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看什麼看   
  
看什麼看

秀的出現打斷了大家的討論,隨後房間里的幾個男人便都不自覺的閉上了嘴,然後趁著這個功夫,幾人便各自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潤潤嗓子,接著刑部尚書左巍便就近和旁邊的瑞王殷鳳翔聲的著話,墨玉玨則抬眼看了下對面的聶瑾萱,然後抿唇不語.

房間里一片愜意,而此時,看著秀將藥端到自己面前,聶瑾萱卻是不禁皺起了眉頭

要知道,自打聶瑾萱受傷之後,便一直開始喝藥,效果雖然不錯,但不得不,對于湯藥的那股味道,聶瑾萱卻實在有些難以忍受!

而之前因為傷比較重,所以聶瑾萱就算千百個不願,也都忍著一口喝了.可現在聶瑾萱覺得自己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因而不由得便開始排斥起來.

所以此時此刻,看著眼前的那碗黑乎乎的湯藥,聶瑾萱在微微皺起眉頭後,便不禁低聲道

"放一邊吧,我待會兒再喝."

"呃……可是姐……"

聶瑾萱臉色平靜,可聞,秀卻是一愣,畢竟這湯藥還是趁熱喝了才有效果的不是嗎?!可眼下聽著聶瑾萱這麼,秀既想著勸自家主子,但因為膽,卻又不敢開口,一時之間不由得有些進退兩難

秀僵在了那里,但最後還是聽從吩咐的將湯藥放到一旁的桌子上.可就在這時,卻只見坐在旁邊的殷鳳湛瞬間臉色一沉

"喝了!"

顯然,殷鳳湛已然看出了聶瑾萱的心思.低聲的開口,話落更是轉眸直直的看向聶瑾萱.而此時,一聽到旁邊殷鳳湛的聲音,聶瑾萱不由得轉頭看了他一眼,隨即頓時對上了他的眼

"我了待會兒再喝!"

"現在!"

"我了一會兒的!"

"別逼本王親手灌你喝!"

"你……"

殷鳳湛是撂下狠話了.聞,聶瑾萱頓時臉色漲的通,心里的火氣更是一時間噴湧而出.可眼下周圍還有別人,聶瑾萱也不好發作,隨即不禁狠狠的瞪了殷鳳湛一眼,然後一把端過那碗還冒著熱氣的湯藥,便要一口氣喝下去……

可許是那湯藥真的有些熱,再加上聶瑾萱一直等著殷鳳湛,而沒有太過注意,所以湯藥剛一入口,頓時將聶瑾萱燙了一下,瞬間聶瑾萱反射性的咳了一下,然後趕忙將手里的湯碗拿開

因為賭氣,所以被燙了一下,聶瑾萱氣個半死.而此時,看著她被燙了,剛剛還和她瞪眼睛的殷鳳湛不由得一愣,接著想也不想的伸手將那個湯碗接了過來

這時,站在一旁的秀也趕忙上前,遞上絲帕.接著聶瑾萱一把拿過絲帕拭了拭嘴,然後抬眼瞪向旁邊的殷鳳湛

"我都了很熱,要待一會兒喝,就你,沒事兒催催催!"

無端被燙了一下,聶瑾萱心里沒好氣,而一聽這話,殷鳳湛隨手將湯藥放到旁邊,然後面無表的看向聶瑾萱

"誰讓你喝那麼快!"

"你……"

被殷鳳湛一堵,聶瑾萱臉色再次漲的通,但殷鳳湛的也沒錯,剛剛確實是她光顧著賭氣,所以喝急了……因此,一聽這話,聶瑾萱頓時不知道要什麼

聶瑾萱心里憋火,隨即不由得站起身子,見她如此,一旁的殷鳳湛頓時眉頭皺了起來

"干什麼去?"

"換身衣服!"

原來,剛剛因為燙了一下,一不心,湯藥便濺到了聶瑾萱的身上.所以,此時聶瑾萱沒好氣的著,同時再次瞪了殷鳳湛一眼,接著便要邁步離開……可就在這時,就在聶瑾萱剛剛走了沒兩步,卻瞬間一下子暈倒在地……

……

聶瑾萱沒有絲毫預兆的暈倒在了地上.瞬間,原本便一直看著她的殷鳳湛猛的瞳孔一縮,接著一個箭步上前將她抱起

"怎麼了?"

殷鳳湛半蹲在地上懷抱著聶瑾萱,皺緊的眉頭透著不出的深沉,深邃的眼底更是隱隱帶著顯而易見的擔憂和緊張.而此時,卻是緊緊的盯著懷中的女人,瞬也不瞬

而房間里原本還或是斂眸沉思,或是相互話的幾個男人,看著眼前的變故,頓時也是一驚,接著也紛紛起身上前

"怎麼回事兒?"

"剛剛不是好好的嗎?"

"是啊,這……"

瞬間,房間里亂作一團.而此時,看著聶瑾萱越漸慘白的臉色,殷鳳湛頓時臉色一沉,並揚聲吼道

"叫太醫!"

著,殷鳳湛一把將聶瑾萱抱起,大步離開……

*************************************

聶瑾萱莫名的暈倒了,隨後不多時太醫就來了,隨即一把脈才知道,原來竟然是中毒了!

聞,在場的幾個男人頓時一驚,接著左巍不禁皺起八字眉

"中毒?怎麼可能啊?剛剛本官和三姐以及兩位王爺,墨侍衛都在,怎麼會中毒呢?"

這次來的還是慢性子的周太醫,而此時一聽左巍這麼,周太醫不由得眨了眨眼睛,然後慢條斯理的道

"這個老朽不知道,不過這三姐確實是中毒了沒錯!所中之毒是砒霜,而本來這砒霜之毒是致命的,可幸好三姐中的毒量很少,因此才救了回來.這要是再稍微多一點點,就算是大羅金仙,想必也無可奈何了!"

著,周太醫邁步來到一旁,便開始開方子.而一聽這話,房間里的幾個男人頓時互看了一眼,可這時,一直盯著躺在床榻上的聶瑾萱,而始終沒有話的殷鳳湛卻是瞬間眸光一轉,然後沉聲道

"顧洪."

"是,老奴在."

"把外面的那碗湯藥拿來!"

此時的殷鳳湛,臉色陰沉的嚇人.聞,總管顧洪馬上恭敬應聲,然後親自將外面那碗放在桌上的湯藥端了進來

而看著顧洪端著湯藥進來了,殷鳳湛也沒話,銳利而陰沉的雙眼一轉,接著顧洪馬上會意的將那碗湯藥拿到了剛剛開完藥方子的周太醫面前

見此形,周太醫立刻明白了過來,隨即二話不便從自己的藥箱中拿出銀針,然後放到湯藥碗里……瞬間,便只見那原本還銀亮發白的銀針,頓時變成了黑色

有人在湯藥里下了毒.瞬間,房間里幾個男人的臉色近乎同時一震,而殷鳳湛更是陰沉到了極點,看著連旁邊的周太醫都不禁渾身打了一個哆嗦

"把人帶過來!"

"是!"

殷鳳湛再次開口了.聞,不待殷鳳湛是誰,顧洪便馬上恭敬應聲,然後不過轉眼的功夫,便只見兩個侍衛將秀帶了進來

此時的秀已然泣不成聲,滿是淚痕的臉上更是帶著無盡的難過和自責.所以,等著秀一被帶進來,便瞬間雙膝跪地,然後想也不想的直接哭著道

"嗚嗚……王爺,,姐……嗚嗚……我家姐怎麼樣了?嗚嗚……我家姐怎麼樣了?嗚嗚……王爺,姐怎麼樣了……"

秀哭的傷心,而她第一句並不是自己有多無辜,卻是問聶瑾萱如何.所以,一聽這話,旁邊的左巍等人不由得微微眉頭一動,但卻沒有話,而此時的殷鳳湛卻是目光冷冷的盯著眼前的秀,接著直到半晌後,才終于沉聲道

"中毒了."

"什麼?怎,怎麼會……怎麼會這樣?姐……嗚嗚……"

聽著殷鳳湛聶瑾萱中毒,秀淚眼婆娑的臉上瞬間一變,接著哭的更加厲害了,同時一邊哭一邊道

"嗚嗚……怎麼,怎麼會這樣啊……嗚嗚……"

至始至終,秀都沒為自己一句,卻是一直在哭.滿是淚痕的臉上更是透著不盡的擔心和懊悔,甚至差點兒哭的背過氣去……見此形,殷鳳湛不話,旁邊的左巍卻是綠豆大的眼睛一動,然後上前緩聲道

"秀姑娘,三姐剛剛中毒了,並且那毒就被下在那湯藥之中.而那碗湯藥是秀姑娘端過來的,所以……"

"嗚嗚……大人,您是懷疑毒是奴婢下的嗎?嗚嗚……奴婢沒有,奴婢真的沒有啊……嗚嗚……大人,奴婢發誓,如果奴婢有心害姐,定當五雷轟頂,不得好死!嗚嗚……"

秀雖然膽,但腦子卻很好使.聽著左巍的話,自然明白他是什麼意思.

"嗚嗚……奴婢侍候姐這麼多年,怎麼會害姐呢……嗚嗚……再,就算是奴婢真的有害人之心,又怎麼會如此正大光明,當著大人以及各位王爺的面兒下毒?嗚嗚……就,就是給奴婢十個,十個膽子,奴婢,奴婢也不敢啊……嗚嗚嗚……"

秀越越傷心,越越激動.而一聽這話,左巍果然不由得一愣,隨即抬頭和旁邊的殷鳳翔等人對視了一眼,接著便只見左巍臉色不禁微微一緩,然後低聲道

"呵呵~,秀姑娘,你誤會本官了,秀姑娘對三姐一片忠心,本官自然是知道的.可眼下三姐中毒是事實,毒下在湯藥里,而這湯藥又是秀姑娘端過來的也是事實,所以本官自然是要問問……當然了,本官並不是懷疑秀姑娘,而只是想問問秀姑娘,這湯藥是否是秀姑娘親手熬制的?"

"嗚嗚……回大人的話,這湯藥是奴婢熬的……嗚嗚……但,但奴婢真的沒有下毒啊……嗚嗚……"

"哦,那請問秀姑娘,熬藥的時候,可有離開過?旁邊是否有人在場?"

"嗚嗚……當時奴婢一直看著火候,都沒有離開過啊……"

聽著左巍這是要追查線索,秀這時才不禁伸手擦了擦臉,然後接著道

"而奴,奴婢是在後院兒廚房的院子里熬的藥,所以旁邊自然是有人的……嗚嗚……奴婢記得,廚房的劉嬸,田嬸,還有玉,當時都在,然後她們還和奴婢話,問姐傷勢怎麼樣了……嗚嗚……"

"那也就是,從熬藥到把藥端到這里,一路上秀姑娘都沒有離開過是吧!"

"是,是的……嗚嗚……"

跪在地上的秀點了點頭,然後抬頭看向眼前的左巍

"大人,奴婢所都是事實,如有半句虛假,定然不得好死!大人,您一定要查出真凶啊!嗚嗚……要,要不然,要不然姐要是真的有個萬一,奴婢,奴婢也不活了……嗚嗚……"

秀的話的倒是真意切.聞,左巍不由得眼珠子亂轉,而此時,坐在旁邊的墨玉玨和殷鳳翔也一臉的疑惑,卻是不知道問題究竟出在哪里.

一時間,房間里頓時安靜了下來,卻是只聽到跪在地上的秀哽咽不止.但隨後沒多一會兒,便只見一直沒話的殷鳳湛雙唇一抿

"顧洪,把藥渣,藥罐,以及包著藥的紙,還有沒熬的藥全部都拿過來!"

殷鳳湛低聲命令,隨後不過一會兒的功夫,便只見顧洪帶著下人將所有的東西都拿了過來,這時,殷鳳湛轉眸看了周太醫一眼,周太醫頓時渾身打了一個激靈,然後趕忙開始將拿過來的東西逐一檢查

房間中再次陷入一片安靜之中.眾人紛紛將目光落在了周太醫身上.而周太醫雖然性子慢,但做事也並不慢,所以在不過片刻的功夫,便徑自抬起頭,然後慢悠悠的道

"回稟王爺,這毒是下在當歸里的,其他都沒有問題."

周太醫著,話落,便將一個的碎片放到了殷鳳湛旁邊的桌子上

"就是這個,這個是當歸的碎片,下官是在之前包著藥材的紙包里找到的.不過好在是找到了一個碎片,否則還真是難以想象,凶手心思果然歹毒啊!"

……

周太醫找出了問題所在,隨後等著開過了房子,周太醫便走了.而等著周太醫一走,房間里頓時安靜的嚇人,秀跪在中間,更是嚇得渾身發抖.

房間里沒有人話,而隨後直到過了好一會兒,殷鳳湛瞬間眸光一挑,看向顧洪

"查清楚!"

"是!"

恭敬應聲,隨後顧洪便走了出去.而這邊顧洪一走,殷鳳湛便徑直將目光落下了秀身上.瞬間秀沒由來的渾身一顫,接著趕忙低頭道

"王爺,您要給姐做主啊!嗚嗚……"

"下去!"

"嗚嗚……是,是……"

顫抖的應聲,接著秀對著殷鳳湛磕了三個頭,然後這才悄然走了出去.

一時間,房間里便只剩下殷鳳湛以及左巍等人.這時,便只聽左巍瞬間八字眉一皺,然後湊到殷鳳湛旁邊道

"王爺,你看這事兒是怎麼回事兒?莫不是又是那凶手?"

左巍一臉認真,隨後旁邊的墨玉玨也臉色一沉的道

"在下覺得有可能.畢竟剛剛那個秀的不錯,如果真的是她下的毒,那就太明顯了.而一旦三姐有事兒,她定然是跑不了的.並且,下毒之人既然能想到在當歸中下毒,顯然是心思縝密之人,所以單從這點上看,也符合那幕後凶手的個性!看來那凶手真的將三姐當成眼中釘,肉中刺,非要除掉三姐不可了!"

這話的時候,墨玉玨眼底劃過一抹若隱若現的憤怒.可就在這時,坐在旁邊始終沒怎麼話的瑞王殷鳳翔卻是少見的皺了皺眉

"嗯,看來是這個樣子了……不過,我倒是比較奇怪的是,為什麼凶手會接二連三的對三姐下手呢?"

殷鳳翔的聲音平緩,可他這話一出,頓時引來了房間里所有人的注意.連著冷著一張臉的殷鳳湛,也瞬間眼眸一挑,看了過去

而此時,看著眾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身上,殷鳳翔先是一愣,但隨後卻直接緩聲道

"畢竟大家想想,自從血案發生以來,三姐奉旨查案,但這其中我,左大人,墨侍衛以及四皇弟也有在調查,可凶手卻一而再,再而三的只對三姐下手,這不是很奇怪嗎?"

"呃……瑞王殿下的意思是,這里面還有別的什麼事兒?"

八字眉一挑,左巍那頗具特色的臉上透出了一抹狐疑.聞,殷鳳翔隨即抬眼看了他一眼

"難道左大人就不覺得奇怪嗎?並且,刺殺也好,下毒也好,凶手擺明了要置三姐于死地,可同樣查案的我們,卻毫發無損……"

殷鳳翔那平日帶笑的臉上,此時也透出一絲凝重.可就在這時,還不等殷鳳翔把話完,旁邊的墨玉玨卻是微微皺起濃眉,然後開口打斷了他

"不,瑞王殿下這話的有些不對……"

著,墨玉玨抬眼看了下對面的殷鳳翔,然後一臉認真的開口道

"其實有件事兒,在下一直都很懷疑,但卻一直不知道該不該……其實在下倒是覺得,之前的兩次刺殺,凶手並非用盡了全力!"

"哦?墨侍衛何出此?"

"很簡單,就是在下覺得,那些刺客的身手都不太高……"

到這里,墨玉玨微微頓了一下,接著才又道

"畢竟大家仔細想想,從血案開始至今,凶手犯下的罪行,都極度殘忍.並且不管對方的身份是後宮妃嬪,還是當朝高官,凶手絲毫沒有手軟.進而明凶手是一個心思縝密,做事心,同時卻又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人物!"

"可如果凶手是這樣的人,那麼他既然能將黃虎,王放等人騙出來殘忍殺死,那麼凶手為何不能用同樣的方法將我們也殺了?!所以在下覺得,如果凶手真的動了殺機,那麼我們每個人,都會有很大的危險!"

"但現在的況卻是,凶手三次伏擊,卻都無功而返,這不是很反常嗎?!而如果,凶手是想著殺人滅口,那麼為何還要找那樣不入流的刺客前來刺殺?!並且,就算是第一次,凶手錯估了宸王殿下和三姐在一起,那麼第二次的時候,就應該派更厲害的刺客才是.可昨天審問的時候,在下卻發現,那些刺客竟然和第一次的那幾個刺客一樣,都是一些不入流的人物,而這樣的人,凶手為何要找他們動手?"

墨玉玨雖然在刑部任職,負責調查案件.但在進刑部之前,墨玉玨曾在少林寺學過十多年的武藝.所以對于武藝方面的事兒,墨玉玨自然要比不會武功的左巍以及殷鳳翔知道的清楚,因此,才會注意到別人都沒有注意到的細節.

而此時,聽著墨玉玨這麼,左巍和殷鳳翔果然神一怔,隨即左巍頓時湊過來問道

"呃……這麼,墨侍衛的意思是,凶手其實並不是打算要三姐的命?"

"這個在下不好,但憑著凶手之前犯下的案子,確實讓人匪夷所思."

墨玉玨還是一臉嚴肅.而這時,旁邊的殷鳳翔也點頭應聲道

"嗯,墨侍衛所極是.畢竟依著凶手的頭腦和手段,如果真的要三姐的命,那定然不會如此.不過,如果第一次,第二次的刺殺並非是想要三姐的命,那究竟又是為了什麼呢?"

"對對對,這點兒確實有些讓人莫名其妙啊!可這話又回來,這第一次,第二次刺殺都不算狠毒的話,但第三次下毒可就厲害了吧……這要不是當時三姐被燙了一下,然後只喝了一點點就放到了旁邊,想必現在……"

之後的話,左巍沒有.卻是不禁轉頭看了躺在床榻上,依舊昏睡的聶瑾萱一眼,然後微微歎了口氣

一時間,眾人的目光也紛紛轉到了聶瑾萱身上,隨後眾人再又是一番討論之後,便各自離開了.

……

當聶瑾萱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微微動了下身子,隨後聶瑾萱這才緩緩的睜開眼睛,可就在睜開雙眼的瞬間,卻對上了一雙熟悉而深邃的眼

昏黃的燭火下,投下了光影.越是映著那雙眼,深的駭人,魅惑的可怕,卻又隱隱透著一絲不出的認真……而這也讓聶瑾萱不由得一愣,然後低聲道

上篇:創造線索    下篇:不許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