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再添迷局   
  
再添迷局

聶瑾萱怎麼也沒想到,在自己身後的人,竟然不是水云,而是殷鳳湛.

而此時,對上那深邃迷人卻又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冷然的眼,聶瑾萱瞬間直覺的腦子一片空白,接著直到半晌之後,才猛的抬手指著殷鳳湛叫道

"你,你,你……你……你怎麼……"

聶瑾萱從來都是一個冷靜的女人.但此時卻已然慌了手腳.往日那一雙沉靜而美麗的眼睛,更是透出顯而易見的震驚.可隨後,就在聶瑾萱渾然顫抖的指著殷鳳湛的時候,聶瑾萱卻又猛的回想起自己眼下正在浴桶之中,隨即猛的將手一手,然後慌忙的捂住了自己那雪白的胸脯……

此時此刻,聶瑾萱臉的宛若煮熟的蝦子.躍動的燭火下更是勾勒出動人的光澤.她的嘴唇不住的顫抖,連著身子都隱隱的顫了起來

"你,你怎麼進來的?"

聶瑾萱有些火大,但同時更多的卻是尷尬和羞怯.而聞,一直都沒有話的殷鳳湛卻是不由得看了聶瑾萱一眼,一雙深眸更是微微一掃,略過那露在外面的徹底的雪肩,隱藏在水下被顫抖的手捂住的身子,隨即眼底瞬間劃過一抹不出的暗火,但接著卻微微抿了下唇

"給你一個東西."

……

其實,今天晚上殷鳳湛過來,確實是要給聶瑾萱送一個東西的.但卻是沒想到,竟然碰上如此形.可此時,聽到這話,聶瑾萱卻是不由得眨了眨眼睛,然後目光飛快的下移,然後落到了他的手上

而此時,殷鳳湛的手上依舊拿著布巾,見此形,聶瑾萱頓時想到剛剛的形,隨即臉色瞬間再次的仿若滴出血來一般.但隨後還是忍不住叫道

"送什麼東西?你先出去!有事兒之後再!"

"……"

聶瑾萱下了逐客令,但顯然,殷鳳湛卻始終不為所動.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後,殷鳳湛卻是將手里的布巾放到旁邊,然後伸手從懷中拿出一個盒子

那盒子不大,不過巴掌大,純銀的質地,上面或雕或刻著精致的花紋,甚至在最上面還鑲著一個色的寶石,端是精巧異常.

接著將那盒子拿出來後,殷鳳湛卻是捏住那鑲嵌在上面的寶石,將盒子打開……而直到這個時候,聶瑾萱才看清,原來那如此精巧的銀盒中,既不是裝著什麼珠寶,也不是裝著別的,而是白的近乎透明的一種凝凍般的東西.

頓時,聶瑾萱不禁皺起眉頭,可隨後還不等聶瑾萱回過神來,便只見殷鳳湛瞬間眸光一抬,對上了聶瑾萱那雙疑惑的眼

"轉過去."

殷鳳湛的聲音依舊低沉.可聞,聶瑾萱卻是直覺的臉上一熱,但隨即卻馬上叫道

"你要干什麼?"

"擦藥!"

原來那銀盒子里的東西,竟然是藥……

頓時,聶瑾萱心頭不禁一暖,但隨後一想起眼前的處境,便想也不想的直接神一斂

"不用,我自己會擦,你出去!"

板起臉孔,聶瑾萱嚴聲拒絕.可聞,殷鳳湛卻是動也不動.見此形,聶瑾萱瞬間眼睛一厲,接著便又催促道

"殷鳳湛,我和你話呢,你聽到了沒有?!出去,趕快出去,要不然我要叫人了."

聶瑾萱又急又惱,可再次聽到這樣的話,一直面無表的殷鳳湛卻是不由得臉色一沉

"過來!"

"你出去!"

"……"

這一次,殷鳳湛不話了.見他如此,聶瑾萱頓時氣的瞪大了眼睛,接著揚聲便要叫人……可就在這時,還不等聶瑾萱揚聲叫出口,卻只見殷鳳湛忽然長臂一伸,瞬間一手拉住聶瑾萱沒有受傷的左臂,接著微微一帶,便將她扯了過來

下身滲隔著浴桶,聶瑾萱就這樣被扯進了殷鳳湛的懷里.沾著水的身子就這樣牢牢的靠著他的肩膀……頓時,聶瑾萱臉上又是一,接著便要直覺的往後退.可隨後卻殷鳳湛一手按住,同時低聲道

"別動!"

低沉的嗓音,強勢中透著讓人沉淪的魅惑.貼著聶瑾萱的耳朵,徐浮的熱氣,更是讓聶瑾萱不由得渾身一顫,卻是連已然含在嘴中的拒絕,頓時卡主了

聶瑾萱不知道要些什麼,渾身發熱,連著向來冷靜的頭腦,此時也是一片空白……而此時,聽著她不話了,攬住她的殷鳳湛卻是不由得斂眸瞥了她一眼,接伸手拿過那盒藥膏,然後點上一點兒,並慢慢的塗在聶瑾萱後背的傷口上……

殷鳳湛的動作很慢,帶著薄繭的手指,沾著近乎透明的藥膏,緩緩的撫上,瞬間聶瑾萱只覺得傷口上一涼,隨即頓時又是渾然一顫

見此形,殷鳳湛也是反射性的動作一頓,但隨後便又將藥膏塗了上去……

這一次,殷鳳湛的動作更慢了,更輕了,連著神都分外的專注

一下一下

輕的不能再輕

仿若在撫摸著一件最珍貴的藝術品,連著手指都在跟著她的呼吸一起一伏……

而時間,仿佛也在這一刻靜止.周圍安靜極了,卻是只有兩人淺淡的呼吸聲,若隱若現……

隨後,不知道過了過久,殷鳳湛終于幫聶瑾萱塗好了藥,然後將手里的銀盒放到一旁的桌上,而直到聽到那銀盒碰觸桌面發出的輕微響聲,聶瑾萱才猛的一驚,身子反射性的一緊

"好,好了吧……那,那之後的我自己來就好,你先出,出去吧……"

聶瑾萱的聲音,透著連她自己都不甚清楚的微顫.話落,更是伸手作勢將眼前的男人推開,可就在聶瑾萱的手碰到那結實而寬闊的胸膛瞬間,卻只聽殷鳳湛猛的道

"別動!"

熟悉的低沉嗓音,都在命令.聞,聶瑾萱一愣,但隨後還不等她回過神來,殷鳳湛便已然雙手一伸,然後一把將渾身不著寸縷的聶瑾萱,從浴桶里抱了出來

"啊——"

瞬間,聶瑾萱反射性的尖叫.同時一雙雪白的藕臂更是一下抱住了殷鳳湛的脖子

聶瑾萱有些懵了,可此時抱起她的殷鳳湛,卻依舊神不動,然後就在聶瑾萱的驚呼中,將她抱到了床上,接著一把扯過乾淨的布巾,直接蓋在了她的身上

殷鳳湛的動作,不算溫柔多,但卻意外的很輕.而直到身子上蓋上了布巾,聶瑾萱這才微微回過神來,接著三兩下擦干身子,接著便直接扯過旁邊的錦被,蓋在了自己身上,同時抬眸看向眼前的殷鳳湛

聶瑾萱不話了,但一雙美麗的眼睛,卻滿是防備,泛的臉頰更是隱隱透出誘人的光澤……而此時,站在床榻邊上的殷鳳湛,卻是斂眸居高臨下的看了她一眼,接著便直接默不作聲的側身一坐

"過來!"

"……干什麼?"

"過來!別讓我第二遍!"

"你……"

看著眼前強勢的殷鳳湛,聶瑾萱頓時心里有些火大,但一想到剛剛他為自己擦藥的樣子,卻不禁抿了下唇,然後在又沉默了片刻之後,終于微微蹭了蹭身子,向他靠近了幾分

聶瑾萱的動作是無聲,但那即便是如此細微的動作,卻依舊讓殷鳳湛臉色微緩,可隨後還是大手一伸,將她拉進自己.然後就在聶瑾萱驚恐的想要再次大叫的時候,卻是一把將乾淨的布巾整理好,接著一下一下的包起她的傷口

殷鳳湛的動作依舊很輕很慢,甚至有些笨拙.可即便如此,此時的聶瑾萱卻是不由得一愣,隨後將他的動作看在眼里,接著心里瞬間浮起一抹不出的感動……

一時間,房間里再次安靜了下來.而隨後聶瑾萱更是緩緩的靠在殷鳳湛的身上,接著閉上了眼睛……而就在她的身子靠向殷鳳湛的瞬間,殷鳳湛卻是渾身一頓,接著斂下眸子看了她一眼,接著那深邃而冷然的眼底不禁浮起一抹少見的柔和……

時間流逝,一分一秒,殷鳳湛略顯笨拙的動作,卻是輕緩而細心,可隨後就在眼看著要包紮好的時候,房外卻是忽然傳來了一陣嘈雜的話聲

頓時,房間里的殷鳳湛和聶瑾萱近乎同時一愣,而這時,便只聽房外的聲音越來越清晰

……

"你擋著我干什麼?我要見王爺,我要見王爺!"

首先話的是一個姑娘的聲音,聲音中帶著一絲急切,同時還隱隱透著一絲細微的稚氣.聶瑾萱不是很熟,但聽著嗓音,不像是韓落雪和秦玉霞等人.

而隨後,等著那姑娘的聲音剛落,便只聽一道低緩的嗓音道

"曉蓮姑娘,王爺現在和三姐在房間里商量事,不方面見你,所以你還是請回吧!"

回話的是水云,想來剛剛水云離開之後,便一直在外面守著……至于她的那個曉蓮?!那不是秦玉霞身邊的丫鬟嗎?!

對于曉蓮,聶瑾萱並不是很熟悉,但印象中,卻只記得那時一個年級不大,卻很是聰明的姑娘.可現在這麼晚了,她怎麼過來了?還口口聲聲找殷鳳湛……難道是秦玉霞出了什麼事兒?!

頓時,心里想到這里,聶瑾萱不由得皺起眉頭,然後抬眸看向殷鳳湛,可此時的殷鳳湛卻是一臉的平靜,絲毫讓人看不出一絲喜怒

聶瑾萱不知道殷鳳湛心里是怎麼想的,而隨後便只聽外面的曉蓮接著叫道

"回去?你讓我回去?我家姑娘出事兒了,我要找王爺,如果王爺還不去的話,我家姑娘就要死了!"

"曉蓮姑娘,如果秦姑娘生病了的話,請馬上找大夫,而你現在在這里鬧,只會拖延秦姑娘的病."

"你……你……你怎麼這樣?"

曉蓮雖然是個聰明的丫鬟,但畢竟年輕,所以在冷靜的水云面前,自然無計可施,卻是只能氣的渾身發抖.而此時,聽著兩人的對話,聶瑾萱卻是眉頭越皺越緊,隨即想也不想的直接道

"水云,讓她進來!"

提高了嗓音,聶瑾萱揚聲吩咐著.而話的同時,更是一把將殷鳳湛推開,然後飛快的抓過一件衣服穿在身上

接著不過一會兒的功夫,曉蓮便匆匆的走了進來,然後一繞過屏風,抬眼一看坐在床榻上的聶瑾萱以及旁邊的殷鳳湛,曉蓮立刻'噗通’一聲雙膝跪地

"王妃……不,三姐,奴婢罪該萬死,這個時候來打擾您,可是奴婢實在沒有辦法,還請三姐見諒."

低著頭,曉蓮急切的開口,嗓音中已然染上了一絲哭音.聞,聶瑾萱當然不會什麼,卻只是神一斂,然後追問道

"沒關系,不過剛剛我聽你,是你家姑娘出事兒了……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是的,之前奴婢侍候我家姑娘休息,可剛剛躺下沒多久,奴婢便挺著我家姑娘身子難受,隨後奴婢便趕忙去找大夫,可誰想到,等著那大夫來了之後,卻治不了.而現在,我家姑娘疼的都快暈過去了,所以奴婢這才沒有辦法,才來打擾三姐……"

到這里,曉蓮卻是一頓,然後瞬間轉頭對著殷鳳湛磕了三個頭,同時語帶哭腔的道

"王爺,奴婢知道我家姑娘平日里經常惹您生氣,可不管如何,請王爺看在我家姑娘侍候您這麼長時間的面子上,過去我家姑娘那邊看上一眼吧!要不然,要不然我家姑娘會死的啊……嗚嗚……"

到最後,曉蓮終于哭了出來.可看著眼前痛哭流涕,並且不斷磕頭的曉蓮,殷鳳湛卻只是斂眸撇了她一眼,冷然的臉上卻是沒有一絲要起身的意思

殷鳳湛神不動,房間里再次陷入了一片甯靜之中,卻只是聽到曉蓮不住的磕頭,不住的哭泣……所以見此形,聶瑾萱不禁緊皺眉頭,然後轉眸瞪向殷鳳湛,同時示意他快點兒話

可殷鳳湛又豈是那麼容易就松動的,所以不管聶瑾萱怎麼示意他,他都是不動如山.因此,在又過了片刻之後,聶瑾萱終于急了,隨即被窩里的腳一伸,便直接踢了坐在床邊的殷鳳湛一腳

聶瑾萱踢的用了些力氣.而被她這麼一踹,毫無預兆的殷鳳湛差點兒一個趔趄掉到了地上.頓時,殷鳳湛猛的轉頭瞪了她一眼,可隨後卻只見聶瑾萱狠狠的對他比了一個口型

【趕快給我去!】

著,聶瑾萱再又瞪著眼睛威脅了殷鳳湛一下,接著這才斂眸看向眼前的依舊不住的哭泣,同時不住的磕頭的曉蓮

"行了曉蓮,王爺這就去.你趕快起來吧……水云,扶曉蓮起來."

"是!"

聶瑾萱發話了,而此時跟在曉蓮後面走進來的水云趕忙恭敬應聲,然後便上前將曉蓮扶了起來

此時的曉蓮臉上滿是淚痕,額頭上更是腫一片,隱隱泛出了血跡.而隨後被水云一扶起來,曉蓮更是腳下一個蹌踉,但接著卻是在答謝聶瑾萱的同時,馬上轉頭看向殷鳳湛,眼下寫滿了期待

但殷鳳湛卻只是轉眸看向聶瑾萱,接著在過了好半晌之後,才微微抿了下唇,然後徑自站起了身子,接著大步走了出去……

***********************************************

錦繡閣,位于宸王府的東北角.位置雖然不上有多偏僻,但也不算是有多好.至少和聶瑾萱的凝香苑,韓落雪的漱玉軒這般後院兒住主院落的位置,是有些距離的.

秦玉霞,便住在這錦繡閣里.

而隨後等著殷鳳湛離開後,聶瑾萱也起身穿好衣服,然後便帶著水云也趕了過去.可剛剛一走進錦繡閣,便聽到房間里傳來一陣叫喊聲

"啊——好疼!王爺……妾好難受啊……王爺……"

秦玉霞喊的撕心裂肺,聞,已然走到院子里的聶瑾萱不禁皺了下眉,接著便快步推門走了進去,可就在走進房間的瞬間,聶瑾萱卻不禁臉上一僵

原來只見,此時此刻躺在床榻上的秦玉霞正不斷的叫喊著,她的表很痛苦,美豔的臉上滿是淚痕,而她的手,正緊緊的拉著站在床邊的殷鳳湛,接著甚至連身子也靠了過去

那是一種不出的依賴,仿佛天地間便只有他才是她的天一般……所以見此形,聶瑾萱心里莫名的感到一股不出的沉重,美麗的臉上更是隱隱現出了一抹凝重

心里有些難受,有些疼,有些算,有些失望,還有些複雜……但隨後聶瑾萱還是微微神一斂,然後邁步上前

"秦姑娘怎麼樣了?"

聶瑾萱這話是對著旁邊的一個大夫模樣的人的,但一雙眼睛卻始終落在秦玉霞和殷鳳湛身上.而此時,聽到這話,那中年的大夫趕忙上前,然後低聲解釋道

"呃,在下無能,尚不能查出秦姑娘是怎麼了……不過,在下懷疑,秦姑娘好像是中毒了."

"中毒?"

中年大夫的話,吸引了聶瑾萱的注意.而接著便只聽那大夫才又接著道

"是的.可究竟是什麼毒,在下就……"

中年大夫臉上帶著一抹愧色.見此形,聶瑾萱瞬間眸光一凜,但隨後剛想話,便又停了下來

是啊,她現在是聶家三姐,已然不是曾經的宸王妃,暫住在宸王府,也不過是為了案子而已……所以,她還有什麼立場,在這里多嘴多舌?!

瞬間,想到這里,聶瑾萱在短暫的怔忪後,頓時便神黯淡了下來,然後便雙唇一抿不再語

房間里亂作一團.隨後沒過一會兒的功夫,韓落雪和白美蘭也匆匆趕了過來,接著又過了一會兒,周太醫便背著藥箱子走了進來

……

周太醫來了,眾人自然退後,接著在一番查診後,周太醫這才晃晃悠悠的站起身,然後按照慣例先行寫下一個房子,隨後才對著殷鳳湛道

"回稟王爺,這位主子是中毒了."

"毒?"

"是的,這位主子所中之毒為三更散.是南疆一種很少見的毒藥,中毒者平日無事,但沒到半夜三更開始,便腹痛如絞,直到疼過三七二十一後,便內髒俱烈而死.是一種很凶狠的毒藥啊~."

周太醫是有名的慢性子,連著話都慢條斯理的.可此時,聽著他那慢條斯理的話,房間里的眾人,頓時俱是一震,連著站在角落的聶瑾萱都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三更散?竟然會有這麼歹毒的毒藥!可秦玉霞怎麼會……難道是那凶手殺我不成,反倒對著王府里的旁人下手不成?!

可這也不對啊!如果是那凶手的話,對方只是想要自己的命,那麼直接下像上次一樣的砒霜便可以了,又怎麼會下像三更散這種,端是以折磨人為樂的毒藥呢?

一時間,聶瑾萱腦子里千回百轉.而此時,在短暫的震驚後,神不動的殷鳳湛卻是抿了下薄唇,然後低聲問道

"可有解藥?"

"回王爺的話,暫時沒有.不過在下知道如何調配解藥,可那解藥中,需要一味特殊的藥材,所以最終能不能成,端看能不能找到那味藥材了."

"什麼藥材?"

"烏金蛇的血."

周太醫搖頭晃腦,而聽到這話,殷鳳湛卻瞬間抬眸瞥了他一眼,頓時那周太醫不由得渾身一顫,然後趕忙不再廢話的解釋道

"呃……其實這三更散的主要是由紫蓮花的花蕊提煉而成.這紫蓮花生長在南疆深山的毒瘴之中,通身有劇毒,並且尤其以花蕊最為厲害.可這世間萬物,相生相克,而這烏金蛇便是紫蓮花的克星.所以,王爺如果想要救這主子,必須要在二十一天之內,派人親自去南疆抓到烏金蛇,並取其鮮血,否則就算是大羅金仙,也救不了這主子了."

周太醫雖然性子慢,但絕不會謊話.而眼下秦玉霞中了這麼厲害的毒,並且鬧得現在眾人皆知,那麼就算是殷鳳湛不想救人也得救了.畢竟這要是傳出去,堂堂一位王爺,竟然連自己侍妾中毒,都不聞不問,那豈不是壞了名聲?!

這樣的道理,殷鳳湛當然明白.但即便如此,殷鳳湛卻沒有馬上應聲,而是瞬間抬眸看了站在角落的聶瑾萱一眼

瞬間,四目相對,但片刻之後,聶瑾萱卻是微微抿了下唇,然後徑自點了下頭,見她如此,殷鳳湛臉色微微變得有些難看,但接著卻是眸光一收,然後冷聲命令道

"顧洪."

"老奴在."

"派人去南疆走一趟."

"是."

"同時給本王好好調查,為什麼王府里會接二連三的發生中毒的事兒?本王倒是要看看,究竟是誰這麼大的膽子,敢在王府里如此放肆!"

殷鳳湛動怒了.聞,房間里的眾人頓時低頭斂眸.而這時,剛剛疼暈過去的秦玉霞卻是忽然一聲尖叫,然後伸手再次抓住殷鳳湛

"王爺……王爺……"

秦玉霞氣若游絲,聞,殷鳳湛低頭看了她一眼,隨即秦玉霞便又靠在了他的懷里.見此形,站在角落的聶瑾萱不由得抿了下唇,然後便悄然走了出去……

聶瑾萱離開了.可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她轉身的瞬間,始終站在她旁邊的白美蘭卻是不禁抬眸瞥了她一眼,然後眼底瞬間浮起一抹精光!

*********************************************

秦玉霞中毒,隨後折騰了好半晌,才算是消停了.接著在周太醫走後,韓落雪等人也紛紛徑自離開.

此時的天色已經近黎明,天邊也有些隱隱的發白,而跟著韓落雪一同走出了房間,白美蘭卻是不由得抬頭看了一眼,接著微微揚了下眉

"哎,真是想不到,這好好的,玉霞妹妹怎麼還中毒了呢?"

白美蘭的聲音不大,但卻讓走在她前面的韓落雪聽得清清楚楚.而一聽這話,韓落雪果然腳下一頓,然後徑自轉過身子

"哎,是啊,這都好好的,忽然就中毒了……真是讓人匪夷所思,並且還是那麼厲害的毒.看來以後我們都得要心了."

"是,側妃姐姐的是.不過依著側妃姐姐看,這事兒會是誰干的?"

"誰干的?這我怎麼會知道……不過,最近王府里真的不算太平,誰都有可疑啊!"

韓落雪若有所思的著,可到這里,卻是一頓,然後趕忙抬頭看向白美蘭

"哦,我可不是懷疑美蘭妹妹,還請美蘭妹妹不要誤會~!行了,時間不早了,美蘭妹妹也快點兒回去休息吧."

著,韓落雪對著白美蘭微微一笑,然後便帶著貼身丫鬟杏兒,轉身走了.可白美蘭卻是站在原地但笑不語.

黑暗中,白美蘭就那麼靜靜的站著.最後知道黑暗淹沒了韓落雪的身影,化作一片黑暗,卻也沒有收回眸子……而此時,看著自家主子半晌都沒什麼反應,跟著她身後的芸兒,卻是忍不住上前一步來到白美蘭身旁道

"姐,您這事兒是怎麼回事兒啊?奴婢怎麼都糊塗了?"

此時的芸兒,滿腦袋問號,而到這里,更是不禁皺起了眉頭

"這之前是王妃……呃,不,是三姐中毒,現在又是秦姑娘中毒……可之前不是聽,三姐中毒是因為查的什麼案子,所以凶手要殺人滅口嗎?可這事兒和秦姑娘有什麼關系啊?"

越越覺得奇怪,話落,芸兒不禁看向白美蘭.而聽到這話,白美蘭卻是微微一笑

"這麼,你是覺得秦玉霞中毒,也是那凶手所為?"

"難道不是嗎?呃……難道姐是懷疑,是王府里有人給秦姑娘下毒?"

瞬間瞪大了眼睛,芸兒滿臉的難以置信.可白美蘭卻是但笑不語,接著直到半晌過後,白美蘭才微微笑容一收,然後低聲近乎囈語般的道

"這中毒,其實也未必是件壞事兒,畢竟,能將王爺引到這里,也是功德一件啊~!"

著,白美蘭轉頭看了眼錦繡閣,接著瞬間眯了下眼睛

"所以,我雖然不知道這秦玉霞是怎麼中毒的,但至少我知道,這件事兒她可不是受害者……置之死地而後生,真是好手段!"

白美蘭臉上似笑非笑.而此時一聽到這話,芸兒頓時渾身一震,腦子里隨即微微一轉,接著一臉惶恐的低聲道

"這,這麼……姐的意思是,是秦姑娘自己下毒毒自己,然後從三姐房間里拉人嗎?這,這怎麼可能啊?這……"

芸兒難以想象自己給自己下毒是多麼瘋狂的事兒,可聞,白美蘭卻是瞬間勾唇一笑

"哼~,那又如何?!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只要目的成了,受些苦頭又能如何?再,你這丫頭不要忘了,那秦玉霞的父親幾年前,可就是在南疆任職,而從南疆回京後,她才進了宸王府的……"

到這里,白美蘭臉上的笑容更甚,但隨後卻是徑自轉回身子,然後邁步離開

"所以,等著瞧吧,這事兒沒完!"

********************************************

秦玉霞莫名中毒,顧洪在殷鳳湛的吩咐下開始調查,同時開始整治王府,一時間,整個宸王府開始早木皆兵.

同時,一如白美蘭所,這事兒真的沒有完結,因為秦玉霞中毒,每天半夜都疼痛難忍,而一到這個時候,她便讓曉蓮來找殷鳳湛,鬧得殷鳳湛不得不去.

而對此,聶瑾萱卻是冷眼旁觀,甚至從秦玉霞中毒的那天開始,便一直對殷鳳湛有意疏遠,甚至到了晚上的時候,更是直接將門在里面栓死,不讓殷鳳湛有機會進來.同時警告水云,如果再做像上次一樣的事兒,那麼便直接回去,不要再跟著自己了.

聶瑾萱很堅決,所以水云自然不敢再如此.隨後聶瑾萱便一門心思的投入到了查案之中,接著一轉眼便是五天過去了.

上篇:子夜糾纏    下篇:授受不親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