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化魔成鬼   
  
化魔成鬼

晴朗的嗓音,悅耳的語調,聽起來是那麼的動聽,但此時,聽在聶瑾萱耳里,卻瞬間泛起一抹不出的詭異和熟悉.頓時,聶瑾萱微微一怔,隨即猛的轉過身子,可就在看到對方的瞬間,還是不由得瞳孔一縮

"……果然是你!"

是的,此時站在聶瑾萱面前的人,竟然就是聶瑾萱的二姐聶瑾惠.

她的神悠然自得,帶著笑的臉上透著不出的肆意.但在燭火的映照下,卻越發的讓人感到一股恐怖之極的森然驚秫!

所以,看著這樣的聶瑾惠,聶瑾萱不由得抿了唇.而此時,見聶瑾萱依舊淡然平靜的樣子,聶瑾惠卻是不禁秀眉一揚

"呵呵∼,看來我還是猜對了,原來你早就懷疑我了……"

輕輕緩緩的著,而話的同時,聶瑾惠徑自邁步來到聶瑾萱的身前

"所以,這步棋,我賭贏了∼!"

話落,聶瑾惠輕輕一笑.而此時,聽到這話,聶瑾萱卻是皺起眉頭,然後在靜靜的盯了聶瑾惠好半晌後,終于低聲問道

"為什麼?"

"為什麼?呵呵……你呢?瑾萱,你是一個聰明人,非常聰明的人,我為了什麼,難道你不知道嗎?"

不答反問,罷,聶瑾惠直接上前來到那桌案前,接著當著聶瑾萱的面兒,點了一炷香

而看著聶瑾惠的動作,聶瑾萱越發覺得眼前的聶瑾惠有些不正常,隨即不禁低聲再次開口道

"你不是,你沒怎麼見過金靖遠嗎?"

"是啊,但當時我的是,在締結婚約之後吧∼!"

神不動的著,而話的同時,聶瑾惠手里拿著香,對著靈位擺了擺,然後直接將香插進靈位前的香爐里,接著轉身再次回到聶瑾萱面前

"瑾萱,其實我也不瞞你,早在締結婚約之前,我就認識靖遠,我們一見鍾,只不過誰也不知道罷了.所以當我聽到兩家要締結婚約的時候,我高興極了……呵呵,可是沒想到,最後靖遠卻死了……"

"而你知道靖遠死的多慘嗎?那黃虎和王放,假借游學的借口,將靖遠騙出去,然後在路過燕霞山的時候,先是將靖遠打暈,然後用刀刺了靖遠很多刀,直到把靖遠殺死……"

"可即便是這樣,他們還是不滿足.他們為了掩蓋事實,便將靖遠藏起來,然後再跑到鎮上報官,而等著官府的人來了之後,自然在湖里找不到尸體.最後等著那些官府的人走了,晚上的時候,他們兩人再將靖遠的尸體拖出來,然後讓帶來的狗,啃食靖遠的身子……呵呵,但卻只留下臉面……"

聶瑾惠越越恐怖,原本輕緩的語氣,但到了最後,卻近乎瘋狂了起來,連著神都越漸激動中透著猙獰,猙獰中透著憤怒……而隨後,更是到這里後,瞬間一頓,然後猛的伸出左手,一把抓住了聶瑾萱的手臂

"瑾宣,你知道嗎?你知道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嗎?告訴你,他們是想讓啃食的痕跡掩蓋靖遠的真正死因,留下臉面,卻是讓人肯定,死的就是靖遠……呵呵,怎麼樣?他們是不是很惡毒?是不是很討厭?靖遠死的好慘啊,真的好慘!但你放心,我會讓他們死的比靖遠慘百倍!千倍!萬倍!瑾宣,你知道嗎?你知道嗎?我要讓所有人都給靖遠陪葬……"

此時的聶瑾惠仿佛徹底瘋了,憤怒怨恨到了極致,便只剩下縱的大笑.而那原本文弱的素手,卻是也不知從哪里來的狠勁,竟是只用著一個胳膊,就死死的抓著聶瑾萱,讓她掙脫不掉

手臂上火辣辣的疼,仿佛要斷了一般.可就在這時,縱的大笑之後,轉瞬的刹那,聶瑾惠又猛的停了下來,微微整了整神,同時緩緩的放開聶瑾萱

"咳……抱歉,抓疼你了.不過瑾宣你放心好了,我不會殺你的~!"

瞬間由瘋狂恢複成往日的溫和,變臉的速度讓聶瑾萱直覺的感到不出的恐怖.但表面上聶瑾萱卻不動聲色,微微抿了下唇,然後低聲問道

"金靖遠的死,確實很讓人遺憾.但是剛剛聽你的這麼詳細,你怎麼知道當年的事的?"

"周四的~!"

"所以你因為周四知道事實,但在當年沒有出來,就挖了他的眼睛?"

"對!既然知道了,為什麼都不?就算他害怕黃家和王家的勢力,但至少也可以告訴金家吧!可他卻什麼都沒,完全將自己看不見……好啊,既然他看不見,那留著眼睛還有什麼用?而且,瑾宣,我也不怕告訴你,現在發現的那些尸體,他們都是我殺的,並且是我親手殺的,甚至包括那個佟淑嬪!"

著,聶瑾惠對著聶瑾萱微微一笑,然後徑自走到一旁的石柱旁,接著順勢坐到中間的圓形石台上,隨即抬眼看向聶瑾萱

"我也知道瑾宣你心里在想什麼.你是不是想,佟淑嬪和金靖遠的案子沒有關系,為什麼我要殺她?"

到這里,聶瑾惠又是微微一笑,隨後不等聶瑾萱話,便直接將答案了出來

"因為佟淑嬪時候和靖遠是青梅竹馬,彼此很熟悉.所以,當初在得知靖遠的死亡真相後,我便想著通知金家,但當時的金家已然是多事之秋,自保尚且不及,根本無暇顧及其他.並且,一旦金家倒了,那麼靖遠的案子,就永遠也翻不起來了.因此,我便讓人偷偷捎信到宮里,想讓當時最是得寵的佟淑嬪來給皇上吹吹枕邊風……"

"當然,當時我也沒指望那佟淑嬪的三兩語能徹底救了金家,但至少可以留下金大人的命,正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可是,我萬萬沒想到,那佟淑嬪非但不幫忙,甚至還直接讓那帶口信的人回來,不要再找她,她不認識什麼金靖遠."

"呵呵~,不認識啊……虧得靖遠時候那麼照顧她.結果她卻一點恩都不講……"

聶瑾惠語平靜,美麗的臉上時時透著一抹溫和卻又隱隱透著詭異的笑.而聽到這里,站在她面前的聶瑾萱卻是微微皺了下眉

"就因為當初佟淑嬪沒有幫忙,你就殺了她?"

"是啊,這樣無無義的女人,我為什麼要留著她?!"

想也不想的回了聶瑾萱一句,但話落,聶瑾惠卻又眸光一抬,然後似笑非笑的看向聶瑾萱,通知話鋒一轉

"只不過,這些都只是其中的一個原因,而最後讓我動手的直接原因,瑾宣……可是因為你啊!"

"我?"

"對!就是你!"

到這里,聶瑾惠從石台上站起身,然後重新來到聶瑾萱面前

"因為我想知道,瑾宣你的驗尸技術,究竟高明的什麼程度~!"

直直的看著聶瑾萱,隨後聶瑾惠緩緩的將身子向前,然後越漸靠近聶瑾萱的耳邊,接著用著輕到不能再輕的聲音道

"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我知道你不是真正的聶瑾萱……不過沒關系,你是誰對我都沒有關系.所以我也不戳破你,並且,實話,與其和那個真的聶瑾萱想必,我更願讓你當我的妹妹……"

"同樣的皮囊,但你就是那麼的聰明,卻又那麼的善良,那麼的直爽,就連我這個鐵石心腸,也都不禁喜歡你……只是,你也讓我害怕.因為我怕你壞了我的計劃,所以我要看看,看看你究竟有多厲害,甚至連東陵第一仵作都贊歎你的神乎其技~!"

"……所以,你就如此殘忍的殺了佟淑嬪,只為了要看我驗尸?"

"對,我就是想看看.而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神乎其技,一點兒不為過……所以,你知道嗎?就在當時看著你驗尸的那一個瞬間,我甚至都在想,你為什麼不早些出現?如果當年靖遠出事的時候有你在場,那麼任憑黃虎和王放如何瞞天過海,想必也躲不過你的眼睛~!"

"只不過,你來的太晚了,真的太晚了,但卻又正好來到我要下手的時候,因此不能忽視你……甚至于逼得我不得不改變之前計劃,讓佟淑嬪扔出來做實驗,來測試你."

"而對于結果,也證實了,我這個實驗做得值了.要不然,我還真是早就被瑾萱你抓住了呢~!"

臉上依舊帶著笑,聶瑾惠輕輕的著,隨後便徑自直起身子,再次將目光落在聶瑾萱的臉上

"所以,在醉霞山莊的那天晚上,所有事都是我安排的,包括我手里的字條,殷鳳寒看到的字條,而我之所以這麼做,為的就是避免在當天晚上有人看到我在外面走,而對我產生懷疑.畢竟,這深更半夜的,一個女人在園子里游蕩,總歸不是好事兒,並且依著你的能力,定然也能推測出佟淑嬪的真正時間,所以我不得不做好准備."

"甚至于,我也可以告訴你,殷鳳湛中了媚藥之後,是我算准了時間,讓找個理由將甄曉蓮騙過來的……哦,不對,也不能是騙,畢竟如果她沒有什麼心思,又怎麼會過來呢?"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因為我見不得你們好!"

……

曾經,聶瑾萱覺得自已已然找到了真相,甚至連在看到自己的二姐聶瑾惠就是真凶的瞬間,她都沒有太多的驚訝,因為一切在預想之中.

但當她真的從聶瑾惠口中,得到真正的真相的時候,聶瑾萱還是震驚了.徹底的被眼前的事實所驚得目瞪口呆!

所以,此時聽著聶瑾惠這麼,聶瑾萱已然問不出'為什麼’三個字了,因為她知道不用她,聶瑾惠也會告訴她,而隨後果然,在看著她沉默了片刻後,聶瑾惠便秀眉一揚的道

"在這個世上,女人可以分成四種.第一種就是刀子嘴豆腐心,這樣的女人不管是聰明還是蠢笨,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嘴上不管罵的多凶,但心始終是善的,是好的.而瑾萱你,就是這第一種女人……"

"第二種則正好相反,也就是所謂的外表甜如蜜,心中毒如蠍~!這樣的女人很可怕,因為她們總是將自己掩飾的很好,然後事實上,她們的心卻是冷的.而第三種則是樂天知命的女人,這樣的女人輕輕的來,緩緩的走,不管周圍是狂濤巨浪,還是萬丈深淵,她們總有著自己的天地,著是好聽,但也不過是沒心沒肺.就好比我們的母親陳氏……"

"而最後一種,則是全力以赴的女人.她們愛一個人,會愛的刻骨,不會像刀子嘴那樣有不,也不會像口蜜腹劍的女人那般心里藏著心機.她們全力的付出,期望著自己的花好月圓……可如果有一天,花碎了,月缺了,那麼她們的天也塌了.剩下的便只是數不盡的黑暗,而她們會站在黑暗的深淵,靜靜的等著,看著,然後慢慢的將所有人也同樣拉進地獄……而我,就是這最後一種女人."

一字一句,臉上帶著笑意,聶瑾惠的慢條斯理.而話落,看著聶瑾萱那神怔忪的神,聶瑾惠頓時滿足的長呼了一口氣,然後接著道

"所以,殺了佟淑嬪的人是我,暗中挑撥你和殷鳳湛的也是我,然後從醉霞山莊回來,我本想著第一個殺陳鑫,卻是碰到了那個姓王的流氓,他調戲我,所以我把他也殺了,還把他的手給躲了.而這也正好能混淆視聽,何樂而不為?"

"只是讓我沒想到的是,在我去找周四的那天,卻是正好被一個叫趙良的教書先生看到了.所以之後我把他也殺了……反正不殺他,他也活不久了.倒不如我給他一個干脆!"

"至于之後的黃虎和王放就不用了,他們是直接害死靖遠的人,我當然不會饒了他們.但當殺了黃虎之後,我卻發現你們查案的速度太快了,快的讓我感到驚訝.所以我不得不停下來重新做一些准備……因為在那個時候,殷鳳湛已經開始懷疑我了.甚至,包括瑾萱你在內,也開始懷疑我了,所以我不得不現做准備!"

"所以,我改變了計劃,留下線索,讓你們知道王放還活著.因為我知道,殷鳳湛已經派人盯著我了,那我就將計就計,利用他的人來證明,在王放被轉移走到他死亡的這段時間里,我都是正常的,甚至于沒有時間出去殺人.只是他們不知道,我住在別院的那間房間,就是通往這里的秘密入口."

聶瑾惠的最後一句話,揭開了最後的謎底.聞,一直站在原地的聶瑾萱不由得雙唇一抿,但隨後卻忍不住輕笑了出來,可笑過之後,聶瑾萱隨即神一斂

"這麼,三番兩次殺我的也是你?甚至不惜搭上自己的手臂?"

"錯,我可沒想要你的命."

這一次,聶瑾惠干脆的否定了聶瑾萱的話,抬頭看了她一眼,接著邁步走到桌案前,拿起放在桌案一腳的筆墨,然後抬起左手拿起毛筆便在那宣紙上開始寫字……

而就在寫字的同時,聶瑾惠才又緩聲接著道

"瑾萱,這你可錯怪我了.我可從來沒有想要你的命.要不然,你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那只是警告,警告而已.至于我的右臂……呵呵,現在我不你也看到了吧~!"

話的功夫,聶瑾惠已然龍飛鳳舞的寫了一行字,然後將毛筆放到旁邊,接著徑自斂眸打量那宣紙上寫好的字,可隨後卻又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微微表一動,隨即道

"對了,至于殷鳳寒和我的那些流蜚語,瑾萱你也不要懷疑,那也是我做的.畢竟水清則無魚,將殷鳳寒拉進來,既能當擋箭牌,又能攪亂局勢,對我可是大大的好事……"

"當然,瑾萱你也不用拿什麼名聲來和我教,對我來,從當年靖遠死的那天開始,曾經那個聶瑾惠便也死了,留下的便只是一副軀殼而已……所以,別是和殷鳳寒暗度陳倉,如果他能幫我複仇,我就是嫁給他當妾,也心甘願."

此時此刻,聶瑾惠的臉上依舊帶著笑,而到這里,聶瑾惠卻是頓了一下,然後伸手將那張剛剛寫好的字條拿了起來,接著轉身來到聶瑾萱的面前

"而對瑾萱你,我本來沒想這麼快下手的.畢竟在那天早上,如果不是你急急忙忙的過來找我,想必現在你也不會在這里……而當時你會過來,實際上,就是已然開始肯定我就是凶手了吧!所以,就在你斷定我是凶手的那個瞬間,我便已然准備好了今天的一切."

"所以現在你在這里,不過瑾萱我也提醒你,我雖然不殺你,可你也不要妄想從這里逃出去.因為除了我,沒人知道從這里如何出去.而你如果殺了我,那麼你也會死,我死了,黃柏齊和王天海那兩個老東西也會死……所以,瑾萱你可要好好的啊,我真的不想傷害你~!"

著,聶瑾惠最後對著聶瑾萱微微一笑,然後徑自拿著手里的字條,接著緩緩的走了出去……

********************

今天更新完畢,明天見~!

上篇:天衣無縫    下篇:下落不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