳軒正氣勢洶洶的站在凝香苑的月亮門的門口處,原本白希的臉上滿是怒意.

見此形,齊國公母女更是有片刻的不出話來,可坐在位置上的聶瑾萱卻是微微眯了下眼睛,然後雙唇一抿

"我還道是誰呢,這麼沒有禮貌,原來是恭王殿下啊~!怎麼,今天特意來找瑾宣,是有什麼事嗎?"

一反剛剛的熱絡,此時的聶瑾萱已然恢複了往日冷靜.而本就心里帶火的殷鳳軒一見聶瑾萱如此淡定,頓時氣的不打一處來,隨即騰騰騰的幾步便來到聶瑾萱的面前

"聶瑾萱,你行啊,還真是長本事了!都已經被四哥休了還好意思住回來!估計著放眼天下,就沒有像你這麼不要臉的女人!"

瞪大了眼睛,殷鳳軒直接對著聶瑾萱叫道,聞,旁邊的齊國公夫人頓時眉頭一皺,而邱聘婷更是已然臉上泛起了怒容,接著想也不想的直接道

"恭王爺,你怎麼能這麼三姐呢?三姐來這宸王府也是事出有因!再了,這里又不是恭王府,你憑什麼呼來喝去的?"

邱聘婷本就性子直接,受不了氣.再加上對聶瑾萱很是崇拜,所以此時一見殷鳳軒如此囂張,頓時氣的臉都了.可聞,殷鳳軒卻是看了她一眼,然後想也不想的叫道

"你是哪來的野丫頭?!一邊呆著去,沒你事兒!"

殷鳳軒認識齊國公夫人,卻是不認識邱聘婷.而此時,殷鳳軒眼里只盯著聶瑾萱,自然不會將邱聘婷放在眼里.

殷鳳軒話不客氣,而邱聘婷也不是好脾氣的,一聽這話,頓時更火了.可隨後就在邱聘婷想要些什麼的時候,聶瑾萱卻一把拉出她的手,然後緩緩的站起身子

"恭王殿下,上次醉霞山莊一別,恭王殿下一切安好啊~!"

原來,上次在醉霞山莊的祭春活動一結束,殷鳳軒連著京城都沒回,便直接順路跑到秦淮河畔去玩兒了.而這一走便是一個多月,直到今天一大早,才剛剛進城.

可隨後一回到王府,他便聽到府里的管事兒聶瑾萱被休了,殷鳳軒頓時高興的半死.但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現在聶瑾萱卻是又住回到宸王府了……瞬間,殷鳳軒頓時火冒三丈,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後,吃了午飯,便一路風風火火的跑過來找聶瑾萱算賬!

而此時,聶瑾萱平靜……甚至還帶著些許溫和的著,但話落,卻是瞬間話鋒一轉

"不過,恭王殿下剛剛的話,瑾宣倒是不明白了……恭王殿下口口聲聲瑾宣不要臉,請問瑾宣如何不要臉了?"

"哼!聶瑾萱,你如何不要臉,你自己心里清楚,一個被休的女人,又重新住回來,你這不是不要臉叫什麼?!再有,聽前兩天在云王府的那事兒……哼,你水性楊花也不為過!"

"恩,對,瑾宣就水性楊花了!可就算是瑾宣確實如此又和恭王殿下有什麼關系?"

聶瑾萱依舊不溫不火.聞,殷鳳軒卻頓時被噎的有些愣住了.見此形,聶瑾萱瞬間勾動了一下唇角冷冷一笑,接著抬腳上前一步來到殷鳳軒的面前

"恭王殿下,今天看在齊國公夫人在場,所以我不和殿下多計較!但是請殿下給我記住了,就算是我聶瑾萱受千夫所指,也不用你恭王殿下多管閑事!並且,就算你替誰抱不平,也最好拿捏拿捏,有些事兒,不是自己管的,最好別管!省的到時候幫了倒忙,惹得一身腥!"

殷鳳軒是什麼人,聶瑾萱最清楚不過.而他和殷鳳湛兩兄弟關系好,確實不假.但就算關系再怎麼好,也不會大老遠的一回王府,便打聽自己哥哥家的是非吧!

可眼下看著殷鳳軒雖然換了衣服,梳洗的整齊,但卻依舊帶著些風塵仆仆的味道.想來是剛回府屁股都沒做熱就跑來了,而這其中的彎彎繞繞,聶瑾萱不用細想,也知道是怎麼回事兒!

當然,如果這要是換做往日,殷鳳軒這麼,聶瑾萱雖然會毫不猶豫的頂回去,但同樣的也會收拾東西走人.可眼下,她一旦離開宸王府,回了聶府,那麼定然會讓之前那些想要對她下手的人,產生一種她聶瑾萱現在已經把賬冊交出去了,所以不擔心什麼了,才會回聶府的錯覺.因此,現在這個節骨眼兒上,聶瑾萱是無論如何都不能離開宸王府的.

聶瑾萱辭犀利,面色平靜.聽著旁邊的邱聘婷兩眼放光,就差拍手叫好了.可殷鳳軒卻瞬間鐵青了臉,然後忍不住叫道

"你……你我多管閑事?!告訴你聶瑾萱,四哥的事兒,就是我的事兒,所以你最好給我識相點兒,要不然……"

"要不然怎樣?"

再次上前一步,聶瑾萱瞬間氣勢全開的站在離殷鳳軒只有半步之遙的地方,然後微微抬頭,直視著他那憤怒的眼

"殿下,你剛剛宸王的事兒,就是你的事兒,那這麼,他殷鳳湛的女人,也是你的女人,所以你也要管上一管了?!"

"聶瑾萱,你什麼?!你……"

"我什麼?恭王殿下清楚,所以如果恭王殿下不想著明天這話傳的滿城風雨,就請恭王殿下老老實實的閉上嘴!"

"你……你……你這是在威脅我?告訴你,我不怕!"

此時的殷鳳軒,憤怒的想要一口將眼前的聶瑾萱吃了.可見此形,聶瑾萱卻只是微微一笑

"殷鳳軒,我知道你不怕.但我告訴你,今天我聶瑾萱能依舊住在這宸王府,是奉了皇上的意思.而如果現在我馬上進宮,將你剛剛的一番辭,了出去,你以為皇上會如何?!……當然,你畢竟是皇上的兒子,皇上是不會怎麼責罰你,但你也別想著能得到什麼好處!"

"所以殷鳳軒,我今天提醒你,是看在你四哥殷鳳湛還有貴妃娘娘的面子.要不然,就憑你殷鳳軒,我一定會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刻意壓低了嗓音,除了殷鳳軒,沒有人知道聶瑾萱究竟了什麼.而此時,話音一落,聶瑾萱便又靜靜的看了他一眼,然後轉身重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偌大的院子里,頓時陷入了一片安靜之中.隨後不知道過了多久,殷鳳軒才猛的回過神來,隨即抬手氣憤的指了指聶瑾萱,但最終沒出一個字,接著片刻之後,便直接轉身氣呼呼的走了.

……

殷鳳軒沒想到,自己今天會提到鐵板,甚至反過來還被自己最討厭的聶瑾萱教訓了一遍.所以一等出了凝香苑,走在通往前院兒的徑上,殷鳳軒不禁在某一個背陰處,停了下來,然後狠狠的提了下旁邊的牆壁.

"他娘的,該死的聶瑾萱!我和你沒完!"

殷鳳軒是憋氣再窩火.可就在這時,就在殷鳳軒發泄著心中怒氣的時候,卻只見一道倩影緩緩從徑旁邊的拐角處走了出來,然後緩步來到殷鳳軒身旁

"既然恭王殿下如果恨聶瑾萱,那倒不如幫我一個忙如何?我敢保證,只要恭王殿下能夠出手相助,那聶瑾萱明天就會立刻宸王府!"

話的是個女人,輕緩的聲音,帶著迷人的氣息.而此時,聽到這話,殷鳳軒瞬間一怔,隨即轉頭,但隨後卻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是你?!"

"是我!怎樣,恭王殿下可否幫忙?"

"……你想讓我怎麼幫你?"

皺眉看著眼前的女人,殷鳳軒眼底透出一絲疑惑和不解.而聽到這話,那女人卻是嫣然一笑,然後忽然附身在殷鳳軒耳邊耳語了一番……

****************************************

雖然下午的時候讓殷鳳軒攪合了一下,但卻不影響聶瑾萱的好心.而齊國公夫人母女在再一次見識到聶瑾萱的魄力後,不禁贊歎不已.尤其是邱聘婷,更是雙眼放星星,直把聶瑾萱當成了偶像一般.

所以隨後,聶瑾萱又是和齊國公夫人母女閑聊了一番,最後等著一起吃過了晚飯,齊國公夫人才帶著自家女兒離開.

鬧騰了一個下午,聶瑾萱心不錯,接著天色黑了下來,隨後聶瑾萱無意中問了下殷鳳湛去哪兒了,這時才得知,晚上的時候,殷鳳湛被殷鳳軒給拉走喝酒去了,想來是會很晚才回來.

一聽這話,聶瑾萱卻是不禁挑了下眉,這時一旁侍候的秀卻是忍不住道

"姐,您今天那恭王殿下是怎麼回事兒啊?像個瘋子似的,真是不知道他一天都在想什麼."

秀膽子,所以下午的事,雖然最後被聶瑾萱擺平了,但秀還是心有余悸

"還有,那恭王殿下還,以後和姐沒完……姐,您恭王殿下之後會不會總找姐的麻煩啊?"

秀皺眉一臉憂心的著,而此時,聽到這話,正坐在梳妝台前擦拭頭發的聶瑾萱卻是微微轉眸撇了她一眼

"所以呢?所以你這丫頭就覺得我要做縮頭烏龜?"

"呃……奴婢不是這個意思……"

"行了,別廢話了,趕快干活兒,然後早早下去休息."

臉上帶笑的和秀了一句,隨後聶瑾萱便轉過頭,繼續擦頭發.而秀則微微嘟起嘴,然後低頭將之前已然快要燃盡的蠟燭換掉,並點亮……

頓時,新點燃的蠟燭發出耀眼而溫和的光亮,可就在這時,站在秀另一邊,正在擦桌子的水云卻是瞬間眉頭一動,接著目光一轉的看向秀剛剛點燃的火燭上

"蠟燭有問題."

水云低聲的開口,話落伸手便要將蠟燭吹滅.可就在這時,聶瑾萱卻瞬間眸光一閃,然後一把攔住了她

"等等!"

微微眯著眼睛,聶瑾萱徑自著,而話落,卻是靜靜的看著那燭火,接著低聲問道

"秀,這蠟燭是從哪里來了?"

"呃,剛剛管事那邊發的."

"這麼,你和水云的房間也發了?"

"是."

秀此時不敢多.而聽到這話,一直盯著燭火的聶瑾萱卻微微勾動了一下唇角,然後在片刻之後,忽然道

"既然如此,那我今天就早點兒休息吧,秀水云,你們也是,回房後早點兒休息."

"呃……是."

雖然不明白聶瑾萱是什麼意思,但秀和水云還是恭敬應聲.而隨後,聶瑾萱卻是靜靜的看著那燭火,然後不禁抿緊雙唇

隨後,當天夜里,萬籟俱寂.可就在那一片安靜黑暗中,宸王府某個院子的廂房,卻是忽然閃起火光,接著不過眨眼的功夫,便已然火光沖天……

************************

今天依舊是兩更合並,大家明天見~

上篇:君心難測    下篇:這是懲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