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如意算盤   
  
如意算盤

城內流四起,對于聶瑾惠來,無疑是一個致命的打擊.而聶瑾惠可不是愚蠢之人,所以這些天在極度的抑郁之中,她也想清楚了事的關鍵,那就是放出這種流蜚語的人,定然是太子無疑!

畢竟,當初在醉霞山莊的那天晚上,知道那件事的便只有屈指可數的幾人,而這些人中,除了自己,剩下的便是聶瑾萱,秀之外,便只有宸王和太子.而宸王的性子,誰都知道斷然不會是個多嘴的.所以這樣一一排除之後便只有太子一人而已!

所以在想清楚這件事兒之後,聶瑾惠對太子殷鳳寒自然是恨到了骨子里,可礙于現在外面風波太大,因此她也不好直接找太子算賬.但卻沒想到,就在這個時候,不等她主動上門,對方卻來了,甚至于追到了別院這邊……所以,此時一聽傳聲是太子來了,剛剛還哭的傷心的聶瑾惠在短暫的怔忪之後,便立刻'蹭’的一下站起身

"太子?哼!我還沒有找他,他倒是自己找上門來了……好,非常好,我倒是要看看,他究竟想干什麼!"

聶瑾惠咬牙切齒,話落,隨即抬手用力的擦去臉上淚痕.而見她如此,一直站在她旁邊的聶瑾萱不由得伸手拉住了她的手,然後緩聲道

"二姐,太子今天過來,想必定有因由.所以,二姐切不可太過沖動行事."

"嗯,我知道."

心里明白聶瑾萱是為了自己好,隨即聶瑾惠不由得轉頭微微一笑,接著再又是平複了下心後,便直接和聶瑾萱一起走出房間,直奔前堂.

……

春日的下午,陽光明媚.而當聶瑾萱和聶瑾惠兩人來到前堂的時候,卻見太子殷鳳寒已經坐著里面等著了.

一身月牙色錦袍,上繡金絲盤龍,頭戴玉冠,五官俊逸……不得不,太子殷鳳寒也是極為出色之人.而此時,一聽著腳步聲,坐在椅子上正喝著茶的殷鳳寒不由得抬起頭,隨即勾唇一笑

"呵呵~,二姐,三姐,醉霞山莊一別,兩位姐別來無恙啊~!"

殷鳳寒笑的隨意.可聞,剛剛走進門的聶瑾惠卻是不由得臉色一沉,然後直接邁步走到殷鳳寒對面的位置坐下

"好,當然好!拜太子殿下所賜,瑾惠好的很."

強自的壓下心頭的憤怒,聶瑾惠一字一句的著,但那雙美麗的眼睛,卻隱隱泛出勃然的怒意,恨不得將對面的殷鳳寒生吞活剝.

見此形,殷鳳寒倒也是不惱,輕輕的用茶杯蓋子撥了撥手里的茶水,但隨後卻將杯子放到了旁邊的桌子上

"二姐仿若話中有話啊,不知究竟何意?"

"哼,何意?!那我敢問太子殿下,今天特意到這里來,又是何意呢?"

唇角一勾,聶瑾惠似笑非笑的看著殷鳳寒.可隨後話音一落,還不等殷鳳寒話,聶瑾惠便直接臉色一沉,同時話鋒一轉

"太子殿下,明人面前不暗話,既然今天太子殿下來了,那瑾惠也就有話直了……太子殿下為何害我?"

原本,聶瑾惠只想著壓抑自己的憤怒,先是看看殷鳳寒如何,但此時一看到殷鳳寒,外加上一想起這些天外面的流蜚語,心里的火氣卻是無論如何也壓制不住了.

聶瑾惠問的相當直白,可聞,殷鳳寒卻只是微微一笑

"二姐,如果本太子,這件事兒不是本太子做的,二姐信嗎?"

"哼,不是你?那太子殿下覺得我會信嗎?"

"呵呵~,這樣來,二姐是不信了……"

臉上的笑容不變,殷鳳寒依舊一副云淡風輕的模樣.不過到這里,殷鳳寒卻是微微一頓,接著劍眉一挑

"想必,二姐只想著現在的流蜚語,對自己的害處……不過二姐,你想沒有想過,如今這事兒對于本太子又有什麼好處呢?"

殷鳳寒是太子,聲譽對他來,自然也是很重要的.甚至于如果讓有心之人利用上了,即便是不能給殷鳳寒最致命的打擊,但卻足以讓人猜忌他的品性.進而引來朝堂上對他的諸多不滿,因此此時殷鳳寒的並沒有錯,這件事兒並非只對聶瑾惠有打擊,對于殷鳳寒同樣並非是好事兒.

所以一聽這話,剛剛還憤怒不已的聶瑾惠頓時一愣,但隨後卻又怒目圓睜

"哼,的好聽!但是太子殿下,如果不是太子殿下,還能有誰會這麼做?!"

聶瑾惠依舊不信殷鳳寒.聞,殷鳳寒卻又是一笑,但卻沒有什麼,只是再次端起茶輕抿了一口.見此形,一直坐在旁邊沒有話的聶瑾萱卻是在左右看了看後,不由得緩聲道

"二姐,其實我覺得剛剛太子殿下的並沒有錯.畢竟如今這個局面,也並非對太子殿下毫發無損,所以這件事兒仔細斟酌才是."

"瑾萱,你這話何意?難道不是他,還能有別人嗎?"

轉頭看向自家妹妹,聶瑾惠臉上透著疑惑.而隨即便只見聶瑾萱伸手拉過她的手,然後道

"二姐,我也只是實話實而已.畢竟雖然太子殿下現在的嫌疑最大,但也並非是絕對的!要知道,當時事發生的時候,雖然我們我覺得當時在場的只有幾人而已,可二姐又怎能肯定,周圍在不起眼的角落或是別人,隱藏著其他人呢?"

隔牆有耳的事,並非不可能.當然,聶瑾萱嘴里自己是實話實,但事實上,她心里和聶瑾惠想的還是差不多的.而她現在這麼,也不過是想讓聶瑾惠冷靜下來,畢竟對方是太子,一個弄不好定然是會吃虧的.

所以此時等著勸慰了聶瑾惠兩句話,看著她不再那麼激動,聶瑾萱這才眸光一轉,徑自看向對面似笑非笑的太子殷鳳寒

"太子殿下,如今這事兒來的蹊蹺.雖然不能肯定是太子殿下所為,但終究太子殿下的嫌疑最大,所以如果太子殿下想證明自己無辜的話,最好還是多方追查一下,省的放過了那造謠生事的人,想必到時候不管是對家姐,還是對太子殿下,都是有好處的,您是吧~!"

"呵呵~,好好,三姐所甚是,本太子定然是不會放過那暗地里壞二姐名聲的人,這點還請三姐放心好了~!"

"那瑾萱就在此多謝太子殿下了."

"呵呵~,三姐客氣,這是本太子應該做的."

殷鳳寒也是客氣,可聞,聶瑾萱卻只是微微一笑,但卻不再搭話……

一時間,房間里頓時安靜了下來.誰也沒有話,但空氣中卻透著不出的詭異.所以在過了好半晌之後,最終還是聶瑾惠坐不住了,隨即雙眸一挑看向對面的殷鳳寒

"那好,既然剛剛瑾萱這麼,太子殿下也答應了,那我也不好再什麼了.不過,今天太子殿下特意來到這別院,定然是有什麼事兒吧?太子殿下不妨直好了."

"呵呵~,二姐當真是快人快語.不過,今天本太子過來確實是有些事,而這事想必不用,二姐也清楚吧."

殷鳳寒的臉上依舊帶著笑,可聞,聶瑾惠卻瞬間皺起眉頭

"什麼事兒?剛剛的事不是已經清楚了嗎?那有還有什麼事兒?"

"呵呵~,當然有了~!"

著,殷鳳寒揚眉輕輕一笑,然後瞬間再次將目光落回到聶瑾惠身上

"二姐剛剛的不錯,本太子是要答應把事調查清楚,但是現如今,這事兒鬧的滿城風雨,二姐以為單單只是這樣就完了嗎?還是,二姐覺得,像現在這般不動聲色的躲起來,這事兒就算了結了嗎?"

此時的殷鳳寒,眼底隱隱透著一抹幽光.而一聽這話,本就有些不解的聶瑾惠卻是更糊塗了

"太子殿下這話是什麼意思?"

"呵呵~,沒什麼意思,就像剛剛三姐的那般,本太子也是實話實而已.而現在外面的況,二姐也應該十分清楚,所以單單是坐以待斃是絕對不行的!"

殷鳳寒的表越漸透著深意,見此形,一旁的聶瑾萱瞬間眸光一閃,然後插話道

"哦?這麼,太子殿下想要站出來明真相不成?還是,太子殿下想,自己和家姐素無來往?!"

真相是什麼?真相是殷鳳寒非禮聶瑾惠.而這樣的真相,不用想也知道,殷鳳寒是絕對不會的!可如果兩人素無來往,雖然也算是還了聶瑾惠的清白,但眼下這個勢,這話要是真的出去,想必非但不能證明清白,反倒會越描越黑!

這個道理聶瑾萱心里清楚,而她清楚,殷鳳寒自然也明白.所以等著聶瑾萱的話音一落,殷鳳寒頓時笑了起來

"呵呵~,三姐真是風趣,但要讓三姐失望了,本太子可沒有這個打算!"

"是麼?那要不然就是太子殿下有什麼精妙之策?"

"當然!"

毫不猶豫的點了下頭,隨即殷鳳寒眸光一動,同時不待聶瑾萱再追問,便直接道

"其實辦法很簡單,那就是讓二姐直接嫁進太子府,事不就了結了嗎~!"

殷鳳寒的自然,可這話一落,剛剛才平複了心的聶瑾惠卻是'騰’的一下站起來

"你什麼?嫁給你?!癡心妄想!"

……

聶瑾萱怎麼也沒想到,在這個時候,殷鳳寒竟然會出這樣的話!嫁進太子府?這完全就是趁火打劫!

畢竟,聶瑾惠雖然是聶家領養的,但總歸是聶家的姐.而現在殷鳳寒已經娶了正妃,那麼難道讓聶瑾惠進門做嗎?!

所以,這話一出,聶瑾惠自然氣的不行.可隨後卻只聽殷鳳寒接著道

"二姐何必動怒?這難道不是好辦法嗎?"

"殷鳳寒,你……"

聶瑾惠氣的渾身發抖,可隨後剛剛開口便一把被旁邊的聶瑾萱拉住,然後便只見聶瑾萱臉色一沉,接著平靜中透著一絲冷意的道

"太子殿下,難道這就是你的好辦法?不過太子殿下不覺得這樣,有點兒趁火打劫了嗎?!畢竟太子殿下不要忘了,就算是我聶家再不濟,但怎麼家父也是當朝的一品相國,而現如今太子殿下已娶正妃,難道太子殿下是想讓家姐過去做嗎?而如果要是這樣,太子殿下要置我聶府臉面何在?!"

聶瑾萱的聲音鏗鏘有力.饒是殷鳳寒也漸漸收起了臉上的笑容,但隨後卻略顯玩味兒的看了聶瑾惠一眼

"三姐這話的重了吧!再,本太子何時過,要讓二姐做了?"

"呵呵……是啊,太子殿下是沒有!可不做又如何?難道,太子殿下是想讓家姐做正妃?可正妃的位置,可是有人了!"

想起甄曉蓮,聶瑾萱子下的手不由得微微握拳.可這時,殷鳳寒卻是笑了

"哈哈哈~,真沒想到,三姐還真是風趣,而且聰明的緊,本太子就是喜歡和聰明人話……不錯,正妃是位置是有人了,可三姐不要忘了,側妃的位置還沒人!"

"側妃?!太子殿下以為,區區一個側妃,就會讓我聶家低頭嗎?"

此時此刻,聶瑾萱雖然嘴上的堅定.但事實上,當聽到殷鳳寒起要讓自家二姐做側妃的時候,聶瑾萱還是心中微微一震,因為她真的沒想到,殷鳳寒竟然會這麼!

但轉念之間,聶瑾萱卻馬上明白了其中的因由……要知道,聶瑾惠雖然是聶家的抱養來的孩子.但終究還是姓聶.而現如今,殷鳳寒雖然是太子,但地位卻並非穩固.至少,宸王殷鳳湛就是擋在他前面最大的阻礙!

而之前,殷鳳湛和自己結成夫妻,這無異于是拉攏了聶家的勢力.並且,聶家大姐還和手握兵權的墨家聯姻,那麼這無形中給了太子殷鳳寒巨大的壓力.

同時,反觀太子殷鳳寒這邊,太子妃甄曉蓮的娘家,雖然是平西侯府,也是手握兵權,但在朝堂之上的一眾文官之中,卻根本無法和一品相國的聶文浩相提並論!

所以,眼下這個階段,趁著外面鬧得滿城風雨的危急時刻,並且在自己和殷鳳湛已經和離的況下,殷鳳寒這一個提議,除了是明顯的趁火打劫之外,更多的則是政治上的考量!而一旦自家二姐聶瑾惠嫁入太子府,那麼對太子殷鳳寒來,無異于背後多了聶家和墨家兩個政治靠山!

殷鳳寒的算盤打的很精明.甚至于讓聶瑾萱懷疑,當初在醉霞山莊非禮聶瑾惠本就是他設計好的!所以,想到這里,聶瑾萱心里頓時無名火起,隨即不由得冷冷一笑

"看來太子殿下是胸有成竹啊,可這側妃聽著好聽,可還有個'側’字!名聲好聽,又和妾室有什麼區別?"

"呵呵~,三姐的想法果然非同凡響,不過這事兒就算是三姐不滿意,也是于事無補吧!或者,三姐是想讓本太子再在這事兒上加一把火?!"

殷鳳寒似笑非笑,話落也不等聶瑾萱和聶瑾惠什麼,殷鳳寒便直接站起身

"好了,本太子該的都了,還請二姐多多考慮,不過到底二姐考慮不考慮也沒什麼,畢竟凡事都要看老相國的意思……兩位姐是吧~!"

揚眉云淡風輕的著,隨即殷鳳寒轉眸撇了聶瑾惠和聶瑾萱兩人一眼,接著便直接邁步走了出去.

……

殷鳳寒終于走了.而此時,看著他離開前堂,走出院子,聶瑾惠卻是再也忍不住的大哭了起來

"嗚嗚……瑾萱,這可怎麼辦啊?我不想嫁給那個太子啊……嗚嗚……"

聶瑾惠哭的傷心,同時更是憤怒.而看著她那難過不已的模樣,聶瑾萱也不由得皺起眉頭,然後伸手輕輕安撫般的拍了拍她的背,然後緩聲道

"二姐,這事兒先別急,畢竟這事兒也不是他殷鳳寒想娶就能娶的.我們還有爹在呢,想來如果爹不同意的話,任他殷鳳寒貴為太子,也不能太過勉強!"

"可,可是如果爹……"

"放心,沒事兒的.二姐只要自己不想嫁,想必爹也不會勉強的!"

聶瑾惠很是不安.而此時此刻,聶瑾萱又何嘗不是?!可她畢竟不能把真話出來,否則豈不是讓聶瑾惠更加不安?!

而一聽聶瑾萱這麼,聶瑾惠果然定了定神兒,而看她心平穩了,聶瑾萱隨即眸光一閃,然後才又道

"對了二姐,我還有件事兒,先出去一下,一會兒回來!"

著,聶瑾萱也不等聶瑾惠什麼,便趕忙站起身走了出去……

聶瑾萱也出去了,隨即一出院子,便看到之前率先出去的殷鳳寒已經坐上馬車走出去一段了.見此形,聶瑾萱馬上叫來旁邊的下人

"快去,把太子殿下攔下來,就我有話問他!"

上篇:謠可謂    下篇:留活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