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希望在即   
  
希望在即

聶瑾萱終于回來了,可聶瑾惠卻死了.

這是讓人沒有想到的事,而更讓人沒有想到的,卻是那看似弱質芊芊的聶瑾惠,竟然就是之前那一連串慘絕人寰血案的真正凶手!

她操控了一切,算計了人心.可以左右手寫字,甚至可以拿自己的一條手臂做代價,借以來逃過嫌疑!瘋狂到了最後,竟然還設計綁架自己的妹妹聶瑾萱!

這是一個瘋狂的女人,一個可怕的女人,但同時也是一個在知道了真相後,讓人不勝唏噓甚至感到可憐的女人!

可此時,就是這樣的一個精明的女人,卻死了.而這不得不讓人感到匪夷所思!

所以等著聶瑾萱被殷鳳湛親自救回來後,眾人在難以置信的同時,卻也不由得沉思起來.

……

"真的沒想到,那二姐竟然就是真凶……平日里看著那麼溫和開朗,卻是不想……"

宸王府,凝香苑的廂房外室,眾人紛紛坐下後,左巍首先開口.

而此時,聽到這話,坐在他旁邊的墨玉玨卻是也不禁皺了下眉頭

"是啊,並且從頭到尾,都是她一個人.果然讓人不容覷!不過,她的死倒是很奇怪……"

"對,我也正要這個事兒呢!聶瑾惠這麼精明的一個女人,怎麼就莫名其妙的死了呢?難道是知道自己的事已經暴露,所以才自殺嗎……"

關于聶瑾惠的事,殷鳳湛也只是簡單的了一下.所以在場的幾人只聽聶瑾惠是凶手,並且已經死了,其他的事還不是很清楚,所以不免猜忌了一些.

可就在這時,就在左巍揣測聶瑾惠是自殺的時候,卻只聽一道聲音忽然開口打斷了她

"不,不是自殺!"

輕緩的嗓音,平靜的語氣.聞,在場的幾個人不由得一愣,隨即轉頭,接著便只見重新梳洗一番的聶瑾萱邁步走了出來

她的臉上還是有些蒼白,眼睛有些腫,所以見她如此,墨玉玨等人不由得眉頭一動,然後忍不住低聲道

"三姐,你醒了?怎麼沒多休息一會兒?"

"是啊,三姐,怎麼沒多休息一會兒呢?呃……難道是我們吵到三姐了?"

"三姐,身體如何?還好嗎?"

墨玉玨,左巍,殷鳳翔三人紛紛開口,臉上各自透著不出的關心.可聞,聶瑾萱卻只是微微一笑

"我沒事兒,這幾天讓各位費心了,真是不是好意思."

著,聶瑾萱對著在場的幾人福了福身子,見此形,眾人自然紛紛關照了一番,聶瑾萱一一應答,隨即這才坐到旁邊的位置坐了下來

可這邊剛剛一坐下,聶瑾萱便神一斂,然後轉頭將身後的水云打發下去,接著便直接開口道

"二姐不是自殺,是他殺!"

聶瑾萱接著剛剛的話題,直接開門見山的開口.聞,眾人不由得一愣

"呃,他殺?三姐是,那聶瑾惠……呃,那二姐是被人所殺?可誰會殺她呢?再,那暗道十分隱蔽,一般人根本就找不到,所以……"

"不管如何,二姐確實是被人殺死的,雖然我當時不在場,但我敢肯定!"

聶瑾萱一臉認真,而到這里,更是伸手從懷里拿出一本冊子,然後展示在眾人面前

"這個,就是二姐在死前,親自交給我的.當時這本冊子被二姐藏在襯裙里面的一個暗袋里,貼身帶著的,並且在交給我的時候,二姐過這是證據……所以,剛剛大概翻了一下,才發現這竟然是一本賬冊!"

著,聶瑾萱隨手便將賬冊遞給了離自己最近,卻是一直都沒有話的殷鳳湛.而此時,接過賬冊,殷鳳湛隨即直接翻開,但就在看到那賬冊上的內容的瞬間,頓時一怔,可隨後卻見殷鳳湛徑自將賬冊合了起來

殷鳳湛的反應讓人感到有些詭異,見此形,在場的幾個人不禁皺起了眉頭

"呃……四弟,怎麼了?那賬冊里面寫的是什麼?為何四弟如此反應?難不成那不是什麼賬冊,而是別的?"

殷鳳翔忍不住追問,可聞,殷鳳湛卻只是轉眸看了他一眼,隨即在又沉默了片刻之後,才忽而開口道

"不,是賬冊.里面寫的是當年金啟一案中,買官賣官的人員名單,和銀兩數目."

殷鳳湛靜靜的著,可此時,他的話音一落,卻只見在場的眾人瞬間近乎同時一驚,左巍更是一下子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什麼?當年買官賣官的人員名單和銀兩數目?"

左巍忍不住叫了一聲,隨即臉上頓時又是喜悅,又是叫好的在地中間繞著圈子,邊低聲嘟囔道

"好,好好好,太好了!當年金啟一案,雖然證據很多,但卻從來沒有什麼證據明,究竟是哪些人買官賣官,所以,對此我一直覺得奇怪……好,現在好了,哎,金兄啊,當年我心里知道你是清白的,但什麼忙也幫不上,這回好了,你終于可以沉冤得雪了!"

左巍忍不住感慨,而直到這時,眾人才驚覺,原來左巍和金啟竟然是朋友.對此,隨後回過神來的左巍也是深表歉意,隨即便直接將自己和金啟的關系了出來.

原來,早在二十多年前,金啟和左巍為同期科舉考生.可左巍家境平困,連著路費都是同村的父老鄉親湊得,而本想著湊齊了路費,終于能進京趕考了,卻是不想,在路上的時候,左巍卻因為錢財被偷,困在了路上.

當年的左巍還是一個二十不到的年輕人,雖然窮,但還是有讀書人的傲氣和風骨.所以也不好向人低頭彎腰的要錢,可又沒有辦法掙錢,因此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最後由于沒有錢付賬,還被所住的客棧趕了出來.

那時候,左巍真的算是倒了山窮水盡的地步,甚至都想過了輕生.可就在這個時候,同樣進京趕考的金啟看到了他,在得知況後,便馬上二話不借了他銀子,並且帶著他一同上路.

就這樣,在金啟的幫助下,左巍才順利的進京,隨後兩人同時考中,金啟高中當年殿試頭名狀元,而左巍則高中探花……至此兩人算是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這是金啟從來都沒有對外人過的事,所以這些年來,眾人直覺的金啟和左巍私教很好,卻是不知道背後有這樣的淵源.

……

金啟慢慢的著,而到了最後,卻是不禁眼睛有些濕了

"是我無能啊,當年雖然心里也覺得奇怪,但卻不敢多一句.之後本想著皇上會將這件案子交給我,那麼我一定將這事兒查的水落石出,可皇上卻將案子交給了別人……最後落得金兄家破人亡,而我卻無能為力!"

這麼多年來,官場上的摸爬滾打,讓左巍成了八面玲瓏的老油條,但在骨子里,他還是正直的.而今天將憋很久了話出來,左巍不禁哭了.

而在左巍那留下來的淚水中,有自責,有懊悔,還有對現在摯友終于可以沉冤得雪的喜悅.

眾人靜靜的聽他著,心里也酸酸的.隨後,在過了片刻之後,聶瑾萱卻是不由得抿了下唇,然後抬眼看向左巍道

"其實左大人不用自責.當年的事,不是憑著左大人一人之力就能扭轉的,眼下看來,是有些之人刻意讓金大人背這個黑鍋,所以就算當年左大人站出來為金大人鳴不平,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一個不好,想必對方還會對左大人下手,那麼現在又有誰來為金大人平反昭雪?"

"再,當年皇上既然沒有將案子交給左大人,可能也是料想到,左大人和金大人兩人的私交問題,畢竟這麼大的案子,皇上不得不考慮查案的人選,而最後,雖然那裴大人沒有徇私,可終究還是上了有些人挖好的陷阱……所以,到底一切都是天意,和左大人沒有任何的關系,左大人便不要再多想了.至少左大人有這份心意,想必金大人泉下有知,也會瞑目的."

聶瑾萱這話的有些安慰,但同樣也是實話.聞,左巍這才緩緩的吸了吸鼻子,然後點了點頭.見此形,聶瑾萱也微微松了口氣,但隨即卻從位置上站了起來,然後便直接走了出去

聶瑾萱動作從容,可看著她往外走,眾人不由的一愣,隨即剛剛恢複過來的左巍不禁皺眉問道

"呃……三姐這是要去哪里?"

"刑部,我要親自給二姐驗尸!"

罷,聶瑾萱頭也不回的走了.而一聽這話,在場的眾人不禁相互看了一眼,接著也跟了上去.

隨後,一行人來到刑部,並來到一個秘密的房間里,而一進門,便只見房間中間的木案子上,蒙著一塊白布.

見此形,聶瑾萱不由得腳下一頓,但隨後還是走了過去,伸手一把扯去白布,隨即便只見聶瑾惠靜靜的躺在那里!

接下來,聶瑾萱也不遲疑,換上羊皮手套,然後便開始驗尸……可就在隨後,聶瑾萱打開聶瑾惠衣衫的瞬間,卻頓時愣住了,隨即猛的瞪大了雙眼!

聶瑾萱的反應如此震驚.見她如此,在場的幾人也是一愣,隨即便也伸過腦袋看了過去,可就在看到眼前形的瞬間,也紛紛怔住了!

上篇:生離死別    下篇:悲痛萬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