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生離死別   
  
生離死別

"既然你這麼愛金靖遠,可為什麼還要故意敗壞的聲譽呢?甚至不惜勾引殷鳳寒……要知道,如果在醉霞山莊的那天晚上真出了些事,你心里會好過嗎?"

"呵呵~,好過?有什麼好不好過……瑾宣,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覺得,我既然這麼喜歡靖遠,就會為他守身如玉是吧……但是瑾宣,你沒有愛過,所以你不知道,如果你真的愛一個人的時候,可他有一天不在了,那麼你的世界也塌了!清白?聲譽?那都是什麼?什麼都不重要了……"

這是曾經聶瑾惠和自己過的話,當時的聶瑾惠神很認真,卻又透著不出的出神,那樣的表,直到現在聶瑾萱都還記得.

聶瑾惠真的瘋了.並且是那種讓人從骨子里感到可怕的瘋狂.但聶瑾萱卻並不厭惡她,甚至覺得她有一些可憐.

所以,看著聶瑾惠拿著匕首離開,聶瑾萱也不由得緊張起來……

而此時此刻,已然再次走進暗道的聶瑾惠,卻是神經高度警覺起來,緩緩的前行,手里的匕首一次又一次的握緊,灰暗中條條青筋隱隱在她的手背上跳動

聶瑾惠是一個謹慎的女人,而此時,她的直覺告訴她,剛剛的那道聲響有問題,並且也絕對不是殷鳳湛.而那聲響傳來的方向還是……

想到這里,聶瑾惠心底不由得泛起一抹深思,同時也更加的心起來,接著再又走過一道長長的暗道後,再次推開一個暗門……

可就在聶瑾惠推開那暗門的刹那,卻見眼前瞬間黑影一閃

"誰?"

頓時,聶瑾惠猛的叫了一聲,四處張望,卻什麼也沒有看到

四周靜的出奇,空氣中透著晦暗和一股不出的汙濁味道.聶瑾惠的神經也緊繃到了極致,左手同時用力的握緊那把鋒利的匕首,接著再次向前邁了一步……可就在這時就在聶瑾惠邁出的這一步,剛剛前行的瞬間,一道黑影卻是再次仿若鬼魅般的出現了

頓時,聶瑾惠瞬間一驚,隨即抬頭,可這時卻見那眼前的黑影猛的一抬手,然後一掌打在了聶瑾惠的胸口!

"嗯——"

那一掌看似尋常.但就是碰到身體的同時,聶瑾惠卻直覺的五髒六腑瞬間移了位一般的劇痛難忍!

那是最致命的痛.所以就在感受到痛處的一瞬間,聶瑾惠仿若明白了什麼,隨即抬頭,然後想也不想的直接伸手一把抓向眼前那黑影的臉……不,是那黑影遮臉的面巾!

轉瞬的刹那,面巾被撕下.見此形,痛苦的聶瑾惠不由得勾動了下唇角,然後抬起眸子……可就在看清眼前那道黑影的瞬間,聶瑾惠卻猛的瞪大了雙眼

"怎……怎麼……是你?!"

聶瑾惠的臉上寫滿了驚訝和難以置信,可隨後,卻緩緩的頹然道下……而此時,聽著聶瑾惠的話,看著她倒下去,站在她面前的黑影卻是斂眸看著她,接著片刻後,才緩緩的蹲下身子,然後伸手在聶瑾惠的鼻下探了探

接的等片刻之後,依舊感受不到任何的呼吸,那黑影才不由得抿了下唇,接著伸手將聶瑾惠握在手里的面巾一把扯了過來,然後一個閃身,便瞬間消失了蹤跡……

*******************************************

等待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四周鴉雀無聲,滿眼詭異的色,無不讓等在原地的聶瑾萱心里越漸不安了起來.所以在等了不知道多久之後,聶瑾萱不禁皺了眉頭

"不行,我也要去看看!"

終究,聶瑾萱還是放心不下,隨即便站起身向著之前聶瑾惠離開的暗門走去……可剛剛走了兩步,聶瑾萱卻又停了下來,左右看了看,接著快速的跑到牆壁的一個角落,撿起一個不算的石頭,然後便快步走進了暗門……

過了暗門,便是一條長長的暗道,四周很黑,卻又隱隱從前方透著一些極細微的光亮,所以,聶瑾萱便順著那光亮的地方走,同時不時的停下腳步,四處看看

此時的聶瑾萱也是神經繃得緊緊的,皺起眉頭,強自壓下心底的不安,謹慎卻又伴隨著緊張和恐懼,不斷的向前

聶瑾萱的速度不快,隨後又是走了不知道多久,過了幾個暗門,聶瑾萱終于停了下來,然後仔細而認真的打量眼前攔在自己面前的又一道暗門,接著片刻之後,便伸手將它推開……可就在推開暗門的瞬間,聶瑾萱卻不由得愣住了.

原來,眼前竟然又是一個空曠的大堂.

只不過,這里既不是祭壇,也不是喜堂,而只是一個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空曠的不能在空曠的堂子,中間放著簡單的桌椅,然後四周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所以,見此形,聶瑾萱不由得愣住了.隨即邁步走了進去……可就在這時,聶瑾萱卻被絆住了.猛的一驚,聶瑾萱立刻低下頭,但隨後卻瞬間叫了起來

"二姐!"

……

是的,此時橫躺在聶瑾萱腳下的竟然就是聶瑾惠!

而在驚呼之後,聶瑾萱隨即想也不想的將手里一直緊握的石頭扔下,然後蹲下身子便將聶瑾惠扶起

"二姐,二姐你醒醒!二姐!二姐!"

聶瑾萱不停的呼喚.而這時,卻只見一直閉著眼睛的聶瑾惠忽而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此時的聶瑾惠,面無血色,而一看聶瑾惠醒了,聶瑾萱頓時心里一喜

"二姐,你醒啦?不要話,我帶你出去."

著,聶瑾萱便作勢要將聶瑾惠扶起來,可就在這時,聶瑾惠卻瞬間顫顫的伸出手,然後一把抓住了聶瑾萱

"不……不……"

"二姐,你不要話,沒事兒的,出去就沒事兒的!"

"不……瑾宣,不,你聽……你聽我……咳咳……"

看出了聶瑾萱的要救自己,聶瑾惠瞬間死死的抓著她,而一見聶瑾惠如此堅持,聶瑾萱頓時停下了,然後反手握住她那顫顫巍巍卻異常抓的死緊的手

而感受到聶瑾萱的手上傳來的力量,聶瑾惠不由得深吸了口氣,但卻引來一陣劇烈的咳嗽,同時一絲血跡緩緩的從嘴角溢了出來

但此時,聶瑾惠卻仿佛沒有感到一般,費力的睜開眼睛,看向眼前抱著自己的聶瑾萱,然後張嘴道

"瑾,瑾宣……我一直,一直在等你……"

原來,就在之前那神秘人打出了那一掌後,聶瑾惠並沒有馬上死.但她知道來人武功非凡,所以在千鈞一發之際,她便瞬間癱倒在地,然後屏住呼吸佯裝假死.

但這樣的行為是冒險的.可好在那神秘人並沒有查驗她的脈搏,而是只探了她的鼻息,因此聶瑾惠才會先行逃過一劫.

這就是聶瑾惠的目的.但聶瑾惠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所以隨後她便開始等待,因為她知道聶瑾萱之後一定會跟過來……而堅持到了最後,聶瑾萱果然在她生命的最後一刻趕過來了!

而此時,聶瑾惠顫顫巍巍的著,隨即便又咳了起來,大口的鮮血頓時噴湧而出,濺在聶瑾萱的身上,泛出一片刺目的猩……

見此形,聶瑾萱頓時眼淚就下來了.而這時,聶瑾惠卻在劇烈的咳嗽之後,費力的坐起身,然後撩開自己的裙子,接著從襯裙的里面特制的一個口袋里,拿出了一個本子,隨即塞進了聶瑾萱的手里

"二姐,這是……"

"證,證據……瑾,瑾宣……我,我死後,幫,幫我照顧,照顧靜,靜雯……不,不要相信任,任何人……記住,不要相,相信任何人……凶……凶……"

此時的聶瑾惠瞪大了眼睛,雙手死死的揪著聶瑾萱的衣襟,而剛剛到這里,卻見聶瑾惠猛的渾身顫抖了一下,接著便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隨後那雙緊緊抓著聶瑾萱衣衫的手,也隨之緩緩垂落,無力的垂到了地上……

"二姐!"

*******************************************

聶瑾惠死了!

而隨後等著過了不知道多久,殷鳳湛第一時間趕過來的時候,卻只見癱坐在地上的聶瑾萱靜靜的抱著聶瑾惠,滿是淚痕的臉上,透著不出的悲傷.

見此形,殷鳳湛雖然有些震驚,但還是不禁邁步上前

"瑾宣……"

殷鳳湛的聲音很輕,語中透著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的心疼.而此時,聽到聲響,聶瑾萱這才緩緩的轉過頭,然後一見來人是殷鳳湛,聶瑾萱頓時哭了出去

"……殷鳳湛,二姐死了……"

聶瑾萱的淚,無聲的流著,見此形,殷鳳湛頓時眉頭一動,接著想也不想的直接蹲下身子,然後一把將她抱在了懷里.而被他這一抱,聶瑾萱心里更難受了,隨即不由得痛哭失聲……

*****************

一更上傳,之後還有一更,不過時間會晚一些.

上篇:詭詐女人    下篇:希望在即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