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留活口!   
  
留活口!

聶瑾萱讓人攔住了殷鳳寒的馬車,而此時,坐在馬車里的殷鳳寒一聽聶瑾萱有事兒找自己,頓時眉頭一挑,但隨後卻瞬間勾唇一笑

"是麼?那不知道三姐有何事找本太子啊?"

"回稟太子殿下,奴才不知.三姐只是讓奴才請太子殿下稍等片刻,三姐隨後便來."

罷,那傳話的下人也不多,轉身便走了.而此時,馬車里的殷鳳寒不禁又是一笑,但隨後還是徑自下了馬車,端看一會兒聶瑾萱找自己究竟所為何事.

站在馬車旁,看著越漸西沉的太陽,殷鳳寒一派云淡風輕.而隨後不久,果然只見聶瑾萱帶著丫鬟秀快步走了過來

聶瑾萱一臉的平靜,美麗的五官在那黃色的斜陽中透著不出的沉靜和優雅,只是那一雙內斂的眸子,卻是隱隱透著讓人不出的魅力

那是一種神奇的力量,不尖銳,不柔媚,肅然而平靜,卻是讓所有邪魔都不能靠近的正氣.但同時卻又透著一股女人才又的溫婉和雅致.

最是奇妙的組合,卻又讓人感到不出的氣韻.微微抿起的嘴角,嚴肅中卻透著一絲不出的美麗.

真是個奇怪的女人.卻又是那樣的讓人過目難忘.不由得,靜靜的看著她向自己走來,殷鳳寒頓時心里冒出一個有些荒唐而好笑的想法,那就是他忽然想看看這個女人笑,想看看她笑起來究竟是天香國色,還是嫵媚動人,亦或是淡然如水……

但終究,殷鳳寒卻是什麼也沒,片刻後更是揚眉一笑,然後看著已然來到自己面前的聶瑾萱道

"三姐還有話對本太子?"

"是的,太子殿下!"

聶瑾萱一臉平靜,可到這里,聶瑾萱卻是微微頓了一下,然後對著身後的秀道

"秀,你先退下,我有話對太子殿下."

"是!"

恭敬應聲,秀徑自退到一旁十來步遠的位置,見此形,殷鳳寒不由得一愣,但隨後也是一笑,同時對著自己旁邊的下人一擺手

隨即,轉眼的功夫,兩人身邊便已然空了出來.見此形,聶瑾萱也不廢話,上前一步來到殷鳳寒面前,同時低聲道

"太子殿下,其實今天攔住殿下,實在是有件事兒想和太子殿下確定一下."

"哦?呵呵~,難道三姐是想讓本太子改變娶你二姐的心思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還是不勞煩三姐操心了."

似笑非笑,殷鳳寒看著眼前的聶瑾萱,眼底不禁劃過一抹輕蔑,可此時,一聽這話,聶瑾萱卻只是目光一沉,然後直接道

"太子殿下可能誤會了,我讓人攔住殿下,並非是為了家姐之事,畢竟剛剛我已經了,太子殿下有什麼想法,有什麼算計,只管和家父好了,我斷然沒有阻攔的必要,或者,也沒有阻攔的能力!"

"哦?三姐還真是快快語,那不知如果不是這事兒,三姐又是為何攔下本太子的呢?莫不知是想著和本太子話?"

瞬間,殷鳳寒那狹長的眼底,不禁劃過一抹邪氣,可見他如此,聶瑾萱卻頓時冷冷一笑

"太子殿下難道對我這個棄婦有興趣嗎?還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自甘用著貶損自己的方式,聶瑾萱將殷鳳寒奚落了一番.但隨後,卻是神一凜,同時低聲道

"太子殿下,實不相瞞,今天我讓人攔住殿下實在是有一件事兒想和殿下確定一下!"

"哦?何事?"

"就是當初在醉霞山莊出事兒的那天晚上,太子殿下究竟為何會出現在那里?為何會碰上家姐?"

……

此時的聶瑾萱一臉認真,而本來還臉上帶笑的殷鳳寒一聽這話,頓時微微一愣,隨即皺起了眉頭

"三姐,你這話何意?"

"沒什麼意思,只是想起太子殿下如實出來而已.當然,太子殿下請放心,不管太子殿下什麼,我都不會和別人亂的!"

聶瑾萱這麼,無疑也是不想讓殷鳳寒假話.畢竟,如果當時殷鳳寒夜晚外出,是要做什麼不干不淨的事兒的話,是斷然不好向外的.

只是,聶瑾萱忘了,即便她雖然這麼,可那殷鳳寒又豈會輕易的相信她?!所以在短暫的愣神後,殷鳳寒頓時微微一笑

"三姐,你這話是何意?本太子之前不是已經都過了嗎?怎麼?三姐是不相信本太子嗎?"

顯然,殷鳳寒不想再多.而聶瑾萱也是聰明人,一聽這話,頓時知道自己剛剛的法有些太弱了.隨意瞬間眸光一凜

"太子殿下,實不相瞞,我今天來問太子殿下這些問題,只是為了破案!"

"破案?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畢竟,太子殿下也知道吧,最近城中一連發生六樁血案,所以皇上特意命我調查此事.同時,我也不妨告訴太子殿下,之前佟淑嬪的死,可能也和這次連環血案有關系,所以還請太子殿下據實以告,以便早日抓到凶手!"

"哦……原來如此,可本太子已經實話……"

雖然對剛剛聶瑾萱所的話,感到有些驚訝,但殷鳳寒依舊並不打算什麼,可讓殷鳳寒沒想到的是,這回沒等他把話完,聶瑾萱卻再次臉色一沉,同時開口打斷了他

"太子殿下,我希望你最好實話實,否則下一個死的可能就是你!"

此時此刻,聶瑾萱一臉的陰沉.可一聽這話,殷鳳寒瞬間一怔,但隨即也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聶瑾萱,你這話什麼意思?難道是在詛咒本太子嗎?"

"詛咒?太子殿下放心,我還沒有那份能力!所以我過了,我只是實話實……畢竟,太子殿下可能還不知道吧,之前這一連串血案中,最後兩個無頭男尸,就是黃虎和王放!而這兩個人,想必太子殿下也都知道吧,一個是兵部侍郎黃柏齊黃大人的兒子,一個是戶部尚書王天海王大人兒子.並且現在王大人竟然也失蹤了……"

到這里,聶瑾萱微微頓了下,然後靜靜的看向眼前殷鳳寒那越漸震驚,難看的臉色,接著一字一句道

"太子殿下是聰明人,所以殿下不妨好好想想,那凶手敢想後宮妃嬪下手,敢對當朝命官下手,那麼還有什麼是不敢做的?!而太子殿下您……我是不知道那天晚上太子殿下究竟扮演了什麼角色,可如果有什麼事太子殿下知道卻還不的話,那麼我真的不敢保證,下一個死的是不是太子殿下您!"

……

其實到底,聶瑾萱的這番話是有很大的恐嚇成分的,白了就是要嚇嚇殷鳳寒.而此時,等著聶瑾萱的話音一落,果然只見殷鳳寒臉色不變,但隨後卻徑自沉思了起來

殷鳳寒不話,聶瑾萱也不逼他.但隨後看著他半晌都不話,聶瑾萱頓時微微一笑,然後轉身就走

可就在這時,就在聶瑾萱轉身的瞬間,卻頓時被殷鳳寒叫住了

"三姐且慢!"

殷鳳寒終于開口了.聞,聶瑾萱眼底瞬間劃過一抹精光,但隨即又斂了下來,然後徑自轉過身子

聶瑾萱直直的看向殷鳳寒,而這時卻只見殷鳳寒上前一步,然後低聲道

"好,既然此案如此重大,那本太子不妨幫三姐一把……其實那天晚上,本太子確實不是自己想出去的,而是看到了一張字條."

再次聽到'字條’這個詞,聶瑾萱瞬間眉頭一動

"字條?什麼字條?"

"一個女人寫的字條!"

刻意壓低嗓子,殷鳳寒低聲著,而到這里,卻又是一笑,然後才又道

"那天晚上,其實和三弟喝過酒之後,本太子便自行回了房間.可隨後本太子一進房間,剛剛坐下,便注意到桌上茶杯下壓著一張字條,打開一看,上面只寫著幾個字——巳時望月亭"

"當然,其實看到那張字條的時候,本太子並沒打算去,畢竟這字條來的太匪夷所思,所以本太子不得不懷疑.可隨後想想,本太子還是去了,結果卻看到了你二姐也在那里……"

到這里,殷鳳寒毫不掩飾的對著聶瑾萱揚了揚眉

"至于之後的事,想必三姐都知道了,也就不必本太子多什麼吧!"

"那請問太子殿下,那張字條現在可否還留著?"

"沒有,之後就扔了!"

"那太子殿下為何可以確定那字條是女人寫的?"

"字體娟秀,一看就知道是女人!"

這回,殷鳳寒回答的倒是干脆.而聽到這里,聶瑾萱卻是靜靜的看了眼前的殷鳳寒好一會兒,然後斂眸不語

……

聶瑾萱沒想到,當初的設想真的對了.原來太子殷鳳寒竟然也是被一張字條叫出去的!

而對方留下女人的筆跡,想來也是迷惑殷鳳寒,讓殷鳳寒以為是哪家的姑娘要找他話,而殷鳳寒本就是個風流成性的人,所以自然會上鉤!

怪不得,殷鳳寒一直不自己為什麼出去,原來是怕自己那肮髒的心思被人知道而已……看來,凶手對殷鳳寒也是相當的了解!可這樣的話,問題就又來了,那就是凶手為什麼特意用字條將自家二姐和殷鳳寒約出來?為了又會是什麼!

難道只是為了引起混亂?進而使得大家不會太在意凶手那天犯案的存在,渾水摸魚?!還是,凶手另有目的?

並且,這已經是現在出現的第四張字條了.而之中,兩張是黃虎,王放的筆跡,一張是已經死去的金靖遠的筆跡,可最後一張竟然是一個女人的筆跡……

案越漸撲所迷離,一時間,聶瑾萱再次陷入了沉思,可就在這時候,聶瑾萱卻是瞬間微微一怔,隨即猛的抬起頭

"對了太子殿下,剛剛殿下曾,當天晚上,太子之前是和云王殿下喝酒的,之後才回到房間,並且房間里沒有人……那請問,當時天色已經不早了,太子妃為何不在房間呢?"

"她?她去和母後話去了."

"是偶然嗎?"

"偶然倒也不出,只是在醉霞山莊的那幾天,母後總是在吃完晚飯後,找曉蓮話,一般都要很晚才回來……"

既然了,那也不差那麼一點兒半點兒,所以殷鳳寒倒是將實話都了出來.而此時一聽這話,聶瑾萱微微沉思了下,然後徑自點了點頭

"好,事我已經都了解了,多謝太子殿下如實相告!"

罷,聶瑾萱也不和他廢話,轉身就要走,可剛剛轉身走了兩步,聶瑾萱又走了回來,然後低聲道

"對了太子殿下,剛剛我和你的案的事兒,還請太子殿下不要張揚,最好是不要和任何人起,畢竟這些都是機密……而如果一旦消息透漏出去,到時候抓不到凶手,皇上那邊我不好交代,太子殿下您也不好吧!"

"呵呵~,三姐這是威脅嗎?"

"威脅倒是不敢,只是希望太子殿下就算不幫忙,也不要扯後腿,否則一旦出了紕漏,皇上要是怪罪下來,我會第一個把太子殿下您供出去的!所以還請太子殿下三思!"

太子殷鳳寒和殷鳳湛向來不對付.而眼下這個案子,殷鳳湛也是負責調查的其中一人,那麼聶瑾萱不敢保證,在知道了這些後,殷鳳寒會不會在暗中扯後腿兒,進而阻攔辦案,畢竟讓殷鳳湛堵心的事兒,想必太子殷鳳寒會非常願意做.所以聶瑾萱不得不提前上一句

因此,此時一聽這話,太子殷鳳寒果然臉色一變,可隨後還不等他什麼,聶瑾萱便已然轉身走了.

*******************************************

當天晚上,聶瑾萱並沒有回城,而是直接留在了別院.

因為她知道聶瑾惠現在心里不好受,所以想著多陪陪她.

所以,當天晚上吃過晚飯之後,聶瑾萱便留在聶瑾惠房間里了好長時間的話,最後直到到了半夜了,聶瑾萱才回到自己的房間休息.

深夜,萬籟俱寂

偌大的別院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所有人都沉入了夢想,連著聶瑾萱也在洗漱沐浴之後,上床休息了.

可就在這時,就在聶瑾萱剛要睡著的時候,卻只聽房外隱隱傳來一道細碎的響聲,隨即聶瑾萱不由得皺起眉頭,然後徑自從床上坐了起來

本想叫秀,但最後聶瑾萱還是沒有叫,站起身披上衣服……可就在這時,卻只見黑暗中,房門忽然被人一腳踢開,接著一道黑影瞬間閃了進來

見此形,聶瑾萱頓時一愣,但隨後猛地驚覺過來

"誰?你們想干什麼?"

"干什麼?要你的命!"

對方著,隨後也不等聶瑾萱話,便一刀砍了下來……見此形,聶瑾萱頓時嚇得一驚,但還是抬手反射性的將眼前的桌子掀了起來,同時正正好好的擋住了對方的攻擊

聶瑾萱雖然不會武功,但動作還算利落.而此時房間里一片漆黑,那闖進來的刺客被桌子這麼一檔,頓時手上一頓,而就是趁著這個功夫,聶瑾萱便直接一手拿起旁邊的花瓶,然後徑自想著那刺客的腦袋上砸去

聶瑾萱膽量驚人.而很顯然,對方開始並沒將聶瑾萱當一會兒事兒,所以頓時被搶得先機的聶瑾萱打的有些暈了.見此形,聶瑾萱趕忙又扔了一個東西過去,然後飛快的便往外跑……

只是,讓聶瑾萱沒想到的是,一出門卻只見院子里黑影閃動,原來刺客並非一人,接著就在聶瑾萱愣神的功夫,便聽到一聲聲慘叫響起,頓時聶瑾萱也是慌了,可剛要跑,卻被院子里其中一個刺客發現了,隨即那刺客上前便向著聶瑾萱的頭頸砍去……

危機關頭,聶瑾萱頓時嚇得慌了,隨即轉身便跑……可聶瑾萱畢竟是女人,哪里比得過那會武功的刺客?所以就在聶瑾萱轉身的瞬間,便直覺的肩膀向下一路火辣辣的疼,接著便頓時倒在了地上

此時此刻,聶瑾萱想喊,但聲音卻是如何都喊不出來,隨即轉頭便直接那閃亮的鋼刀再次向自己劈了下來!

死亡就在眼前,瞬間,聶瑾萱忍不住閉上了眼睛……可在這時,卻只聽耳邊'鏘——’的一聲脆響

那是金屬撞擊的聲音.頓時聶瑾萱不由得一愣,接著耳邊便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一個不留!"

"是!"

那聲音低沉而冰冷,讓人不寒而栗.聲落,便傳來一群人鏗鏘有力的應聲,接著聶瑾萱便只聽到院子里傳來一陣喊殺之聲.頓時,聶瑾萱有瞬間的失神,可隨後卻感到身子被一道結實而有力的臂膀抱了起來

這時,聶瑾萱不禁緩緩的睜開迷蒙的雙眼,隨即便對上了一雙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眼

"你……你怎麼來了?"

黑暗中,那雙眼睛深邃而惑人,但此時卻閃著駭人的怒意.而此時一聽到聶瑾萱的話,那人頓時臉色一沉,可隨後還不等他話,聶瑾萱徑自了一句

"留……留活口……"

罷,聶瑾萱便瞬間暈死了過去……

上篇:如意算盤    下篇:氣急敗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