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話帶玄機   
  
話帶玄機

眾目睽睽之下,聶瑾萱毫不避諱的將手里的酒一飲而盡.而那豪邁中卻又透著優雅的動作,更是讓那沾滿了痕的脖頸刹那間顯露無疑!

而此時,聶瑾萱的話雖然是對著陳燕兒的,但一雙眼睛卻瞬也不瞬的看著不遠處角落的某人,隨即眼底不由得劃過一抹輕蔑.

接著,聶瑾萱瞬間將空掉的酒杯放到桌上,隨即這才將視線又落回到眼前的陳燕兒身上

聶瑾萱沒有話,卻只是靜靜的看著她,一雙美麗的眸子卻仿佛能看穿一切般,而對上那雙眼,陳燕兒直覺的渾身不舒服,接著原本眼底的得意也在片刻後,被惱怒取代

"三姐為何這般看本王妃?剛剛的事也不過是一場意外,難不成三姐這是在怪罪本王妃嗎?"

"哪里~瑾萱怎麼敢怪云王妃呢?不過是不是意外……呵呵,這就難了吧!"

"什麼?聶瑾萱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你以為本王妃剛剛是故意的?!"

陳燕兒本就看聶瑾萱不順眼,而本來已經得手的事,但看著聶瑾萱如此滿不在乎,頓時怒從心來

"聶瑾萱,是你自己不要臉,現在難道還本王妃不成?做出這樣的齷蹉不知恥的事,難道你還想狡辯嗎?"

陳燕兒是鐵了心不讓聶瑾萱好過.而此時一聽這話,聶瑾萱卻是笑了

"云王妃,就算瑾萱不要臉,可云王妃今天這左一出,右一套的手段,想必也不必瑾萱好哪去吧~!"

聶瑾萱一臉平靜的回嘴,平靜而美麗的臉上帶著優雅而淡然的笑意,而到這里,更是瞬間一頓,接著不禁唇角一動

"哦,對了,之前云王妃不是要和瑾萱賠不是嗎?可今天這看樣子,好像不太像啊……但如果不是這般,那云王妃又是為何讓瑾萱過來呢?"

當著眾人的面兒,聶瑾萱的云淡風輕.聞,瞬間被揭破了底的陳燕兒頓時臉色一變,接著想也不想的直接伸手便要給聶瑾萱一巴掌!

可就在這時,就在陳燕兒揚起手的瞬間,一道黑影卻是瞬間閃過,接著一把握住了陳燕兒那揚起的胳膊!

是水云!

原來,自從上次在聶府門前的事發生之後,水云因為沒有第一時間救下聶瑾萱,便一直心里懊惱不已.而今天自打來了這云王府,便始終是非不斷,這也讓水云倍加警惕.所以等著看到陳燕兒一抬手,水云便馬上一個閃身,截住了她!

水云是個武功高手,一雙手看著單薄,但力量卻是連男人都撼動不得,更不要是陳燕兒這般普通女子了.所以,被水云這麼一抓,陳燕兒頓時一怔,接著反射性的甩手,卻是如何也掙脫不開!

"聶瑾萱,你好大的膽子!還不讓她放開?!"

陳燕兒又急又惱,而從男賓席趕來的殷鳳錦一看陳燕兒被水云抓住了,頓時臉色一沉,接著便要上前,可隨後卻被太子殷鳳寒暗自攔住了.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這一幕驚呆了!而此時,看著眼前氣急敗壞的陳燕兒,聶瑾萱卻是秀眉一揚,接著目光一轉的瞥了眼陳燕兒那被抓住的手腕……可就在這時,就在聶瑾萱將目光落在陳燕兒手腕上的瞬間,卻不由得愣住了.

聶瑾萱瞬也不瞬的看著陳燕兒的手腕,接著片刻的功夫,卻勾唇一笑,隨即對著水云使了一個眼色

水云手指一松,陳燕兒頓時後退了一步,可隨後就在陳燕兒想要憤怒的找聶瑾萱算賬的時候,聶瑾萱卻搶先一步道

"今天多謝云王妃款待,不過瑾萱想起來還有些事要處理,就不做久留了.之前的白玉觀音,云王妃好好收著,希望云王妃早生貴子!"

聶瑾萱神平靜的開口,話落,卻又轉頭對著旁邊一直和自己相談甚歡的齊國公夫人點了下頭,接著便徑自邁步離開……可就在聶瑾萱邁步和陳燕兒擦身而過的瞬間,卻又腳下一頓,接著微微俯身在陳燕兒耳邊道

"云王妃,你我無冤無仇,我不怪你.不過下次強出頭的時候,多在心里掂量掂量,什麼人該幫,什麼人不該幫……"

著,聶瑾萱轉眸飛快的看了陳燕兒一眼,接著話風瞬間一轉

"另外還有一件事兒……不知云王妃的手腕上的那串手鏈,是誰送的啊?還真是價值不菲啊,看來這送東西的人,和云王妃一定交匪淺吧……"

用著只有兩人才能聽見的嗓音,聶瑾萱輕輕緩緩的著,而此時一聽這話,原本要開口咆哮的陳燕兒頓時一愣,接著轉頭面色不解的看向聶瑾萱

"……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

微微一笑,隨後聶瑾萱低頭再次瞄了眼陳燕兒的手腕,接著便直接頭也不回的走了.

當著所有人的面兒,聶瑾萱走的瀟灑.而此時一看聶瑾萱走了,云王殷鳳錦趕忙快步走了過來

"怎麼回事兒?"

"是啊,三弟妹,剛剛她和三弟妹了什麼?"

跟著殷鳳錦身後,太子殷鳳寒也走過來問道.因為他總覺得最後聶瑾萱的表有些怪怪的.而此時,聽到這話,陳燕兒卻是在原地愣了好一會兒後,卻是不禁搖了搖頭

"沒什麼,她什麼也沒……"

低聲的開口,話落陳燕兒抬頭看向聶瑾萱優雅離開的背影,隨即暗自伸手摸了摸自己右手上的那串手鏈,眼底同時浮起一抹隱隱的狐疑……

**************************************

聶瑾萱離開之後,宴席繼續進行,但經過之前的那一番鬧騰,在場的眾人也多少看出了些端倪,隨即也沒有再如何的多做停留,便紛紛離開了.

接著云王妃陳燕兒便開始在一旁忙活著送人,而甄曉蓮則也在了不遠的地方幫襯著.然後看著一個個賓客離開,不時的笑著搭話,送行……可隨後看著人都走的差不多了,甄曉蓮這才微微呼了口氣,但就在這時,卻只聽一道輕緩的嗓音,瞬間在耳畔響起

"哎,多日不見,看來你還是一點兒長進都沒呀~!"

那聲音輕緩至極,卻又嬌柔似水.而此時,一聽到那聲音,原來連著雙眸的甄曉蓮瞬間眼底精光一閃,隨即緩緩的抬起了眸子

"是麼,我這不長進的,也總比你好吧……連著自己男人都看不住~!甚至于,也許明天京城里就會傳出來,聶瑾萱好手段爬上了宸王的床,硬是把府里的一眾妃妾給擠的不敢吭聲,還真是可憐啊~!"

看著眼前的女人,甄曉蓮面色依舊如水,但出的話,卻是意外的冷漠如冰,甚至還透著一股不出的恨意

可聽到這話,對方卻只是淡然一笑

"呵……是啊,我是沒有聶瑾萱夠狐媚子,可太子妃你又如何呢?我可是聽咱們那風流多的太子殿下,最近妾室納了不少啊~!"

著,對方嬌弱的眸子一挑,然後對上甄曉蓮的眼

"所以,我再如何,總也是比你強吧……手下敗將,何以勇?!虧得我今天還特意幫了你們一把,結果卻還是鬧成了這個樣子,反倒讓聶瑾萱瀟灑了一回……看來下回再做什麼,你可要多動動腦子啊,曉蓮~!"

最後的兩個字,對方的格外輕柔,話落瞬間勾唇淺淺一笑,然後便直接邁步離開……而此時,就在那人離開的片刻,馨兒卻是走過來道

"咦?剛剛那位是宸王府的韓側妃吧~!"

眨著眼睛,馨兒有些好奇的開口,之前雖然在後堂里見過,但當時韓落雪做的比較遠,所以馨兒並沒有怎麼看清.而此時,聽到這話,甄曉蓮卻是微微一笑,然後點了點頭

"是啊,就是那個韓側妃~!"

"哦,韓側妃長得還真漂亮啊……之前奴婢聽之前在未出閣的時候,那韓側妃和太子妃娘娘是好朋友,看來還真是呢~!"

剛剛馨兒離得有些遠,所以只看著甄曉蓮和韓落雪兩人在這邊話,而且兩人臉上都帶著笑,因此自然會覺得兩人關系很是親密

而一聽這話,甄曉蓮先是一怔,但隨即頓時忍不住輕笑出聲

"呵呵~是啊,是好朋友,而且是無話不談的朋友呢~!"

是啊,是好朋友!交心的朋友,但卻是不想,就是這個好朋友,在最後的關頭,狠狠的背叛了自己,捅了自己一刀!

那是最痛徹心扉的一刀,然後毫不留的搶走了原本屬于她的一切!

好,真的好啊!

心里徑自想著,隨後甄曉蓮轉頭,然後靜靜的看向韓落雪離開的背影……

可是,韓落雪,你以為這樣就完了嗎?!

不!不會!今天你搶走我的一切,來日,我定當百倍奉還……你,還有那個聶瑾萱,你們所有人,我甄曉蓮絕對一個都不會放過!

看著那背影,甄曉蓮隱隱的在心里發誓,同時如水的雙眸深處,刹那間劃過一抹不出的猙獰……

上篇:心意謝了    下篇:我等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