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我還要!   
  
我還要!

夜,深沉.

房間里的燭火依舊閃爍,而聶瑾萱卻靜靜的靠在身旁的殷鳳湛光裸的懷中,斂著眸子,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她的臉上有些,兩腿間還彌漫著羞人的感覺,所以她不敢吭聲,同時一想起剛剛的瘋狂,聶瑾萱更是連著呼吸都有些輕輕的屏住,不知道如何是好!

空氣中透著不出的曖昧而隱隱的歡愛味道.而此時,許是感受到她的不自然,殷鳳湛不禁眉頭微動,接著瞬間手臂一緊

"後悔了?"

殷鳳湛低聲的開口,看似隨意,但只有他自己知道,此時他的心里,竟然有著不出的緊張.而一聽這話,被緊緊的抱在他懷中的聶瑾萱卻是微微抿了下唇,接著搖了搖頭

聶瑾萱給了他一個無聲的回答,而隨後,聶瑾萱卻是不禁抬頭看了殷鳳湛一眼,然後同樣低聲道

"你後悔了?"

"嗯?!"

顯然,殷鳳湛被聶瑾萱這忽然一聲的反問給弄懵了.而隨後待回過神來,殷鳳湛卻是不禁好看的劍眉一皺

"你什麼?"

"沒事兒……"

看出身邊的男人,被自己的一句話,惹的有些毛了,聶瑾萱頓時斂下眸子,然後抿唇不語

一時間,方寸的床幃之間,再次陷入了一片溫馨而曖昧的安靜之中.而此時,看著聶瑾萱如同貓一般的窩在自己的懷中,殷鳳湛心里沒由來的升起一抹滿足感,但隨後卻是微微眉頭一動

"其實,你是不是也早已就懷疑聶瑾惠了?只是沒有出來?"

抬眼看著頭頂的房梁,殷鳳湛的話,問的隨意而自然,但卻隱隱帶著一抹肯定.而一聽這話,聶瑾萱卻是微微一愣,但隨後也徑自點了下頭

"嗯."

"為什麼?之前你不是一口咬定,不是你二姐嗎?後來怎麼會起疑的?"

"因為裴大人."

"裴耀光?"

"嗯."

提起裴耀光,殷鳳湛不自覺的微微皺了下眉,而此時,聶瑾萱卻沒有注意這些,卻只是斂下眸子,接著道

"那天,我和裴大人在城外石亭見面,我問了他關于兩年多前金大人的案子.當時對于案子,裴大人了很多,但總體上和卷宗上沒有出入,看得出,對于那件案子,裴大人確實是認真在辦的.但卻是沒想到,就在快結束了的時候,裴大人忽然隨口了一件事兒,卻讓我嚇了一跳……"

"他什麼?"

"裴大人,在辦金大人案子的時候,滿朝文武草木皆兵,沒有人敢多一句,但卻只有一個人,曾私下找過他,問了一些事……"

"是聶瑾惠?"

"……嗯,就是二姐."

斂眸應聲,這時聶瑾萱心頭不禁有些沉重了起來

"所以,當我聽到這件事之後,便忽然意識到,原來之前二姐和我謊了,她根本就不像之前的那樣,對金靖遠沒有什麼接觸,而是真的很在乎他,要不然,怎麼會在金靖遠死後,還會去關心金家如何?!所以,單從她詢問金大人案子這件事來看,二姐定然是對金靖遠有著很深的感的……"

聶瑾萱默默的著,同時腦子里不禁想起那天在暗道里,聶瑾惠神興奮和自己介紹喜房的形,一時間,鼻子頓時有些酸了

這時,殷鳳湛不禁抬手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背,但卻也沒什麼,只是靜靜的陪著她,不不語

那是一種無聲的陪伴.頓時,聶瑾萱不由得心頭一暖,然後徑自將身子再次往殷鳳湛懷里靠了靠

"另外,還有一件事兒,我沒有……二姐在臨死的時候,除了將賬冊交給我之外,還和我了幾句話.二姐,讓我照顧靜雯,還讓我不要別相信任何人……"

聶瑾惠最後的遺,是聶瑾萱藏在心里的秘密.而這個秘密,聶瑾萱沒有和任何人過.而此時,聽到這話,殷鳳湛果然眸光一閃

"這麼,之前死的那個丫鬟,根本就不是金靜雯?"

"嗯,應該吧!要不然二姐不會這麼.不過這件事兒想想也對,二姐對金靖遠感至深,愛屋及烏,連著金家的事,她都要報仇,而那金靜雯是金靖遠的妹妹,二姐怎麼會讓她死掉?!想必定然是將金靜雯藏在了什麼地方,然後找一個假的來迷惑大家."

"所以,金靜雯沒死,我倒是沒什麼驚訝的.可關鍵是,現在我不明白,二姐告訴我'不要相信任何人’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畢竟,依著二姐這樣聰明的人,她不會隨便一些廢話的.可自從回來之後,我就一直在想,卻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二姐會這麼……難不成,那幕後的黑手就是我們熟悉的人?"

"另外,除了這兩件事之外,最後二姐還了兩個'凶’字,我覺得,二姐是想告訴我,殺她的凶手是誰……只是,之後還沒等二姐完,就斷氣了,所以……"

到這里,聶瑾萱不由得皺眉歎了口氣,可此時,殷鳳湛卻是微微眯起了眼睛,接著在沉默了片刻之後,終于開口道

"沒錯,依著聶瑾惠的性子,她在最後關頭,不會廢話.並且從她話的順序來看,她已經知道自己不行了,所以所的話,也是從重點的事開始的.因此,在她的三件事里面,金靜雯的事,是擺在第一位的,這也證明了,她確實對金靖遠很有感.甚至這種感,已經超越了自己."

"接著在囑托了金靜雯的事之後,她第二件事兒的是,不讓你相信任何人,我覺得這句話絕不是一句空話,至少不是尋常的囑咐.所以,我覺得剛剛你的不錯,和聶瑾惠最後所指的不要相信任何人,應該是她已經對金啟一案中的幕後黑手有所眉目了,或者已經知道了是誰,但卻還不能完全肯定,因此,沒有出對方的名字,卻只是提醒你,不要輕信他人.而這也就是,對方應該是我們認識的人,甚至于,是我們非常熟悉的人."

"至于最後一件事兒,聶瑾惠出'凶’字,應該是殺她的凶手,而這個人應該和之前的幕後黑手是同伙.並且,我覺得這個凶手也應該是我們認識的人.畢竟,我們試想一下,如果殺死聶瑾惠的凶手,我們不認識,那麼聶瑾惠根本沒必要告訴我們,因為她知道,就算她不,我們也會想到,對她下手的人和當年陷害金啟的幕後黑手有關系.可就是在這樣的況下,聶瑾惠還特意出來,這就明這個下手殺她的人,絕對是我們認識的!"

殷鳳湛冷靜的將事分析了出來.聞,聶瑾萱隨即點了點頭,但隨後卻是瞬間抬頭看向殷鳳湛

"可究竟會是誰呢?我們身邊的人,具體調查案子的,就我們幾個.除了你我兩人,就只剩下墨大哥,瑞王殿下還有左大人.那麼這三個人也不可靠嗎?"

"這個不好,就像聶瑾惠的,現在我們不能相信任何人……"

再次微微眯了下眼睛,殷鳳湛低聲的開口,但到這里,卻是不禁一頓,然後話鋒一轉

"明天進宮,將案和皇上了吧,然後將賬冊交出去."

今天在聶府門口的事兒,殷鳳湛雖然沒有在場,在之後他也聽水云了,而一想到當時的形,殷鳳湛眼底便不禁浮起一抹陰鷙.可此時,聽到這話,聶瑾萱卻是想也不想的直接搖了搖頭

"不."

"什麼?!"

"我我不能馬上將賬冊交出去!"

一字一句的開口,然後聶瑾萱再次抬眸對上殷鳳湛的眼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我現在把賬冊叫出去又能如何,當然,之前我是過,我不會插手金大人的案子,一切全憑皇上做主.可現在我們除了賬冊其他什麼證據也沒有,結果交出去又能如何?到頭來,也許還會出現問題.那麼與其這樣,倒不如將那本賬冊暫時留在手上,這樣一來,那幕後的人,以及一些坐不住的官員們,定然會有所行動,而只要他們一動,我們不就有機會了嗎?要不然,單憑一個賬冊,只要對方是偽造的,我們根本沒有辦法!"

"你是想為聶瑾惠討回公道吧."

聶瑾萱的有道理,但殷鳳湛還是一眼便看出了她的心思.而聞,聶瑾萱也不掩飾自己的意思,隨即點了點頭

"是,二姐雖然罪大惡極,並且做出那麼多讓人發指的事,但她用命換來的賬冊,我不能就這樣平白的浪費掉."

聶瑾萱平靜的開口,但語中卻透著堅持,見她如此,殷鳳湛卻是不由得看了她好半晌,隨即腦袋一轉,將視線從她的臉上移開

"隨便你."

殷鳳湛冷冷的開口,但話雖這麼,但聶瑾萱知道,他這是同意了.隨即不禁勾唇一笑,然後自然而然的將頭更加親密的靠在他的胸口……可就在這時,就在聶瑾萱貼近殷鳳湛的瞬間,卻見剛剛已然轉過頭的殷鳳湛卻是猛的一個翻身,然後將她壓在了身下

"我還要!"

上篇:說你愛我    下篇:心機心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