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詭詐女人   
  
詭詐女人

躍動的燭火,帶著光亮驅散了黑暗,房間里瞬間變得明亮起來.

而此時,剛剛轉身要走進密道的聶瑾惠卻是猛的一驚,瞬間轉頭,卻見不知何時,一個高大的人影就站在離自己不遠處的桌子旁.

桌子上放著蠟燭,燭火就那樣的映照在那人的臉上,俊美無儔卻又凜冽如霜的臉上被勾勒出一片光影,陰鷙的讓人忍不住渾身發顫.

是殷鳳湛!

頓時,在看清來人的瞬間,聶瑾惠不由得瞳孔一縮,但接著卻笑了起來

"宸王殿下,你來啦~!"

聶瑾惠笑著開口,美麗的臉上在光影下越發誘人,卻是沒有一絲的動容.可此時,聽到這話,殷鳳湛卻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然後瞬間撇了下她身後的密道入口

"人呢?"

"什麼人?"

"瑾萱."

"宸王殿下,您這是再和我要人嗎?我怎麼知道啊?"

揚眉淺笑,此時的聶瑾惠臉上沒有一絲的緊張.見她如此,殷鳳湛瞬間臉色一沉

"聶瑾惠,你以為事到如今,還能瞞得住嗎?"

如果可以,殷鳳湛真的不想和眼前這個女人多一句話.而到這里,殷鳳湛更是上前一步,然後直接來到聶瑾惠的面前

殷鳳湛氣勢逼人,陰沉的臉色仿若來自地獄的修羅,瞬間,即便是殺人如麻的聶瑾惠也微微臉色一僵,隨即慢慢的向後退了兩步,接著便直接來到了那密道的入口處……

但此時,就在摸到身後密道入口的瞬間,原本有些心驚的聶瑾惠卻又猛的回過神來,接著瞬間笑了起來

聶瑾惠笑的輕緩,眯起的眼睛更是彎成了一道新月.接著直到笑了好半晌,聶瑾惠才微微停了下來,接著瞬間抬眸將目光再次;落到眼前男人的臉上

"呵呵……看來這些天,宸王殿下一直在派人監視著我啊,虧我還想著早已經擺脫嫌疑了呢,原來宸王殿下從始至終都沒有相信過我……哦,不,應該,不是宸王殿下不相信我,而是宸王殿下從來不曾相信過任何人~!"

聶瑾惠話中有話,聞,殷鳳湛果然眸光一閃.而將他的反應看在眼里,聶瑾萱微微眼角一動,然後才又話

"當然了,宸王殿下的不錯,事到如今,我卻是也沒什麼好的,只不過,我有一個不之請,還請宸王殿下通融一下~!"

"你覺得本王會答應你嗎?"

"這麼,宸王殿下是不答應嗎?"

聶瑾惠不急不惱,話落,卻又嫣然一笑

"當然,宸王殿下也可以不答應,只不過,難道宸王殿下就不想知道,我究竟有什麼籌碼,可以在這個時候和你討價還價嗎?"

聶瑾惠是一個聰明的女人,甚至于聰明的讓人感到可怕.但此時,殷鳳湛卻依舊面冷如霜,不動聲色.而看著他不為所動,聶瑾惠倒也不急,將身子往旁邊的牆上一靠,然後揚眉看向殷鳳湛

"怎麼?宸王殿下真的不想知道?真的不想知道,當年的甯貴妃是怎麼死的?"

聶瑾惠一字一句的開口,可就在這時,就在聶瑾惠出'甯貴妃’三個字的瞬間,卻只見原本臉色陰沉的殷鳳湛,頓時眸光一閃,接著聶瑾惠便只覺得眼前黑影一閃,隨即一只有力的大手便直接一下子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瞬間,聶瑾惠只覺得脖子一疼,窒息的痛苦隨即撲面而來.微微掙紮的抬頭,卻只見殷鳳湛已然目光陰沉的近乎猙獰的直視著自己,同時用著低的不能再低的嗓音道

"聶瑾惠,你知道什麼?"

此時的殷鳳湛比之地獄的惡鬼還要可怕萬分.但聶瑾惠卻在痛苦的掙紮中,不由得強自而費力的勾動了一下唇角

"怎,怎麼……咳……宸王殿下,這筆買賣……買賣不錯吧!要,要不要做……"

"!"

"先……先放手……咳咳……"

窒息的感覺越見強烈,而這時,斂眸看著眼前的聶瑾惠,隨即殷鳳湛微微手上一松……可就在這時,就在殷鳳湛手下松開的瞬間,原本痛苦的聶瑾惠卻猛的眸光一閃,接著伸手用力的一推眼前的殷鳳湛,隨即一個翻身順勢進了密道之中……

頓時,即便是殷鳳湛也是一愣,可就在轉眼的刹那,密道便已然瞬間關上!

*****************************************

在這個不知道是永晝還是永夜的暗道祭壇里,聶瑾萱不知道自己被關了多久.

而在這些天里,聶瑾萱也在試圖找出口,但卻始終沒有找到,之前來到這里的門雖然是開的,可走進去後,卻發現之前走過那個暗門,已然被關上了,而聶瑾萱摸遍了周圍所有的地方,卻依舊沒有找到開關在哪里!

就像聶瑾惠的那般,這里除了她,沒有人可以逃出去.

但即便如此,聶瑾萱卻依舊沒有放棄希望,依舊不停的再找,而聶瑾惠也會每隔一段時間,便過來一次,送一些吃的,和她一些話,然後便離開.

聶瑾萱曾問過,為什麼不直接殺了她,可聞,聶瑾惠卻只是微微一笑,然後只是她還有用.

有用嗎?

聶瑾萱不知道,但在這些天的接觸中,聶瑾萱卻發現,聶瑾惠著實是一個很厲害的人物.

她厲害,她會把所有的事都料的**不離十,甚至連對方的性格,習慣,作風都會計算進去……那是一種看穿人心的能力,而聶瑾惠的這種能力,強悍的讓聶瑾萱都覺得可怕!

所以,想到這里,聶瑾萱不由得歎了口氣,直覺的造化弄人.可就在這時,就在隨後聶瑾萱想要起身再次尋找出路的時候,卻只聽一陣匆忙的腳步聲響起,接著便只見聶瑾惠跌跌撞撞的跑了過來……

聶瑾萱從沒見過聶瑾惠這麼緊張而匆忙過,頓時不禁嚇了一跳,可隨後還不等聶瑾萱回過神來,聶瑾惠便上前一把拉住她,然後便向著旁邊一個側門跑去

"快走,有人來了."

邊,邊飛快的了一句,聞聲,聶瑾萱瞬間一怔,但隨即便一把甩開她.頓時,剛剛要拉著她跑的聶瑾惠卻是一怔,但接著便猛的轉身

"你以為是殷鳳湛嗎?別妄想了!要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會拉著你?自己一個人跑不是更好?"

瞪大了眼睛,聶瑾惠想也不想的直接叫道,一聽這話,聶瑾萱卻是愣住了

"……不是殷鳳湛嗎?"

"廢話!要是他就好了!總之快和我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不得不,聶瑾惠真的反應極快,或者,只消一眼她便看穿了聶瑾萱的想法.而此時,聽著聶瑾惠這麼,聶瑾萱也覺得她的有道理,但還是略微有些質疑的皺起眉頭

"真的?"

"什麼真的假的,快走!"

話落,聶瑾惠也不等聶瑾萱再什麼,便一把拉著她直奔著另一條密道跑了過去……

……

穿過長長的暗道,過來幾個岔路和暗門,聶瑾萱終于在聶瑾惠的帶領下走了出來.而就在走出來的瞬間,聶瑾萱才知道,現在依然是午夜時分了.

久違的月光,新鮮的空氣,頓時讓聶瑾萱忍不住深吸了口氣,但隨後卻又被聶瑾惠拉扯著往旁邊的林子里跑去

林子里的路不好走,好幾次,聶瑾萱都差點兒跌倒.而在跟著聶瑾惠逃命的過程中,聶瑾萱也好幾次想要將聶瑾惠打暈,然後獨自逃回城里,但最後聶瑾萱終究沒有下手.

因為,她想要看看,聶瑾惠究竟要帶自己去哪里!而黃柏齊和王天海是不是就藏在哪里!另外,她也想知道,究竟是誰要取聶瑾惠的命.

所以,心里打定了主意,聶瑾萱便也就任著聶瑾惠拉著,接著跑了足足有近乎半個時辰的功夫,卻見林子里忽然出現了一個木屋!

而一見那木屋,聶瑾萱頓時一愣,因為那木屋不正是當初發現王放蹤跡的那個木屋嗎?!

一時間,聶瑾萱有片刻的失神,可就在這時,卻見聶瑾惠已然走進木屋,然後在一個角落將鋪在地上的木板掀開,瞬間一條暗道再次出現在了眼前!

"瑾萱,快進去!"

"哦……好."

被聶瑾惠催著,聶瑾萱隨即應聲,然後便先行走了下去,接著聶瑾惠也跟了過來,然後動作飛快的將上面的暗道口重新蓋好,而等著一切都收拾妥當了之後,聶瑾惠這才微微松了口氣

"好了,走吧."

著,聶瑾惠便又拉著聶瑾萱往里走……

又是一段很大的暗道,黑暗中,聶瑾萱分不出東西南北,卻只能亦步亦趨的更在聶瑾惠的身後,接著再又走了一炷香的功夫後,終于前面泛起了一抹亮光,然後在又走了一段路,然後穿過幾個暗門後,聶瑾惠才停下腳步

"好了,到了."

著,聶瑾惠回頭看了聶瑾萱一眼,然後便推開眼前的暗門,而此時站在聶瑾惠身後聶瑾萱不禁抬眼看去,但就在看清眼前的一切後,還不是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原來只見,眼前又是一個很是寬敞的大堂.周圍火把通亮,四周的布置和之前的那個祭壇很像,只不過這里沒有靈位,沒有行刑的圓形石台,沒有石柱,有的卻是讓人驚訝的色.

色的床鋪,色的窗幔,色的梳妝台,連著那旁邊的桌子上,都鋪著喜慶的大綢布!那形簡直就像是……一間新婚的喜房!

是的,就是喜房!

所以,見此形,聶瑾萱頓時愣住了.而這時,聶瑾惠卻徑自上前,然後坐到那鋪著大綢布的圓桌旁,接著對著聶瑾萱招了招手

"瑾萱,過來坐吧~!"

聶瑾惠神從容,已然不見之前的匆忙慌亂.見她如此,聶瑾萱微微皺了下眉,但隨後還是邁步走了過去.而等著聶瑾萱一坐下,聶瑾惠便像是獻寶一樣的道

"怎麼樣瑾萱,這里的布置可好?"

"……這里是新房?"

"是啊,怎麼,看出來了?"

喜滋滋的對著聶瑾萱一笑,然後聶瑾惠轉頭看了下四周,然後便又對著聶瑾萱道

"怎麼樣,還不錯吧~!我布置的,靖遠過,成親就是要的,這樣才好看~!"

此時的聶瑾惠,眼里滿是待嫁新娘的喜悅.美麗的臉上更是透著不出的幸福.可看著眼前的聶瑾惠,聶瑾萱卻是瞬間從心里往外的感到了恐怖!

聶瑾惠瘋了!她真的瘋了!

心里這麼想的,聶瑾萱便直接的將身子往後躲.可這時,聶瑾惠卻忽然興奮的一把握住她的手,然後道

"所以瑾萱,這里是不是很漂亮?而且我告訴你哦,你是第一個來這里的,我想讓你看到~!"

聶瑾惠越越高興,可就在這時,一道響聲,卻是忽然傳了過來

那聲音不大,仿佛是從隔壁的什麼地方傳過來的.頓時聶瑾萱不由得一愣.而原本還臉上帶笑的聶瑾惠卻瞬間神一凜,接著微微眯了下眼睛

周圍安靜極了.但空氣中卻隱隱透出不出的詭異.而此時,在微微沉思了片刻之後,一直眯著眼睛的聶瑾惠不由得眸光一挑,然後緩緩的站起身子

聶瑾惠的動作緩慢.見此形,聶瑾萱也頓時有些緊張了起來,然後也跟著站起身,可這時聶瑾惠卻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膀

"別動,你坐在這里."

聶瑾惠的聲音很,但在那一瞬間,卻讓聶瑾萱沒由來的感到一絲感動,隨後剛要開口再什麼,卻見聶瑾惠已然邁步走向一旁,然後從那大的床榻上的被褥里拿出一把匕首,然後向著旁邊一個暗門走去……

聶瑾惠動作緩慢,但卻每一下都透著謹慎.而隨後就在聶瑾惠要走進暗門的瞬間,聶瑾萱不禁抿了下唇,然後在稍作猶豫後低聲道

"二姐,心."

聶瑾萱的聲音不大,而此時聽到這話,一直神凝重的聶瑾惠微微一怔,隨即轉頭,然後對著聶瑾萱微微一笑

"嗯."

輕輕點了下頭,然後聶瑾惠便直接走了進去……

上篇:下落不明    下篇:生離死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